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勝洲關係企業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9628|回復: 12

[同人作品] 今世 前生 祖先的刍狗 (重新排版在7楼)

[複製鏈接]

3

主題

1

好友

82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1195
積分
82
帖子
14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5 20:48:52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bergman 於 2012-4-28 23:08 編輯

由于那个妖刀背景设置的网站被墙, 因此, 这个文章或许有和那个不符的地方, 大家勿怪.
如果有和妖刀本纪冲突的地方, 还请各位多多指正.
后面我慢慢贴, 因为这个修改实在是有点坑爹.
奶奶的, 进度太慢了, 故事还没铺开呢。  本来真的是向解决岳老师的投胎问题。 只剩下一个半小时了, 加油。 ps, 时间紧迫, 会写的很粗糙, 各位将就一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

好友

82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1195
積分
82
帖子
14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5 22:47:1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本帖最後由 bergman 於 2012-5-14 13:30 編輯

看七楼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

好友

82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1195
積分
82
帖子
14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17 23:30:43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本帖最後由 bergman 於 2012-5-14 13:31 編輯

再看7楼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

好友

82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1195
積分
82
帖子
14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19 22:46:26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本帖最後由 bergman 於 2012-5-14 13:31 編輯

再看7楼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

好友

82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1195
積分
82
帖子
14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3 23:56:47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bergman 於 2012-5-14 13:34 編輯

原来的排版太烂了, 都放到7楼了.

點評

jiren  能排版么?这看的太难受了……  發表於 2012-4-24 12:4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

好友

82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1195
積分
82
帖子
14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5 01:58:53 |顯示全部樓層
好的, 稍后, 我再排排, 其实, 我是用pages写的, 在自己的电脑上面看来还不错, 吼吼, 没经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

好友

82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1195
積分
82
帖子
14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8 23:24:59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bergman 於 2012-4-28 23:33 編輯

西北, 再向北, 过了寒沙关, 再向北走就是茫茫的大漠, 苦寒之地, 深入大漠, 有连绵的高山, 山势险峻, 山顶常年积雪,  南方已是夏天, 这山谷里面才刚刚到了春天, 山顶的积雪混着泉水缓缓的流下娟娟细流, 山谷的瀑布边上,嫩绿的小草刚刚发芽, 这一大片草地上有一个突兀的沙堆,  一个满脸灰土的小男孩, 拖着鼻涕, 坐在这个沙堆边上, 专注的堆着他的沙堡. 旁边散落着他的小水桶, 小水壶, 小铲子……时间仿佛就这样停止了.

说到时间的停滞, 那么一定要提到永恒的仙境. 这世上有很多传说, 这些传说的在人们看来都是一样的, 大人们认为都是假的, 小孩子认为都是真的, 但是, 我们永远不知道, 这里面有多少真的, 多少假的. 这些传说小孩子都很向往, 其中最令小孩子向往的就是天上之天, 灵钧天离恨山无忧圣境的故事, 传说中, 那里四季如春,  飞瀑叠翠,

断魂湖上鸟销魂,
离心瀑旁花无心,
舍我崖边松忘我,
清茗陇上草清茗.

圣境里住的都是神仙, 那些神仙, 清风道骨, 风姿卓绝, 个个都长生不好, 青春永驻, 点石成金, 法力无边. 据说这”忘我仙境”是无上道天尊, 用大法力,大智慧所建, 为了渡化世人, 所建的人间仙境, 天上人间.



明州道胜阳府, 墨侯府, 当代墨侯--墨清茗, 坐在花园品茶, 墨家祖上在远古为东胜洲第一个王朝, 始皇帝--[锡伯明仁]立下了汗马功劳. 敕封世袭一等侯, 以后的历朝历代都尊重墨家始祖的赫赫武功和忠义, 因此, 墨侯府就一直世袭下来, 虽然朝代更换, 墨侯和墨侯府一直都在. 当代墨侯的性子和他的历代先祖一样, 性子平和清淡无为.


沙堆还在, 但是, 挖沙子的小孩已经不在沙堆旁边了,一匹银练的瀑布飞流直下, 仿佛从天上泻下来, 瀑布边朦胧的水汽中, 一个小男孩站在了茵茵绿草之上, 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瞪着瀑布, 竟似有些出神, 大眼睛忽闪忽闪, 咕噜咕噜, 透着一股精气.  旁边沙子堆出了一个宏伟的城堡. 这个瞬间, 一切仿佛都定格了......



一片朦胧的迷雾之中, 一具黝黑的身体, 肌肉暴起, 线条硬朗, 身上没有一丝赘肉, 身下压着一具娇小的胴体, 皮肤娇柔似雪, 纤细的四肢紧紧的搂着身上的男人.双目微闭, 檀口微张, ‘啊, 啊....’ 一声声忍耐不住的娇啼从口中飘出, 眉目如画, 透出一种精致的美, 紧致高挺的双乳紧紧地压在男人的胸膛, 较小的身躯上看不到赘肉, 只有珠圆玉润的滑溜, 一条黝黑的肉棒, 不停地在粉嫩的小穴中进进出出, 粉嫩的蛤口不停的吞吐着男人粗壮黑亮的大肉棒, 男人背上的汗珠随着身体的一起一落, 缓缓的滚落下来,

这时, 男人忽然抬起头来, 盯着前方的虚空说道, “你走, 我要她, 不要带她走.”
一个声音从迷雾中传出”好”, 无惊无喜,

迷雾竟然慢慢的散了, 这是才看到两个人的身下是一块大石, 恰似一张石床, 石床旁边是一大片茵茵嫩草, 仿佛绿色的地毯中央, 一个粗糙的石台, 台面光滑如镜, 石镜上妇人浑圆紧致的小巧屁股, 纤细的腰身, 曲润的后背都影在了石镜, 仔细看, 虽然青春少妇肤白如雪, 身上的年轻汉子仿佛黑炭, 但是眉宇间竟然两人有些相像,  轰隆隆.....从不远处传来瀑布落潭的隆隆声响, 应和着少妇的声声娇喘, 汉子粗重的鼻息,  黝黑坚硬的铁棒一下下橦击着柔嫩的粉红的花蕊, 带动娇嫩的穴口翻动出粉红的嫩肉, 又重重的插入进去. 随着一下下抽插, 柔软稀疏的短毛一阵阵颤动. 胸前两杯白玉一样的兔头肉随着肉棒的节奏, 一阵阵晃动. 妇人口中喃喃.” 宝贝儿...” 男人黑铁样的身躯猛然停住, 生猛的身体从剧烈的运动中猛然停止, 仿佛一切都静止了, 仿佛这个世界也停了下来...
一瞬间之后,身下的妇人让这个世界又动了起来, 叫道: “给我, 给我, 宝贝儿,”  身体向上弓起又落下, 小穴吸吮的黑铁棒虽然静止, 但是, 粉嫩小穴却一下下, 上下吮吸这肉棒, 小屁股一下下挺起, 又落下, 小穴仿佛唇舌一样不停地吮吸, 舔含硬铁棒. 生铁一样的青年却依旧巍然如山, 一动不动, 黑铁肉棒依旧坚硬的插在小穴之中, 少妇挺动了小穴几下之后, 艰难地申起头来, 撅起小口, 伸出舌尖舔了少年的胸一下, 展颜一笑, 绽出无限的娇媚, 下一刻, 小嘴已经紧紧地含住了少年的乳头, 舌头不停地舔动.
此时,少年忽然挥出一拳. “嗯”一声闷哼响起, 显然受了点伤.



手里还拿着沙铲小男孩依旧凝望着瀑布, 旁边不知何时, 多了一个妇人, 这妇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 成熟的胸部高高耸起, 姣美柔和的面庞透出无限的温柔.  神情间和小男孩到有几分相像, 一双温柔的大眼睛自然地流露出无限的疼爱.
她轻柔的抚摸着小男孩的头顶问道:” 庚庚, 想什么呢?”
“妈, 瀑布好美” 小男孩答道, 心理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很久之前侯嬷嬷第一次带他去小镇的时候.
候嬷嬷第一次背着他去镇上的时候, 走了很久的山路,才绕出了这个翠谷, 又翻了两个山头, 到了山脚下, 竟然就是沙漠, 当时, 他才4岁, 第一次看到了沙子, 就很兴奋的一直拍打候嬷嬷的后背, “我要下去玩, 我要下去玩”, 嬷嬷当时, 劝了他好一会, 答应他, 回来的时候, 带上一大袋沙子给他玩, 他才同意安静的继续赶路.

“庚庚, 醒醒, 醒醒”, 小男孩竟然睡着了, 每次被麽麽背着走大漠都会睡觉, 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知道白玉山到无名小镇有多远, 直到他5岁,有一次, 他醒着和嬷嬷一起走到为止, 之前他累了, 麽麽就会背他, 那一次他自己要坚持走一次,不过, 从那开始, 每次都是他自己走了, 那次走在沙漠, 沙子滚烫, 空气干燥, 到了小镇已经把小男孩累的半死. 说是走, 其实对他而言, 一直在跑, 路上候嬷嬷还在不停的指点他, 要调匀呼吸,尽量无我无他, 利用身体的本能来跑步,侯麽麽讲,其实祖上挑这么严酷的地方, 利于修炼也是一个理由.   
庚庚朦胧的睁开双眼, 发现已经到了一个无名小镇, 镇上住了几百户人家, 人口不多, 只有一个小茶馆, 茶馆门口有很好吃的老李家酥饼,  酥酥的, 面皮脆脆的, 里面软糯又有嚼劲,一层一层, 每层中间总有一点点香的要命的芝麻酱,庚庚只要想起那滋味,就忍不住要咽几下口水, 每次庚庚都要吃很多很多, 吃到小肚子溜圆.

从第一麽麽背他去小镇开始, 每隔几天, 庚庚总要缠着嬷嬷带他去镇上, 吃饼, 喝茶, 顺便再带一些沙子回到山谷,
嬷嬷总说:”庚庚呀, 沙子到处都是, 不稀奇, 不要带那么多了, 那么多, 你要自己拿呦”,
“嗯,”庚庚总是应一声,便闷头的把沙子装满口袋.
每一次回到山谷虽然都累的要死, 但是, 下次缠着嬷嬷带他出门之前, 总不忘求姐姐帮他做一个更大的口袋, 想到姐姐, 庚庚总是忍不住微笑, 为了让口袋结实, 大姐曾经让5妹帮他爬到旗杆, 偷了那面最漂亮的红旗下来. 妹妹只有9岁, 但是身手敏捷, 是妈妈亲自指点的, 扭着紧致的小屁股就爬了上去.从下面望上去, 两条粉嫩的大腿都漏了出来, 因为年纪小, 胯下没扎马巾, 两腿间粉嫩的小缝忽隐忽现.

庚庚羡慕的看着妹妹像猴子一样爬了上去, 他知道妹妹练得轻功很好, 武功也很好, 从6岁开始, 和妹妹打架, 总是庚庚输. 看着妹妹灵巧柔软的身体, 粉嫩的小腿, 裸露在外面的胳膊和小手, 胸前微微地一点隆起, 以及胯下那鼓鼓的小肉馒头上面的那一条紧紧的小缝. 那粉嫩的小缝紧紧闭合着, 随着妹妹的攀爬, 有微微的扭曲, 看着妹妹灵巧的往上爬, 庚庚不会武功, 更不会轻功,他不禁回想起每次找妈妈学武功, 妈妈都说不急的,等有空再学, 直到有一次和妹妹打架输了,  气愤中他哭着去找妈妈, 要妈妈也教她武功,
妈妈说: “ 我的宝贝儿子, 要练这世上最好的武功, 所以, 不能修炼这些差一等的功夫, “
然后, 他就要妈妈传他最好的武功,
妈妈说, “现在还不行, 你要好好打基础, 基础好了, 将来连最上等的武功是很容易的事.”   
妈妈侧着头想了想, 微笑着说:” 这样吧, 你今天晚上子时来找妈妈, 妈妈帮你打基础. “
妈妈伸出了小指头, 到现在耿耿还记得当初妈妈那微微上翘的嘴角和水汪汪的大眼睛,
妈妈看着耿耿, 小声道,” 拉钩, 这个是秘密, 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哦.”


当天白天, 耿耿一直在盼着天黑, 好不容易等到了天黑,洗漱之后,躺在床上, 又盼着子时. 耿耿记得小的时候就是和妈妈一起睡的, 从4岁开始一个人睡, 当时, 耿耿还有点怕黑, 一直要麽麽陪着他, 不许走, 后来, 麽麽索性在他的房间里打地铺睡.直到最近几个月, 庚庚夜里睡觉才不用人陪伴了, 耿耿一直在床上躺着, 躺着, 躺着......

朦胧间听到了几声枭叫, 猛然清醒, 还好没有到子时. 一骨碌爬起来, 静悄悄的往妈妈的院子里溜过去, 耿耿才发现, 原来夜里还是挺热闹的, 爸爸的院子里似乎有很多人,总有一阵阵的喘息和娇笑传出来, 山谷四周的山峰上似乎也有一些人, 有一些篝火在山顶和山腰.静悄悄的来到妈妈的房间门口, 妈妈的房间里面已经漆黑一片, 正要敲门, 忽然想起和妈妈拉钩的事, 改为在门上轻推了一下, 门果然静悄悄的打开了, 一只手从门内伸出来拉住耿耿的胳膊, 一只手指竖在了耿耿的嘴唇上, 庚庚紧闭着嘴进了房间,

妈妈的柔软的嘴唇已经碰到了庚庚的耳朵, “嘘, 别说话,”庚庚的耳朵感到一阵阵的热气,从妈妈的嘴里冒出来, 有点痒, 但是庚庚忍住了.
“ 一会的修炼会有点痛,会有点奇怪, 千万不要出声.”  

说着庚庚和妈妈到了一个大垫子上面,旁边模模糊糊还有一个很大的黑影, 妈妈脱掉了庚庚的衣服, 然后, 庚庚就感到被一个温暖的肉体抱住了, 大了之后, 庚庚虽然和妈妈经常抱抱, 但是, 都是在穿着衣服的情况下, 很少这样肌肤直接接触, 妈妈温柔的把庚庚的身体团成一团, 庚庚的膝盖顶着自己的脸, 小腿顶着自己的额头,妈妈就这样团着抱着庚庚, 庚庚感到妈妈温暖的身体, 感到妈妈的坚挺的乳房顶着自己的后背, 乳房上面还有两个硬硬的小突起顶着自己的后背.妈妈用双手和双腿钳着庚庚的双手和双腿, 庚庚觉得自己的屁股顶着一片毛茸茸的地方, 软软的糯糯的, 似乎还有地点点湿润.屁股被后面的毛茸茸的刷的有点痒.然后妈妈把他抱了起来, 嘴巴贴着庚庚的耳朵说, “会有点冷.” 忽然间庚庚感觉自己掉到了冷水之中, 正要张嘴喊, 嘴巴被软软的嘴唇堵住了, 妈妈的嘴唇软软的, 糯糯的, 还有点湿, 从妈妈的口中度过来了一丝清新的空气, 然后, 庚庚的头露出了水面,

妈妈轻声说,” 屏住气,”
庚庚感到冷水没过了头顶.  虽然现在是夏天, 但是, 半夜的冷水, 还是有点凉的. 现在庚庚终于明白了, 垫子旁边的那个巨大的黑影原来就是一个大水缸. 妈妈紧紧的抱住了庚庚, 每当庚庚觉得快没有气的时候, 妈妈就会渡过来一口气, 这样几次之后, 妈妈把庚庚反弓了起来, 庚庚的脚碰到了自己的后脑勺, 这次, 妈妈正面抱住了庚庚. 庚庚的脸正好埋在妈妈的胸前, 两团软软的大胸挤住了庚庚的脸,  妈妈小腹下面一团毛茸茸的水草不停的刷着庚庚的小肚子, 被冷水冻得, 庚庚的小鸡鸡不由自主的立了起来. 感觉似乎插到了一个温暖的地方, 庚庚有点心虚的抬头看了看妈妈, 发现妈妈面色平静, 两只脚继续牢牢锁住庚庚, 似乎还紧了些, 庚庚拼命揉动, 只有一个念头, 往里挤, 那里面暖和, 忽然一股热流从妈妈那温暖的地方流了出来, 妈妈拍打着庚庚的身体, 引导着那股热流. 就这样妈妈反复把庚庚团成一团, 然后 又打开, 再把庚庚反过来团成一团, 庚庚要憋死的时候, 妈妈就会渡过来一口气, 庚庚要冻死的时候, 妈妈的下面那个温暖的小洞洞就会过来一股热气. 不知过了多久, 庚庚好像睡着了,  朦胧中仿佛妈妈亲了庚庚一口,喃喃的说”这孩子是第一个.....的”

“起床了, 起床了, “ 庚庚觉得鼻子痒痒的,拧松的睁开朦胧的双眼, 发现自己睡在了自己的床上,  面前就是侯麽麽坐在床边看着他,”麽麽, 我再睡会儿”
“妈妈说, 等庚庚醒了, 要把小黑送给庚庚”
“啊, 好呀, 我妈妈在哪?”
“先吃早饭, “

吃过了早饭, 庚庚来到妈妈的房间,
“妈妈, 你怎么....” 妈妈的手指放在了嘴上, 用口型说道:”秘密”  
妈妈指着旁边一条黑色的小猎犬,轻轻的说,把小黑给你, 他会叫你子时起床的, 你就不用再担心睡过了.  
“走, 妈妈带你去打猎射箭” 妈妈开心的和耿耿说,
“好呀” 庚庚咧着嘴拉着妈妈就往外跑,走到门口看到姐姐已经抱着一个大盒子, 还背着弓箭, 妈妈说:” 庚庚, 咱们去畅风林玩.”
畅风林是山谷西侧一片宽广的树林, 树林的尽头就是雪山.林中总有小动物出现, 据爸爸说还有狼.
到现在,庚庚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拉弓, 拉着妈妈从盒子中取出的小弓箭也有模有样的,第一次用弓箭打猎, 妈妈就夸庚庚有天赋, 一箭就射到了一棵大树上. 庚庚惊奇的发现, 原来姐姐和妈妈的箭法都很好, 射中了不少野味.

当天午饭, 吃着新鲜的野味, 妈妈问, “庚庚最喜欢玩什么? “
“沙子,”
“如果今天一天你随便玩, 你要玩什么?”
“用沙子堆城堡,”
“如果以后一个月, 爸爸妈妈都不管你了, 你玩什么?”
“用沙子堆一个大城堡.”
妈妈说”好, 大城堡需要工具来搭, 吃完饭, 妈妈给你些好东西,”

吃过了饭,妈妈让姐姐拿了很多东西给庚庚,
同时妈妈告诉庚庚, “庚庚, 你现在年纪太小了, 要搭城堡需要修炼, 要修炼就需要戴上法宝, 如果你要一个伟大的城堡, 那么每天就要带着这些顶级的修炼法宝才行.”

妈妈在庚庚身上绑了很多布带子, 脚踝上也绑了些带子, 这些袋子软软的,有点厚, 但是很重.鞋子底下绑了一双铁块. 后来庚庚偷偷打开了一些袋子发现里面是沙子. 以后随着庚庚长大, 身上和腿脚上绑的带子越来越重, 脚下的铁块磨的月来越厉害, 底面磨得越来越光滑, 底面的弧度越来越圆, 越来越不容易站稳.给他挖沙子用的小铲子, 小勺子, 都越来越重, 铲柄和勺柄都像是爸爸妈妈用的刀柄一样. 庚庚每天都要用几个时辰,堆城堡, 他堆的城堡也越来越有样子. 到后来庚庚不满意沙子的硬度, 用石头雕刻了很多的人, 猪呀, 牛呀, 狗呀什么的. 庚庚惊奇的发现, 自己的小铁铲, 小铁勺, 虽然样子怪异, 还长了个刀柄, 并且没有锋利的刀刃, 但是, 硬度真的很惊人, 不论是砍石头, 还是砍木头, 在小铲和小勺上都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这样过了几个月后, 妹妹的拳脚依旧厉害, 但是, 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了, 虽然庚庚依旧一下也打不到妹妹, 但是, 妹妹打到庚庚身上的拳脚好像也不重了, 庚庚跑去问妈妈,

妈妈笑着说: “你妹妹很心疼你的, 不舍的下重手, 你今后也要疼妹妹, 并且咱们是男子汉,不要和妹妹打架了, 如果妹妹打你, 你不还手就好了, “  
“嗯”庚庚重重的点了点头,  
从那开始, 如果妹妹动手, 庚庚也只是招架躲闪, 从不还手, 渐渐的, 他发现妹妹打他的动作越来越轻, 越来越慢, 后来索性躲也不躲, 反正不痛, 小庚庚心中暗想.

“拿到了” , 一声娇叱把庚庚带回了现实, 妹妹高兴的在竿头举着旗子,
“嘘”, 姐姐竖了一歌手指头在嘴上, 焦急的跺了一下脚, 坚挺的胸部随着这跺脚的动作, 上下跳动.
妹妹吐了吐舌头, 竟然双手撑着旗子就往下跳, 下了庚庚一大跳连忙冲了过去, 妹妹劈开两腿, 成了一字, 小裙子自然就缩了上去. 被风吹起, 妹妹的半身, 连同小屁股和腿上就什么衣物都没有了, 下半身只有一双鞋子穿在脚上, 娇小的屁股, 屁股的小缝一路落了下来. 庚庚抬着头, 张着手要接妹妹, 眼看妹妹的屁股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 小粉缝离自己的眼睛也越来越近. 妹妹的轻功的确很好, 不过, 一来旗杆很高, 二来哥哥在下面接着, 就一屁股坐在了哥哥的脸上. 小比缝正好压在哥哥的嘴上,  一团柔柔的, 软软的粉嫩的小肉压在了庚庚的脸上, 庚庚忍不住舔了一下, 又软, 又糯, 说道” 妹妹, 你这里是咸咸的.” “ 真的么? 爸爸怎么没这么说过”.......

后来, 为了这事, 爸爸要打姐姐的屁股(虽然是妹妹拔得旗子, 但是, 姐姐指使的), 妈妈求情, 爸爸才放过了姐姐.




从第一次练功开始, 每天晚上, 小黑狗都会在子时把庚庚舔醒, 庚庚都会咬紧牙关的修炼, 大部分时候, 庚庚都会昏过去, 但是, 从来没有坑过一声. 偶然间有几次妈妈用下面的小嫩穴含着庚庚的鸡鸡的时候, 庚庚忽然感到鸡鸡胀大, 仿佛要抖动, 这时妈妈温暖的小肉洞都会生出一种力量, 反复的按摩庚庚的小龟头, 庚庚的鸡鸡就不再变大了. 但是, 庚庚早上起来的时候, 还会发现小鸡鸡还是肿的, 他曾经问过妈妈, 妈妈笑着说:”庚庚就要长大了, 没关系的.” 庚庚也就不理会了.


从那开始, 庚庚的体力越来越好, 麽麽带庚庚出去的时候, 背庚庚就月来越少了,山谷外边的沙子, 小镇上的饼子, 对于小庚庚有无限的吸引力, 小庚庚有了越来越大的口袋, 就会不停的磨着嬷嬷, “嬷嬷, 咱们去镇子上玩吧”, 嬷嬷被他磨不过, 就会带他去镇上, 买了饼子, 到旁边的茶馆吃, 茶馆里总有人说书唱曲, 他最爱听周瞎子说书, 那瞎子身边总是带着两个小孩, 一个男孩有点跛, 一个女孩子很漂亮.

<todo瞎子说书这段很垃圾, 迟早要改掉.  第二章
周瞎子说书要看他的心情, 一般不理会客人要听什么, 自管自的说, 但是, 他的仙侠说的真好, 一开口, 就没有人出声了.
“          道德六候一帝,功名玉龙金媲;
            凌云三才闹碧蟾,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郊无数荒丘;
            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各位客官, 话说开天辟地之后, 一帝尝百草, 拓荒野, 治水患, 教化天下, 传了800年, 那12帝却是个无道的昏君, 酒池肉林, 暴虐无度, 天下群雄并起, 诸王争霸, 那个年代每位君主都期望有能人辅佐, 就算是不尚贤, 也要装出一副礼贤下士的面孔,.................

小庚庚理解是这样的: 因此, 诸子百家,众说纷纭, 其中, 势力最大的就是墨家和道家, 墨家积极入世, 盼望改变世界, 建立人间天堂, 道家则反之, 认为, 天下之乱始于天下之治, 如果不治理, 不教化, 天下不乱. 墨家创始人墨子侯, 更是加入幕府, 南征北战, 积极实践自己的梦想, 天下诸侯归顺, 就要大统, 正在此时, 龙华寺之变, 大将军[锡箔明天]遇刺. 幕府分裂, 诸侯二次混战, ...........

到了最后, 瞎子老头说, 最强的有六位侯爷, 这其中风, 花, 雪, 月, 歌, 位侯爷都是传女不传男的帝家后裔, 唯有墨子侯, 是咱们老爷们, 这墨子侯却是一位天才, 精于土木营造, 机关设计, 是咱们木工, 泥瓦工, 营造师的祖师爷, 当时墨子侯势力最大, 兼有文臣武将辅佐, 一心想要一统天下, 让百姓安居乐业, 但是, 有一个人到了明洲道盛阳府见了他. 您猜那人是谁?”
下面这时一定有人答话, “ 不就是, 老神仙么”,
“招呀, 客官说得好, 正式千古一道, 道德天尊, 他老人家, 天尊他老人家见了墨子侯, 说道, 天下之乱有君始之” 墨子侯怫然道,” 吾以为, 君, 天地之大贤, 奈何因果不明尼? 吾之起兵, 适逢乱世, 披荆斩棘, 削平天下, 吾乃平乱之师, 何以为乱之根源尼?”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 瞎老头这会就要唠叨一会了, 但是, 小庚庚听得明明白白, 家里面嬷嬷教过的. 这段叫[天尊说墨子侯], 名列古往今来游说之最, 天下太平由此而起.
“仿佛, 筑堤防水, 始为治水, 堤愈高而水愈高, 终为水患之源.” 天尊默然说道.
墨子侯躬身下座, 一揖到地道: “先生何以教我?”  
吾有上中下三策,
上策” 归隐田林, 散兵解甲. 昭告天下, 此乃王道.” 若5候来攻, 如何? 只需发出五封书信, 说明如果某候来攻, 必然可以夺取天下, 因此, 墨子侯愿意重启刀兵, 与贵君联合, 灭掉那来犯之候, 则5候, 必观望等待.
中策何如?
奉先主公[锡箔明天]之弟. [锡箔明仁]为主公, 大家共奉主公, 一同罢兵, 世代封侯.

下策请教.
下策, 兵者诡道也, 凭你我二人之力,  重金贿赂权臣, 远交近攻,
若遇明君?
刺之.


上策, 若命悬一线, 过于取巧, 恐怕无法长久, 且寄于侥幸, 若五候联合瓜分, 则天下又乱, 无法保全百姓.
下策, 狡诈失信, 天下可长久乎?
吾取中策, 保全百姓.

而后怎样? 庚庚问嬷嬷? 而后天下太平了呀, 墨子侯呢? 继续当墨子侯呀, 天尊呢? 他好像出关远游了吧.
庚庚对这样的答案一点都不满意, 幸好, 老瞎子不是这么讲的.
“话说墨子侯, 听了老神仙的教育. 就抛弃红尘, 将墨子侯之位传给了他的儿子, 小墨子侯, 然后, 随老神仙登天了.”

登天?

是呀, 太上老君所建 蓄芜仙境,
都说是虚无仙境了, 那就是不存在了.
这位客官, 这么说就不对了, 那蓄芜仙境, 乃是人间胜景, 却是沙漠中的一座雪山, 山谷中四季如春, 温泉四溢, 瀑布飞腾. 绿草如茵.
小庚庚每次都听得如醉如痴, 津津有味, 每次嬷嬷再是催促, 小庚庚也要听到底才行, 两年间, 小庚庚不知道听了多少回书,  不知道听了多少回, 蓄芜仙境, 终于, 有一次, 他忍不住了, 问嬷嬷道:” 嬷嬷咱们住的就是蓄芜仙境么?”
“轰, “ 满堂想起笑声.  一个汉子笑道, “ 就是, 小兄弟, 我小的时候也住在尼住的地方的” 呵呵, 另一个汉字笑道” 爷们, 咱们都是从蓄芜仙境出来的, 我请尼吃饼, 尼随便吃饼. 好不好”
嗯, 小庚庚重重的点头道. 那汉子笑着摸了摸小庚庚的头.

后来, 回来的时候, 在路上, 嬷嬷磨着小庚庚的头说, “ 傻孩子, 咱们住在蓄芜仙境, 这是个秘密, 不要再和外人提起了” 嗯, 小庚庚点头, 答应道.


一恍惚, 小庚庚又回到了现实, 瀑布边上, 妈妈还在微笑的看着他, 一张口, 本来想好的问题( 蓄芜仙境既然不存在, 怎么又是秘密呢, 还是不问为好吧, )又咽了回去, 换了一个问题,” 妈妈, 为什么我没有名字” 少妇犹豫了一下, 微笑着说, 因为你不需要, 孩子, “妇人叹了口气说, 因为, 你生的太早了.”



一个白嫩的身躯大着肚子, 跪趴在床上, 头低低的趴在枕头上, 屁股高高崛起. 双乳若钟垂下, 一下一下的前后摇晃, 肚子浑圆, 显然已经怀孕, 臀缝高高朝上, 露出中间一道粉沟, 墨子侯黝黑结实的身躯趴在她后面, 双手扶着浑圆的屁股,  坚硬的黑铁肉棒正一下一下的插弄着粉嫩的小穴, 忽然间, 墨子侯心头一动,  以掌代刀, 一刀挥出. “叮,” 的一声, 仿佛金石相撞,

“唔, 哈哈哈哈..... 小友, 你悟道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 笑道,
“这已经是我全力一击了.”
“你那么喜欢控制别人, 也就是会被人控制,”
“无我无他, 才是正道.”

岁月流逝, 谷中的瀑布依旧飞泻, 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 瀑布下的水潭清澈见底, 水中的大鱼悠哉的游着, 偶尔几条鱼会争抢一个不慎落入水中的小虫。水畔几块如床的大石, 其中一块小石头上刻着2个俊秀的小字: “悟道”, 在这一大片从山脚延伸过来的绿草地上,矗立着一个特别宏伟的沙石堡,大约比实物缩小了百倍倍, 描绘的是那整个的小镇, 田里的耕牛, 镇上的茶馆全都惟妙惟肖, 精致的人物栩栩如生, 茶馆门口的老李仿佛正在料理烧饼.  雕刻老李和烧饼的石料, 都是少年精挑细选的石子, 焦黄的烧饼, 和老李微黑的面庞都是那么的精致。旁边那石头的茶楼也是精致的要命, 茶楼中,老瞎子正在说书, 庚庚正坐在靠件栏杆的一个方桌旁边, 手中还拿着烧饼,  嘴巴微张, 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老瞎子, 仿佛已经忘记了手中的烧饼.  这样的沙堡在谷里面还有很多. 不过这一个最大, 也似乎是最近1个月才弄好的.  

仔细再看, 好像旁边有一个少年站着, 正看着瀑布出神, 他明明就在那里, 但是, 却给你空无一物, 融入天地的感觉, 仿佛他不在那里, 又仿佛他和周围融为一体, 给人特别协调的感觉. 这个少年就是长的庚庚, 站在那里, 他的手里还拿着铲子和刻刀, 他已经十二岁了. 刚刚做好这个砂石的小镇. 这些年庚庚每天不过是和泥, 堆沙子, 夜里找妈妈去练功. 去小镇听书, 吃烧饼, 渐渐地庚庚的疑问越多.   我为什么没有名字, 什么时候会教我真正的武功, 象妹妹一样的?须无线境就是我们住的这座山谷么? 墨子侯和仙尊存在么? 为什么谷里面只有我和爸爸两个男生, 为什么我有那么多姐妹, 但是, 却没有兄弟?   ?  ?  ?  ?  ?
一瞬间, 这个静止的画面动了起来, 庚庚抬起头来, 说道: ”妈妈“ ,
“庚庚本事越来越好了呢, 这么远就感觉到妈妈了. ” 依旧温柔美丽的妈妈微小着走了过来. 妈妈好像刚刚洗过澡, 香香的, 身上穿了一个宽大的长袍,  即便是长袍也无法遮掩妈妈完美的身材, 胸前搞搞挺起, 屁股又撅又翘丰满肥大. 长袍的领口和袖口都比较宽松, 从胸口露出了一截酥胸, 透出了一点点浑圆, 妈妈伸手拢了一下头发, 拢头发的时候, 庚庚从妈妈的袖口里面看到, 妈妈没蔌文胸, 浑圆的胸部前面有一个粉红的小樱桃, 庚庚不仅想起每天晚上找妈妈练功的情景, 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妈妈摸着庚庚的头说: “庚庚长大了呢, ” 两只手搂住了庚庚的头, 揽在了自己的胸前, 庚庚的脸紧贴着妈妈的胸, 中间只隔着长袍. 嗅着妈妈的体香, 感觉着妈妈柔软温暖的胸部紧紧的压着庚庚的头, 庚庚整个脸都已经深深的陷在了妈妈的胸中间. 庚庚很自然的搂着妈妈, 小手忍不住抚摸妈妈柔软的屁股, 抬起头来偷偷的瞄了妈妈一眼, 发现妈妈一点不高兴都没有, 依旧闭着眼, 紧紧的搂着庚庚, 眼角却似乎有萤光闪动.
“今天就是你的成年礼了, 庚庚你终于熬到这一天了, ” 妈妈喃喃的说.
“我之前也很快乐呀, ” 庚庚忍不住笑着说.
“恩, 恐怕要很久之后你才能真正的快乐, ”妈妈温柔的说“不过妈妈会让你再快乐几年的. ”
“妈妈, 我有几个问题要问您” 庚庚认真地说.
“嗯, 等一下, 妈妈回答你的问题, 告诉你所有的真相和宿命” 妈妈平静地说, “ 不过, 在这之前, 妈妈帮你再练最后一次功吧”

说着妈妈用手轻轻一拽, 长袍顺溜地滑落到地上. 妈妈在袍子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  赤裸的身躯出现在了庚庚眼前.

“来, 你不要动, 不要出声,妈妈帮你. ” 妈妈微笑着说, 满脸地圣洁, 雪白的身躯发出圣洁地光辉.

妈妈把庚庚轻轻的放到那 “悟道石” 旁边地一块大石床上. 然后轻轻地把庚庚地衣服全都脱光了. 妈妈吻上了庚庚地嘴唇, 庚庚贪婪的吮吸着妈妈柔软滑腻地小舌头. 妈妈一只手轻轻的套弄着庚庚细长地肉棒,  另一只手轻抚着庚庚地小乳头, 妈妈的嘴唇轻轻的从庚庚地嘴唇一路亲吻下来, 轻咬着庚庚地脖子, 舔弄了一路地滑腻, 终于吻到了庚庚地乳头, 庚庚一阵颤抖, 感觉鸡鸡仿佛要跳起来了, 妈妈手上一紧. 庚庚感觉被憋住了, 不安的扭动了几下, 妈妈地另一只手也抚弄了更个鸡鸡地根部, 庚庚感觉欲望更强烈了, 更舒服了, 但是, 却没有了鸡鸡要抖动地感觉. 庚庚闭上了眼睛, 舒服地感受妈妈地触摸, 感觉到妈妈地两只手象弹琴一样抚触着自己地鸡鸡,  妈妈温暖柔滑地小舌头不停的舔吃着自己地乳头,
“啊, ” 庚庚忍不住呼出了一口气.
忽然, 庚庚地鸡鸡进入了一个湿润, 紧致地地方.  庚庚睁开眼睛, 看到妈妈地红润地小嘴已经不在舔弄庚庚地乳头, 而是不停的套弄着庚庚地鸡鸡. 套弄几下之后, 由象吃糖一样舔着庚庚地鸡鸡.  妈妈冲庚庚温柔地笑了一下, 然后上了石床, 蹲在庚庚地上面分开自己地双腿, 用手扶着庚庚地鸡鸡, 坐了下去.
“哦” 妈妈和庚庚都忍不住同时吐了一口气.
妈妈好紧呀, 庚庚心想. 妈妈仿佛在骑马一样, 上下运动, 粉嫩湿润地小穴一下一下地吞吐着庚庚地小鸡鸡, 庚庚又有了鸡鸡要抖动地感觉,
妈妈大喊, “庚庚忍着”
庚庚艰难地忍着, 往次的修炼都和第一次一样, 从来没有这样过, 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忍, 也不知道要忍什么, 他想, 大概抖鸡鸡不好吧. 妈妈又动了两下, 重重的坐在庚庚地身上, 鸡鸡重重的深深的插到了妈妈地小嫩穴里面. 就在这时, 一股阴气从妈妈地里面冒了出来, 冰的庚庚一抖, 然后这股阴气竟然沿着庚庚的鸡鸡网上蔓延, 庚庚看到妈妈的下面流出了很多液体, 仿佛蜜汁. 妈妈双手不停的拍打着庚庚的全身, 让这股阴气蔓延到庚庚的全身之后, 有回到鸡鸡, 然后消失在妈妈身体里面, 庚庚感觉到那股阴气还在妈妈的身体里面转, 过了一会, 从妈妈的下面又冒出了一股热气, 沿着庚庚的鸡鸡到达庚庚的身上, 又蔓延循环了一圈, 回到妈妈的下面, 就这样几圈之后, 庚庚的鸡鸡依旧坚挺, 妈妈的小穴几乎每次冒出热气或者冷气的时候, 都会喷水, 喷的蜜汁都流到了庚庚的身上, 妈妈弯下腰, 抱着庚庚, 坚挺的大奶子压在了庚庚的脸上, 红嫩挺头,硬硬的乳头顶在了庚庚的嘴唇上, 说道, “庚庚吃奶, ” 庚庚想都没想就张开了最, 含住了妈妈的乳头,忽然感到, 一股热气从妈妈的小穴流动到了庚庚的鸡鸡, 一股凉气从妈妈的乳头流到了庚庚的舌头上, 两股真气在庚庚体内流走, 互相吸引, 又互相避开, 分别形成了不一样的轨迹, 往复循环不止, 庚庚奋力的挺动鸡鸡, 吸吮乳头。渐渐地乳头过来的阳气不是那么大了,  庚庚就去吮吸另一个, 这么往复几次, 之后, 妈妈抱住了庚庚的头, 吻上了庚庚的嘴唇. 然后, 妈妈用双手抱住庚庚, 双脚也圈住了庚庚. 向侧面一滚, 庚庚感觉仿佛腾云驾雾一般, 飞了起来, 要不是嘴巴和妈妈含在一起, 庚庚肯定会大叫的, 也幸亏含在了一起, 下一秒, “扑通” 两个人已经同时掉到了旁边的瀑布潭里, 潭水本来就会比较冷, 更何况是春天的潭水, 不过庚庚已经有这么多年的修炼的经验, 奋力的抵御着寒冷, 正在快要抵御不住的时候, 妈妈的小穴里生出一股阳气, 冲入了庚庚的鸡鸡, 顺着鸡鸡一路上行到了脑部又从舌头传回给妈妈, 今天这个过程有点奇怪, 热气到了舌头就已经变成了阴气, 虽然冰冷, 但是, 庚庚却不觉得受不了, 到后来, 妈妈的阳气一到庚庚的身体就转变成为阴气, 庚庚反而觉得水很暖.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 从妈妈的小穴传过来的就已经是冰冷阴气了. 但是, 在庚庚的体内就会转化成为滚热的阳气, 虽然庚庚有感觉到了水变冷, 但是, 由于体内生成的阳气滚热, 庚庚还是觉得更冷些更好, 就这样过了很久, 庚庚发现自己一只和妈妈亲吻着, 自从掉到水里就没有呼吸过, 往常总要妈妈渡气过来, 但是, 这次竟然没有从妈妈那里度过一口空气. 就这样庚庚抱着妈妈, 感受着妈妈柔软的肉体, 挺拔的大胸挤压在庚庚胸膛, 胸前两粒鼓胀的葡萄摩擦着庚庚的小乳头。庚庚坚挺细长的鸡鸡一只硬硬的插在妈妈的粉嫩小穴里, 庚庚两只手紧紧的把着妈妈柔软的臀瓣. 很久很久, 庚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被妈妈楼在怀里. 吻着妈妈的嘴, 插着妈妈的小穴. 一手抚摸着妈妈柔软的屁股, 一手抓着妈妈挺拔的胸部.  妈妈缓缓的蠕动着屁股, 让粉嫩的小鲍鱼一下一下的吞吐着庚庚坚硬的肉棒. 穴口的粉色嫩肉也一动一动的, 穴里面更是不停的蠕动.  不知又过了多久,  庚庚的阳气和阴气都没有了, 变成一片中正平和之气, 水是什么温度, 这气就是什么温度, 妈妈是什么温度这气就是什么温度, 庚庚和水, 和妈妈仿佛融在了一起, 唯一有所感觉得, 就是妈妈柔嫩鲍鱼的缓缓蠕动, 粉嫩小穴对对庚庚的肉棒的挤压.  每次庚庚感觉要爆掉的时候, 妈妈的强力挤压, 都让这个感觉戛然而止.  不知过了多久,  妈妈和庚庚只见气的循环也停止了. 一切归于平静, 忽然, 庚庚动了起来, 他抱着妈妈的屁股奋力的抽插这, 坚硬的肉棒一下下捣着妈妈粉嫩的小穴. 忽然庚庚动不了了, 妈妈的小穴仅仅的夹住了肉棒,

妈妈缓缓的带着庚庚浮出了水面, 抚着庚庚的头说: “孩子, 妈妈今天要告诉你一切, 你要听么? ”
“要听” 庚庚听到这话, 睁大眼睛达到.
“好, 先穿好衣服, ” 妈妈缓缓的推开庚庚, 让庚庚坚硬的肉棒离开了小穴, 离开之后, 似乎是因为插入的时间太久了, 小穴还有一丝无法合拢.

第三章.
妈妈已经穿好了长袍, 侧坐在一块大石上,  庚庚也穿好了衣服, 坐在妈妈的对面, 只要一想到妈妈长袍里面其实什么都没穿, 庚庚就觉得面红耳赤, 注意到了庚庚不自然的神色, 妈妈的脸上也微红.
“从那说起呢? ” 妈妈仿佛有些犯愁, ”你要知道什么呢? “
“为什么我没有名字, 为什么不教给我武功, 为什么我有那么多姐妹, 却没有兄弟呢? 为什么我有那么多姐姐, 确只有一个妹妹呢?  咱们住的这个地方就叫须无限景么?”庚庚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为什么..... ”
“等等, ” 妈妈打断了庚庚的一连串的问题, 这些问题其实都是一个答案, ”妈妈从须无限景给你讲起吧. “  
”你知道墨子侯和天尊的故事么?  你知道故事的结局么? 其实故事有另外一个版本 ”

当年墨子侯想要选择第二个方案,
但是, 天尊指出第二个方案有一个致命的问题, 墨子侯的能力太强了, 其他5侯都怕他, 只会联合起来对付他, 因此, 墨子侯的提议, 她们都会反对.

既然天尊这么说, 那么肯定是有解的, 墨子侯就请天尊的指教.
天尊说, 世界的问题就在于智者, 如果世界上没有牛人, 则这个世界就太平了. 因此, 只要墨子侯退隐, 让位给儿子, 那么, 其它五侯就一定会答应那个提议.
听到这话, 墨子侯只是一阵冷笑, 要不是天尊的本事太大, 又是出了名的世外高人, 不过问世事的, 他都要怀疑这个天尊是他的‘儿子请来的. 他问道: 那么, 您觉得我的儿子中那个可以担此大任呢?
天尊倒是直言不讳, 你的亲生儿子中, 没有合适的人选, 你最好再选一个少年做义子, 担此大任, 此人只要知恩图报就好.
恩, 墨子侯冷冷的看着天尊, 心中已经动了杀意.
天尊倒是毫不在意,  “您的几个亲生儿子如果放之不管, 恐生祸端, 最好, 给他们安上蛇蝎心肠的恶名, 然后, 再交给他们一样开心生活的手段, 让他们隐姓埋名过平凡生活去吧.”
“你” 墨侯一指天尊, 一把飞刀从指尖飞出直奔天尊的左眼, 每个人都会有一只眼为主, 这只眼睛面对着正面飞来的物体, 就容易作出错误判断, 刚才谈话中, 墨侯已经估计到天尊的弱点再左眼, 紧跟着, 飞刀, 暗器如暴雨一般, 从墨侯身体的各个部位飞出, 这些还不是致命的杀招, 墨侯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把金背砍山刀, 一式泰山压顶辟了下来, 本来墨侯还有很多后手, 但是, 奇怪的是, 天尊面临这些暗器躲也不躲, 甚至于闭上了双眼, 暗器到了天尊的身旁, 就全都停住了, 墨侯的刀这时已经挨到了天尊的发髻, 忽然间, 天尊的手不知怎么就伸了出来, 下一刻, 已经卡住了墨侯的喉咙. 墨侯的刀也似乎是一掌按到了甲板上, 似乎用点力就能劈下去, 但是终归会浮起来, 怎么也劈不下去.
天尊一击得手, 立刻放开手, 并且伸手轻轻拂开了墨侯的金背砍山刀. 墨侯心中黯然, 本来认为自己和天尊齐名, 那么武功在伯仲只见, 谁知道云泥之别.  
”小友,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输么? “ 天尊微笑着问.
墨侯默然.
”因为, 你太想控制一切, 你认为自己的能力强, 那么天下事, 就是你的事, 你做的越多, 对天下越有好处, 殊不知, 越是想控制别人达成目标, 你就越是容易被人所控, 今天你被我所控, 如果这样下去, 你迟早有一天会被心魔所困, 你这样有责任心的聪明人就是这个世界的问题所在,  因此, 你要合我一起修炼“
然后, 不由墨侯分说, 天尊就掳走了墨侯.
当时, 墨侯已经37岁, 但是, 因为功力精纯, 并且, 长年制作设计各种器具, 因此, 长的强壮精干, 就像一个小伙子. 他当时有两个儿子, 长子墨休, 19岁温良恭顺, 才情不高. 次子墨冲才气逼人, 桀骜不训.

几天之后, 明洲道盛阳府出现了两个街头变戏法的艺人, 一个瞽目老翁带着一个又聋又哑又跛的黑瘦少年, 那个少年双目呆滞, 只有早晚路过墨侯府的时候眼中才流露出一丝痛楚. 墨侯虽然消失, 但是, 这个消息并为泄漏, 并且由于墨侯治理有为, 上下一心井井有条, 因此, 墨侯的势力还是一片平静, 墨家夫人给亲信大臣的口信是, 墨侯秘密巡查, 请各府做好准备, 或许什么时候墨侯就出现在面前.
就这样墨侯消失已经10天了,  到了晚上,  瞽目老翁和黑瘦少年对坐旅社的房间, 从这个房间可以眺望到墨侯府.
老翁说道, ”恩, 时间到了“ 这时的老翁眼睛明亮, 炯炯有神.
”什么时间到了?” 那个黑瘦少年就是墨侯, 此时的他,一点迟钝, 聋哑都没有.
老翁好像听了听, 说道, 就是现在. 一把蒿住了墨侯的脖领子, 就这么拎着墨侯, 飞身飘出窗外, 姿态优雅, 动作轻松自然飘飘欲仙, 仿佛鱼游大海含珠, 隼击长空衔鱼. 墨侯就是那珠和鱼了.
两人瞬间飘落到墨侯府, 墨侯的卧室屋顶.  墨侯额头冷汗直冒, 天尊显露的这手轻功非自己所能及. 这些天, 下毒, 暗害, 下黑手, 使绊子, 墨侯什么都做了.  天尊也明确的告诉墨侯, 他自己如果能跑, 就可以跑, 如果能把自己弄死也行. 几天之后, 墨侯就死了逃跑的心, 跑了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要回墨侯府, 杀又杀不死天尊, 给他毒药他也吃, 给他挖坑, 他照走. 去了杀天尊的心之后, 墨侯显露了他的本性, 有空就经常作点小木工机械, 方便两个人变戏法卖艺, 每次作出的东西, 天尊都说好, 墨侯忍不住了, 请天尊指点一下, 果然天尊很有见地, 指点之后, 墨侯发现自己所作之物比之前精巧千倍, 也简单千倍. 好用千倍. 遂对天尊五体投地, 安心跟着天尊卖艺. 看到墨侯安于现状, 并且没有丧失生活的乐趣, 继续鼓捣机械, 天尊心中暗赞, 今天特意显露这手轻功, 看到墨侯先是冷汗直冒, 后是双眼放光, 生出了好胜之心, 天尊心中暗喜.
”你自己看吧“ 天尊对墨侯说道,
一到自家的房顶, 墨侯已经感觉不对, 怎么有一声声妇人欢快的娇喘, 这呻吟怎么听都像是剧烈的交欢, 而且还不只一人, 但是, 其中肯定有自己的夫人.  墨侯心中疑虑, 不敢大意, 双脚勾住房檐, 一个倒挂将头垂了下来, 正要向屋内打量, 心头一动, 已然全身动弹不得, 天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墨侯乖, 好好看, 不插嘴.” 墨侯本来意气风发, 事事顺意, 虽然遇到不少艰难险阻, 但是, 每每被他用智慧, 经验, 韧性, 坚毅,  顽强所克服, 总能完成他人不能完成之事. 距离削平天下也只是一步之遥. 但是在天尊面前, 如同老叟戏顽童, 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心情之郁闷可想而知, 但是, 墨侯心知天尊的举动必有含义, 抬眼向内望去.

墨侯的卧室极为简单, 墨侯为人一心进取, 即便从卧室到书房所费的时间, 对他来讲也是浪费, 因此, 卧室里面一张字台, 一把椅子给他自己做, 下属汇报从来不给椅子, 因为, 墨侯认为, 站着才不会浪费时间, 因此, 宁肯大家都站着, 由于墨侯一般会办公到深夜, 因此, 和夫人分室而睡已经很久了, 这房里只有一张不算大的牙床,  如果墨侯要和夫人一起, 也是到夫人房间里面去睡.  

物中依旧只有一把椅子一张床, 地方却铺了厚厚地毯,  地毯上随意的堆了一堆被褥, 椅子上坐者一个男人, 因为被他身上坐者的妇人挡住了脸. 看不到面容, 那妇人容貌姣好, 肌肤赛雪, 脸朝外坐在男人身上,  张着嘴, 娇喘连连, 胯下一根肉棒坚硬如铁, 盘根错节, 男人一双粗糙的老手, 抓住柔嫩的肥硕的双乳, 不停的抓揉, 时不时捏着乳头揉捻,  那妇人脸带温柔, 一双大眼含情, 脸上时不时的露出微微痛楚, 跟着身下男人的节奏奋力的挺动身躯, 摇动那肥大的屁股, 粉嫩的小穴紧密的套弄着黑铁样的老肉棒, 肉棒表面沾满淫汁, 闪闪发亮, 一下一下捣弄着粉粉嫩嫩, 柔柔软软, 紧紧密密的小洞, 小洞口上的粉肉被带的出出进进.
这妇人正是墨侯自己的大儿媳, 墨侯正在疑惑, 后面的男人是否是自己的长子, 这时, 一个老头从儿媳的腋下伸了出来, 叼住了儿媳的乳房, 儿媳一蹙眉, 道“ 爷爷, 不要那么急嘛, 啊, 啊, 爷爷, 我不行了” 说着大儿媳浑身瘫软, 小穴一阵阵抖动, 喷出阵阵淫汁, 淅淅沥沥仿佛小解,  墨侯一看, 差点没有气背过气, 正是自己一致重视, 尊为“亚父”的谋士稻患, 稻患毫不理会孙媳妇的求饶, 挺身而起, 抱起孙媳妇, 一边吃着孙媳妇肥嫩的大胸, 一边爽快的一下下挺动, 吧唧吧唧, 大黑鸡巴一声一声的带着淫水奋力抽查者那肥嫩的小嫩穴. 儿媳妇一阵阵娇喘, 忽然之间一声嘶鸣, 一股淫水哗啦啦撒到地上. 眼看着又泄了.

正在此时, 床上的幔帐被人从里面跳起, 一个男子的声音到, “爷爷真是报道不了呀, 孙媳妇的表现, 您还满意么?”
“哼, 还行, 3个月前耐操些了, 也不枉费我日日操他. ”
稻患抱着大孙媳妇继续猛操, 漆黑肉棒依旧如铁, 看不出一点要射精的迹象.
那床上开口说话的乃是一个青年男子, 正是墨侯的大儿子-墨达, 他的手正在抚弄一个妇人的阴部, 那妇人眉目如画, 体态丰腴, 正是人到中年, 一个女人一生中最优女人味的时候, 她明目含情, 鼻梁高挺, 面色潮红, 小口圆撅, 娇喘连连,
臻氏, 年纪虽然比儿媳英英大些, 但是, 依旧不掩天姿国色, 容颜精致美丽, 眼睛大而有神, 再加上长年吃斋念佛, 一股温柔慈悲自然流出. 但是, 现在, 她俊俏的容颜却透着一股焦虑, 面色潮红, 娇喘阵阵. 叫到, “ 儿子, 快来吧, 像上次一样给妈妈一个痛快吧, ” 正是墨侯的夫人-臻氏,  
墨达却不慌不忙, 的继续摸着妈妈肥嫩的小穴,
说道, “妈妈, 都三个月了, 您老怎么还那么急呢,  您看这里还没喷水呢? ”
“不孝呀, 妈妈老么?” 臻氏媚道.
“不l老” 说着墨达已经趴下伸嘴咬住了妈妈的乳房, 仿佛小时候一样, 一口一口的吮吸着,
“解开妈妈吧, 妈妈知道错了, 儿子快来插吧, 啊, 啊” 墨侯这时才看到夫人的手脚被绑在了绳子上, 系在了四个床角, 难快夫人两手大张, 两腿劈开, 毫无还手之力.
“亚父, 来干干儿媳吧, 不要把小英干坏了.”
“小瑛不会干坏的, 倒是你, 今天从是不从?” 墨侯听到这话, 一阵糊涂, 听着话头, 他们通奸已经至少又3个月了, 还有什么不从的.
“不, 我好歹是墨侯夫人, 啊, 啊!!” 墨达这时一只手想弹琴一样抚弄着妈妈的乳头, 低着头, 舌头也在妈妈的乳头上打转, 另一只手覆盖在妈妈稀疏的阴毛上, 缓缓的抚弄, 一根手指渐渐的没入到一个温暖粉嫩的小穴之中.  缓缓的动者, 这个动作显然无法让妈妈满意, 妈妈奋力的挺动着,
这时, 听到小瑛说道: “爷爷饶了我吧, 实在是不行了,” 墨侯紧紧的盯着亚父没入小瑛下腹的肉棒, 心中一股热火沸腾, 心中暗想,  “这小婊子一副温柔贤惠像, 怎么这么骚呀.“ 忽然之间发现自己正在用手抓弄着自己硬的发胀的肉棒, 耳边是天尊的笑声” 小友不要被发现哦“ .
听到小瑛求饶, 臻氏面上一喜, 柔柔地悠悠地说, ”儿媳愿效犬马之劳“
”哈哈, 哈哈“ 墨达和亚父同时大笑, 亚父随手把孙媳妇丢到地毯上, 叫到, ”该你了“
臻氏不仅微微向上挺了一下小腹, 却见亚父地头, 把毛毯上面地那一堆被子踢开, 从里面抱出一具娇嫩幼小地身躯, 臻氏啊的笑道:” 我说呢, 原来小妮子藏在这里, 啊, 啊, 儿子饶了妈妈吧, 妈妈投降了, 听你的, 啊, 啊, 啊”.
亚父抱起地小女孩, 大约11,2岁, 身材较小, 皮肤白嫩, 但是, 胸前已经有些和年纪不相称突起, 两团胸肉有些份量了. 小腹微涨, 小腹下面没有阴毛, 白白净净地两片阴唇覆盖着一个小小地嫩穴.  正是墨达地女儿, 墨侯地孙女”宁宁“.
亚父像给小孩子把鸟一样端着小宁宁地双腿, “嘘” 宁宁眉头紧皱, 小腹微颤, 明显在极力忍耐, “ 呵呵, 小丫头还挺崛” “ 爷爷让你快乐.  说着亚父地铁棒顶着宁宁地菊肛, 缓缓下沉, 亚父双手扶着宁宁地细腰, 伸头, 弯在了宁宁身前, 舌头舔动者宁宁幼嫩的乳头. 宁宁脸上一片欢悦, 小嘴微开, ”啊, 啊, 好舒服, 爷爷快点插进来, 啊“ .
”啊, 近来了, “ 亚父的大肉棒已经完全插入了宁宁粉嫩的菊肛, 菊肛被撑的圆圆的, 展现了完美的延展性, 看得出来, 干过很多次了. 而从宁宁的娇喘声中, 完全听不出, 他正在被插屁眼, 宁宁”啊, 啊, “的淫叫不断, “太爽了, 爷爷再来, 爷爷再来” 爷爷驼着宁宁的屁股边走边干,
“啊!!!!!! ” 宁宁双眼紧闭, 下腹开始“哗啦啦.... ”也分不清是尿了, 还是泄身, 亚父等宁宁尿完, 又把它翻了过来, 亚父坐在椅子上, 宁宁面朝着亚父坐了下来, 大肉棒一寸寸被小嫩穴吞下. “ 啊, 爷爷干我. ” 小宁宁忍不住叫了一声, 娇嫩的肌肤已经有点粉红色了. 亚父两只手抚弄着小宁宁的小乳, 张开大嘴吻住了小宁宁, 贪婪的吃着小宁宁的小嘴唇和小舌头, 一会功夫, 小宁宁已经欲仙欲死, 娇啼不断, 亚父问了一会, 嘴巴从小宁宁的嘴上移开, 胡子刷着, 舌头舔这小宁宁的耳垂, 这里显然也是小宁宁的兴奋点, 宁宁“啊, 啊” 喘息这. 下面的小穴紧紧的夹住了爷爷的肉棒, 全身绷紧, 又泄了一次, 亚父把嘴巴一路向下亲去, 亲了小宁宁的小乳房, 舌头贪婪的舔吮这乳头, “啊, 啊, 爷爷饶命” 小宁拧一边奋力的挺这胸, 一线享受着爷爷大鸡巴的抽动. 亚父终于也快受不了了, 他一挺身站了起来, 把小宁宁准了个方向, 摆成了狗爬式趴在小几上面, 亚父双手扶助宁宁嫩嫩的小屁股, 掰开臀缝, 对准了那粉嫩的桃源, 一挺身, 鸡巴重重的插到了小穴里面. “嗯” 幼女紧紧的小穴还在高潮的余韵中, 不停的抽搐, 强烈的挤压让亚父不禁闷哼了一声. “扑哧扑哧” 鸡巴一声声重重的插入小嫩学之中, 粉嫩的小穴细嫩润滑, 淫液四溢, 小女孩的嫩穴紧窄的要命, 要不是又大量的淫水润滑, 根本无法插动, “啪啪, 啪啪”, 亚父奋力的一下一下抽插中, 粉嫩紧致的小穴, 吞吐着大肉棒, 黝黑的肉棒棱角分明, 疙疙瘩瘩, 一下一下摩擦着粉嫩的膛肉. 忽然, 亚父紧紧的压住了小宁宁, 鸡巴在一阵阵跳动, “啊,”被阳精一烫, 宁宁有泄了一次. 浓浊的白精从无法合拢的小穴缓缓流出.
这时, 墨达依旧在抚弄着臻氏, 臻氏浑身紧绷着扭动着,  忍不住一声声的哀求“儿子, 求你了, 妈妈答应你了.”
“好, 就让妈妈爽一下”
墨达拍了一下小瑛的屁股, 说道“这么骚, 穿好衣服”,
一会功夫, 小瑛和宁宁穿好了衣服, 臻氏也被松了手脚, 穿好了衣服.
墨达扶着妈妈躺好在床上, “妈妈, 您歇好, 马上给您请大夫”. 臻氏“嗯”了一声, 一副母慈子孝. 但是,臻氏脸颊却有些潮红, 总有一阵阵的娇喘, 在刚刚穿衣服的过程中, 墨达给臻氏的小穴中插入了一个鸡蛋, 说道“ 加紧, 掉下来就丢人了”.
大家都穿好一副之后, 墨达抱着老婆, 小瑛坐在墨达的腿上, 大裙子完全遮住了, 两个人的腿, 墨达的大肉棒正插入到她小嫩穴中, 亚父也同样抱着稚嫩的宁宁, 一副爷爷抱着怪孙女的温馨场面, 可惜的是, 爷爷的鸡巴正插在宁宁的小穴中, 墨达叫到, “墨林, 传大夫来给妈妈看病.”
“是” 远远传来墨林的声音.
墨候心中暗暗奇怪谁是大夫, 只见, 墨林带了一个人过来, 此人面如黑炭, 虎背熊腰, 一个彪形大汉. 正是掌握省府兵权的府尉: 鹿彪.

鹿彪近来之后, 直愣愣的看着臻氏, 臻氏两朵红云票上脸颊, 下体一阵阴凉, 竟是泄了一会. 腻声到, 您是大夫么? 臻氏命名是认得鹿彪的, 鹿彪脸一红, 粗声说道“ 某家正是” .
墨林坐在旁边搂着老婆小瑛, 看到这种情况, 鸡巴挺动了一下, 环在妻子胸前的手掌, 暗中用力揉了揉小瑛的大胸, 小瑛连忙开口: “大夫, 您看看我妈是什么毛病”.
亚父更是忍不住挺动了两下, 宁宁刚刚大泄特泻, 本来, 就身子发软, 这么一稿, 更是浑身酥麻, 软倒在爷爷怀里, 这些情况, 鹿彪根本就没有看到, 他一心在看着墨候夫人臻氏.
“大夫, 我的腿好痛, 小腹也痛, 这里也涨” 说着, 臻氏双手捧起了大胸, 吹弹可破的脸上, 小口微涨.
鹿彪双手虎抓, 紧紧的抓了两下, 说道, 这里要检查一下, 从下掀起裙子, 看到臻氏虽然穿着褒裤, 但是, 却是开裆的. 小穴粉嫩, 中间还夹着这个鸡蛋, 鹿彪连忙把鸡蛋取出, 道“ 夫人内有郁结, 需要彻底清除,” 连忙脱裤, 夫人道:“有劳大夫了” 鹿彪一挺身, 粗壮的肉棒插入夫人下体. 小肉洞瞬间充满了充实的感觉, 夫人被折磨了一个晚上, 终于有肉棒解痒, 一阵颤抖, 已然泻身, 鹿彪停下问道: “夫人可好些了? ” “嗯, 好多了, 不要听, 啊!!!!” . 正在这时亚父身上的宁宁一阵颤动, 晕了过去, 亚父把宁宁放到一边, 过来扶起夫人说道, “咱二人合力为夫人需要祛毒, ” 黑亮的肉棒缓缓的插入夫人的肛门之中, 墨达也推开妻子, 抓起妈妈.说道, “ 妈妈, 儿子送补药来了” 说着, 鸡巴插入漂亮妈妈的檀口之中. 就这样, 三个人把墨候夫人一起操弄, 操着操着, 墨达说道, 妈妈, “ 叫弟弟回来可好” “好呀” 墨达冷冷的看着亚父和鹿彪, 眼神中一片阴冷, 亚父一边操弄着墨候夫人的屁眼,一边缓缓的点了点头, 鹿彪也点了点头.
墨候, 心底一片冰凉, 欲望消失的无影无踪, 手已经松开了依旧保持挺立的鸡巴, 墨达用妻子, 女儿, 妈妈宴客, 不过就是墨候大位而已.

姑苏城, 子夜, 子午巷, 挑开厚厚的门帘, 进了门, 一股热气迎面扑来, 很大的一个厅堂, 挤满了人, 却是一个喧闹的酒馆, 角落里坐者两个乞丐, 刚刚看到乞丐, 伙计走了过去, 其中年老的那个乞丐随手丢了一个银元, “入魂两瓶, 剩下给你, 不叫你别来”,  

“求您一个事” 墨候
“说来听听” 天尊
“我要救小儿子” 墨候
“你未必救得了” 天尊
“只要有人传信就好” 墨候
“你要找谁帮你传信” 天尊
墨候默然, 最信任的两个人都背叛了, 那么谁还可能帮他传信呢?
“我倒是有一人, 肯定能帮你传到信” 天尊道
“谁? ” 墨候
“明天一早, 你就能看到了” 天尊

清晨, 城西南, 铖角门旁不远处, 陈记面摊, 两个乞丐在面摊旁, 蹲在地上, 每人手里捧着一个大碗, 老的那个大口大口的吞着, 呼噜噜爽快之极, 吧着嘴说: “小莫子, 别愁了, 马上人就来了.” 正在此时, “桄榔, 兹妞声响,” 城门缓缓打开, 门口进来一人, 鹤发童颜, 健步如飞, 老者一指, “就是这个”

当天凌晨早些时候, 天朦朦亮, 蒙甘无心朝天, 呼吸平缓, 运功一周天之后, 收功下床, 神清气爽, 蒙甘十几岁得时候, 因为顽皮掉到河里, 然后, 凭着一股傻气, 从河底抓着树根, 一路走了上来.  就是那次, 在河边得老神仙传授这套“平心气合功”, 也没觉出特别得好处, 就是身体轻健些, 不易有病痛, 人也好脾气些, 不容易发火, 老神仙当时特别叮嘱, 因为他体质特殊, 可疑修炼这套功法, 旁人修炼有害无益. 并且这套功法很特殊, 必须没人得时候修炼, 并且, 老神仙曾经许下愿不要告诉旁人,  因此, 他也没有告诉别人. 即便爸妈也不知道, 他每天练功.
蒙甘到了柴房, 把褒了2个时辰的药罐从火上拿下来, 端到旁边自己的卧房隔壁, 耳朵听到房中阵阵咳嗽, 不禁心头犯愁, 强打精神, 强颜欢笑, 走进屋中, 坐在床边, 扶起父亲说道: “爸爸, 起来喝药吧”
“儿呀, 爸爸不行了, 别浪费钱了. 不要再熬药了” 床上的老翁说道.
“爸爸, 别担心, 今天, 我到城里看看, 應該能找慕容官人借点钱, 去找李神医开付药, 您一定能好. ” 蒙甘说道.
“李神医哪是咱们看得的, 儿呀, 爸爸也活够了, 你找慕容管人借钱, 还是要还的, 哪里还的起呀, 爸爸知道自己不行了, 就不要再借钱了, 你这样作, 爸爸走了也不心安呀” 老翁说著,流下了兩滴淚水.
“爸爸, 您别担心, 我昨天在山上砍柴, 捉到了一只獐子, 应该能賣几个钱, 而且我前两天帮张大爷还做了个桌子, 已经攒了些钱, 不要再借多少. ”
老人勉强喝掉了药, 喃喃说了两句话, 昏昏沉沉的又睡着了.
蒙甘拿出自己的大扁担, 把柴火担在两边, 今天和往常不同的是, 前面的柴火旁边绑着一根棍子, 那棍子上捆着一只香獐.  然后, 路过邻居家的时候, 看到张大妈依旧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纺线, 说道: “张大妈, 请您帮忙照顾一下我爸爸.”
“哎, 你放心吧, 真孝顺呀, 你爸爸一定会好的.” 张大妈应道.

蒙甘象往常一样卖了柴火, 但是, 香獐本来就不是寻常人家应用之物, 蒙甘担心父亲病重在家, 要人照顾. 扛上香獐, 快步走到慕容府, 府门口的小厮看到了, 说道”蒙甘, 今天这么早就来了, 少爷等你呢”
蒙甘从小喜欢下棋, 摆摊卖柴的时候, 总和摆卦摊儿的刘半仙下棋. 谁想到着刘半仙就是退役的国手刘十五. 号称十五手分输赢. 他的弟子就是这位慕容少爷.
正好有一天, 少爷带着人马上山打猎, 马惊了, 带着少爷在山间小路狂奔, 正在此时, 砍柴的蒙甘看到了, 急中生智, 奋力丢了一块石头, 击中了马头, 那马蹒跚了两步, 竟然就晕倒在路旁, 救下了少爷, 慕容就在山间请蒙甘喝酒谢恩, 谈笑间提到下棋, 两人少年心性, 技痒难耐, 遂边喝酒边下棋, 一下之间, 视为对手, 遂兄弟相称.

蒙甘说道:” 呵呵, 是吗, 我去见他” 说着, 扛着香獐快步走了进去, 远远的看到慕容宁愈说道, 小宁, 我给你带了一头香獐.”
“呵呵, 大哥, 今天我备了好酒, 咱们杀一盘?” 慕容宁愈说道.
“不行了, 要回家照顾我们家老爷子,” 说着, 蒙甘脸色一红, 说道:” 宇宁, 哥哥有个事”
“大哥尽管吩咐”
“我们家老爷子病重了”
“叔叔的病要钱对吧, 大哥为什么要跟我客气” 慕容怒道, 回头对小厮说” 去拿我的名刺, 去请李神医给叔叔看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0

好友

136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4649
積分
136
帖子
12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9 03:54:35 |顯示全部樓層
好文,我一口气读完,老岳难道与默喉有管,期待下回分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

好友

82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1195
積分
82
帖子
14
精華
0
發表於 2012-5-7 14:55:22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 还没展开, 我会继续努力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

好友

51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5836
積分
51
帖子
12
精華
0
發表於 2012-5-22 09:16:15 |顯示全部樓層
bergman 發表於 2012-5-7 14:55
呵呵, 还没展开, 我会继续努力的.

老兄说真的文写的真的不错就是感觉跳跃的太多了,而且女主脚被xx恐怕这大概都不是某些读者所想看到的。当然这仅我个人的意见而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手機版|Archiver|東勝洲關係企業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2-16 19:02 , Processed in 0.17715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