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勝洲關係企業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19988|回復: 25

[同人作品] 郎情妾意 别有洞天

  [複製鏈接]

9

主題

4

好友

1440

積分

日蓮八葉院

Rank: 4

UID
1912
積分
1440
帖子
625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19 22:40:29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ineyeshen 於 2012-4-19 22:41 編輯

                         郎情妾意  別有洞天
   
    二人困在谷中已有几日,虽然谷中奇景动人,但是二人完全无心观赏,只是不断地尋找通向外界的出口。幾日來幾乎將整座山
谷翻遍,可是除了被巨石擋住的石洞外再無洞口。當二人幾近絕望的時刻,終於還是讓他們找到了一線希望,姑且称之为希望吧!
在茅屋背後的十數丈高的山壁上有一洞穴大小堪堪容一人躬身前進。然而這十數丈卻如同天際一般難以觸摸。山洞位於山壁數十丈
上,試問當今天下誰有如此輕功可纵身躍上十來丈山壁?就算此刻有繩索在手,可又如何扔上十數丈的山崖并固牢?染紅霞捉魚、
耿照烤魚、二人就這麼一日一日地在山谷中過著。
    耿照心覺不能救染出去,這幾日悶悶不樂。染紅霞看著心裡難受逐開導于他,“其實不出去也沒甚麼不好,這沒人打攪,你我
二人於此廝守....”話沒說完,已羞得面紅耳赤。耿照聽得心中一陣激動,猿臂將染緊緊抱住,情所到處不禁起了反應。染紅霞正
覺肚腹處有異物抵住,一望之下臉紅的堪比身上的紅衣。耿照此刻臉也紅了起來,“我....我....”頓了半天仍舊說不出話來。倒
是染紅霞率先恢復鎮定,只是靜靜的望著耿照,耿照羞恥更甚,板著個臉移動也不敢動。染紅霞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耿郎,你現
在的樣子可跟犯人差不多。”忽而忍住笑道:“适才你所犯何罪,速速招來,否則大刑伺候。”耿照被這麼一逗也笑了起來,“小
將适才無意冒犯美人,還請原贖則個!”“無意?你分明是有意,到底有何居心,快快招來,否則某就要嚴刑伺候了!”模樣嬌媚
可人,耿照再也忍不住,一把將她抱住。染紅霞羞不可與,臉紅得以快滴出血來,但仍努力克制著羞恥之心望著耿照。
    之前于圣藻池歡好,雖非染紅霞本意,時候仍時不時懷念那銷魂的感覺。此刻愛郎緊緊與己相擁,不免又想到了當日那揉骨作
泥的快感,想到此處染紅霞不禁啐了自己一口,“一個女兒家念想此等豔事成何體統!”但是仍舊對視愛郎一言不發,似乎期待著
他下一步的動作。
    耿照此刻也是不知所措,見識了染紅霞往日的冷漠、前日的激情,又到今日的誘人實不該如何是好。心里嘀咕著:“此刻我若
同紅兒親近,不止她可會惱我。”躊躇不定間,最終還是小馬過河般一點一點的摸上染紅霞的姣好身段。染紅霞身上殘破不堪的衣
物此刻看來不僅不覺狼狽反而更添誘惑,只將誘人的胴體勾勒得更加引人暇思。加上染紅霞紅紅的臉蛋,耿照腿間的物事早已贏得
鐵一般了,無奈不敢提槍上馬,只得一步一步的嘗試著,只要染紅霞不應允,耿照仍舊不敢越雷池一步。
    染紅霞此刻則是另外一番心情了,愛郎火熱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如何感覺不到?甚至連他的呼吸此刻都火熱無比,在他
火熱的目光下,仿佛自己都要融化了似的。慢慢的肚腹間有種異物抵住的感覺,那物事比愛郎的手還要燙,染紅霞立刻明白了那物
事到底是什麽。臉比剛才更紅了,但是又不敢動,只好望著愛郎,不知該說什麽才好。
    最終還是耿照率先發起了攻擊,手開始在染紅霞身上摸索而不僅僅是放在上面了,同時吻上了染紅霞那嬌豔欲滴的紅唇。染紅
霞腦中一片空白,只得任由愛郎“侵犯”自己,愛郎身上濃烈的男性氣息也刺激著她的五官,若非神智中仍舊保有一絲矜持,只怕
早已和耿照扭作一團了。奈何如此,仍舊下不了決心讓愛郎停下來,似乎耿照的愛撫和親吻有魔力一般,自己不捨得也不想停下來
。試探一番后,見染紅霞無異樣反應,手漫漫地握住了染紅霞的酥胸,這已不是耿照第一次接觸染紅霞的雪乳了,但是仍舊給耿照
一種驚豔的感覺。雖然不比橫符二女巨大,但是嬌挺,彈性上可謂更勝一籌。雪頂的那一抹紅梅此刻也是立了起來,耿照不禁張口
將它含在嘴裡百般挑弄,只把染紅霞弄的嬌呼連連。
    將酥胸把玩了一陣后,耿照開始向最終目的地進軍,火熱的手從酥胸、肚腹、大腿直至最後的目的地。可是就在準備衝過最後
一道關卡的時候,手被染紅霞抓住了。“你我還未成親,此前讓你胡為已是不佳,此刻如若再讓你這麼荒唐,豈不讓你覺得我同那
些煙花女子一般,叫你輕賤于我?”耿照立道:“紅兒,我是真心愛你、敬你,絕無半分輕賤之意,你若不信,在此我便立個誓言
,皇天在上,若我耿照有負紅兒,叫我....”話未說完,染紅霞急捂其口。"我信你便是,倘若日后你负我,我就..我就....一剑杀
了你。”虽说最后一句说的恶狠狠,可是眉目间尽是柔情。耿照欲火更甚,一把撲倒染紅霞,忘情地吻著染紅霞,染紅霞同樣用最
直接的行動回應著。纏綿一陣,耿照龍杵早已燙得嚇人,雖然隔著布料,染紅霞仍舊能感受到它的火熱。耿照終於將最後一重防禦
去除,整個恥戶暴露在耿照的面前。染紅霞幾欲羞得暈過去,只得把頭別過一邊,任由愛郎施為。龍杵頂著嬌嫩的肉壁慢慢前進,
染紅霞面有痛苦之色,耿照急忙停止前進。“紅兒,疼么?”愛郎關愛自己,染紅霞心中柔情更甚,“我...我沒事的,你來..來吧
!”
    耿照如獲聖旨,但又生怕弄疼染紅霞,小心翼翼地向前挺進。終於,整根龍杵都進入了蜜穴,當龍杵完全進入蜜穴時,染紅霞
不覺將一雙長腿繞住愛郎虎腰,如同八爪魚一般緊緊地擁著耿照。耿照也開始一下一下的抽插,染紅霞此刻也放開胸懷同愛郎享受
魚水之樂,輕聲的叫著。但是隨著耿照的開發,叫聲一聲比一聲響,一聲比一聲嬌媚,“耿郎...好...好深...好..舒..舒服..”不
多時也發覺自己的叫聲太過放浪,紅著臉望著愛郎生怕他取笑。耿照微微一笑,“紅兒,你叫得真好聽!”聽得染面色更紅,再也
不好意思喊出如此淫猥的叫聲。耿照不肯放過她,一下比一下兇狠,插得染紅霞又忍不住叫了出來,爲了防止自己叫得更淫猥,染
紅霞一口吻住了耿照,將自己的口堵住。染紅霞經驗尚淺,不多時便已泄身,耿照雖然交歡次數較多,但是染紅霞的肉壁何等緊湊
,就連弦子也猶有不及,不多時也在一泄如注的邊緣。不多時也傾泄而出,卻忘記拔出再射,火熱的陽精打在肉壁上,贏生生讓染
紅霞二次泄身。染紅霞直美得美目翻白,竟已小死過去。耿照慢慢退出蜜穴,帶著陽精和蜜汁刮出,掛在洞口,肉唇微脹,說不出
的淫美,耿照立時又硬了起來。染紅霞此時正好也從泄身餘韵中清醒過來,見耿照如火一般的目光望著自己,面上又是一紅,視線
往下,立刻發覺耿照又起了反應,面紅更甚。“你要是還想...想要的話,那...那就來吧!我沒問題...的..”最後一個字說完仿佛
已快羞得暈過去,耿照聽到立馬抱住染紅霞又是一陣纏綿,仿佛二人的肉體都要揉作一團。
    一陣纏綿后,染紅霞下體早已紅腫不堪,似乎動一動都要扯碎腿心似的。只得趴在耿照的胸口,望著別處。良久二人回覆先前
精神,此刻也已入夜,二人腹中早已蛙鳴陣陣,二人商量捉魚來吃。無奈染紅霞此刻“身體有恙”,只得耿照下水捕魚。此時天色
已晚,山谷中只有粼粼星光,眼睛早已無任何用處,還好碧火神功感應冠絕天下,這下派上了用場,不多時便抓住了幾。上岸尋得
些枯枝,在前日的火堆中引燃,將魚刮鱗除腸后插在樹枝上烘烤,不多時便有一股肉香蔓延開來。染紅霞吃著烤魚,突地想起了父
親師傅和師姐妹們,不覺淚水也已湧出眼瞼。“紅兒,怎麼了?”耿照急忙上前。“我想我爹還有我師傅他們了。”染紅霞美目含
淚。立馬又想起剛才是自己去安慰他人,可是現在自己卻哭了起來,染紅霞傷心之餘也不免帶有一絲羞億。“沒事的,咱們總能想
到辦法出去,世上沒有不可能,只有願不願意去做。”染紅霞俏臉微紅,“謝謝你。”耿照帶著一絲狡詐的笑容回道,“一人一遍
,兩不相欠。”羞得染紅霞提起粉拳就像愛郎胸口砸去,無奈腿心此刻刺痛,這一動手立刻疼得一顫。耿照立馬上前,“別動,以
後咱們在一起的機會多得是,只要你想,我隨時讓你打,現在好好歇息,別弄疼了自己。"染红霞听得甜滋滋的,不再扭动,趴在爱
郎怀里混混睡去。睡梦中仍旧喃喃耳语,“爹爹、师傅、师姐,你们还好么?”耿照自然听得清楚,望着满天星斗,耿照也混混睡
去。
    竖日,一大早耿照如昨日般捉魚烤魚,染紅霞經昨夜一番休息,此刻已能正常行動。二人吃完烤魚,再次環視這個山谷,山谷
四周都是高達數十丈的山壁,山谷中倒是鳥語花香,說是世外桃源一點不為過。可是二人此刻完全沒有賞玩之心,望著茅屋背后山
崖上的洞穴,仿佛那黑洞洞的洞口在嘲笑二人一般。難道二人就要如同五陰大師和袁悲天一般終老谷中?染紅霞拾起一塊原石扔進
湖中,似是發洩心中的憤懣。噗通一聲,耿照突然想起什麽,猛的拉住染紅霞的手,“紅兒,這裡或許一個出口!”染紅霞被他說
得一愣,“哪還有什麽出口啊,耿郎你別急,出不去沒什麽的...”還未說完,耿照便打斷了她。“這個瀑布下面就是一個出口!”
染紅霞立即會意,瀑布如此的沖刷下來,水潭仍舊不見增大,可見這水潭下有一通道與外界相連。“紅兒你等等我下去看看。”說
完,便脫衣跳入水中。不多時,在瀑布正對面的岩壁上發現了一個1丈見方的洞口,遲疑一陣后,耿照游了進去。水流不是很急,耿
照游地也不快,慢慢地手摸著岩壁慢慢前進,同時也在合計自己該返身的時間。
    遊了約莫廿四、五步后,前方仍舊一面黑暗,耿照已覺適時該返身了。一手按著石壁,一手頂著通道頂準備返身時,突然發覺
水并沒有像之前完全漫過自己的手,大約到自己中指第二根指節的地方便沒有水了。欣喜之下,耿照立罵浮上去將鼻孔浮出水面,
呼出胸中的濁氣,當吸入第一口空氣時,耿照覺得自己如獲新生一般。休息片刻,耿照打算繼續前進,越往前,水面離岩體越來越
遠,又行進了大約五十步,隧道兩壁明顯增寬少許,耿照已可將整個頭部置於水面上了,再前進大約五十步突然一縷光線映入耿照
的眼中。
    此時另外一邊,染紅霞已急美目含淚,愛郎下去這麼久了仍舊沒有上來。“該不會他已經...不會!不會!我怎麼能這麼想?他
...他一定會沒事的!一定!”又等了許久,愛郎仍舊沒有出現,淚水在也控制不住湧出眼眶,順著雪白的面頰掉落在衣襟上。突地
,水中出來一人,卻不是耿照是誰?染紅霞再也忍不住,也不管衣物被沾濕,跳入潭中一把抱住耿照。往日的矜持早已飛向九霄雲
外,緊緊摟著愛郎,雨點般的親吻著他,生怕一放手他便又消失了般。“怎麼了?”各找望著她。“你還說!我還以為..還以為..
你...”沒說完已淚如雨下。“要是你再不出來我便也要隨你而去了。”最後一句說得更是絕決,耿照聽得其中的深深情意,將麗人
抱的更緊。溫存良久,還是染紅霞率先出聲,“下面到底怎麼回事?你為何許久都不上來?”“紅兒,咱們可以出去了!咱們可以
出去了!”一把抓住染紅霞的手,喜動於色。染紅霞一時沒反應過來,隨即反應過來,“你說這水潭下面的洞穴真的與外界相通?
”“正是!咱們真的可以出去了!潭底有一丈許大小的洞穴,與外界相連,只需前行廿四、五步便有間隙可供呼吸,而後路程便好
走得多了。”染紅霞也聽得激動萬分,“真的可以出去了?!”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心中的喜悅。兀的,面色一沉,“你怎可如此
,哪怕真的出不去了,你我終老於此便是,如若你剛才出了事,可教我如何是好?”染紅霞已努力裝得面色十分難看,在愛郎看來
此中盡是柔情,將染紅霞的手握得更緊,“下次絕不會這樣了,害得你如此擔心,實是對不住。”“不要說對不住,我不想從你口
中聽到這幾個字,只要你將人家放在心裡就是,而且你這麼做也是爲了人家,我很歡喜,但以後絕不可這麼做了。”說完,染紅霞
對視著愛郎,目中盡是柔情。
    “事不宜遲,咱們趕快出去吧!也不知道將軍那廂如何了。咱們失蹤數日,估計要忙壞不少人了。”耿照說完拉著染紅霞便打
算下水。“等等。”染紅霞應道。“你适才下去許久肯定累了,先歇會再吃點東西再走吧!”耿照應道“沒事的,還是早點出去要
緊。”染紅霞難得的面色一沉,“你怎如此不聽話?再說出去也不急在這一時。”耿照也覺不該拂去美人一番好意,坐下休息片刻。
不多時,染紅霞便已下水捉得幾尾白魚,耿照照例烤熟,二人分食后小憩片刻,便準備動身離開。
    穿衣于水中前行艱難,二人逐褪下衣物,將衣物束在腰間。褪衣時染紅霞又將玲瓏身段展現無疑,結實的大腿,白如玉軟如酪
的酥胸....直看得耿照心猿意馬,見染紅霞轉過頭來,立馬轉過頭區,生怕被發覺。突然想起某事,在地上拾了數枚指頭大小的石
子裝在衣袋中。染紅霞已裝束好準備下水,正要招呼耿照一同下去,突見耿照在地上拾取石子,也不以為意。見耿照也裝束好,便
拉著他的手朝潭中走去。
                           再見伊人    情意綿綿
    二人前行了許久,前方的光芒越來越亮,流水已只到二人膝蓋處,隧道也寬到足以三人並行。“累么?”耿照关怀到,“不累
,当初练剑的时候比这累多了,倒是你一直在前方开路累着了吧!”“我也不累。”二人对视一笑。突地,腳下的水流變得湍急起
來,耿照握緊染紅霞的手,吩咐道:“手扶着石壁,脚下踏实,再坚持会,前面就是出口了。”又前进了几十步,光亮已勉强看到
左近,左右两旁已有可落脚的白地,二人离开流水上岸。二人沿着石壁慢慢前行,不多时已听到隆隆响声。
    又行一段,隆隆之聲已讓人覺得稍有不適,同時眼前已甚明亮,耿照忙将染红霞的眼睛蒙住,自己也闭上眼睛。染红霞正想问
为何如此,耿照对着她耳朵高声说道:“长处于暗处,突地处于明处將使眼珠受损。”染红霞也立即会意,面色一紅,暗嘲自己混
迹江湖多年此時未免顯得孤陋寡聞,還好耿郎看不到自己面紅,否則真羞煞人了。耿照又大聲道,“用布條蒙住眼睛,用碎布堵住
耳朵。”染紅霞照做,雖不得將隆隆之聲擋盡,但已比此前的隆隆巨響舒適得多。“現在呢?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染紅霞大聲對
著耿照說道。“等天暗下來再作打算。”二人倚著石壁歇了下來,在水中泡了半日,即便染紅霞體制不輸男兒且又身懷內功,仍舊
冷得瑟瑟發抖,偎在耿照懷裡求暖。染紅霞如玉的雪膚上凍得起粒,耿照身覺最為明顯,逐將染整個抱在懷裡,運起碧火神功為愛
侶驅寒。不知過了多久,二人隔著面上布條發覺光亮暗了許多,耿照示意取下布條,二人逐取下罩在面上的布條,果然此刻天際泛
紅已近黃昏。二人逐穿上腰上所束濕衣,以免出去衣不蔽體,不成體統。二人沿著石壁慢慢走向洞口,隆隆之聲甚響,往下望去,
白津順著山壁轔轔而下,激起一片水霧。
    二人向下望去,洞口約莫離水潭有數丈之距,然二人也不敢貿然跳下,誰能估摸得潭水深淺,其下有無暗石?耿照取出放於衣
袋中的石子,逐一運氣碧火神功投將下去,咚咚數聲,可見潭水水甚深,亦不見石子談起,水下亦無暗石。待一切行施妥當,耿照
對染紅霞說道:“紅兒,我先下去,你待會再來。”明知危險已經微乎其微,愛郎仍舊不願自己涉嫌,心中那份柔情更甚。拉著他
的手道:“知道了,耿郎。”耿照微微一笑,便即跳下。噗通一聲激起巨大的水花,不多時便從水中鑽出,又在水中探尋了一番,
確保的確無任何暗石之後示意染紅霞跳下。普通一聲染紅霞也跳下,不多時也從水中慢慢站起。披著火紅的晚霞,從水中慢慢走上
岸來,甘洌的潭水配上火紅的日紅直把麗人原本清麗的面容映襯得更加動人,尤其是胸前是不是露出的春光直把耿照望得如癡如醉
。倒是染紅霞率先反應過來,“再看,小心眼珠子要掉下來了!”耿照不好意思地抓抓頭,隨即岔開話題:“這裡是哪,紅兒你之
前來過么?”染紅霞的注意力果然被成功轉移,木楞地回答道:“我也沒來過,尋個人家問問吧!”
    正行間,突然看到一個人影慢慢朝這走來,急忙朝那人走去。“典...典衛大人?”“嗯?這人認識我?”耿照尋思。那人正好
背對著落日,紅光將她的相貌包裹了起來,耿照實看不清此人的長相,一眼望去,從服飾上看應該是一名女子。走進一看,此人五
官俏麗,身著一身細白女衫,一雙杏眼,面帶暈紅,竟是許久未見的阿紈。
    阿紈也很興奮,許久未見,心中也是思念萬千,雖然看起來稍顯落魄,但是能看到耿照,阿紈打心底很開心。染紅霞躲在耿照
的背後不敢出來,雖說對方也是女子,但是此刻自己衣衫不整,實不是與其交談的良機。所幸躲在耿照的身後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
,耿照也鬆了口氣。阿紈看到二人衣衫不整甚是狼狽,逐引二人往自己居處去了。不長的路上,阿紈領頭帶路,耿照從后望去,起
初還以為是夕陽照在臉上才覺得她面紅,現在才發現她練耳根都紅透了,不由心神一蕩。阿紈引二人來到自己的居處,引二人進到
自己居室,于另外一件屋子尋得兩套衣衫分交予二人。染紅霞先行進裡屋更衣去了,耿照則在院外等侯,無意間對上阿紈的眼神,
發覺她也在望著自己,二人都是面上一紅,各自別過臉去。
    最後還是耿照先出聲,“你..你過得好麼?”竟有些結巴起來。“嗯...還..還好。”阿紈竟也有些結巴了。二人一時無話,就
這麼望著對方,不多時,染紅霞換好衣物走了出來,看到二人的樣子,問道:“你們怎麼了?”“沒...沒什麽。”耿照趕緊否認。
“對了,介紹下,這位是我和弦子的朋友—阿紈,這位是水月亭軒染紅霞染二掌院。”耿照急忙轉移話題。“染二掌院好!”阿紈
道個萬福,染紅霞急忙回禮。隨即道:“多謝阿紈姑娘借衣之德,染紅霞感激萬分。”阿紈連稱不敢,突的想起耿照身上還穿著濕
衣,趕緊讓耿照進屋更衣,染紅霞也發覺自己的不細心,二姝忙催促他趕快進屋更衣。耿照進屋不久,阿紈望著染紅霞道:“姐姐
真美。”雖說是恭維話,但是卻出自一位美人之口,染紅霞不免覺得得意,要是以往,這類話對她來講就是左耳朵進右耳多出,現
在一名女子如此說自己,實是說出不出的受用。急忙回道:“阿紈姑娘才美呢!一身白衣,好比天上的仙子一般。”阿紈亦不敢接
受。“姐姐同典衛大人真是一對璧人,好生叫人羡慕。”阿紈不緊不慢的說道。染紅霞被這句話羞得滿臉通紅,可又不想說是也不
想說不是,全沒聽出阿紈後半句話中所帶的一絲幽怨。阿紈強自笑道:“姐姐這樣,那麼小妹剛才的話可說中了?”染紅霞似是默
認,但是仍舊憋著個紅臉一眼不語。
    耿照剛好換號衣物出來,突見染紅霞面紅入棗,很是奇怪,“紅兒,怎麼了?”兀的醒起,此刻有人在場,臉已紅臉起來,染
紅霞臉紅更甚,倒是阿紈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突然傳來一陣揉揉的聲音,“阿紈,是不是有客人來了?”隨即一名清麗婦人走了過來,婦人身穿的衣物和阿紈極為相似,年
紀約莫三十來歲。“賤妾不知貴客降臨,有失遠迎還請見諒。”那婦人襝衽行禮。染耿二人急忙還禮,“夫人可氣,我二人失足掉
進譚中,多虧阿紈姑娘仗義想救,這怎麼敢當。”婦人含笑:“賤妾賤名雪貞,隨夫一家隱居于地,不想今日二位貴客降臨,有失
迎迓,還請二位進寒舍略盡薄酒聊表歉意。”二人連忙稱謝,倒是耿照聽到這個名字兀的想起之前在蓮覺寺里舒玉潔和伊黃粱的一
番對話。這裡難道便是伊大夫的一夢谷?那婦人引二人進入內屋,“還請貴客稍待,賤妾這就為二位客人準備酒菜》”末了,對阿
紈道:“阿紈你在這好生照料二位貴客,我去去就來。”“是,娘。”阿紈隨即應道。娘?耿照又點糊塗了,怎麼阿紈喊這婦人叫
娘,那麼她和伊黃粱,可是那又怎麼能夠...耿照一時思維有些混亂,不知該如何開口。
    最後還是壯著膽子問道,“阿紈,你和這婦人是母女,那麼為何伊大夫為何..”突然覺得自己出言太過唐突,不該如此發問。
哪知阿紈竟回答了,“伊大夫是我義父,我爹爹在我小的時候便過世了,很小的時候我便同我娘分開,上次是因為我娘一直念叨我
,義父沒辦法,所以才出此下策把我...”後續的便說不下去了。說完偷偷的看了耿照一眼,染紅霞坐在一旁望在眼裡若有所思。不
多時,那婦人端著一個餐盤過來,上面有4碗米飯,一壺酒和4盤菜肴。婦人忙引二人就坐,自己也和阿紈坐下舉杯作陪,壺中裝的
不知是什麽酒,飲下去自有一種清冽的感覺,又不像尋常白酒那麼辛辣,菜色雖只有4道,且都是平常的白斬雞、清炒油菜、燒魚、
苦瓜炒蛋,但是不知為何出乎尋常的美味,端是道道可口。耿照似有些明白這婦人為何可以拴住伊黃粱的心長達十年之久的緣故了
。用完飯,雪珍引眾人去屋后的溫泉洗浴,眾人洗浴完畢,雪珍讓阿紈同自己同居一屋,將阿紈的屋子讓給染耿二人居住,二人不
知該如何是好,不知說好還是說不好。倒是雪珍曖昧一笑帶著阿紈回屋歇息去了,隨手把門帶上了。
    二人站在屋子里不該如何是好,耿照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雖說二人早已有數次肌膚之親,但是此時借宿他人家中實是不好意
思同床共枕。最後還是染紅霞率先發話,“快上床歇息吧!明早還有其它的事呢,不好好休息明天不好趕路,還有,你我都...都已
經那樣了,其實這..也...沒...沒什麽了,快點歇息吧!”看耿照還不動,染紅霞跺腳道:“你再不來,今晚就別睡了!”無奈,
耿照褪了外衣和鞋襪并頭睡在染紅霞的枕旁,兩隻手筆直放在腿上,整個人都緊繃著。噗嗤一聲,染紅霞忍不住笑了出來,帶著戲
謔的表情對耿照說道:“典衛大人,今天那個阿紈我怎麼覺得人家對你有意思啊!”耿照心中一驚,不知該如何是好。木訥道:“
紅兒,我...””別我我我了,看不出來咱們典衛大人也是個香饃饃啊!這麼多女子都惦記這。“只把耿照襙得暈過去,耿照突的咬
住她的話回道,”是啊!是啊!尤其是紅兒,我這樣一個呆子竟然能得到紅兒的垂青,真是三生有幸啊!“這回輪到染紅霞臉紅了
,掄起粉拳對著耿照就是一頓亂打,“說什麽呢!嘴貧,我叫你說!我叫你說!”耿照連連求饒:“紅姐饒命,紅姐饒命。”二人
打鬧一陣,不多時便即昏昏睡去。
    突的,耿照覺得自己嘴唇上一陣濕潤感,睜眼一看,染紅霞衣衫不整的趴在自己胸口。兩個健碩的乳瓜壓著自己,實說不出的
受用,同時激烈的吻著耿照。“紅兒,你怎麼了?”耿照保持著最後一絲清明問道。其實他自己也不好受,染紅霞這麼一弄,他此
刻也是欲火高漲,要在平時早就一把將她撲倒了。但是今日的染紅霞不對勁,如同那日在圣藻池一般。“我..我要,我要,你快來
,我受不了了。”染紅霞不依不饒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如不及時解救紅兒必定被欲火傷到身體,看來回去得像蠶娘請教請教了
。”想完,一把抱住染紅霞,三下五除二就將她剝得如同大白羊一般,往下一摸,蜜穴早已濕得不成樣子。期間間接帶著染紅霞“
耿郎耿郎”的叫聲,耿照再也忍不住,將龍首對著穴口一插到底,當龍杵進入的瞬間,染紅霞如一尾活蝦一般真個人蜷了起來。伴
隨著耿照一下又一下的衝刺,染紅霞忍不住含著自己的手指小聲的叫了起來。儘管叫得很小聲,但是在耿照聽來無異於將自己的望
放大數倍,龍杵可謂硬的發疼,急忙加速衝刺,不多時染紅霞又泄了一次。
    “嗯...”“什麽聲音?”耿照突然聽有人聲,立馬用棉被將染紅霞包住,染紅霞還未從泄身中恢復過來,倒也沒啥反應。耿照
正準備穿鞋下床時,突然覺得床下有人,一見之下竟是阿紈,此時阿紈竟是一絲不掛。耿照連忙將她抱起,同時發覺她被人點了穴
道,隨手便解開了。這不解還好,一解之後,阿紈立馬抱住耿照,用自己的胴體在耿照身上摩擦,“我..我好難受...要..我要..典
衛大人我要...求求你救救阿紈”當初也是這樣的一幕,耿照立即反應過來,染紅霞和阿紈肯定都中了春藥,幸虧自己身懷碧火神功
,加之此前被鬱小娥暗算過一次,否則自己也不免中著淫藥。到底是誰點了阿紈的穴道將她扔在床下,這就讓人不解了。耿照將阿
紈并頭放在染紅霞的身邊,此次可謂古戲重演,耿照儘量讓自己口氣平和地來問,“阿紈到底怎麼回事?是誰點了你的穴道?”阿
紈似乎連說話都很艱難勞:“我..我不知道,典衛大人,求..求求你,幫幫我,我.我好難受...”思前想後,耿照決定還是先救阿
紈再說。如同那個奪取阿紈紅丸的夜晚一樣,褪下阿紈身上的衣物,雪白的肌膚在油燈下散髮這迷人的氣息,輕車熟路的吻上阿紈
的唇,同時雙手將她抱起,將自己的下身伸到阿紈的身下,一切都和那晚如此相似。也許是因為藥物的緣故,阿紈激烈的回應著耿
照,口中的呼吸越來越灼熱,似乎整個人都要被揉碎了一般。耿照分開阿紈的雙腿,腿根處芳草萋萋,其下一道觸目驚心的豔紅,
如同裂開的石榴一般,惹人暇思,其中正慢慢的流出潺潺蜜汁,只把腿根弄得一片狼藉。耿照再也忍不住,喘息般地對阿紈說道:
“阿紈我來了,你忍著點。”“嗯..嗯..”阿紈迷迷糊糊的回應著。耿照一寸一寸的將怒龍送入阿紈的身體,終於整個龍杵都進去
了,抽動間將嫩肉混合蜜汁掛啦出來,說不吹的淫靡。不多時,阿紈便美的嬌叫了起來:“啊.....啊..美..美..阿紈好美,典衛大
人弄得阿紈好美啊....啊....啊...啊...”耿照聽得怒龍更加硬挺,一下比一下狠,深深的插入蜜穴,只弄得二人腿間一片狼藉。
猛的阿紈開始顫抖起來,耿照已知她要丟了,趕緊加快速度,果不其然阿紈叫的更響起來:“阿紈要去了!要去了...去了...”伴
隨著阿紈的叫聲,耿照也在阿紈身上射出今夜的第一次。再看阿紈,一聲高亢的叫喊后,便軟軟的倒了下去,躺在床上喘息著。
    耿照正想上前愛撫一番,突見染紅霞媚眼如絲的望著自己,帶著一絲戲謔的壞笑更多的是柔情,耿照不覺黑臉一紅。只聽染紅
霞道:“耿郎,我還要。”耿照先是一愣,接著腿間龍杵立時又復雄風,一把將染紅霞按倒,餓虎撲食般的抱住她,一面抽插,一
面同她四唇相接。不多時染紅霞又小丟一次,此時藥效效力已弱,染紅霞神智已回覆得七成左右,望著在自己身上馳騁的愛郎,不
覺大羞,連忙把頭別過去,粉頸一轉,正好看到了身無寸縷的阿紈,直把臉羞得如同紅布一般。隨即發現阿紈也紅著小臉望著自己
,心中羞恥更甚,恨不得就此暈死過去。耿照也發現二姝已快恢復清明,奈何捨不得魚水之樂精不肯停下來,染紅霞一邊承受著愛
郎的衝擊,卻又怕在阿紈面前喊出不堪的話來,兩隻手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阿紈此時也看的面紅耳赤,慾望卻也在不斷地放大,
陽精因自己不停摩擦著腿根正慢慢的從玉蛤中流出。情動出,多麼耿照能來疼愛下自己,卻又不好意思開口,如果可以的話,阿紈
真想從這個屋子逃出去,但是此刻自己渾身酸軟,別說走出這間房子,恐怕連下床都是件難事。無奈,紅著俏臉望著耿照,默默無
語。
    倒是耿照若有所思,突將阿紈整個人翻過來放在染紅霞的身上,交換這親吻二姝的嬌唇。同時把手伸到二人之間玩弄著二人的
雪乳,近在咫尺的兩個玉蛤散髮出誘人的香氣,只將耿照胯下怒龍激得更硬幾分。從側面望去二姝雙丸頂在一起,甚是淫美,兩個
蜜穴更是一上一下的並列著,耿照欲火更甚,抽插得更加賣力,只把身下的二姝弄得嬌叫連連。要在平時,耿照連想都不敢想這種
事,可是今日被淫藥和欲火這麼一衝,將心中的狂野都釋放出來,想著便干了出來。二姝對視都是面色一紅,豬都別過臉去,哪知
耿照卻得理不饒人,一下弄這個一下弄那個,只把二女弄得嬌叫連連。染紅霞隔著阿紈望著耿照,似乎第一次見到這個人似的,羞
恥心和快感同時衝向她,她的意識已沖得亂七八糟,若非還有最後一絲女子的矜持,只怕比愛郎更加激烈。阿紈對耿照的感情不能
說是一見鍾情,但也可以說耿照早早便在她的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芳心早已暗許,耿照這麼”疊羅漢“,非但阿紈不覺生氣,反
而覺得耿照將自己同染紅霞視作同等感到很高興,盡力的承受著自己心上人的一次次衝擊。耿照將二姝分開準備下一輪的歡好,突
地頭一沉,倒頭便暈了過去。
    太陽照得屋子里明亮,耿照覺得痛疼得很,自從被蠶娘治療后,就很少頭疼了,還有昨天的那個夢。奇怪,昨天自己怎麼做了
那麼奇怪的一個夢,暗啐自己最新慾望過剩,再過幾日還了得?苦笑一陣,準備起身,突然發覺自己的雙臂被人抱著,左右一看,
染紅霞和阿紈竟一人抱著耿照的手臂睡得香甜。原來這不是夢!我..我怎麼會?這到底怎麼回事?
    “阿紈!阿紈!你在哪啊!阿紈!”雪珍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而且越來越近,最後已可以斷定她已來到門前,婦人雪貞小心的
敲了敲門問道:“典衛大人,染姑娘,你們起來了么?”耿照立即回應:“起..起來了,夫人有何事?”婦人應道:“那我進來了
,我給二位端早點過來了。”說罷幾欲推門而入,耿照急道:“等..等等,我們正在更衣呢!請夫人先回,我等漱洗完畢后自來用
飯,勞煩夫人了。”“哦!那我把早點放在燥間鍋裡溫著,典衛大人待會請自行取用。哎!我得去找找阿紈這丫頭,昨晚說出去如
廁,怎麼現在還不見人影,估計貪玩又溜出去了,我得去尋尋。”
耿照忙應道,“是..是..夫人慢走。”殊不知門外雪貞帶著一抹狡黠的笑容慢慢離開,耿照剛送走雪貞便發現二姝都望著自己,這
下驚得差點跳起來,适才的交談早已驚醒了二姝,适才二人都不敢發話,現在等雪貞一走,二人不約而同的望著耿照,目光中似是
柔情無限,但都不說一句話。
    耿照吞下一口吐沫,木訥道:“這個...我..我...”
   
待續...
附上东海地图一张,不完整,将来如果还有机会俺会接着写的,皇后还没被推呢!还有耿萦(我食言了,抱歉了serfies兄,由于时间点不对所以不好写出来,但是我保证一定会让大炮吃到这两道菜的(泣))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點評

mineyeshen  我擦咧!悔不当初啊!(以头撞墙)  發表於 2012-5-23 18:43
serfies  可能是你没有在醒目位置标注“R18”警告,所以功过相抵。(小百合姐说的)  發表於 2012-5-23 18:33
mineyeshen  似乎只有第一篇的征文加过分哦!(委屈)  發表於 2012-4-27 22:02
serfies  突然发现,这帖还没被加分呢。。。。  發表於 2012-4-27 16:02
mineyeshen  同时感谢西西弗斯兄的纠错,万分感谢(鞠躬)  發表於 2012-4-23 23:24
mineyeshen  细心人,拜谢!有时间会用英雄无敌地图编辑器改改。(同时感谢empgrp兄的支持,这是google上找到的,当时没看到编辑了,在此表示感谢。)  發表於 2012-4-23 23:23
西西弗斯  图应该是妖刀记吧吧吧友emgrp原创的。另外图中湖阴湖阳标反了,难道论坛上没人发现吗  發表於 2012-4-23 19:05
紫月0427  好熟的圖,好像是金庸群俠傳的那個改出來的是嗎?!至於大砲竟砲打皇后,真是不可思議....  發表於 2012-4-20 10:45
日月教主  偶發現這個‘雪貞’其實是‘玉節’......下一場是漱家雙胞胎姐妹麼?  發表於 2012-4-19 23:2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0

好友

47

積分

鑄煉房學徒

UID
5135
積分
47
帖子
12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19 23:09:58 |顯示全部樓層
我想看大炮第一个女人,对,就那个失足妇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84

主題

28

好友

6462

積分

六合名劍

Rank: 6Rank: 6

UID
380
積分
6462
帖子
2428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0 12:59:08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erfies 於 2012-4-20 21:25 編輯

没关系(居然有人为满足吾辈血缘控而写外传,泪腺即将失控)
一定为兄台拉票!
ps.在医院里情绪失控好丢人啊。。。。
我最希望胖子在外面瞎搞,但对明面上被他吃下的几位不行(至多像独孤天威对横姐那样)
就如同林仙儿,和很多人乱搞,但对喜欢的阿飞却要禁欲到变态的地步,禁欲不住就找村夫,但就是不给自己喜欢的人。
胖子对美人们(雪贞、阿纨等)做各种调教,赏其心悦其目,但真正让他得到肉体发泄的是血甲门的妖女(七宝香车流动服务)
这样,轻口味的读者会在耿照身上找到满足,而喜欢虐心的也能看胖子的笑话~~

點評

serfies  补充说明:此“调教”非彼“调教”,仅是“调戏”、“挑逗”而已。。。。  發表於 2012-4-20 22:04
mineyeshen  sefies兄客气了,都是咱不好,哎...(泣)  發表於 2012-4-20 21:0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14

好友

205

積分

七品典衛

Rank: 2

UID
4219
積分
205
帖子
18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0 14:13:10 |顯示全部樓層
皇后,耿萦神马的已经满足不了我了,求推阿傻/慕容/沐四/老胡/佛子...
哦~还是支持的说,虽然暂时没有基情╮(╯▽╰)╭

點評

mineyeshen  呆!你乃何方妖孽,速速现出原形!(施法)  發表於 2012-4-20 20:56
这个卖萌的世界...理解不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0

好友

414

積分

七品典衛

Rank: 2

UID
1215
積分
414
帖子
2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0 14:16:06 |顯示全部樓層
这明明是英雄无敌3的地图啊!!!LZ来握个手!!!

點評

mineyeshen  客气了,我也是在网上找到的,那个作者(感激ing)真乃数据达人。  發表於 2012-4-20 21: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0

好友

59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4858
積分
59
帖子
6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0 16:18:13 |顯示全部樓層
皇后?这里哪个是皇后吗,这个是骚狐狸派去船上试探大炮的哪个女女,怎么会是皇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9

主題

4

好友

1440

積分

日蓮八葉院

Rank: 4

UID
1912
積分
1440
帖子
625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0 20:57:42 |顯示全部樓層
sezhan 發表於 2012-4-20 16:18
皇后?这里哪个是皇后吗,这个是骚狐狸派去船上试探大炮的哪个女女,怎么会是皇后。 ...

您误会了,我是打算在以后的同人里让大炮推掉阿妍,这里的是伊黄粱的爱妾雪珍和之前和耿照有一段情缘的潜行都卫阿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9

主題

4

好友

1440

積分

日蓮八葉院

Rank: 4

UID
1912
積分
1440
帖子
625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0 21:41:54 |顯示全部樓層
serfies 發表於 2012-4-20 12:59
没关系(居然有人为满足吾辈血缘控而写外传,泪腺即将失控)
一定为兄台拉票!
ps.在医院里情绪失 ...

这个..调教就不好了吧!口味还是轻点比较好。倒是开头我太紧张了写得有很松散,(其实就是写得很烂)如果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要重写啊!(握拳状,泪眼汪汪)

點評

serfies  胖子就是禽兽!但是是只做表面文章,再到别处寻欢的变种禽兽  發表於 2012-4-21 22:43
mineyeshen  连女儿都不放过!禽兽!(怒)  發表於 2012-4-20 23:01
serfies  就是伊黄粱弄到自己都熬不住的时候跑去找销魂艳姬阴神玉女泻火,偏偏从来没弄过雪贞、阿纨。。。。(很棒吧)  發表於 2012-4-20 22:10
serfies  没说那种调教!轻口味读者的“调教”至多只是“调戏”、“挑逗”而已  發表於 2012-4-20 22:0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6

主題

6

好友

598

積分

儒門九通聖

Rank: 3Rank: 3

UID
2381
積分
598
帖子
121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0 23:23:39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啊,临睡前看见这个简直是痛不欲生,因排版问题读起来太费力了,等明早抽空再看吧

點評

mineyeshen  实在对不起各位,排版太失败了(泣)  發表於 2012-4-21 01:1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9

主題

4

好友

1440

積分

日蓮八葉院

Rank: 4

UID
1912
積分
1440
帖子
625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1 02:30:19 |顯示全部樓層
                          郎情妾意  別有洞天
   
    二人困與谷中已有數日,奈何谷中雖奇景动人,二人卻无心賞玩,終日不斷地尋覓通向外界的出口。幾日來幾乎將整座山谷掀

過來,然除殊境石擋住的石洞外再無其他出口。就當二人幾近絕望時,終於找到了一線希望,姑且称之为希望吧!在茅屋背後的十

數丈高的山壁上有一洞穴,大小堪堪容一人躬身進入。然這十數丈的距離卻仿佛如同星辰般難以觸摸。十數丈的山壁,試問當今天

下誰有如此輕功可纵身躍上十來丈山壁?縱使此刻二人繩索在手,又如何擲上十數丈的山崖固牢?二人思襯良久,最終還是放棄這

條路線。捕魚、烤魚、練功,日子就這麼乏味地過著。
    耿照心覺不能救染出去,這幾日悶悶不樂。染紅霞看著心裡難受逐開導于他,“其實不出去也沒甚麼不好,這沒人打攪,你我

二人於此廝守....”話沒說完,已羞得面紅耳赤。耿照聽得心中一動,猿臂將染緊緊抱住,聞著佳人身上的幽幽體香,情所到處不

禁起了反應。染紅霞正覺肚腹處有異物抵住,一望之下臉紅的堪比身上的紅衣。耿照一望之下臉也紅了起來,“我....我....”頓

了半天仍舊說不出話來。倒是染紅霞先恢復鎮定,靜靜地望著耿照,耿照羞恥更甚,苦著個臉動也不敢動。染紅霞噗嗤一聲笑了出

來,“耿郎,你适才的神情與犯人簡直毫無二致。”忽而忍住笑道:“适才你所犯何罪,速速招來,否則大刑伺候。”耿照被這麼

一逗也笑得樂了,“小將适才無意冒犯美人,還請原贖則個!”“無意?你分明是有意,到底有何居心,快快招來,否則某就要嚴

刑伺候了!”模樣嬌媚可人,耿照再也支持不住,一把將她抱住。染紅霞羞不可與,臉紅得以快滴出血來,但仍努力克制著羞恥之

心望著耿照。
    之前于圣藻池歡好,雖非染紅霞本意,但事後仍時不時懷念那銷魂的感覺。此刻愛郎緊緊與己相擁,不免又想到了當日那揉骨

作泥的快感,想到此處染紅霞不禁啐了自己一口,“一個女兒家念想此等豔事成何體統!”但是仍舊對視愛郎一言不發,似乎期待

著他下一步的動作。
    耿照此刻也是不知所措,見識了染紅霞往日的冷漠、前日的激情,又到今日的誘人實不該如何是好。心里嘀咕著:“此刻我若

同紅兒親近,不止她可會惱我。”躊躇不定間,最終還是小馬過河般一點一點的摸上染紅霞的姣好身段。染紅霞身上殘破不堪的衣

物此刻看來不僅不覺狼狽反而更添誘惑,只將誘人的胴體勾勒得更加引人暇思。加上染紅霞紅紅的臉蛋,耿照腿間的物事早已贏得

鐵一般了,無奈不敢提槍上馬,只得一步一步的嘗試著,只要染紅霞不應允,耿照仍舊不敢越雷池一步。
    染紅霞此刻則是另外一番心情了,愛郎火熱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如何感覺不到?甚至連他的呼吸此刻都火熱無比,在他

火熱的目光下,仿佛自己都要融化了似的。慢慢的肚腹間有種異物抵住的感覺,那物事比愛郎的手還要燙,染紅霞立刻明白了那物

事到底是什麽。臉比剛才更紅了,但是又不敢動,只好望著愛郎,不知該說什麽才好。
    最終還是耿照率先發起了攻擊,手開始在染紅霞身上摸索而不僅僅是放在上面了,同時吻上了染紅霞那嬌豔欲滴的紅唇。染紅

霞腦中一片空白,只得任由愛郎“侵犯”自己,愛郎身上濃烈的男性氣息也刺激著她的五官,若非神智中仍舊保有一絲矜持,只怕

早已和耿照扭作一團了。奈何如此,仍舊下不了決心讓愛郎停下來,似乎耿照的愛撫和親吻有魔力一般,自己不捨得也不想停下來

。試探一番后,見染紅霞無異樣反應,手漫漫地握住了染紅霞的酥胸,這已不是耿照第一次接觸染紅霞的雪乳了,但是仍舊給耿照

一種驚豔的感覺。雖然不比橫符二女巨大,但是嬌挺,彈性上可謂更勝一籌。雪頂的那一抹紅梅此刻也是立了起來,耿照不禁張口

將它含在嘴裡百般挑弄,只把染紅霞弄的嬌呼連連。
    將酥胸把玩了一陣后,耿照開始向最終目的地進軍,火熱的手從酥胸、肚腹、大腿直至最後的目的地。就在耿照準備越過最後

一道關卡的時候,手突被染紅霞抵住。“你我還未成親,此前讓你胡為已是不佳,此刻如若再讓你這麼荒唐,豈不讓你覺得我同那

些煙花女子一般,叫你輕賤于我?”耿照立道:“紅兒,我是真心愛你、敬你,絕無半分輕賤之意,你若不信,在此我便立個誓言

,皇天在上,若我耿照有負紅兒,叫我....”話未說完,染紅霞急捂其口。"我信你便是,倘若日后你负我,我就..我就....一剑杀

了你。”虽说最后一句说的恶狠狠,可是眉目间尽是柔情。耿照欲火更甚,一把撲倒染紅霞,忘情地吻著染紅霞,染紅霞同樣用最

直接的行動回應著。纏綿一陣,耿照龍杵早已燙得嚇人,雖然隔著布料,染紅霞仍舊能感受到它的火熱。耿照終於將最後一重防禦

去除,整個恥戶暴露在耿照的面前。染紅霞幾欲羞得暈過去,只得把頭別過一邊,任由愛郎施為。龍杵頂著嬌嫩的肉壁慢慢前進,

染紅霞面有痛苦之色,耿照急忙停止前進。“紅兒,疼么?”愛郎關愛自己,染紅霞心中柔情更甚,“我...我沒事的,你來..來吧

!”
    耿照如獲聖旨,但又生怕弄疼染紅霞,小心翼翼地向前挺進。終於,整根龍杵都進入了蜜穴,當龍杵完全進入蜜穴時,染紅霞

不覺將一雙長腿繞住愛郎虎腰,如同八爪魚一般緊緊地擁著耿照。耿照也開始一下一下的抽插,染紅霞此刻也放開胸懷同愛郎享受

魚水之樂,輕聲的叫著。但是隨著耿照的開發,叫聲一聲比一聲響,一聲比一聲嬌媚,“耿郎...好...好深...好..舒..舒服..”不

多時也發覺自己的叫聲太過放浪,紅著臉望著愛郎生怕他取笑。耿照微微一笑,“紅兒,你叫得真好聽!”聽得染面色更紅,再也

不好意思喊出如此淫猥的叫聲。耿照不肯放過她,一下比一下兇狠,插得染紅霞又忍不住叫了出來,爲了防止自己叫得更淫猥,染

紅霞一口吻住了耿照,將自己的口堵住。染紅霞經驗尚淺,不多時便已泄身,耿照雖然交歡次數較多,但是染紅霞的肉壁何等緊湊

,就連弦子也猶有不及,不多時也在一泄如注的邊緣。不多時也傾泄而出,卻忘記拔出再射,火熱的陽精打在肉壁上,贏生生讓染

紅霞二次泄身。染紅霞直美得美目翻白,竟已小死過去。耿照慢慢退出蜜穴,帶著陽精和蜜汁刮出,掛在洞口,肉唇微脹,說不出

的淫美,耿照立時又硬了起來。染紅霞此時正好也從泄身餘韵中清醒過來,見耿照如火一般的目光望著自己,面上又是一紅,視線

往下,立刻發覺耿照又起了反應,面紅更甚。“你要是還想...想要的話,那...那就來吧!我沒問題...的..”最後一個字說完仿佛

已快羞得暈過去,耿照聽到立馬抱住染紅霞又是一陣纏綿,仿佛二人的肉體都要揉作一團。
    一陣纏綿后,染紅霞下體早已紅腫不堪,似乎動一動都要扯碎腿心似的。只得趴在耿照的胸口,望著別處。良久二人回覆先前

精神,此刻也已入夜,二人腹中早已蛙鳴陣陣,二人商量捉魚來吃。無奈染紅霞此刻“身體有恙”,只得耿照下水捕魚。此時天色

已晚,山谷中只有粼粼星光,眼睛早已無任何用處,還好碧火神功感應冠絕天下,這下派上了用場,不多時便抓住了幾。上岸尋得

些枯枝,在前日的火堆中引燃,將魚刮鱗除腸后插在樹枝上烘烤,不多時便有一股肉香蔓延開來。染紅霞吃著烤魚,突地想起了父

親師傅和師姐妹們,不覺淚水也已湧出眼瞼。“紅兒,怎麼了?”耿照急忙上前。“我想我爹還有我師傅他們了。”染紅霞美目含

淚。立馬又想起剛才是自己去安慰他人,可是現在自己卻哭了起來,染紅霞傷心之餘也不免帶有一絲羞億。“沒事的,咱們總能想

到辦法出去,世上沒有不可能,只有願不願意去做。”染紅霞俏臉微紅,“謝謝你。”耿照帶著一絲狡詐的笑容回道,“一人一遍

,兩不相欠。”羞得染紅霞提起粉拳就像愛郎胸口砸去,無奈腿心此刻刺痛,這一動手立刻疼得一顫。耿照立馬上前,“別動,以

後咱們在一起的機會多得是,只要你想,我隨時讓你打,現在好好歇息,別弄疼了自己。"染红霞听得甜滋滋的,不再扭动,趴在爱

郎怀里混混睡去。睡梦中仍旧喃喃耳语,“爹爹、师傅、师姐,你们还好么?”耿照自然听得清楚,望着满天星斗,耿照也混混睡

去。
    竖日,一大早耿照如昨日般捉魚烤魚,染紅霞經昨夜一番休息,此刻已能正常行動。二人吃完烤魚,再次環視這個山谷,山谷

四周都是高達數十丈的山壁,山谷中倒是鳥語花香,說是世外桃源一點不為過。可是二人此刻完全沒有賞玩之心,望著茅屋背后山

崖上的洞穴,仿佛那黑洞洞的洞口在嘲笑二人一般。難道二人就要如同五陰大師和袁悲天一般終老谷中?染紅霞拾起一塊原石扔進

湖中,似是發洩心中的憤懣。噗通一聲,耿照突然想起什麽,猛的拉住染紅霞的手,“紅兒,這裡或許一個出口!”染紅霞被他說

得一愣,“哪還有什麽出口啊,耿郎你別急,出不去沒什麽的...”還未說完,耿照便打斷了她。“這個瀑布下面就是一個出口!”

染紅霞立即會意,瀑布如此的沖刷下來,水潭仍舊不見增大,可見這水潭下有一通道與外界相連。“紅兒你等等我下去看看。”說

完,便脫衣跳入水中。不多時,在瀑布正對面的岩壁上發現了一個1丈見方的洞口,遲疑一陣后,耿照游了進去。水流不是很急,耿

照游地也不快,慢慢地手摸著岩壁慢慢前進,同時也在合計自己該返身的時間。
    遊了約莫廿四、五步后,前方仍舊一面黑暗,耿照已覺適時該返身了。一手按著石壁,一手頂著通道頂準備返身時,突然發覺

水并沒有像之前完全漫過自己的手,大約到自己中指第二根指節的地方便沒有水了。欣喜之下,耿照立罵浮上去將鼻孔浮出水面,

呼出胸中的濁氣,當吸入第一口空氣時,耿照覺得自己如獲新生一般。休息片刻,耿照打算繼續前進,越往前,水面離岩體越來越

遠,又行進了大約五十步,隧道兩壁明顯增寬少許,耿照已可將整個頭部置於水面上了,再前進大約五十步突然一縷光線映入耿照

的眼中。
    此時另外一邊,染紅霞已急美目含淚,愛郎下去這麼久了仍舊沒有上來。“該不會他已經...不會!不會!我怎麼能這麼想?他

...他一定會沒事的!一定!”又等了許久,愛郎仍舊沒有出現,淚水在也控制不住湧出眼眶,順著雪白的面頰掉落在衣襟上。突地

,水中出來一人,卻不是耿照是誰?染紅霞再也忍不住,也不管衣物被沾濕,跳入潭中一把抱住耿照。往日的矜持早已飛向九霄雲

外,緊緊摟著愛郎,雨點般的親吻著他,生怕一放手他便又消失了般。“怎麼了?”各找望著她。“你還說!我還以為..還以為..

你...”沒說完已淚如雨下。“要是你再不出來我便也要隨你而去了。”最後一句說得更是絕決,耿照聽得其中的深深情意,將麗人

抱的更緊。溫存良久,還是染紅霞率先出聲,“下面到底怎麼回事?你為何許久都不上來?”“紅兒,咱們可以出去了!咱們可以

出去了!”一把抓住染紅霞的手,喜動於色。染紅霞一時沒反應過來,隨即反應過來,“你說這水潭下面的洞穴真的與外界相通?

”“正是!咱們真的可以出去了!潭底有一丈許大小的洞穴,與外界相連,只需前行廿四、五步便有間隙可供呼吸,而後路程便好

走得多了。”染紅霞也聽得激動萬分,“真的可以出去了?!”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心中的喜悅。兀的,面色一沉,“你怎可如此

,哪怕真的出不去了,你我終老於此便是,如若你剛才出了事,可教我如何是好?”染紅霞已努力裝得面色十分難看,在愛郎看來

此中盡是柔情,將染紅霞的手握得更緊,“下次絕不會這樣了,害得你如此擔心,實是對不住。”“不要說對不住,我不想從你口

中聽到這幾個字,只要你將人家放在心裡就是,而且你這麼做也是爲了人家,我很歡喜,但以後絕不可這麼做了。”說完,染紅霞

對視著愛郎,目中盡是柔情。
    “事不宜遲,咱們趕快出去吧!也不知道將軍那廂如何了。咱們失蹤數日,估計要忙壞不少人了。”耿照說完拉著染紅霞便打

算下水。“等等。”染紅霞應道。“你适才下去許久肯定累了,先歇會再吃點東西再走吧!”耿照應道“沒事的,還是早點出去要

緊。”染紅霞難得的面色一沉,“你怎如此不聽話?再說出去也不急在這一時。”耿照也覺不該拂去美人一番好意,坐下休息片刻。

不多時,染紅霞便已下水捉得幾尾白魚,耿照照例烤熟,二人分食后小憩片刻,便準備動身離開。
    穿衣于水中前行艱難,二人逐褪下衣物,將衣物束在腰間。褪衣時染紅霞又將玲瓏身段展現無疑,結實的大腿,白如玉軟如酪

的酥胸....直看得耿照心猿意馬,見染紅霞轉過頭來,立馬轉過頭區,生怕被發覺。突然想起某事,在地上拾了數枚指頭大小的石

子裝在衣袋中。染紅霞已裝束好準備下水,正要招呼耿照一同下去,突見耿照在地上拾取石子,也不以為意。見耿照也裝束好,便

拉著他的手朝潭中走去。
                           再見伊人    情意綿綿
    二人前行了許久,前方的光芒越來越亮,流水已只到二人膝蓋處,隧道也寬到足以三人並行。“累么?”耿照关怀到,“不累

,当初练剑的时候比这累多了,倒是你一直在前方开路累着了吧!”“我也不累。”二人对视一笑。突地,腳下的水流變得湍急起

來,耿照握緊染紅霞的手,吩咐道:“手扶着石壁,脚下踏实,再坚持会,前面就是出口了。”又前进了几十步,光亮已勉强看到

左近,左右两旁已有可落脚的白地,二人离开流水上岸。二人沿着石壁慢慢前行,不多时已听到隆隆响声。
    又行一段,隆隆之聲已讓人覺得稍有不適,同時眼前已甚明亮,耿照忙将染红霞的眼睛蒙住,自己也闭上眼睛。染红霞正想问

为何如此,耿照对着她耳朵高声说道:“长处于暗处,突地处于明处將使眼珠受损。”染红霞也立即会意,面色一紅,暗嘲自己混

迹江湖多年此時未免顯得孤陋寡聞,還好耿郎看不到自己面紅,否則真羞煞人了。耿照又大聲道,“用布條蒙住眼睛,用碎布堵住

耳朵。”染紅霞照做,雖不得將隆隆之聲擋盡,但已比此前的隆隆巨響舒適得多。“現在呢?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染紅霞大聲對

著耿照說道。“等天暗下來再作打算。”二人倚著石壁歇了下來,在水中泡了半日,即便染紅霞體制不輸男兒且又身懷內功,仍舊

冷得瑟瑟發抖,偎在耿照懷裡求暖。染紅霞如玉的雪膚上凍得起粒,耿照身覺最為明顯,逐將染整個抱在懷裡,運起碧火神功為愛

侶驅寒。不知過了多久,二人隔著面上布條發覺光亮暗了許多,耿照示意取下布條,二人逐取下罩在面上的布條,果然此刻天際泛

紅已近黃昏。二人逐穿上腰上所束濕衣,以免出去衣不蔽體,不成體統。二人沿著石壁慢慢走向洞口,隆隆之聲甚響,往下望去,

白津順著山壁轔轔而下,激起一片水霧。
    二人向下望去,洞口約莫離水潭有數丈之距,然二人也不敢貿然跳下,誰能估摸得潭水深淺,其下有無暗石?耿照取出放於衣

袋中的石子,逐一運氣碧火神功投將下去,咚咚數聲,可見潭水水甚深,亦不見石子談起,水下亦無暗石。待一切行施妥當,耿照

對染紅霞說道:“紅兒,我先下去,你待會再來。”明知危險已經微乎其微,愛郎仍舊不願自己涉嫌,心中那份柔情更甚。拉著他

的手道:“知道了,耿郎。”耿照微微一笑,便即跳下。噗通一聲激起巨大的水花,不多時便從水中鑽出,又在水中探尋了一番,

確保的確無任何暗石之後示意染紅霞跳下。普通一聲染紅霞也跳下,不多時也從水中慢慢站起。披著火紅的晚霞,從水中慢慢走上

岸來,甘洌的潭水配上火紅的日紅直把麗人原本清麗的面容映襯得更加動人,尤其是胸前是不是露出的春光直把耿照望得如癡如醉

。倒是染紅霞率先反應過來,“再看,小心眼珠子要掉下來了!”耿照不好意思地抓抓頭,隨即岔開話題:“這裡是哪,紅兒你之

前來過么?”染紅霞的注意力果然被成功轉移,木楞地回答道:“我也沒來過,尋個人家問問吧!”
    正行間,突然看到一個人影慢慢朝這走來,急忙朝那人走去。“典...典衛大人?”“嗯?這人認識我?”耿照尋思。那人正好

背對著落日,紅光將她的相貌包裹了起來,耿照實看不清此人的長相,一眼望去,從服飾上看應該是一名女子。走進一看,此人五

官俏麗,身著一身細白女衫,一雙杏眼,面帶暈紅,竟是許久未見的阿紈。
    阿紈也很興奮,許久未見,心中也是思念萬千,雖然看起來稍顯落魄,但是能看到耿照,阿紈打心底很開心。染紅霞躲在耿照

的背後不敢出來,雖說對方也是女子,但是此刻自己衣衫不整,實不是與其交談的良機。所幸躲在耿照的身後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

,耿照也鬆了口氣。阿紈看到二人衣衫不整甚是狼狽,逐引二人往自己居處去了。不長的路上,阿紈領頭帶路,耿照從后望去,起

初還以為是夕陽照在臉上才覺得她面紅,現在才發現她練耳根都紅透了,不由心神一蕩。阿紈引二人來到自己的居處,引二人進到

自己居室,于另外一件屋子尋得兩套衣衫分交予二人。染紅霞先行進裡屋更衣去了,耿照則在院外等侯,無意間對上阿紈的眼神,

發覺她也在望著自己,二人都是面上一紅,各自別過臉去。
    最後還是耿照先出聲,“你..你過得好麼?”竟有些結巴起來。“嗯...還..還好。”阿紈竟也有些結巴了。二人一時無話,就

這麼望著對方,不多時,染紅霞換好衣物走了出來,看到二人的樣子,問道:“你們怎麼了?”“沒...沒什麽。”耿照趕緊否認。

“對了,介紹下,這位是我和弦子的朋友—阿紈,這位是水月亭軒染紅霞染二掌院。”耿照急忙轉移話題。“染二掌院好!”阿紈

道個萬福,染紅霞急忙回禮。隨即道:“多謝阿紈姑娘借衣之德,染紅霞感激萬分。”阿紈連稱不敢,突的想起耿照身上還穿著濕

衣,趕緊讓耿照進屋更衣,染紅霞也發覺自己的不細心,二姝忙催促他趕快進屋更衣。耿照進屋不久,阿紈望著染紅霞道:“姐姐

真美。”雖說是恭維話,但是卻出自一位美人之口,染紅霞不免覺得得意,要是以往,這類話對她來講就是左耳朵進右耳多出,現

在一名女子如此說自己,實是說出不出的受用。急忙回道:“阿紈姑娘才美呢!一身白衣,好比天上的仙子一般。”阿紈亦不敢接

受。“姐姐同典衛大人真是一對璧人,好生叫人羡慕。”阿紈不緊不慢的說道。染紅霞被這句話羞得滿臉通紅,可又不想說是也不

想說不是,全沒聽出阿紈後半句話中所帶的一絲幽怨。阿紈強自笑道:“姐姐這樣,那麼小妹剛才的話可說中了?”染紅霞似是默

認,但是仍舊憋著個紅臉一眼不語。
    耿照剛好換號衣物出來,突見染紅霞面紅入棗,很是奇怪,“紅兒,怎麼了?”兀的醒起,此刻有人在場,臉已紅臉起來,染

紅霞臉紅更甚,倒是阿紈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突然傳來一陣揉揉的聲音,“阿紈,是不是有客人來了?”隨即一名清麗婦人走了過來,婦人身穿的衣物和阿紈極為相似,年

紀約莫三十來歲。“賤妾不知貴客降臨,有失遠迎還請見諒。”那婦人襝衽行禮。染耿二人急忙還禮,“夫人可氣,我二人失足掉

進譚中,多虧阿紈姑娘仗義想救,這怎麼敢當。”婦人含笑:“賤妾賤名雪貞,隨夫一家隱居于地,不想今日二位貴客降臨,有失

迎迓,還請二位進寒舍略盡薄酒聊表歉意。”二人連忙稱謝,倒是耿照聽到這個名字兀的想起之前在蓮覺寺里舒玉潔和伊黃粱的一

番對話。這裡難道便是伊大夫的一夢谷?那伊大夫呢?那婦人引二人進入內屋,“還請貴客稍待,賤妾這就為二位客人準備酒菜》

”末了,對阿紈道:“阿紈你在這好生照料二位貴客,我去去就來。”“是,娘。”阿紈隨即應道。娘?耿照又點糊塗了,怎麼紈

喊這婦人叫娘,那麼她和伊黃粱,可是那又如何能夠...耿照一時思維有些混亂,不知該如何開口。
    最後仍是壯著膽子問道,“阿紈,你與這婦人是母女,那麼當日伊大夫為何..”突然覺得自己出言太過唐突,不該如此失言,

趕緊住口。哪知阿紈竟應道,“伊大夫是我義父,我爹爹在我小的時候便過世了,很小的時候我便同我娘分開,上次是因為我娘一

直念叨我,義父沒辦法,所以才出此下策把我...”後續的便說不下去了。說完偷偷的瞄了耿照一眼,染紅霞坐在一旁望在眼裡若有

所思。不多時,那婦人端著一個餐盤過來,上面有4碗米飯,一壺酒和4盤菜肴。婦人忙引二人就坐,自己也和阿紈坐下舉杯作陪,

壺中裝的不知是什麽酒,飲下去自有一種清冽的感覺,又不像尋常白酒那麼辛辣,菜色雖只有4道,且都是平常的白斬雞、清炒油菜

、燒魚、苦瓜炒蛋,但是不知為何出乎尋常的美味,端是道道可口。耿照似有些明白這婦人為何可以拴住伊黃粱的心長達十年之久

的緣故了。用完飯,雪珍引眾人去屋后的溫泉洗浴,眾人洗浴完畢,雪珍讓阿紈同自己同居一屋,將阿紈的屋子讓給染耿二人居住

,二人不知該如何是好,不知說好還是說不好。倒是雪珍曖昧一笑帶著阿紈回屋歇息去了,隨手把門帶上了。
    二人站在屋子里不該如何是好,耿照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雖說二人早已有數次肌膚之親,但是此時借宿他人家中實是不好意

思同床共枕。最後還是染紅霞率先發話,“快上床歇息吧!明早還有其它的事呢,不好好休息明天不好趕路,還有,你我都...都已

經那樣了,其實這..也...沒...沒什麽了,快點歇息吧!”看耿照還不動,染紅霞跺腳道:“你再不來,今晚就別睡了!”無奈,

耿照褪了外衣和鞋襪并頭睡在染紅霞的枕旁,兩隻手筆直放在腿上,整個人都緊繃著。噗嗤一聲,染紅霞忍不住笑了出來,帶著戲

謔的表情對耿照說道:“典衛大人,今天那個阿紈我怎麼覺得人家對你有意思啊!”耿照心中一驚,不知該如何是好。木訥道:“

紅兒,我...””別我我我了,看不出來咱們典衛大人也是個香饃饃啊!這麼多女子都惦記這。“只把耿照襙得暈過去,耿照突的咬

住她的話回道,”是啊!是啊!尤其是紅兒,我這樣一呆子竟能得到紅兒的垂青,實乃三生有幸,上天待我果真不薄。”這回輪到

染紅霞臉紅了,掄起粉拳對著耿照就是一頓亂打,“說什麽呢!嘴貧,我叫你說!我叫你說!”耿照連連求饒:“紅姐饒命,紅姐

饒命。”雙手作抱頭狀,裝作真的被人捶打一般,二人打鬧一陣,不多時便即昏昏睡去。
    突的,耿照覺得自己嘴唇上一陣濕潤感,睜眼一看,染紅霞衣衫不整的趴在自己胸前。兩個健碩的乳瓜壓著自己,實說不出的

受用,同時激烈地吻著自己。“紅兒,你怎麼了?”耿照保持著最後一絲清明問道。其實他自己也不好受,染紅霞這麼一弄,他此

刻也是欲火高漲,要在平時早就一把將她撲倒了。但是今日的染紅霞不對勁,如同那日在圣藻池一般。“我..我要,我要,你快來

,我受不了了。”染紅霞不依不饒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如不及時解救紅兒必定被欲火傷到身體,看來回去得像蠶娘請教請教了

。”想完,一把抱住染紅霞,三下五除二就將她剝得如同大白羊一般,往下一摸,蜜穴早已濕得不成樣子。期間間接帶著染紅霞“

耿郎耿郎”的叫聲,耿照再也忍不住,將龍首對著穴口一插到底,當龍杵進入的瞬間,染紅霞如一尾活蝦一般真個人蜷了起來。伴

隨著耿照一下又一下的衝刺,染紅霞忍不住含著自己的手指小聲的叫了起來。儘管叫得很小聲,但在耿照聽來無異於最動聽的甜言

蜜語,龍杵可謂硬的發疼,急忙加速衝刺,不多時染紅霞又泄了一次。
    “嗯...”“什麽聲音?”耿照突然聽到人聲,立馬用棉被將染紅霞包住,染紅霞還未從泄身中恢復過來,倒也無甚反應。耿照

草草裝束準備下榻,突然覺得床下有人,一見之下竟是阿紈,此時阿紈竟是一絲不掛。耿照連忙將其抱起,同時發覺她被人點了穴

道,隨手便解開了。這不解還好,穴道一解,阿紈立馬擁住耿照,用自己的胴體在耿照身上廝摩,“我..我好難受...要..我要..典

衛大人我要...求求你救救阿紈”當初也是這樣的一幕,耿照立即反應過來,染紅霞和阿紈肯定都中了春藥,幸虧自己身懷碧火神功

,加之此前被鬱小娥暗算過一次,否則自己也不免中著淫藥。到底是誰點了阿紈的穴道將她扔在床下,這就讓人不解了。耿照將阿

紈并頭放在染紅霞的身邊,此次可謂故戲重演,耿照儘量讓自己口氣平和地來問,“阿紈到底怎麼回事?是誰點了你的穴道?”阿

紈似乎連說話都很艱難勞:“我..我不知道,典衛大人,求..求求你,幫幫我,我.我好難受...”思前想後,耿照決定還是先救阿

紈再作打算。如同奪取阿紈紅丸的夜晚一樣,耿照略顯遲疑地褪下阿紈身上的衣物,雪白的肌膚在油燈下散髮這迷人的氣息。輕車

熟路的吻上阿紈的唇,雙手將她整個托起,將阿紈輕輕放在自己身上。也許是因為藥物的緣故,阿紈激烈地回應著耿照,口中的呼

吸越來越灼熱,似乎整個人都要被揉碎了一般。耿照分開阿紈的雙腿,一眼望去,處芳草萋萋,其下一道觸目驚心的豔紅,如同裂

開的石榴一般,惹人暇思,顫動間慢慢地溢出潺潺流水,只把腿根弄得一片狼藉。耿照再也忍不住,喘息般對阿紈說道:“阿紈我

來了,你忍著點。”“嗯..嗯..”阿紈迷迷糊糊的回應著。耿照一寸一寸的將怒龍送入阿紈的身體,整個過程中阿紈始終張著殷桃

小口,仿佛整個人要被洞穿了般,抽動間帶著嫩肉混著蜜汁掛啦出來,說不吹的淫美動人。不多時,阿紈便美的嬌叫來:“啊.....

啊..美..美..阿紈好美,典衛大人弄得阿紈好美啊....啊....啊...啊...”耿照聽得怒龍更加硬挺,一下比一下狠,深深的插入穴

,只弄得二人腿間一片狼藉。猛的阿紈開始顫抖起來,耿照已知她要丟了,趕緊加快速度,果不其然阿紈叫的更響起來:“阿紈要

去了!要去了...去了...”伴隨著阿紈的叫聲,耿照也在阿紈身上射出今夜的第一次。再看阿紈,一聲高亢的叫喊后,便軟軟的倒

了下去,躺在床上喘息著。
    耿照正想上前愛撫一番,突見染紅霞媚眼如絲地望著自己,帶著一絲戲謔的壞笑,其中雖更多的是柔情,耿照仍舊是黑臉一紅

。只聽染紅霞道:“耿郎,我還要。”耿照先是一愣,接著腿間龍杵立時又復雄風,一把將染紅霞按倒,餓虎撲食般的抱住她,一

面抽插,一面同她四唇相接。不多時染紅霞又小丟一次,此時藥效效力已弱,染紅霞神智已回覆得七成左右,望著在自己身上馳騁

的愛郎,不覺大羞,連忙把頭別過去,粉頸一轉,正好看到了身無寸縷的阿紈,直把臉羞得如同紅布一般。隨即發現阿紈也紅著小

臉望著自己,心中羞恥更甚,恨不得就此暈死過去。耿照也發現二姝已快恢復清明,奈何捨不得魚水之樂精不肯停下來,染紅霞一

邊承受著愛郎的衝擊,卻又怕在阿紈面前喊出不堪的話來,兩隻手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阿紈此時也看的面紅耳赤,慾望卻也在不

斷地放大,陽精因自己不停摩擦著腿根正慢慢的從玉蛤中流出。情動出,多麼耿照能來疼愛下自己,卻又不好意思開口,如果可以

的話,阿紈真想從這個屋子逃出去,但是此刻自己渾身酸軟,別說走出這間房子,恐怕連下床都是件難事。無奈,紅著俏臉望著耿

照,默默無語。
    倒是耿照若有所思,突將阿紈整個人翻過來放在染紅霞的身上,交換著親吻著二姝的嬌唇。更把魔爪伸到二女之間玩弄著二人

的雪乳,近在咫尺的兩個玉蛤散髮出誘人的香氣,只將耿照胯下怒龍激得更硬了幾分。從側面望去二姝雙丸頂在一起,如同四個大

白饅頭疊在一起,甚是淫美,兩個蜜穴更是一上一下的呈現在耿照的面前,一望之下欲火更甚,抽插得更加賣力,只把身下的二姝

弄得嬌叫連連。倘在平時,耿照想都不敢想此事,奈何今日被淫藥和欲火這麼一衝,心中的狂野如同出籠猛虎般被釋放出來,想著

甚麼便干了出來。二姝望著面前的女郎都是面色一紅,都別過臉去,哪知耿照卻得理不饒人,一下弄這個一下弄那個,只把二女弄

得嬌呼連連。染紅霞隔著阿紈望著耿照,似乎第一次見到此人一般,羞恥心和快感同時衝向她,她的意識如同汪洋中的一夜扁舟,

已沖得亂七八糟,若非還有最後一絲女子的矜持,只怕比當日在圣藻池時還要主動。阿紈對耿照的感情不能說是一見鍾情,但也可

以說耿照早早便在她的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芳心早已暗許,耿照這麼”疊羅漢“,非但阿紈不覺生氣,反而覺得耿照將自己同染

紅霞視作同等感到很高興,盡力的承受著自己心上人的一次次衝擊。耿照將二姝分開準備下一輪的歡好,猛地覺得頭一沉,倒頭便

暈了過去。
    夕陽將屋子照得通亮,耿照只覺痛疼益甚,自得蠶娘之助,耿照就極少頭疼,今日之況實屬罕見。兀的想起昨天作的那個夢。

奇怪,昨夜自己怎麼做了如此荒唐的淫夢,暗啐自己最近慾望過剩,如不節制,再過幾日那還了得?苦笑一陣,準備起身,突的發

覺自己的雙臂俱都被人抱著,左右一看,染紅霞和阿紈竟一人抱著耿照的手臂睡得香甜。原來那竟不是是夢!我..我怎會?這到底

怎麼回事?
    “阿紈!阿紈!你在哪啊!阿紈!”雪珍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而且越來越近,最後已可以斷定她已來到門前,婦人雪貞小心的

敲了敲門問道:“典衛大人,染姑娘,你們起來了么?”耿照立即回應:“起..起來了,夫人有何事?”婦人應道:“那我進來了

,我給二位端早點過來了。”說罷幾欲推門而入,耿照急道:“等..等等,我們正在更衣呢!請夫人先回,我等漱洗完畢后自來用

飯,勞煩夫人了。”“哦!那我把早點放在燥間鍋裡溫著,典衛大人待會請自行取用。哎!我得去找找阿紈這丫頭,昨晚說出去如

廁,怎麼現在還不見人影,估計貪玩又溜出去了,我得去尋尋。”
耿照忙應道,“是..是..夫人慢走。”殊不知門外雪貞帶著一抹狡黠的笑容慢慢離開,耿照剛送走雪貞便發現二姝都望著自己,這

下驚得差點跳起來,适才的交談早已驚醒了二姝,适才二人都不敢發話,現在等雪貞一走,二人不約而同的望著耿照,目光中似是

柔情無限,但都不說一句話。
    耿照吞下一口吐沫,木訥道:“這個...我..我...”
(重新排版,并作些许修改,第一次写,文笔欠佳还请见谅。(鞠躬))

點評

mineyeshen  哎!似乎排版又失败了,还是请您重新帮我排下吧!(泪目)  發表於 2012-4-21 21:24
serfies  就連弦子也猶有不及——这句话我看不下去啊!排版的时候我能改吗?  發表於 2012-4-21 19:31
serfies  其实,我昨天回家后把这篇文章保存后排版了,刚打算发上来,没想到你又修改了一下。。。。  發表於 2012-4-21 19:3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手機版|Archiver|東勝洲關係企業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6-16 15:04 , Processed in 0.246208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