東勝洲關係企業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13643|回復: 13

[同人作品] 第一折 两朝织造 一代倾城 (半折)

  [複製鏈接]

279

主題

31

好友

1705

積分

日蓮八葉院

Rank: 4

UID
315
積分
1705
帖子
340
精華
1
發表於 2012-3-28 05:56:49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yramide 於 2012-3-28 06:15 編輯

先说声抱歉,这个同人4月5日前是一定不可能写完的了.
本来想写短篇,但因为仿默大仿得太顶真了,结果从道藏到武功到服饰礼节查了无数设定.....现在舍不得扔......
而且我的故事框架拉得太大了,有多条主线,这基本是致命的.....还是没经验阿,又是一个人懵头写.....
但还是老样子,编故事不容易,现在舍不得扔......
最后就是在文言和现代文之间的切换和错别字......我没有默大对文言的控制力, 写起来特别费力,往往每句都要改一下.

不想再自己一个人苦思冥想了,索性写出完整的就放出, 希望大家能帮我除错一下(文言, 用词, 错别字, 等等等). 毕竟我是业余的.

目前这半折,只写了"两朝织造",那"一代倾城"正在赶,估计4月5日能出来,加起来大概一万字左右.
整个故事就不好说了。。。。。。把我的点子说完,恐怕要一个中篇才行。。。。现在终于明白不是会编故事就OK的。。。。

文中的XX国实在是无奈的结果,大多设定我不知道就跳过,放个XX在那里。
现在我需要知道南陵的地理,最好默大能告诉我哪个南陵国靠东海道最近。
以上。
=========================================================================================================
第一折 两朝织造 一代倾城

九通地处东海与南陵之交的丘陵中部, 是东海道的尽头,本非南岭与东海商贯通商的必经之路。然而历代央土政权为确立对南陵诸封国的经济优势,屡有禁商禁市之法令,如此货物价格起伏颇大。洞悉商机的人便想到在三不管的丘陵地域筑仓囤货,以赚利差。初始商贯们在山中各自选点,但求仓库隐蔽。年代久了,丘陵中多有货仓渐为人知,南来北往的客商甚至绕道此地交易或存货,此地已不可能也无须隐蔽,倒是交通与安全成了新难题。即无官署,亦无土司,自然无兵马驻防,商贯们便自行拓宽山道,将分散的货仓连接起来,外围土城,经年累月,建成多条山路至官道,连片的城墙延伸至各山峦哨口,便成了如今的九通城。于此筑仓的商贯,大多自带镖师护院,久之联合结成安保团练,同气连枝,共同维护治安,拘捕飞贼山匪。长久以来,虽是三不管地带,倒也维持了太平。

说是“城”,只因有城墙环绕。九通的规模远不如越浦,湖阴这些商邦。不说城外连片丘陵而无农田村舍,便是内城也为迎合地势建成了一个横置的“弓”字型,商铺在内城连成一串,许多门面不大,内里的仓库或地窖却可存数十车货物。南陵盛产象牙金银,九通的商贯便从湖阴进瓷器与绸缎,等待开关,互市交易。

城西的绸缎铺子前,数驾马车正在卸货。一面锦织的大旗,上书“锦绣林”。那是东海林家的丝帛生意。“锦绣林”于东海无人不晓,林家祖上历代经营丝帛,绢、纱、缟、纨皆有佳誉,尤擅绮锦花织,故有“锦绣林”之美誉,自前朝便受皇室亲睐。前朝末帝更是破例委任商贯出身的林家家主林应祥东海设织造一职,督起供给皇室所需的衣料制帛诰敕彩缯。是故林应祥频繁往返央土与东海,其人长袖能舞,却行事低调,与两道皆颇有人脉,吴庄的生意自然也越做越大,更于湖阴城郊建起了占地广袤的“锦绣林园”,宾朋不绝自不待言。十多年前,异族火烧白玉京,屠劫碧蟾皇室,林应祥为报前朝皇室多年来的恩典,于太祖起兵对抗异族之时,倾其所有以资军用。白马王朝嘉其有功,复聘其为东海织造,一时传为美谈。

身为东海织造,已过花甲的老人,有太多商政事务要打点,绝无余闲在锦绣林园里颐养天年。数月前白玉京传旨,皇室宗亲欲行大礼于东海,仅织造一项便是近万两白银。银钱事小,工期半点耽误不得,纳征的彩礼,宗亲的仪仗,乃至随从的服饰,数月来督造大礼所需丝帛可谓是日夜无休。现下人在九通锦绣林绸缎铺后进的忘忧阁里,手里却还翻阅着成品的清单。

要务缠身的林织造,此时随车队来九通,是不放心他的小女允儿。允儿喜静,且体质娇弱多病,林织造便差人于九通僻静处搭建忘忧阁,亦得采药之便。打小儿,允儿便于忘忧阁长住。或许是晚年得女,老人对这个最小的女儿特别宠爱。林织造造访小阁,十年多来风雨无阻,倒比去“锦绣林园”更频繁些。

九通近日来颇不太平,先有商贯遭劫,后有女眷受辱。此地多山少兵,便于遁逸,又多仓货,贼盗不断本不稀奇,但采花贼却是头一回听说。林织造本想差人接爱女回林园暂避,然而考虑再三,反而决定自己走一趟九通。

“爹爹来了?怎么不叫醒我!”“老爷不让。。。”阁楼上传来林允儿与丫鬟对话的声音。女儿午时服了药睡下了。老人来时让丫鬟不必叫醒她,自顾自翻看账目清单。这会儿她想必是醒了,听说父亲来了,高兴得都不赖床了。也顾不得梳妆,只披了件对襟窄袖的褙子便快步下楼来。

“爹爹!几时来的?若让老莫捎话给我,也不会让爹爹久等。”少女蹦蹦跳跳来到跟前,噘起小嘴仿佛一脸不满,那对会说话的眼睛却透出盈盈笑意。

“如此说来,倒是爹的不是。”被逗乐了的老人合上账本,抬头望着爱女:“这才是什么时辰,不说自个儿貪睡?”

允儿吐了吐香舌,调皮地往老人怀里一钻:“早上与小雪去林子里采青果儿,回来就倦了。早知爹爹要来,便不去了。”边说边伸出青葱般的手指,点了点八仙桌上的一篮青果儿,似乎为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老人怜爱地看着爱女,心里却泛着心酸,允儿正是最活泼的年纪,身边却只有丫鬟和庄丁护院作伴。真应该接她回林园,与族中女眷一起才热闹。“城外的山林莫要多去,难免遇上贼人或夜兽。不如随爹爹回林园住一段吧,那里热闹些。”

允儿蜷在老人怀里,却摇了摇头:“不去不去,最讨厌热闹了。城外去不了,也能在内城逛市集。这几日来了好多车队,家家都在卸货。是不是又要开关啦?”

传闻南陵XX国组了一支庞大的使节团,似乎要向东海而来,过关时,少不了通商互市。九通的大小商铺闻风而动,这几日开始纷纷进货,等待开关之日,交换象牙与金银。但通关互市,于把持东海织造的林家来讲,不过是些外快,故而老人不甚在意,只回了句“嗯,大概吧”,便又将话题带回到了回林园的事情上:“东海有大礼要操办,爹爹实在走不开。最近九通这一带不太平,贼盗出没多有耳闻,爹担心你的安全,不如回林园避一避。”

“爹爹真是的,九通向来如此,即便贼盗再多,总也飞不过城墙吧。况且这里有老薛保护我,邻近商铺亦有庄丁护院联保,不会出事儿的。”少女眨了眨眼睛“现在爹爹有要紧事要操办,那我更不能现在回去添乱了。”

老人苦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早已料到这个答案。允儿向来懂事,对自己的事,她比谁都想得明白。做出调皮姿态,是为了叫自己这个半截入了土的老家伙开心吧,真是难为她了。幸好,自己另有安排,区区几个毛贼的话,应该足够应付了。老人摸了摸女儿的头,终于不再坚持了。

=======================================================================

九通的城门,酉时便要落下。林织造与允儿话完了家常,还需连夜赶回湖阴城。望着挥手送别的爱女,老人坐上了马车。车队从城西侧门出了城,向着东海的官道驶去。

老人并不知道,就在九通的城墙上,有一双鹰隼般眼睛正目送其远去。

“真没想到有如此顺利,才轻轻地抛出了饵,鱼儿居然已经上钩了。”林家家大业大,在东胜州的庄园店铺不知凡几,要一一排查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月来他带人到处采花犯案,放出风声,然后观察林应祥的动向,今天终于得到了回报。”“鹰眼”似乎对自己投石问路的计谋很是满意,一路跟随林家车队南下,他已有预感会有斩获。“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那么水嫩嫩的女儿丢在这偏僻之处。”“锦绣林园”里颇有几个扎手的人物,且深宅大院极易迷路,“鹰眼”知道自己的斤两,故而园中的女眷,看得着吃不着,心中不免憋屈儿。如今,这小小的阁楼里能藏下多少人马?“鹰眼”自来到九通,便一直盯着这个绸缎铺,进出不过数人,大多是不会武功的丫鬟庄丁。如今连林家的车队都启程回湖阴了,需要顾虑的名单上又消去了一批。

为防万一,“鹰眼”还是差同伙跟随车队一段路,直至行出一里多,方才折回。到了戌时,同伙的回报出奇地令人满意:“林家车队一上官道便往湖阴方向急驰而去。”“真是天助我也。”几人合计之后,便打定主意,今夜就要好好享受享受这个娇柔青涩的富家小姐,他们一天都等不得了。

为了养精蓄锐,留人继续盯梢之后,余下的几人早早便睡下了。好容易挨到了丑时,九通一片寂静,各商铺早早熄了灯火,漆黑的夜幕下,只有远处边哨的火把,还摇曳着火光。“鹰眼”与同伙换上黑色的裋褐,以头斤蒙面,化作数条黑影,悄无声息地蹿上房梁,贴着屋顶向着锦绣林商铺的方向飘去,黑夜里直如鬼魅。

商铺的院子里一片漆黑,连巡夜的护院也靠着墙角昏昏欲睡,“鹰眼”观望了片刻,确定没有其他暗桩埋伏,示意同伙制住护院点上穴道,自己则来到院子的后进,纵身攀上忘忧阁外一棵枣树。方才他曾远远眺望,阁楼的顶层半闭的窗户里,依稀可见林家千金的卧榻。如今已能瞧见她侧卧的身躯。联想起白日里少女的长腿细腰,他早已按捺不住。隔空弹入一枚“醉红尘”后,侧耳倾听片刻,确定阁楼里的人无人睡转了,也不管药丸是否已生效,便跃上窗台翻了进去。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娃娃,没被迷倒更好,制住了堵上嘴肆意蹂躏,亦是快事一桩。

就在黑衣人沉醉于自己的如意算盘时,剧变骤生。本该睡死了的“林家小姐”,忽的翻下卧榻,右手持一柄带鞘的长剑,也不见脚下如何动作,眼前一花,下一刻长剑已刺向胸前。黑衣人此时尚有半个身子在窗外,眼见躲闪不及,只好以单掌接剑鞘,赌这弱质女流内力不足无法对峙。不料算盘再度打空,手接剑鞘还未握实,不知何时剑鞘已分离,猝不及防间胸口已被细剑开了一个血洞。若非对手欲留活口,这一剑扎透便能要了黑衣人的性命。黑衣人一生采花无数,并非没碰上过好手,然而交手仅一合就险些要了自己性命的,这还是头一遭,心知不可再战,为了保命硬是仰身翻出窗沿,直直从阁楼上跌落下来。

阁楼里的交锋,已在解皓安的脑海中演练了数遍,趁敌翻入窗台落足不稳无法躲闪时动手,以绝技“寸移尺进”欺敌抢攻。而其所持亦非普通长剑,而是飞瑶岛镇派之宝之一:花剑暝雨。暝雨剑身极细,自不能两面开锋。单边开锋的长剑,剑鞘也只需护住一边,出剑时按住机栝,一抖剑身,便可甩开剑鞘。飞瑶岛门下皆女子,动手时对手不免轻忽,这种甩开剑鞘的起手式,不知让多少莽撞的江湖客吃了亏。解皓安于飞瑶岛的武功上浸润了十余年光阴,终将剑,诀,身法发挥得淋漓尽致,出手时机的把握亦属上乘,一剑奏功实非侥幸。

黑衣人翻出窗台的那一刻,解皓安亦得机会高声示警:“贼人休走!”声尤在耳,人已跃出窗台,双手持剑头下脚上俯冲而至,如一尾出水之箭鱼,手中暝雨直指黑衣人要害,去势竟比黑衣人更急。黑衣人半空中无处着力,眼看就要被长剑穿身,钉在地上。

在外接应的同党早已听到阁楼中的打斗声,一见解皓安现身,两个在楼外放风的便双双拔出刀刃,跃起攻击。半可中无处着力,更无法以一敌多。解皓安被逼撤招,回剑自保。舞开了的暝雨剑又是另一番景象,半空中两人只觉黑雨扑面,对手剑式招法完全无法看清,两柄长刀泥牛入海无处着力。下一刻,黑雨传来刀剑相交的乒乓之声,解皓安借力跃至一边,两个黑衣汉无功而返,跌落阁楼的黑衣人终于着地,手捂胸口勉强起身,显然是伤得不清。

阁楼里这时才亮起了灯,周围商铺也点起了灯笼。高声示警定会引来联保,只须再等片刻,这些贼人便是插翅也难飞出九通城。主意打定,解皓安一手将挂于怀中的瑶佩横于口中,暗运真气吹奏,另一手擎起暝雨剑,打算以游斗缠住对手。

“呔!渠江排帮司马无伤在此!谁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从锦绣林的仓库里又冒出45个彪型大汉,长刀短枪,各擎兵器。解皓安见有援手,喜上心头,正想与其合击几个黑衣人。却见这几位在园中一字排开,声势浩荡,就是没有往前多走一步的意思。

就这一愣神的功夫,几个黑衣人看清了局势,自知不可久留,齐齐运起诡异的轻功,向不同方向飘去。解皓安再要拦截已慢了一步,只好锁定那个有伤在身的黑衣人,全力吹奏口中的玉器。出乎意料,黑衣人并未受影响,轻飘飘地向墙边飞去。

“碧落希声”效果时好时坏,却从未失灵。来不及追究前因后果,解皓安吐出瑶佩,运起轻功追了出去。身后传来声如洪钟的叫骂:“兀那贼人!休走!可是怕了你爷爷司马无伤!”

上了屋檐,解皓安才意识到对方轻功之高明。几个起落,黑衣人已是踪影不见。黑夜里血迹难以分辨,只好等到天明再做计较。

待解皓安回到林家商铺,城中的联保已经赶到。联保受雇于商会,不敢若吃皇粮的兵衙捕快般怠慢,连丑时都有轮值在岗。一见城中异动,立即叫醒同伴,全速赶到。林家商铺前,联保分两班分守内外。内里的联保正向店家询问情况,铺子外的联保则警惕的巡查四周,灯球火把,亮子油松,将林家商铺内外照得如白昼一般。

从街上绕回的解皓安十分醒目,不仅身着女装,披头散发,手持兵刃,且周身还有血污。联保默契地将其围在当中,这才看清是个少年。解皓安边弃剑举手,边与联保解释事情的经过。远处传来司马无伤的洪亮的声线:“......后我兄弟几人互为犄角结成阵势,彼不能胜,故而溃散逃窜。未免中调虎离山之计,‘穷寇莫追’......
已有 3 人評分威望 金錢 收起 理由
乱田舞 + 10 + 10 加分不解释!
虎通 + 10 + 10 加油!
默默猴 + 20 + 20 頭一個一定要大加分~^^

總評分: 威望 + 40  金錢 + 40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11

主題

341

好友

214748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UID
4
積分
2147483647
帖子
2353
精華
2

撞球檯號碼牌

發表於 2012-3-28 09:00:28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pyramide兄惠賜好文~(鞠躬)因為最近上班非常忙碌,沒得偷空,今晚回家一定好生拜讀^^

  其實在我本來的構想裡,《妖刀記》中沒有設定、或者是還看不出設定脈絡的,都是開放給創作者自由發揮的餘白。譬如pyramide兄提到「不知道南陵哪一國最靠近東海」,完全是可以自行創設的;一旦本篇入選成為官方認定的東洲世界外傳,就連我以後在書中寫到最靠近東海的南陵國家,也必須使用pyramide兄的設定──大致上是這樣的感覺~

點評

pyramide  默大是否能告知排版的软件. 如果是word, 妖刀記的標準排版格式是可以调出并做成dot文件的. 在凌云顶开帖放出, 任大家下载, 会否比较方便?  發表於 2012-3-31 01:4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1

主題

29

好友

1060

積分

日蓮八葉院

Rank: 4

UID
1863
積分
1060
帖子
185
精華
0
發表於 2012-3-28 09:17:58 |顯示全部樓層
马上出差,先顶,回来看~

现在终于明白不是会编故事就OK的

想起似乎在哪里看到的一段话:李安的《卧虎藏龙》得了奖,张纪中的金庸系列电视剧臭了街,很多时候,讲好一个故事,远比讲一个好故事要难得多~

點評

慕容不群  举双手双脚赞成!  發表於 2012-3-31 02:30
人间五十年,与天地相比
不过渺小一物
看世事,梦幻似水
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11

主題

341

好友

214748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UID
4
積分
2147483647
帖子
2353
精華
2

撞球檯號碼牌

發表於 2012-3-28 09:22:38 |顯示全部樓層
  無以為報,這是妖刀記的標準排版格式,順手就替兄排了,歡迎自行取用,不用
客氣(笑)在分段方面,我會建議字的團塊不要太大,會更利於閱讀喔!非常期待下
半折~
  
  

  
  
無題(1)上
—————————————————————————————————————
【第一折 兩朝織造,一代傾城】
  
  
  
  九通地處東海與南陵之交的丘陵中部, 是東海道的盡頭,本非南嶺與東海商
貫通商的必經之路。
  
  然而歷代央土政權為確立對南陵諸封國的經濟優勢,屢有禁商禁市之法令,如
此貨物價格起伏頗大。洞悉商機的人便想到在三不管的丘陵地域築倉囤貨,以賺利
差。
  
  初始商貫們在山中各自選點,但求倉庫隱蔽。年代久了,丘陵中多有貨倉漸為
人知,南來北往的客商甚至繞道此地交易或存貨,此地已不可能也無須隱蔽,倒是
交通與安全成了新難題。即無官署,亦無土司,自然無兵馬駐防,商貫們便自行拓
寬山道,將分散的貨倉連接起來,外圍土城,經年累月,建成多條山路至官道,連
片的城牆延伸至各山巒哨口,便成了如今的九通城。
  
  於此築倉的商貫,大多自帶鏢師護院,久之聯合結成安保團練,同氣連枝,共
同維護治安,拘捕飛賊山匪。長久以來,雖是三不管地帶,倒也維持了太平。
  
  說是「城」,只因有城牆環繞。九通的規模遠不如越浦,湖陰這些商邦。不說
城外連片丘陵而無農田村舍,便是內城也為迎合地勢建成了一個橫置的「弓」字型
,商鋪在內城連成一串,許多門面不大,內裡的倉庫或地窖卻可存數十車貨物。南
陵盛產像牙金銀,九通的商貫便從湖陰進瓷器與綢緞,等待開關,互市交易。
  
  城西的綢緞鋪子前,數駕馬車正在卸貨。一面錦織的大旗,上書「錦繡林」。
那是東海林家的絲帛生意。「錦繡林」於東海無人不曉,林家祖上歷代經營絲帛,
絹、紗、縞、紈皆有佳譽,尤擅綺錦花織,故有「錦繡林」之美譽,自前朝便受皇
室親睞。前朝末帝更是破例委任商貫出身的林家家主林應祥東海設織造一職,督起
供給皇室所需的衣料制帛誥敕彩繒。
  
  是故林應祥頻繁往返央土與東海,其人長袖能舞,卻行事低調,與兩道皆頗有
人脈,吳莊的生意自然也越做越大,更於湖陰城郊建起了占地廣袤的「錦繡林園」
,賓朋不絕自不待言。十多年前,異族火燒白玉京,屠劫碧蟾皇室,林應祥為報前
朝皇室多年來的恩典,於太祖起兵對抗異族之時,傾其所有以資軍用。白馬王朝嘉
其有功,復聘其為東海織造,一時傳為美談。
  
  身為東海織造,已過花甲的老人,有太多商政事務要打點,絕無余閑在錦繡林
園裡頤養天年。數月前白玉京傳旨,皇室宗親欲行大禮於東海,僅織造一項便是近
萬兩白銀。銀錢事小,工期半點耽誤不得,納征的彩禮,宗親的儀仗,乃至隨從的
服飾,數月來督造大禮所需絲帛可謂是日夜無休。現下人在九通錦繡林綢緞鋪後進
的忘憂閣裡,手裡卻還翻閱著成品的清單。
  
  要務纏身的林織造,此時隨車隊來九通,是不放心他的小女允兒。允兒喜靜,
且體質嬌弱多病,林織造便差人於九通僻靜處搭建忘憂閣,亦得采藥之便。打小兒
,允兒便於忘憂閣長住。或許是晚年得女,老人對這個最小的女兒特別寵愛。林織
造造訪小閣,十年多來風雨無阻,倒比去「錦繡林園」更頻繁些。
  
  九通近日來頗不太平,先有商貫遭劫,後有女眷受辱。此地多山少兵,便於遁
逸,又多倉貨,賊盜不斷本不稀奇,但採花賊卻是頭一回聽說。林織造本想差人接
愛女回林園暫避,然而考慮再三,反而決定自己走一趟九通。
  
  「爹爹來了?怎麼不叫醒我!」
  
  「老爺不讓……」閣樓上傳來林允兒與丫鬟對話的聲音。女兒午時服了藥睡下
了。老人來時讓丫鬟不必叫醒她,自顧自翻看帳目清單。這會兒她想必是醒了,聽
說父親來了,高興得都不賴床了。也顧不得梳妝,只披了件對襟窄袖的褙子便快步
下樓來。
  
  「爹爹!幾時來的?若讓老莫捎話給我,也不會讓爹爹久等。」少女蹦蹦跳跳
來到跟前,噘起小嘴仿佛一臉不滿,那對會說話的眼睛卻透出盈盈笑意。
  
  「如此說來,倒是爹的不是。」被逗樂了的老人合上帳本,抬頭望著愛女:「
這才是什麼時辰,不說自個兒貪睡?」
  
  允兒吐了吐香舌,調皮地往老人懷裡一鑽:「早上與小雪去林子裡采青果兒,
回來就倦了。早知爹爹要來,便不去了。」邊說邊伸出青蔥般的手指,點了點八仙
桌上的一籃青果兒,似乎為證明自己所言非虛。
  
  老人憐愛地看著愛女,心裡卻泛著心酸,允兒正是最活潑的年紀,身邊卻只有
丫鬟和莊丁護院作伴。真應該接她回林園,與族中女眷一起才熱鬧。「城外的山林
莫要多去,難免遇上賊人或夜獸。不如隨爹爹回林園住一段吧,那裡熱鬧些。」
  
  允兒蜷在老人懷裡,卻搖了搖頭:「不去不去,最討厭熱鬧了。城外去不了,
也能在內城逛市集。這幾日來了好多車隊,家家都在卸貨。是不是又要開關啦?」
  
  傳聞南陵XX國組了一支龐大的使節團,似乎要向東海而來,過關時,少不了
通商互市。九通的大小商鋪聞風而動,這幾日開始紛紛進貨,等待開關之日,交換
像牙與金銀。但通關互市,於把持東海織造的林家來講,不過是些外快,故而老人
不甚在意,只回了句「嗯,大概吧」,便又將話題帶回到了回林園的事情上:「東
海有大禮要操辦,爹爹實在走不開。最近九通這一帶不太平,賊盜出沒多有耳聞,
爹擔心你的安全,不如回林園避一避。」
  
  「爹爹真是的,九通向來如此,即便賊盜再多,總也飛不過城牆吧。況且這裡
有老薛保護我,鄰近商鋪亦有莊丁護院聯保,不會出事兒的。」少女眨了眨眼睛。
「現在爹爹有要緊事要操辦,那我更不能現在回去添亂了。」
  
  老人苦笑著搖了搖頭,似乎早已料到這個答案。允兒向來懂事,對自己的事,
她比誰都想得明白。做出調皮姿態,是為了叫自己這個半截入了土的老家伙開心吧
,真是難為她了。幸好,自己另有安排,區區幾個毛賊的話,應該足夠應付了。老
人摸了摸女兒的頭,終於不再堅持了。
  
    ◇    ◇    ◇
  
  九通的城門,酉時便要落下。林織造與允兒話完了家常,還需連夜趕回湖陰城
。望著揮手送別的愛女,老人坐上了馬車。車隊從城西側門出了城,向著東海的官
道駛去。
  
  老人並不知道,就在九通的城牆上,有一雙鷹隼般眼睛正目送其遠去。
  
  「真沒想到有如此順利,才輕輕地拋出了餌,魚兒居然已經上鉤了。」林家家
大業大,在東勝州的莊園店鋪不知凡幾,要一一排查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月來他帶
人到處採花犯案,放出風聲,然後觀察林應祥的動向,今天終於得到了回報。
  
  「鷹眼」似乎對自己投石問路的計謀很是滿意,一路跟隨林家車隊南下,他已
有預感會有斬獲。「也不知他是怎麼想的,那麼水嫩嫩的女兒丟在這偏僻之處。」
  
  「錦繡林園」裡頗有幾個扎手的人物,且深宅大院極易迷路,「鷹眼」知道自
己的斤兩,故而園中的女眷,看得著吃不著,心中不免憋屈兒。如今,這小小的閣
樓裡能藏下多少人馬?「鷹眼」自來到九通,便一直盯著這個綢緞鋪,進出不過數
人,大多是不會武功的丫鬟莊丁。如今連林家的車隊都啟程回湖陰了,需要顧慮的
名單上又消去了一批。
  
  為防萬一,「鷹眼」還是差同伙跟隨車隊一段路,直至行出一裡多,方才折回
。到了戌時,同伙的回報出奇地令人滿意:「林家車隊一上官道便往湖陰方向急馳
而去。」「真是天助我也。」幾人合計之後,便打定主意,今夜就要好好享受享受
這個嬌柔青澀的富家小姐,他們一天都等不得了。
  
  為了養精蓄銳,留人繼續盯梢之後,余下的幾人早早便睡下了。好容易挨到了
醜時,九通一片寂靜,各商鋪早早熄了燈火,漆黑的夜幕下,只有遠處邊哨的火把
,還搖曳著火光。「鷹眼」與同伙換上黑色的裋褐,以頭斤蒙面,化作數條黑影,
悄無聲息地躥上房梁,貼著屋頂向著錦繡林商鋪的方向飄去,黑夜裡直如鬼魅。
  
  商鋪的院子裡一片漆黑,連巡夜的護院也靠著牆角昏昏欲睡,「鷹眼」觀望了
片刻,確定沒有其他暗樁埋伏,示意同伙制住護院點上穴道,自己則來到院子的後
進,縱身攀上忘憂閣外一棵棗樹。方才他曾遠遠眺望,閣樓的頂層半閉的窗戶裡,
依稀可見林家千金的臥榻。如今已能瞧見她側臥的身軀。聯想起白日裡少女的長腿
細腰,他早已按捺不住。隔空彈入一枚「醉紅塵」後,側耳傾聽片刻,確定閣樓裡
的人無人睡轉了,也不管藥丸是否已生效,便躍上窗台翻了進去。一個十四五歲的
女娃娃,沒被迷倒更好,制住了堵上嘴肆意蹂躪,亦是快事一樁。
  
  就在黑衣人沉醉於自己的如意算盤時,劇變驟生。
  
  本該睡死了的「林家小姐」,忽地翻下臥榻,右手持一柄帶鞘的長劍,也不見
腳下如何動作,眼前一花,下一刻長劍已刺向胸前!
  
  黑衣人尚有半個身子在窗外,眼見躲閃不及,只好以單掌接劍鞘,賭這弱質女
流內力不足無法對峙。不料算盤再度打空,手未握實,劍鞘倏離,猝不及防間胸口
已被細劍開了個血洞。若非對手欲留活口,這一劍扎透便能要了黑衣人的性命。黑
衣人一生採花無數,並非沒碰上過好手,然而交手僅一合就險些要了自己性命的,
這還是頭一遭,心知不可再戰,仰身翻出窗沿,直直從閣樓上跌落下來。
  
  閣樓裡的交鋒,已在解皓安的腦海中演練了數遍,趁敵翻入窗台落足不穩無法
躲閃時動手,以絕技「寸移尺進」欺敵搶攻。而其所持亦非普通長劍,而是飛瑤島
鎮派之寶之一:花劍暝雨。暝雨劍身極細,自不能兩面開鋒。單邊開鋒的長劍,劍
鞘也只需護住一邊,出劍時按住機栝,一抖劍身,便可甩開劍鞘。飛瑤島門下皆女
子,動手時對手不免輕忽,這種甩開劍鞘的起手式,不知讓多少莽撞的江湖客吃了
虧。解皓安於飛瑤島的武功上浸潤了十余年光陰,終將劍,訣,身法發揮得淋漓盡
致,出手時機的把握亦屬上乘,一劍奏功實非僥幸。
  
  黑衣人翻出窗台的那一刻,解皓安亦得機會高聲示警:「賊人休走!」聲尤在
耳,人已躍出窗台,雙手持劍頭下腳上俯衝而至,如一尾出水之箭魚,手中暝雨直
指黑衣人要害,去勢竟比黑衣人更急。黑衣人半空中無處著力,眼看就要被長劍穿
身,釘在地上。
  
  在外接應的同黨早已聽到閣樓中的打鬥聲,一見解皓安現身,兩個在樓外放風
的便雙雙拔出刀刃,躍起攻擊。半可中無處著力,更無法以一敵多。解皓安被逼撤
招,回劍自保。舞開了的暝雨劍又是另一番景像,半空中兩人只覺黑雨撲面,對手
劍式招法完全無法看清,兩柄長刀泥牛入海無處著力。下一刻,黑雨傳來刀劍相交
的乒乓之聲,解皓安借力躍至一邊,兩個黑衣漢無功而返,跌落閣樓的黑衣人終於
著地,手捂胸口勉強起身,顯然是傷得不清。
  
  閣樓裡這時才亮起了燈,周圍商鋪也點起了燈籠。高聲示警定會引來聯保,只
須再等片刻,這些賊人便是插翅也難飛出九通城。主意打定,解皓安一手將掛於懷
中的瑤佩橫於口中,暗運真氣吹奏,另一手擎起暝雨劍,打算以游鬥纏住對手。
  
  「呔!渠江排幫司馬無傷在此!誰來與我大戰三百回合?」從錦繡林的倉庫裡
又冒出四、五個彪型大漢,長刀短槍,各擎兵器。解皓安見有援手,喜上心頭,正
想與其合擊幾個黑衣人。卻見這幾位在園中一字排開,聲勢浩蕩,就是沒有往前多
走一步的意思。
  
  就這一愣神的功夫,幾個黑衣人看清了局勢,自知不可久留,齊齊運起詭異的
輕功,向不同方向飄去。解皓安再要攔截已慢了一步,只好鎖定那個有傷在身的黑
衣人,全力吹奏口中的玉器。出乎意料,黑衣人並未受影響,輕飄飄地向牆邊飛去

  
  「碧落希聲」效果時好時壞,卻從未失靈。來不及追究前因後果,解皓安吐出
瑤佩,運起輕功追了出去。身後傳來聲如洪鐘的叫罵:「兀那賊人!休走!可是怕
了你爺爺司馬無傷!」
  
  上了屋檐,解皓安才意識到對方輕功之高明。幾個起落,黑衣人已是蹤影不見
。黑夜裡血跡難以分辨,只好等到天明再做計較。
  
  待解皓安回到林家商鋪,城中的聯保已經趕到。聯保受雇於商會,不敢若吃皇
糧的兵衙捕快般怠慢,連醜時都有輪值在崗。一見城中異動,立即叫醒同伴,全速
趕到。林家商鋪前,聯保分兩班分守內外。內裡的聯保正向店家詢問情況,鋪子外
的聯保則警惕的巡查四周,燈球火把,亮子油松,將林家商鋪內外照得如白晝一般

  
  從街上繞回的解皓安十分醒目,不僅身著女裝,披頭散髮,手持兵刃,且周身
還有血污。聯保默契地將其圍在當中,這才看清是個少年。解皓安邊棄劍舉手,邊
與聯保解釋事情的經過。遠處傳來司馬無傷的洪亮的聲線:「……後我兄弟幾人互
為犄角結成陣勢,彼不能勝,故而潰散逃竄。未免中調虎離山之計,『窮寇莫追』
……」

  

—————————————————————————————————————
(本折未完待續)

點評

默默猴  我是全手動(羞)只是排習慣了動作快,大概五分鐘就好~  發表於 2012-3-30 23:37
pyramide  感谢默大排版, 感谢jiren除虫!! 默大默认的排版用的是什么软件? 如果是可以免费download的, 我也可以去下一个, 这样不必劳烦默大每次排版....  發表於 2012-3-30 22:49
jiren  抓虫:1、閣樓的頂層半閉的窗戶裡,改为 阁楼顶层半闭的窗户里 似更通顺。2、確定閣樓裡的人無人睡轉了,似不通顺。  發表於 2012-3-28 09:54
jiren  抓虫:1、難免遇上賊人或夜獸。疑为 野兽。2、等待開關之日,交換像牙與金銀。应为 象牙。3、好容易挨到了醜時。疑应 仍用 丑時。  發表於 2012-3-28 09:47
jiren  抓虫:1、其人長袖能舞。疑为 长袖善舞。2、這才是什麼時辰,不說自個兒貪睡?疑为 这已是或这都是  發表於 2012-3-28 09:39
jiren  抓虫:自前朝便受皇室親睞。应为 青睐。所谓青眼有加阮嗣宗。  發表於 2012-3-28 09:33
jiren  抓虫:1、本非南嶺與東海商貫通商的必經之路。疑为 南陵。2南陵盛產像牙金銀。应为 象牙。  發表於 2012-3-28 09:3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79

主題

9

好友

2158

積分

日蓮八葉院

Rank: 4

UID
487
積分
2158
帖子
349
精華
0
發表於 2012-3-28 09:36:07 |顯示全部樓層
突然觉得,也许几年之后,妖刀系列会像老外的DND系列一样,变成一个可供无数小说、游戏在其间创作发挥的巨大世界构架。说不定比当年的九州更靠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9

主題

4

好友

1440

積分

日蓮八葉院

Rank: 4

UID
1912
積分
1440
帖子
625
精華
0
發表於 2012-3-28 11:04:20 |顯示全部樓層
排版果然是一门大学问,不知道各位平时都怎么排版的。

點評

mineyeshen  哪里有下载?  發表於 2012-3-28 15:17
不吃鸡蛋  我用的是一个txt文本编辑软件EditPlus 3,该软件自带重排功能。  發表於 2012-3-28 11:2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84

主題

28

好友

6460

積分

六合名劍

Rank: 6Rank: 6

UID
380
積分
6460
帖子
2428
精華
0
發表於 2012-3-29 14:37:30 |顯示全部樓層
解皓安是解女侠的后人吧?
我曾有过邪恶的构想,还在存在电脑里的文档上加了几个字引出分支,不过只停留于梦中YY
看到pyramide的外传(已经不算同人 吧)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对妖刀记的遣词造句仿得太真了
最妙的就是对九通城的介绍!

发现了两处bug:数月前白玉京传旨应为数月前平望都传旨
头斤应为头巾
即无应为既无
半可应为半空
商贯/color]应为商贾

點評

serfies  噢噢噢,这么说要涉及“禁止事项”了吗?血缘控表示无比期待~~(被扔番茄)  發表於 2012-3-30 23:43
pyramide  不错,是解女侠之后....问题是, 我觉得我的设定...一定比你的邪恶 XD  發表於 2012-3-30 22:54
pyramide  感谢series大除虫!!  發表於 2012-3-30 22:46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金錢 收起 理由
默默猴 + 2 + 2

總評分: 威望 + 2  金錢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11

主題

341

好友

214748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UID
4
積分
2147483647
帖子
2353
精華
2

撞球檯號碼牌

發表於 2012-3-31 10:03:57 |顯示全部樓層
默大是否能告知排版的软件. 如果是word, 妖刀記的標準排版格式是可以调出并做成dot文件的. 在凌云顶开帖放出, 任大家下载, 会否比较方便?

  pyramide兄,我一向都是手動排版(羞)只是排習慣了,隨手排大概五分鐘就能搞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84

主題

28

好友

6460

積分

六合名劍

Rank: 6Rank: 6

UID
380
積分
6460
帖子
2428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30 19:44:37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erfies 於 2012-4-30 19:45 編輯

求教Pyramide:

《两朝织造 一代倾城》是发生在太宗朝吗?
文中有十多年前,异族火烧白玉京,屠劫碧蟾皇室”
同时“行大礼于东海”未必就是三乘论法
数月来督造大礼所需丝帛”也和皇后无关

还是说以上纯是笔误?
“皇室宗亲欲行大礼于东海”与正传中的三乘论法实在太对应了
数月来督造大礼所需丝帛”是因为故事发生在得知凤驾东来之前

點評

serfies  我当时担心是笔误。  發表於 2012-5-1 18:11
不吃鸡蛋  从时间点来看,故事发生在大炮出生前。  發表於 2012-4-30 21:0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79

主題

31

好友

1705

積分

日蓮八葉院

Rank: 4

UID
315
積分
1705
帖子
340
精華
1
發表於 2012-5-1 13:46:46 |顯示全部樓層
serfies 發表於 2012-4-30 19:44
求教Pyramide:

《两朝织造 一代倾城》是发生在太宗朝吗?

《两朝织造 一代倾城》是发生在太宗朝吗?
答: 是

同时“行大礼于东海”未必就是三乘论法
“数月来督造大礼所需丝帛”也和皇后无关
答: 行大礼未必是礼佛. 古代皇家大礼特指婚嫁

从时间点来看,故事发生在大炮出生前。
答: 差不多是这个时间段.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手機版|Archiver|東勝洲關係企業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2-16 19:04 , Processed in 0.10460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