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勝洲關係企業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5285|回复: 1

[同人作品] <平望都一日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5 22: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後由 慕容不群 於 2012-4-19 22:21 編輯

額...到現在了才寫了這麼一點,我都不好意思發了...我本來預計要寫明姐姐行遍天下五道貫通天羅經的那兩年的故事的...不過看了Pyramide兄的帖子和jiren兄的回复後,我突然發現那個構架太大了,現在的我肯定寫不完.所以果斷就換了現在這個...(其實還因為那個寫出來的部分比這還要少,所以才能那麼果斷的...)因為是頭一次寫東西(上一次寫超過100字的東西是被初中老師拉到辦公室歷時一星期寫完的千字檢查...),所以毫不誇張地說寫起來真是一句一卡啊...明明在腦子裡簡簡單單的一瞬間發生的事,寫出來卻要好多好多字啊,而且寫完再看有感覺根本沒寫明白那一瞬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這種情況我猜只能靠多寫多練習,慢慢的才有可能轉好吧...

既然已經有別人申請了,反正也會延期了,那我也就厚著臉皮來申請下延期吧...(在我多次降低標準的情況下寫的速度明顯變快了嘛...所以才看到了寫完的可能性...)
希望大家抽時間看看,多給我提點建議和感想,我最需要的是"看到哪裡哪裡看不下去了""哪裡哪裡寫的不知所謂"這類的感想,大家有這種感想的話一定要告訴我
以下正文,今天起我會每天更新的....

        (我靠,外面到处发大水,这平望都怎么还是一片歌舞升平啊?)
        平望都的一切似乎都与三年前一样,一样有熙熙攘攘的街市,一样有川流不息的人
群.但是此刻,就算是凡事事不关己爱答不理的慕容不群也感到有些厌恶.随着这种感觉越来
越清晰,渐渐的就连不时压低斗笠的动作都懒得再做了.随意在街巷中闲逛間前面忽然出現
了一条超宽的石板路.然而大路虽宽,却几乎没有来往的行人.原來再往那边走就到皇宫了啊,
皇宫那超高的围墙好像變得又更高了些.白马王朝的皇宫单说围墙的话,除了比其他院墙高
出很多之外几乎没什么分别,甚至比绝大部分达官贵人府邸的院墙还要朴素的多.但此刻就
算这朴素的院墙,此刻也显得那么的做作.忽然间,这座繁华的城市再也没有了半点吸引力.
        好巧不巧,就在慕容不群准备找地方睡觉的这么一回身,正有五人自原本是他身后
的地方经过,准备横穿大道.这五人自然下意识的扫了一眼這個走得好好的卻忽然掉頭往回
走的傢伙,而这人转过身来目光理所当然的也落在原本身後的五人身上.只见这五人当众明
显为首的那人头顶莲花冠,身上穿了身道袍分明是个道士,此人剑眉剑目,唇边还留了两撇剑
型胡子.而他身旁四人却又不是道士,一副嘍羅的樣子.看清了对面这人的样貌后,慕容不群
心里暗叫一声:"靠!"面上却毫无反应,径直向一旁走去.而对面那为首的道士,却停下了脚步,
盯着这个大晴天带斗笠的人不住的思量.慕容不群正要加快腳步離開,便听那道士喝到:"慕
容不群!"一喝之中充满了怒意,并同时運起内力一副随时准备开打的样子.就连身旁四个喽
罗不由得戒备起来,作势欲扑.但對面斗笠男的反应却出乎他们的意料,只見他将头上的斗笠
摘下抱在怀里同时转过身来声嘶力竭的吼道:"啊~~?不是我!我不是!你们认错人了!"这一吼
虽然声音奇大,开腔的"啊"又叫的无比凄惨,后面紧跟的几句话也透着万分的惊恐和慌张...
对面五人不由得一愣,尤其是为首的道士,他本做好了对方立刻提起轻功开溜的准备,甚至那
人从身上摸出什么利器向自己扑来也不奇怪,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却是他未能料到的.不过这
人喊的虽惊天动地,却不帶一点内力,再看那样松松垮垮的站姿.这倒让道士感到有些犹豫了.
        "哦?原来认错人了么?我还想说要把那五百两银子还给你呢...原来你不是啊.."
        "没错,你认错人了,银子不是我的."
        "哈!刚刚我都有点不确定了,但连银子都不敢认,一定是你没错了,小子们上"
        "等等,你到底是谁?我真的没印象!要不,五百两银子你先还我?"
        "现在还装不认识有什么用?你会识不出我萬仞弥?"
        "萬仞弥...?哦~!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什么怪逼的什么什么玩意是吧?"
        "你骂谁?"道士还没开声,一个喽罗却抢先道.
        道士右手平伸,压下喽罗后恶狠狠的道"不错,就是我!"
        "既然我想起来了,那么咱们有^缘^再^见^吧..."慕容不群一边说话的同时,突然把
斗笠向这边一抛,转身就跑,說到有緣再見幾個字時已然跑出了十幾步遠!这斗笠飞的忽忽悠
悠一点都看不出力量,但道士却不敢大意,运气十成内力狠狠的击向了斗笠.可惜斗笠只是普
通的斗笠,没有附帶任何內力.而道士这一击却并没能将斗笠击落,而是右手直接穿透了斗笠,
结果就是破烂的斗笠最终挂在了道士的胳膊上...这结果让道士更加的愤怒了!他左手将斗
笠扯下用力扔在地上,仍不解气,又在斗笠上狠狠的跺了幾脚,忽然想起(我是要追人啊!)抬
眼再看,就这么一耽误,慕容不群已经跑出好几十步且明显在不住提运内力以至于速度越来
越快.道士脸上闪过一丝阴笑,伸手在后腰处一摸,又向前一甩,一支钢针便向慕容不群飞去
了.而与此同时,慕容不群好像知道身后有人放暗器一样,右脚一踏,身体就斜斜的向左弹起,
勉强越过了左手邊的院墙落入了不知谁家的院中.道士冷哼一声,随即嘴里大声呼喝着什么
也身形转跃过身旁的院墙.而就在道士身子刚刚越过院墙,身体还在空中之时,却看见刚刚跃
入院墙的慕容不群又跳了出来.但此时道士脚未着地无处借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越过
院墙消失在墙后.待到漫长的下落终于完成,道士双脚刚一落地,便即发力.身子猛然一折,生
生按着来时的轨迹又躍了回去.但此刻變故又生,就在视线刚刚越过院墙的同时,墙后却突然
冒出了四个东西!不,是四个脑袋,紧跟着是四个并排的身子...情急之下道士双掌齐出推开
了其中一人,而自己也不得不落回了院中.当他第三次起跳,终于跃出院墙的时候,街上哪还
有慕容不群的踪影?道士只淡淡的飄了一眼被自己擊飛的手下就呼吼着不知什么东西向慕容
不群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                *                *                *

        (从刚才开始,一声声的鬼叫个什么啊?)
        呼喝聲一直不停,慕容不群本來以為輕鬆甩掉了對方,正在準備開始尋找能夠"瞇到
晚上"的地方的時候,類似的呼喝聲卻從正前方遠遠地傳了過來.緊跟着,右方差不多遠的距
離和左方稍近的地方也相繼傳來了類似的呼喝聲似乎是在回應身後那人的呼吼.顯然,一張
無形的巨網這隨著這一聲聲的呼喝聲緩緩地張開了...
        (他娘的,離皇宮那麼近,你們也真敢搞出這麼大動靜!那不如再近些,看看皇帝會不
會也愛聽你們鬼吼!)
        當即,慕容不群也不再隱藏行踪,向左急轉直奔那高高的宮牆而去.而這個方向
上正好可以經過那個最近的聲源.跑到離那人還有百步遠的時候,那人四處游離的目光即已鎖
定了這邊,同時口中呼喝也隨之變成了高昂的尖嘯,但這尖嘯只來得及發出一半,嘯聲的主人
便仰倒在地雙手捂著喉嚨痛苦的掙紮了起來.當然,在那之前他身旁已經高速掠過了一個人
影,並毫不停頓的繼續向前奔去.
        那半聲尖嘯果然引起四周的呼喝之聲迅速的向這邊收攏而來,此時周圍聲音早就不
再只有那幾個點了.四周的聲音此起彼伏,這少說也得有二三十人.而如果仔細聽的話,遠處
還有微弱嘯聲傳來,顯然還有更多的人往這邊圍攏.慕容不群忽然感覺自己好像錯過了跑掉
的最佳時機,不過此刻已不容多想,前面已經到了皇宮高高的宮牆.四下打量了片刻後,他回
身攀上一家民宅的院牆,翻過牆脊直接橫趴在院子內側的墙檐上.這個位置從外面看過來確
實一點都看不見,但從院子裡面看的話卻一眼就能看見,不過因為正好是牆角,院內之人若不
是剛好向這邊看過來的話,倒也不易發現.更高興的是翻上牆頭的時候,院內的情形已被看清,
這裡分明是獨立的一個小院子,應該是主人家招待客人住宿用的.這種地方,平時更是除了有
人定期打掃外,基本上不會有別人來了!
        (待會,等他們跟皇宮的衛兵打起來,我就下去找間屋瞇到晚上吧.)
        在牆上藏好後,慕容不群開始凝神傾聽遠近的呼喝聲.一聽之下,不禁又鬱悶了.此
時的呼喝聲已經越來越近了,但不知是因為離皇宮近了還是因為互相之間距離近了,聲音也
變得越來越小了.待到一個聲音緩緩地接近了,那處傳來的不僅僅是腳步聲和間歇的低聲呼
喝,不時還有瓦片響動,之後才是呼喝傳訊...
        (他們還敢扒牆頭往別人家裡看啊!)
        能住在皇宮周邊的人家,就算不是王公大臣,也是些富貴之家!這些人如此的肆無忌
憚,只能說明這些人背後定有大人物撐腰!可惜慕容不群卻沒想到這些,他仍寄希望與引出皇
宮裡的衛士來修理這些傢伙.於是,趁著那人扒上另一家牆頭,慕容不群閃身躍回了道中間,
直直的望向了牆頭那人.那人卻沒聽見身後的動靜,扒在牆頭細細的看了好一陣,長到慕容不
群不禁認為那邊牆裡邊難道正在上演什麼春宮場景,那人才雙手一撐落回了街上.剛要出聲
發信號,卻看到道路上正直直的站著一個完全符合要捉之人特徵的傢伙,那人不由得一愣,隨
即尖嘯聲沖天而起.此時的慕容不群正自鬱悶著,他本來打算四處晃一晃,等發現他的人尖叫
出來,就撂倒對方,再換個地方露臉,用這次即彼伏的尖叫聲引來衛兵.誰能想到,這才第一個
人就耽誤他這麼多時間(待會下手時定要下個重手讓這傢伙至少躺床上半個月!)慕容不群一
邊這樣想著同時向這個正在尖叫的人竄了過去.這第二個人仍然沒有料到要捉的這人速度竟
如此的快,信號才發一半那人已衝進了自己身邊拳頭自然也跟著飛了過來,他只來得及稍稍
低了點頭,用下巴擋住了飛向喉嚨的拳頭,跟著眼前一黑,就此不省人事了.就在那個已經沒
有意識的身體向後仰倒,還未落實地面的同時,前方百多步遠的街口,又一左一右先後衝出兩
個人來.
        (那裡不該有人的!沒聽到他們聯絡的訊號啊!)
        而對面兩人看到慕容不群之後,卻沒有衝過來營救同伴,而是一齊止步,尖嘯聲又再
度響了起來...先前兩人那麼容易撂倒,並不是因為慕容不群的功夫多高,而是因為多數人料
不到他會這麼快,瞬間欺近對方身旁,簡直與偷襲無異.但同時面對兩個人的話,以他的身手
就算能撂倒其中一人,之後面對另一人時勢必會變成纏鬥的局面,而對方的後援片刻即至,
到了那時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見對面兩人仍沒有衝過來的意思,還在不停的大聲尖嘯,呼喚
著同伴.慕容不群想要的正是他們在皇宮邊上吼個不停,等到一會皇宮的衛兵出來,把他們全
都抓了去才好!
        場面就這樣陷入了僵持.不過雖然是僵持中,但一方的人數卻在持續的增加着,另一
方則緩緩的向皇宮方向退去. 呼喝聲只剩下那二人的警報聲,但這也足夠了,皇宮中只要是
有人絕對聽的見!但此刻那高高的宮牆之後仍然寂靜一片,慕容不群不由得嘆了口氣.這還真
是害人終害己啊!如果不是想要讓他們倒點霉,以他的藏形功夫,躲躲藏藏的逃掉,那是絕無
問題的!就在慕容不群正自後悔的時候,剛剛趕到的道士再次排眾而出,皮笑肉不笑的道:"怎
麼,幾年沒回來咱平望都的路都識不得了麼?"慕容不群沉默了好一會,忽地展顏一笑對道士
說道"我這次就是特意回來將你們一網打盡的."一瞬間的從容寧定,彷彿此刻被包圍的並不
是這個靠牆而立的傢伙,而是將他團團包圍的人們才是真正被包圍的對象!
        警報聲在道士排眾而出時就停止了,周圍不斷傳來的嘈雜腳步聲明明上一刻還那麼
的確定是自己的手下,這一刻卻連道士也不禁暗想:"難道那麼多人都被他的人無聲無息的解
決掉了?竟連一人都來不及發出警報麼?這不可能!看我一下就拆穿你的謊話!"道士剛一提氣,
準備發出詢問的喝聲,卻被慕容不群搶了先,只見他左手拇指和食指圈成圓環,大模大樣的伸
進嘴裡狠命一吹,一聲悠揚響亮的哨音沖天而起.
        (搶在我前頭麼..那絕對是騙人了!)
        可惜的是看透此事的僅只道士一人而已,其餘所有手下都隨著那聲哨音不由自主的
將注意力轉向了身後.一瞬間,慕容不群高高躍起,直直的向道士撲去.不過這一番動作實在
有點對不起來之不易的一對一的瞬間.跳起再落下太費時間了,而人在空中無處借力又使他
成了活靶子.他的身形還在空中尚未落下之時,眾人的注意力便已轉了回來,不過下一刻人們
看到的情景,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慕容不群身在空中,身體再無騰挪之力,唯有直直的向道士落去.道士左臂虛垂右拳
攏於腋下全身勁力皆凝於右拳,只待空中的活靶子進入射程便要發力.就在目標將要進入攻
擊範圍時,慕容不群竟在空中驟然加速,道士這一拳剛剛發動就被慕容不群伸過來的腳底板
抵住.結果,這一拳雖然完整的揮出了,但一開始就與腳底板相抵,導致完全沒有任何打擊感.
在周圍人的眼裡,彷彿兩人早就商量好了,配合著將一人送向高空.
        慕容不群藉著這一擊之力,同時腳下發力順勢高高躍起,一舉便越過了足有三丈高
的宮牆,消失在了高高的宮牆之後.
        眾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道士身上,有幾個人的目光甚至還帶有些許懷疑之色.在
眾人的目光中,道士右臉不禁微微的抽搐了幾下,好半天才道:"逃進皇宮,他這回就算是死定
了!去找咱們的關係往宮裡遞話,就說宮裡闖進了一名窮凶極惡的刺客!其他所有人給我分散
開把皇宮圍起來,決不能教他在從牆裡翻出來!"
        慕容不群唯恐對方發暗器,越過牆頭時不敢在牆上立定調整,而是從上方一躍而過,
身體再無處借力減速,直直的從三丈多高的地方落下.縱使他落地時全力翻滾洩勁,也不由得
摔得七葷八素張口猛咳幾欲咳出血來...待咳喘稍稍平復,他猛然從地上彈起.雖然身上狼狽
得很,卻還強撐著擺了個"瀟灑"的站姿.這時他才發現,周圍根本沒人!

        *                *                *                *

        獨孤英正斜靠著廊柱望著院中的石桌發呆,思緒緩緩地飄到了當年二人一同隨老師
學習的日子.當初究竟是為軟禁老師隨便找個理由呢,還是為了自己才把老師軟禁起來,甚至
官爵封號都剝了呢?每當想起老師,叔叔的身影總會自己跳出來.當初二人一起跟著老師學習,
一起打獵,一起...叔叔樣樣都比他強,但兩人關係卻不受影響.直到那天,那天血腥的清洗席
捲了整個獨孤氏家,在那樣的清洗中叔叔竟然活着逃了出去!平心而論,易地而處的話獨孤英
自問萬沒可能從那樣的環境中生還.
        "有刺客!抓刺客啊!!"金吾衛的示警聲將獨孤英從思緒中拉回了現實中.獨孤英剛
一回神,便看見一人從牆頭翻過來.狼狽的落地時幾乎是平拍在地上.那人爬起的同時不住的
四處打量,看到獨孤英時不由得愣了一下,隨即快速向這邊衝了過來.跑了沒兩步,忽然又跪
了下去嘴裡不住地喊道:"草民叩見吾皇,吾皇萬歲,草民不是刺客,草民是慕容..."
        慕容不群初進皇宮時發現周圍竟然沒人,又聽到牆外道士的佈置.正打算找個地方
再翻出去時,忽聽有人急急的向這邊奔來.隨意找了個角落一藏,他發現來人是個太監.這才
想起,皇宮裡除了衛兵更多的應該是太監和宮女.於是,懷著對宮女的無限憧憬,慕容不群便
在皇宮裡躲躲藏藏的遊蕩了起來.遊蕩了一陣後,發現宮裡的衛兵比想像當中少得多,只是在
區域轉換的地方和一些看起來重要的屋子或宮殿門口才有那麼幾個.於是慕容不群越發的大
膽了起來,但是因為不認路,屋又不敢進,宮女是一個也沒遇到.正當他想起自己應該盡快脫
身的時候卻見到一個如花似玉的宮女的背影.雖然只是背影,慕容不群卻能肯定,這宮女絕對
不比天羅香的女孩子差!不,加上宮女的屬性之後,簡直比織羅使甚至迎香使還更加吸引人!
當即"盡快脫身"就變成了"皇宮探險".幸好皇宮裡衛兵不多,慕容不群便一路躲躲藏藏的跟
在那名宮女之後.只待一到無人之處,便要將她捋進屋裡好好玩玩!倒要看看宮女剝光了衣服
之後是不是還那麼有氣質!想入非非的慕容不群完全沒發現宮女一路走過之處衛兵越來越多,
當她走到一處院門口,跟一個好像是衛兵,穿的又和其他衛兵不太一樣的人說了些什麼後,身
形便隱入了衛兵身後的院門中.
        只是看了一眼這個穿著不同的衛兵的身影,慕容不群不由得一驚,心中冒出三個字
"打不過!"就是這心境中瞬間的破綻,使得藏形功法隨之也產生了一絲裂隙並散出了點點氣
息."誰!?"那名衛兵立刻發現了這陌生的氣息,隨即大喊道:"有刺客!抓刺客啊!!"既然已經
被發現了而且還明顯撂不倒這人,慕容不群當即不再掩飾氣息,隨便撿了個方向逃去.反正此
處哪邊都不認識,隨便找個方向一直跑就能出皇宮了.但當他剛剛翻過了一個看起來很普通
的院牆卻發現這院子裡的人卻出乎意料的多,來回掃視了一下竟發現有人穿著龍袍!
        (幹,皇帝不在這那殿裡呆著怎麼跑著來了?難道皇帝天天都在這好像農家院一樣的
地方無聊曬太陽麼?當皇帝原來這麼閒的?)
        見到皇帝在此的瞬間,無數有關皇帝的傳聞閃過了腦內,其中一條被無限的放大了.
這條傳聞的原話早已不記得了,不過總結起來只有一句話:當今皇帝是笨蛋!慕容不群秉承着
一貫的態度:最大的險地即是希望之所在!向皇帝衝了過去,才跑兩步又想到這樣跑過去半路
一定會死!而且是作為刺客被殺死!隨即腳步一停,緊接著跪倒在地不住的磕頭喊道:"草民叩
見吾皇,吾皇萬歲,草民不是刺客,草民是慕容..."講到此處忽然想起自己身上是有通緝令的!
報上自己名字恐怕更走不了了.但這名字已經說了一半!慕容慕容...有了!"草民是慕慕慕慕
容將軍帳下辦事的,此次來替將軍向陛下禀報!"他只顧磕頭那看到那"慕容將軍"四字一出口
獨孤英雙眼忽爆射出一道精芒!不過精芒轉瞬即逝,隨即皺眉問道:"你叫什麼?"慕容不群本
擬皇帝定不會對小人物的名字感興趣,只要報出個大人物名字隨便糊弄糊弄.待皇帝失去興
趣,就算之後被軟禁起來也比此處好逃.但皇帝卻來問他名字,一下之間根本沒有準備,這人
名字最好也得有點來頭不然將軍自己不來,而是派個手下過來就夠他現在就死的了!將軍手
下辦事的,又有些名頭.慕容不群不及多想,把最先想到的名字報了出去:"草民賤名岳宸風."
        名動東海連皇帝都有所耳聞的虎王祠傳人岳宸風竟是這樣一幅蠢樣子!這實在太出
乎獨孤英的意料了,獨孤英的驚愕甚至影響了他的邏輯性,以至於忘了去深究這個"岳宸風"
的真實性.獨孤英不由得一聲嗤笑道:"哦?原來是岳先生啊?朕聽說過."
        (這樣也能過關,這皇帝果然是笨蛋吶!)
        "那麼將軍派岳先生來禀報什麼事呢?"民對皇帝的提問,慕容不群再次胡亂答道"額
恩...我替將軍回京述職?"話剛說完,一股濃烈的殺氣從前方瀰漫了過來,慕容不群心裡咯噔
一下這才想起,這實在跟高高在上的皇帝說話,不是和那些市井流氓胡亂對付!皇帝面前最簡
單的一個"欺君之罪"就夠自己死個幾百回了!想明白了這點,他不由得咒罵起自己來,後悔當
初根本不應該說什麼替將軍禀報之類的蠢話!
        (好啊,慕容柔,你好啊!知道朕要對付你,竟還敢派個蠢貨來消遣朕!就憑這蠢貨的
這一句話,就可定個欺君之罪連你一起砍了!......不行,朕要辦你,卻不能是這種不明不白
的法子,定要讓你死的萬劫不復!)
        接著,獨孤英強壓怒火又道:"起來說話吧."說罷,又坐回到了迴廊的長凳上.慕容
不群聽了不由得一愣,剛才那濃烈的殺意可不是裝假的!怎地一下又沒事了?猶豫不過一瞬,
慕容不群自然什麼謝主隆恩什麼大慈大悲啊之類的瞎扯著爬了起來.獨孤英全沒理他,自顧
自的又道"岳先生此來路上可見到許多難民麼?將軍對難民之事是如何看的?""難民?管他們
去死啊"但見獨孤英雙目如炬立刻改口道"陛下,我是說如果您不管他們,他們就只有去死了
啊!"說罷,偷瞧了獨孤英一眼,發現不止臉色沒有好轉還皺起了眉頭!正要再換個說法,卻聽
獨孤英輕嘆一聲,道:"岳先生你可知道大禹治水的故事?"頓了一頓,沒等慕容不群回答又接
著說道:"朝廷的這點囤糧是救不活如此多的難民的啊!不知岳先生有沒有什麼好辦法?將軍
對先生可有什麼交代麼?"慕容不群不由得又是一愣.他認知中的皇帝,是不可能一口氣說這
麼多話的,皇帝應該是只呆在那,等旁邊的人說.說的好聽了就笑笑,說的不合心意了,手勢一
揮那人就人頭落地!而眼前這真正的皇帝卻給他一種這人不好糊弄的感覺.不由得謹慎了些
個,回道:"回陛下,將軍什麼都沒說."獨孤英卻淡淡一笑又說:"哦?什麼都沒說?那就是讓岳
先生便宜行事,先生所說所做當能代表將軍嘍."
        (你目的性太明顯啦!而且你連我是誰都搞不清楚,就開始跟我說起國家大事來了!
那我就什麼都應了你,反正要倒霉也是慕容大將軍倒霉~)
        "是,陛下這麼說了,那麼應當如此."
        "那麼岳先生有什麼好辦法麼?"
        "草民愚鈍,平時都是將軍怎麼說草民怎麼辦.如今亦是,只待陛下吩咐,草民萬死不
辭.至於拯救萬民的方法,還請吾皇示下."
        "唉..."獨孤英又是一聲嘆息,這人一會蠢得要死,一會又擺出一副奸妄老臣的那種
水米不進的嘴臉,實是讓他每時每刻都有一種想要命人將此人拖出去砍了的衝動!不過,要砍
他隨時都可以,也不急在此刻.多說幾句,說不定能看出慕容柔的意圖來.
        "任大人說,難民要活只能往東行."說話間,獨孤英一直注視着眼前這人.但是,預期
中的反映並沒有出現!不僅如此,眼前這人什麼反應都沒有!
        慕容不群等了一會,對面還是沒有動靜,料想皇帝正在等自己回話便道:"任大人所
說不錯!放眼天下,如果央土養不活這些難民,他們還能去哪呢?北關貧瘠自不必說,西山和南
陵要么堅決不收!如果真的收了,那豈不是..."話說了一半突然說不下去了,不由自主的瞪了
皇帝一眼,但眼神中卻充滿了恐懼.
        終於等到了期待中的眼神,獨孤英還想再說什麼,眼角余光卻看見院門處衛兵又帶
了個人進來.慕容不群發現皇帝望向門口,也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這一眼看過去頭就回不
過來了...進來二人全都見過,為首的是剛才發現自己的那個衛兵,後頭跟著的竟然是道士萬
仞彌!視線一觸,兩人均是一愣.道士趕忙湊到衛士耳邊,低聲說了幾句什麼.衛士望了慕容不
群一眼,又向道士詢問了些什麼,見道士不住的點頭便向這邊走來.道士則原地伏於地面,遠
遠的衝著獨孤英的方向跪了下來.慕容不群此刻才真正慌了,老底被翻出來,再扯什麼淡都沒
用了!心中轉過了無數念頭又被一一否決,再見那衛士立於皇帝身後,以手遮口低低的向皇帝
禀報著什麼.初時獨孤英還垂目靜聽,聽了沒幾句便雙目如炬一般望向了慕容不群!這一眼終
於讓早就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慕容不群崩潰了!他掉頭就跑,邊跑邊大喊道叫道:"我只是個小
毛賊而已!我是被這臭道士丟進來的!臭道士故意害..."話沒喊完,只覺後腦一陣劇痛便人事
不知了.
        不知過了多久,慕容不群被人用水潑醒了.他揉了揉眼睛望向四周,發現自己竟然沒
被當場格殺,而且此處竟然也不是地牢或者刑房,僅僅只是一個普通房間而已!這房間裡沒什
麼特別的擺設.而自己則被放在了一個大木盆裡,好像為的是潑水時不要濺濕周圍的家具!?
慕容不群不禁懷疑自己昏迷期間已經被運出皇宮了嗎?難道皇帝會把"刺客"交給臭道士處理
嗎?正思索著想要從木盆裡爬出來的時候,身後一個聲音淡淡的傳來:"呆在裡邊,莫弄濕了家
具."慕容不群循聲望去,見皇帝正坐在不遠處,身後一左一右分別站著一個衛士和一個公公.
見慕容不群望過來,那公公便上前一步拿過一本冊子念到:"慕容不群,孝明三年生人......
弒師後叛出師門......銷聲匿跡......"冊子上幾乎將他從出生以來所有幹過的"大事"都羅
列了一遍.念完之後,那公公冊子一合,又回到了獨孤英身後.那公公剛開始念的時候慕容不
群就已經坐回了大木盆中,直到他的"光輝偉業"全部念完,木盆中仍是毫無動靜.
        獨孤英等公公退回了自己身後才又問道"這樣算是毛賊的話,恐怕咱們東勝洲就沒
有江洋大盜了吧?這上面說的可都屬實吧?"
        此刻慕容不群幾乎絕了逃的希望,反正伸頭縮頭都是一刀,索性跟皇帝開起了玩笑
道:"呵,這單子恐怕是臭道士呈上來的吧?"
        "哦?這當中有無中生有,肆意誣指之處嗎?"
        "啊,就算沒有吧."說罷卻頭一偏,衝著旁邊小聲卻能讓屋裡的人全都聽到地說:"師
傅不是我殺的,我會到處亂說嗎?"
        獨孤英好像就在等著這句話似的問道"哦?那麼你這弒師之罪是有人誣陷嘍?"
        慕容不群當即躍起,站在桶中喝到:"哈,要不是今天就要死了,將來我定要讓害我師
傅之人死在我的眼前!"
        獨孤英卻又沒什麼興趣的樣子,打了個哈欠道:"好,那我給你個機會."獨孤英話聲
一頓,旁邊的衛士左手一彈,將一個什麼東西彈入了桶中.獨孤英卻裝作沒看見續道:"在此天
災之時,朕不希望看到有人浪費國家的糧食."說罷,便即起身走了出去.原本獨孤英身後的二
人自然也不再看慕容不群一眼的跟了出去.
        屋內只留慕容不群一人從桶中撈起了那物,怔怔的望了半天心道:"就這麼完事了?"


                                                                                   平望都一日遊結束.




總算是寫完了...和原來的"心理價位"差了好多...不過收穫很多,也更了解自己了.
能完成真的很高興,雖然很目害,但還是希望大家抽點時間看看,歡迎大家多批評!


額...我本來是打算寫一個類似於康熙的獨孤英的...結果各種原因寫出來後,這個獨孤英簡直比書里傳聞的還蠢了...

額.沒時間了,只把不通順和意義不明的句子改了改...
話說,難道是因為我用半角標點的原因?右邊怎麼變得跟狼牙狗啃的一樣...

点评

岳先生,继续努力吧!  发表于 2012-4-6 16:1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20 22: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擦,这是伪君子吗

点评

疑似灌水帖,字數過短可考慮點評  发表于 2012-6-23 12:40
???  发表于 2012-6-21 01: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東勝洲關係企業

GMT+8, 2019-10-19 13:06 , Processed in 0.06936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