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勝洲關係企業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樓主: mineyeshen

[同人作品] 郎情妾意 别有洞天

  [複製鏈接]

1

主題

0

好友

93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4360
積分
93
帖子
26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1 11:57:16 |顯示全部樓層
改的不错啊!话说想看多P凡是手绢党的一次大乱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9

主題

4

好友

1440

積分

日蓮八葉院

Rank: 4

UID
1912
積分
1440
帖子
625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1 13:35:07 |顯示全部樓層
狼天下 發表於 2012-4-21 11:57
改的不错啊!话说想看多P凡是手绢党的一次大乱交!

狼兄霸气!实乃同道中人啊!(泪目)其实我也这么想过,只是时间不好,否则怎把染红霞、黄缨、横疏影、碧湖、明栈雪、时霁儿 、符赤锦、漱玉洁、漱琼飞、弦子、媚儿、许缁衣、雪艳青、沈素云、郁小娥、阿纨、绮鸳、雷冥杳、任宜紫、金釧、银雪、邵芊芊、何君盼、段暇英、方锦屏、李翠屏、阿妍等等一锅端了?(邪恶)

點評

mineyeshen  我参照的是新版,而且就相貌而言,阿挛似乎不够格(溜)  發表於 2012-4-22 22:55
serfies  我是真怕你把蚕娘写上(阿挛姑娘也曾上榜哦)  發表於 2012-4-22 22:43
mineyeshen  上述的全部都是封面人物,蚕娘不在其中,否则呼声如此之高的耿萦怎可不上榜?  發表於 2012-4-22 02:19
serfies  还好没见你写蚕娘(擦汗)  發表於 2012-4-21 22:3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84

主題

28

好友

6462

積分

六合名劍

Rank: 6Rank: 6

UID
380
積分
6462
帖子
2428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1 22:13:07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erfies 於 2012-4-21 22:23 編輯

怎么越排越错!第一遍还好啊。。。

點評

serfies  换楼总算像话点了,版主删了这楼吧  發表於 2012-4-21 22:27
mineyeshen  我.....你还是帮我吧第二篇重新排一次吧!(泣)  發表於 2012-4-21 22:2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84

主題

28

好友

6462

積分

六合名劍

Rank: 6Rank: 6

UID
380
積分
6462
帖子
2428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1 22:25:59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erfies 於 2012-4-22 22:44 編輯

排版表支持
除了弦子那句改成大胆改作紧凑直如弦子
哦对了,一剑杀死你也改成做菜毒死你XD
其他只改错字、病句、错人名
希望Mineyeshen见谅


妖刀记同人Mineyeshen版(001)
—————————————————————————————————————
【第一折 郎情妾意,别有洞天】


  二人困于谷中已有数日,奈何谷中虽奇景动人,二人却无心赏玩,终日不断地寻觅通向外界的出口。几日来几乎将整座山谷掀过来,然除殊境石挡住的石洞外再无其他出口。就当二人几近绝望时,终于找到了一线希望,姑且称之为希望吧!在茅屋背后的十数丈高的山壁上有一洞穴,大小堪堪容一人躬身进入。然这十数丈的距离却仿佛如同星辰般难以触摸。十数丈的山壁,试问当今天下谁有如此轻功可纵身跃上十来丈山壁?纵使此刻二人绳索在手,又如何掷上十数丈的山崖固牢?二人思衬良久,最终还是放弃这条路线。捕鱼、烤鱼、练功,日子就这么乏味地过着。

  耿照心觉不能救染出去,这几日闷闷不乐。染红霞看着心里难受遂开导于他,「其实不出去也没甚么不好,这没人打搅,你我二人于此厮守……」话没说完,已羞得面红耳赤。耿照听得心中一动,猿臂将染紧紧抱住,闻着佳人身上的幽幽体香,情所到处不禁起了反应。染红霞正觉肚腹处有异物抵住,一望之下脸红的堪比身上的红衣。耿照一望之下脸也红了起来,「我……我……」顿了半天仍旧说不出话来。倒是染红霞先恢复镇定,静静地望着耿照,耿照羞耻更甚,苦着个脸动也不敢动。染红霞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耿郎,你适才的神情与犯人简直毫无二致。」忽而忍住笑道:「适才你所犯何罪,速速招来,否则大刑伺候。」耿照被这么一逗也乐得笑了,「末将适才无意冒犯,还请美人原谅则个!」

  「无意?你分明是有意,到底有何居心,再不如实交代,某家就用刑了!」模样娇媚可人,耿照再也把持不住,一把将她抱住。染红霞羞不可与,脸红得以快滴出血来,但仍努力克制着羞耻之心望着耿照。

  之前于圣藻池欢好,虽非染红霞本意,但事后仍时不时怀念那销魂的感觉。此刻爱郎紧紧与己相拥,不免又想到了当日那揉骨作泥的快感,想到此处染红霞不禁啐了自己一口,「一个女儿家念想此等羞人事成何体统!」但是仍旧对视爱郎一言不发,似乎期待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耿照此刻也是不知所措,见识了染红霞往日的冷漠、前日的激情,又到今日的诱人实不该如何是好。心里嘀咕着:「此刻我若同红儿亲近,不知她可会恼我。」踌躇不定间,最终还是小马过河般一点一点的摸上染红霞的姣好身段。染红霞身上残破不堪的衣物此刻看来不仅不觉狼狈反而更添诱惑,只将诱人的胴体勾勒得更加引人暇思。加上染红霞红红的脸蛋,耿照腿间的物事早已硬得似铁一般,无奈不敢提枪上马,只得一步一步的尝试着,只要染红霞不应允,耿照仍旧不敢越雷池一步。

  染红霞此刻则是另外一番心情了,爱郎火热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如何感觉不到?甚至连他的呼吸此刻都火热无比,在他火热的目光下,仿佛自己都要融化了似的。慢慢的肚腹间有种异物抵住的感觉,那物事比爱郎的手还要烫,染红霞立刻明白了那物事到底是什么。脸比刚才更红了,但是又不敢动,只好望着爱郎,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最终还是耿照率先发起了攻击,手开始在染红霞身上摸索而不仅仅是放在上面了,同时吻上了染红霞那娇艳欲滴的红唇。染红霞脑中一片空白,只得任由爱郎「侵犯」自己,爱郎身上浓烈的男性气息也刺激着她的五官,若非神智中仍旧保有一丝矜持,只怕早已和耿照扭作一团了。奈何如此,仍旧下不了决心让爱郎停下来,似乎耿照的爱抚和亲吻有魔力一般,自己不舍得也不想停下来。试探一番后,见染红霞无异样反应,手漫漫地握住了染红霞的酥胸,这已不是耿照第一次接触染红霞的雪乳了,但是仍旧给耿照一种惊艳的感觉。虽然不比横符二女巨大,但是娇挺,弹性上可谓更胜一筹。雪顶的那一抹红梅此刻也是立了起来,耿照不禁张口将它含在嘴里百般挑弄,只把染红霞弄的娇呼连连。

  将酥胸把玩了一阵后,耿照开始向最终目的地进军,火热的手从酥胸、肚腹、大腿直至最后的秘境。就在耿照准备越过最后一道关卡的时候,手突被染红霞抵住。「你我还未成亲,此前让你胡为已是不佳,此刻如若再让你这么荒唐,岂不让你觉得我同那些烟花女子一般,叫你轻贱于我?」耿照立道:「红儿,我是真心爱你、敬你,绝无半分轻贱之意,你若不信,在此我便立个誓言,皇天在上,若我耿照有负红儿,叫我……」话未说完,染红霞急捂其口。「我信你便是,倘若日后你负我,我就……我就……做菜毒死你。」

  一霎的沉默。

  两人突然同时「噗哧」笑出。虽然最后一句说得恶狠狠的,可是眉目间尽是柔情。看见美人如花笑靥,耿照欲火更炽,一把扑倒染红霞,忘情索吻。染红霞同样用最直接的行动回应他。缠绵一阵,耿照龙杵早已烫得吓人,虽然隔着布料,染红霞仍旧能感受到它的火热。耿照终于将最后一重防御卸去,整个耻户巨细靡遗地暴露在他面前。染红霞几欲羞得晕过去,只得把头别过一边,任由爱郎施为。龙杵顶着娇嫩的肉壁慢慢前进,忽见红儿面有痛苦之色,耿照急忙停止前进:「红儿,疼么?」爱郎关爱自己,染红霞心中一丝柔情荡开,「我……我没事的,你来……来吧!」

  耿照如获圣旨,但又生怕弄疼染红霞,小心翼翼地向前挺进。终于,整根龙杵都进入了蜜穴,当龙杵完全进入蜜穴时,染红霞不觉将一双长腿绕住爱郎虎腰,如同八爪鱼一般紧紧地拥着耿照。耿照也开始一下一下的抽插,染红霞此刻也放开胸怀同爱郎享受鱼水之乐,轻声的叫着。但是随着耿照的开发,叫声一声比一声响,一声比一声娇媚,「耿郎……好……好深……好……舒……舒服……」不多时也发觉自己的叫声太过放浪,红着脸望着爱郎生怕他取笑。耿照微微一笑:「红儿,你叫得真好听!」听得女郎面色更红,再也不好意思喊出如此淫猥的叫声。耿照不肯放过她,入得一下比一下凶狠,插得染红霞又忍不住叫了出来,为了防止自己叫得更淫猥,染红霞一口吻住了耿照,将自己的口堵住。染红霞经验尚浅,不多时便已泄身。耿照交欢次数虽然较多,但是染红霞的肉壁紧凑直如弦子,不久也到了一射如注的边缘,龙浆奔泄之际,却忘记拔出再射。火热的阳精打在宫壁上,硬生生让染红霞二次泄身。染红霞直美得美目翻白,竟已小死过去。耿照慢慢退出蜜穴,带着阳精和蜜汁刮出,挂在洞口,肉唇微胀,说不出的淫美,耿照立时又硬了起来。染红霞此时正好也从泄身余韵中缓过来,见耿照如火一般的目光望着自己,面上又是一红,视线往下,立刻发觉耿照又起了反应,面红更甚。「你要是还想……想要的话,那……那就来吧!我没问题……的……」最后一个字说完仿佛已快羞得晕过去。耿照听到立马抱住染红霞又是一阵缠绵,仿佛二人的肉体都要揉作一团。



    ◇    ◇    ◇



  一阵缠绵后,染红霞下体早已红肿不堪,似乎动一动都要扯碎腿心似的。只得趴在耿照的胸口,望着别处。良久二人回覆先前精神,此刻也已入夜,二人腹中早已蛙鸣阵阵,二人商量捉鱼来吃。无奈染红霞此刻「身体有恙」,只得耿照下水捕鱼。此时天色已晚,山谷中只有粼粼星光,眼睛早已无任何用处,还好碧火神功感应冠绝天下,这下派上了用场,不多时便抓住了几。上岸寻得些枯枝,在前日的火堆中引燃,将鱼刮鳞除肠后插在树枝上烘烤,不多时便有一股肉香蔓延开来。染红霞吃着烤鱼,突地想起了父亲师傅和师姐妹们,不觉泪水也已涌出眼睑。「红儿,怎么了?」耿照急忙上前。「我想我爹还有我师傅他们了。」染红霞美目含泪。立马又想起刚才是自己去安慰他人,可是现在自己却哭了起来,染红霞伤心之余也不免带有一丝羞亿。「没事的,咱们总能想到办法出去,世上没有不可能,只有愿不愿意去做。」染红霞俏脸微红,「谢谢你。」耿照带着一丝狡诈的笑容回道,「一人一遍,两不相欠。」羞得染红霞提起粉拳就像爱郎胸口砸去,无奈腿心此刻刺痛,这一动手立刻疼得一颤。耿照立马上前,「别动,以后咱们在一起的机会多得是,只要你想,我随时让你打,现在好好歇息,别弄疼了自己。」染红霞听得甜滋滋的,不再扭动,趴在爱郎怀里混混睡去。睡梦中仍旧喃喃耳语,「爹爹、师傅、师姐,你们还好么?」耿照自然听得清楚,望着满天星斗,耿照也混混睡去。

  竖日一大早,耿照如昨日般捉鱼烤鱼,染红霞经昨夜一番休息,此刻已能正常行动。二人吃完烤鱼,再次环视这个山谷,山谷四周都是高达数十丈的山壁,山谷中倒是鸟语花香,说是世外桃源一点不为过。可是二人此刻完全没有赏玩之心,望着茅屋背后山崖上的洞穴,仿佛那黑洞洞的洞口在嘲笑二人一般。难道二人就要如同五阴大师和袁悲天一般终老谷中?染红霞拾起一块原石扔进湖中,似是发泄心中的愤懑。噗通一声,耿照突然想起什么,猛的拉住染红霞的手,「红儿,这里或许一个出口!」染红霞被他说得一愣,「哪还有什么出口啊,耿郎你别急,出不去没什么的……」还未说完,耿照便打断了她。「这个瀑布下面就是一个出口!」染红霞立即会意,瀑布如此的冲刷下来,水潭仍旧不见增大,可见这水潭下有一通道与外界相连。「红儿你等等我下去看看。」说完,便脱衣跳入水中。不多时,在瀑布正对面的岩壁上发现了一个1丈见方的洞口,迟疑一阵后,耿照游了进去。水流不是很急,耿照游地也不快,慢慢地手摸着岩壁慢慢前进,同时也在合计自己该返身的时间。

  游了约莫廿四、五步后,前方仍旧一面黑暗,耿照已觉适时该返身了。一手按着石壁,一手顶着通道顶准备返身时,突然发觉水并没有像之前完全漫过自己的手,大约到自己中指第二根指节的地方便没有水了。欣喜之下,耿照立骂浮上去将鼻孔浮出水面,呼出胸中的浊气,当吸入第一口空气时,耿照觉得自己如获新生一般。休息片刻,耿照打算继续前进,越往前,水面离岩体越来越远,又行进了大约五十步,隧道两壁明显增宽少许,耿照已可将整个头部置于水面上了,再前进大约五十步突然一缕光线映入耿照的眼中。

  此时另外一边,染红霞已急美目含泪,爱郎下去这么久了仍旧没有上来。「该不会他已经……不会!不会!我怎么能这么想?他……他一定会没事的!一定!」又等了许久,爱郎仍旧没有出现,泪水在也控制不住涌出眼眶,顺着雪白的面颊掉落在衣襟上。突地,水中出来一人,却不是耿照是谁?染红霞再也忍不住,也不管衣物被沾湿,跳入潭中一把抱住耿照。往日的矜持早已飞向九霄云外,紧紧搂着爱郎,雨点般的亲吻着他,生怕一放手他便又消失了般。「怎么了?」各找望着她。「你还说!我还以为……还以为……你……」没说完已泪如雨下。「要是你再不出来我便也要随你而去了。」最后一句说得更是绝决,耿照听得其中的深深情意,将丽人抱的更紧。温存良久,还是染红霞率先出声,「下面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何许久都不上来?」

  「红儿,咱们可以出去了!咱们可以出去了!」一把抓住染红霞的手,喜动于色。染红霞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反应过来,「你说这水潭下面的洞穴真的与外界相通?」

  「正是!咱们真的可以出去了!潭底有一丈许大小的洞穴,与外界相连,只需前行廿四、五步便有间隙可供呼吸,而后路程便好走得多了。」染红霞也听得激动万分,「真的可以出去了?!」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心中的喜悦。兀地,面色一沉,「你怎可如此,哪怕真的出不去了,你我终老于此便是,如若你刚才出了事,可教我如何是好?」染红霞已努力装得面色十分难看,在爱郎看来此中尽是柔情,将染红霞的手握得更紧,「下次绝不会这样了,害得你如此担心,实是对不住。」

  「不要说对不住,我不想从你口中听到这几个字,只要你将人家放在心里就是,而且你这么做也是为了人家,我很欢喜,但以后绝不可这么做了。」说完,染红霞对视着爱郎,目中尽是柔情。

  「事不宜迟,咱们赶快出去吧!也不知道将军那厢如何了。咱们失踪数日,估计要忙坏不少人了。」耿照说完拉着染红霞便打算下水。「等等。」染红霞应道。「你适才下去许久肯定累了,先歇会再吃点东西再走吧!」耿照应道:「没事的,还是早点出去要紧。」染红霞难得的面色一沉,「你怎如此不听话?再说出去也不急在这一时。」耿照也觉不该拂去美人一番好意,坐下休息片刻。不多时,染红霞便已下水捉得几尾白鱼,耿照照例烤熟,二人分食后小憩片刻,便准备动身离开。

  穿衣于水中前行艰难,二人遂褪下衣物,将衣物束在腰间。褪衣时染红霞又将玲珑身段展现无疑,结实的大腿,白如玉软如酪的酥胸……直看得耿照心猿意马,见染红霞转过头来,立马转过头区,生怕被发觉。突然想起某事,在地上拾了数枚指头大小的石子装在衣袋中。染红霞已装束好准备下水,正要招呼耿照一同下去,突见耿照在地上拾取石子,也不以为意。见耿照也装束好,便拉着他的手朝潭中走去。

—————————————————————————————————————
(欲知后事,下折分解)




妖刀记同人Mineyeshen版(002)
—————————————————————————————————————
【第二折 再见伊人,情意绵绵】


  二人前行了许久,前方的光芒越来越亮,流水已只到二人膝盖处,隧道也宽到足以三人并行。「累么?」耿照关怀到,「不累,当初练剑的时候比这累多了,倒是你一直在前方开路累着了吧!」

  「我也不累。」二人对视一笑。突地,脚下的水流变得湍急起来,耿照握紧染红霞的手,吩咐道:「手扶着石壁,脚下踏实,再坚持会,前面就是出口了。」又前进了几十步,光亮已勉强看到左近,左右两旁已有可落脚的白地,二人离开流水上岸。二人沿着石壁慢慢前行,不多时已听到隆隆响声。

  又行一段,隆隆之声已让人觉得稍有不适,同时眼前已甚明亮,耿照忙将染红霞的眼睛蒙住,自己也闭上眼睛。染红霞正想问为何如此,耿照对着她耳朵高声说道:「长处于暗处,突地处于明处将使眼珠受损。」染红霞也立即会意,面色一红,暗嘲自己混迹江湖多年此时未免显得孤陋寡闻,还好耿郎看不到自己面红,否则真羞煞人了。耿照又大声道,「用布条蒙住眼睛,用碎布堵住耳朵。」染红霞照做,虽不得将隆隆之声挡尽,但已比此前的隆隆巨响舒适得多。「现在呢?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染红霞大声对着耿照说道。「等天暗下来再作打算。」二人倚着石壁歇了下来,在水中泡了半日,即便染红霞体制不输男儿且又身怀内功,仍旧冷得瑟瑟发抖,偎在耿照怀里求暖。染红霞如玉的雪肤上冻得起粒,耿照身觉最为明显,遂将染整个抱在怀里,运起碧火神功为爱侣驱寒。不知过了多久,二人隔着面上布条发觉光亮暗了许多,耿照示意取下布条,二人遂取下罩在面上的布条,果然此刻天际泛红已近黄昏。二人遂穿上腰上所束湿衣,以免出去衣不蔽体,不成体统。二人沿着石壁慢慢走向洞口,隆隆之声甚响,往下望去,白津顺着山壁辚辚而下,激起一片水雾。

  二人向下望去,洞口约莫离水潭有数丈之距,然二人也不敢贸然跳下,谁能估摸得潭水深浅,其下有无暗石?耿照取出放于衣袋中的石子,遂一运碧火神功投将下去,咚咚数声,可见潭水水甚深,亦不见石子谈起,水下亦无暗石。待一切行施妥当,耿照对染红霞说道:「红儿,我先下去,你待会再来。」明知危险已经微乎其微,爱郎仍旧不愿自己涉嫌,心中那份柔情更甚。拉着他的手道:「知道了,耿郎。」耿照微微一笑,便即跳下。噗通一声激起巨大的水花,不多时便从水中钻出,又在水中探寻了一番,确保的确无任何暗石之后示意染红霞跳下。普通一声染红霞也跳下,不多时也从水中慢慢站起。披着火红的晚霞,从水中慢慢走上岸来,甘洌的潭水配上火红的日红直把丽人原本清丽的面容映衬得更加动人,尤其是胸前是不是露出的春光直把耿照望得如痴如醉。倒是染红霞率先反应过来,「再看,小心眼珠子要掉下来了!」耿照不好意思地抓抓头,随即岔开话题:「这里是哪,红儿你之前来过么?」染红霞的注意力果然被成功转移,木楞地回答道:「我也没来过,寻个人家问问吧!」

  正行间,突然看到一个人影慢慢朝这走来,急忙朝那人走去。



    ◇    ◇    ◇



  「典……典卫大人?」

  「嗯?这人认识我?」耿照寻思。那人正好背对着落日,红光将她的相貌包裹了起来,耿照实看不清此人的长相,一眼望去,从服饰上看应该是一名女子。走进一看,此人五官俏丽,身着一身细白女衫,一双杏眼,面带晕红,竟是许久未见的阿纨。

  阿纨也很兴奋,许久未见,心中也是思念万千,虽然看起来稍显落魄,但是能看到耿照,阿纨打心底很开心。染红霞躲在耿照的背后不敢出来,虽说对方也是女子,但是此刻自己衣衫不整,实不是与其交谈的良机。所幸躲在耿照的身后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耿照也松了口气。阿纨看到二人衣衫不整甚是狼狈,遂引二人往自己居处去了。不长的路上,阿纨领头带路,耿照从后望去,起初还以为是夕阳照在脸上才觉得她面红,现在才发现她练耳根都红透了,不由心神一荡。阿纨引二人来到自己的居处,引二人进到自己居室,于另外一件屋子寻得两套衣衫分交予二人。染红霞先行进里屋更衣去了,耿照则在院外等侯,无意间对上阿纨的眼神,发觉她也在望着自己,二人都是面上一红,各自别过脸去。

  最后还是耿照先出声,「你……你过得好么?」竟有些结巴起来。「嗯……还……还好。」阿纨竟也有些结巴了。二人一时无话,就这么望着对方,不多时,染红霞换好衣物走了出来,看到二人的样子,问道:「你们怎么了?」

  「没……没什么。」耿照赶紧否认。「对了,介绍下,这位是我和弦子的朋友—阿纨,这位是水月亭轩染红霞染二掌院。」耿照急忙转移话题。「染二掌院好!」阿纨道个万福,染红霞急忙回礼。随即道:「多谢阿纨姑娘借衣之德,染红霞感激万分。」阿纨连称不敢,突的想起耿照身上还穿着湿衣,赶紧让耿照进屋更衣,染红霞也发觉自己的不细心,二姝忙催促他赶快进屋更衣。耿照进屋不久,阿纨望着染红霞道:「姐姐真美。」虽说是恭维话,但是却出自一位美人之口,染红霞不免觉得得意,要是以往,这类话对她来讲就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现在一名女子如此说自己,实是说出不出的受用。急忙回道:「阿纨姑娘才美呢!一身白衣,好比天上的仙子一般。」阿纨亦不敢接受。「姐姐同典卫大人真是一对璧人,好生叫人羡慕。」阿纨不紧不慢的说道。染红霞被这句话羞得满脸通红,可又不想说是也不想说不是,全没听出阿纨后半句话中所带的一丝幽怨。阿纨强自笑道:「姐姐这样,那么小妹刚才的话可说中了?」染红霞似是默认,但是仍旧憋着个红脸一眼不语。

  耿照刚好换号衣物出来,突见染红霞面红入枣,很是奇怪,「红儿,怎么了?」兀的醒起,此刻有人在场,脸已红脸起来,染红霞脸红更甚,倒是阿纨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突然传来一声柔美的女音,「阿纨,是不是有客人来了?」随即一名清丽妇人走了过来,妇人身穿的衣物和阿纨极为相似,年纪约莫三十来岁。「贱妾不知贵客降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那妇人裣衽行礼。染耿二人急忙还礼,「夫人客气,我二人失足掉进谭中,多亏阿纨姑娘相救,这怎么敢当。」妇人含笑:「贱妾贱名雪贞,随夫一家隐居于地,不想今日二位贵客降临,有失迎迓,还请二位进寒舍略尽薄酒聊表歉意。」二人连忙称谢,倒是耿照听到这个名字兀的想起之前在莲觉寺里漱玉洁和伊黄粱的一番对话。这里难道便是伊大夫的一梦谷?那伊大夫呢?那妇人引二人进入内屋,「还请贵客稍待,贱妾这就为二位客人准备酒菜。」末了,对阿纨道:「阿纨你在这好生照料二位贵客,我去去就来。」

  「是,娘。」阿纨随即应道。娘?耿照又点糊涂了,怎么阿纨喊伊大夫的夫人叫娘,那么她和伊黄粱,可是那又如何能够……耿照一时思维混乱,竟脱口问道:「阿纨,你与伊夫人既是母女,那么当日伊大夫为何……」突然觉得自己出言太过唐突,不该如此失言,赶紧住口。哪知阿纨竟应道,「伊大夫是我义父,我爹爹在我小的时候便过世了,很小的时候我便同我娘分开,上次是因为我娘一直念叨我,义父没办法,所以才出此下策把我……」后续的便说不下去了。说完偷偷的瞄了耿照一眼,染红霞坐在一旁望在眼里若有所思。不多时,那妇人端着一个餐盘过来,上面有四碗米饭,一壶酒和四盘菜肴。妇人忙引二人就坐,自己也和阿纨坐下举杯作陪,壶中装的不知是什么酒,饮下去自有一种清冽的感觉,又不像寻常白酒那么辛辣,菜色虽只有四道,且都是平常的白斩鸡、清炒油菜、烧鱼、苦瓜炒蛋,但是不知为何出乎寻常的美味,端是道道可口。耿照似有些明白这妇人为何可以拴住伊黄粱的心长达十年之久的缘故了。用完饭,雪贞引众人去屋后的温泉洗浴。浴毕,雪贞让阿纨与自己同居一屋,将阿纨的屋子让给染耿二人居住,二人不知说好还是说不好。倒是雪贞暧昧一笑带着阿纨回屋歇息去了,随手把门带上。

  二人站在屋子里不该如何是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虽说二人早已有数次肌肤之亲,但是此时借宿他人家中实是不好意思同床共枕。最后还是染红霞率先发话,「快上床歇息吧!明早还有其它的事呢,不好好休息明天不好赶路。你我都……都已经……那样过了,这也……没……没什么了,快点歇息吧!」看耿照还不动,染红霞跺脚道:「你再不来,今晚就别睡了!」无奈,耿照褪了外衣和鞋袜并头睡在染红霞的枕旁,两只手笔直放在腿上,整个人都紧绷着。噗哧一声,染红霞忍不住笑了出来,带着戏谑的表情对耿照说道:「典卫大人,今天那个阿纨我怎么觉得人家对你有意思啊!」耿照心中一惊,不知该如何是好。木讷道:「红儿,我……」」别我我我了,看不出来咱们典卫大人也是个香馍馍啊!这么多女子都惦记这。「只把耿照襙得晕过去,耿照突的咬住她的话回道,」是啊!是啊!尤其是红儿,我这样一呆子竟能得到红儿的垂青,实乃三生有幸,上天待我果真不薄。」这回轮到染红霞脸红了,抡起粉拳对着耿照就是一顿乱打,「说什么呢!嘴贫,我叫你说!我叫你说!」耿照连连求饶:「红姐饶命,红姐饶命。」双手作抱头状,装作真的被人捶打一般,二人打闹一阵,不多时便即昏昏睡去。



    ◇    ◇    ◇



  突地,耿照觉得自己嘴唇上一阵湿润感,睁眼一看,染红霞衣衫不整的趴在自己胸前。两个健硕的乳瓜压着自己,实说不出的受用,同时激烈地吻着自己。「红儿,你怎么了?」耿照保持着最后一丝清明问道。其实他自己也不好受,染红霞这么一弄,他此刻也是欲火高涨,要在平时早就一把将她扑倒了。但是今日的染红霞不对劲,如同那日在圣藻池一般。「我……我要,我要,你快来,我受不了了。」染红霞不依不饶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不及时解救红儿必定被欲火伤到身体,看来回去得像蚕娘请教请教了。」想完,一把抱住染红霞,三下五除二就将她剥得如同大白羊一般,往下一摸,蜜穴早已湿得不成样子。期间间接带着染红霞「耿郎耿郎」的叫声,耿照再也忍不住,将龙首对着穴口一插到底,当龙杵进入的瞬间,染红霞如一尾活虾一般真个人蜷了起来。伴随着耿照一下又一下的冲刺,染红霞忍不住含着自己的手指小声的叫了起来。尽管叫得很小声,但在耿照听来无异于最动听的甜言蜜语,龙杵可谓硬的发疼,急忙加速冲刺,不多时染红霞又泄了一次。

  「嗯……」

  「什么声音?」耿照突然听到人声,立马用棉被将染红霞包住,染红霞还未从泄身中恢复过来,倒也无甚反应。耿照草草装束准备下榻,突然觉得床下有人,一见之下竟是阿纨,此时阿纨竟是一丝不挂。耿照连忙将其抱起,同时发觉她被人点了穴道,随手便解开了。这不解还好,穴道一解,阿纨立马拥住耿照,用自己的胴体在耿照身上厮摩,「我……我好难受……要……我要……典卫大人我要……求求你救救阿纨」当初也是这样的一幕,耿照立即反应过来,染红霞和阿纨肯定都中了春药,幸亏自己身怀碧火神功,加之此前被郁小娥暗算过一次,否则自己也不免中着淫药。到底是谁点了阿纨的穴道将她扔在床下,这就让人不解了。耿照将阿纨并头放在染红霞的身边,此次可谓故戏重演,耿照尽量让自己口气平和地来问,「阿纨到底怎么回事?是谁点了你的穴道?」阿纨似乎连说话都很艰难劳:「我……我不知道,典卫大人,求……求求你,帮帮我,我……我好难受……」思前想后,耿照决定还是先救阿纨再作打算。如同夺取阿纨红丸的夜晚一样,耿照略显迟疑地褪下阿纨身上的衣物,雪白的肌肤在油灯下散发这迷人的气息。轻车熟路的吻上阿纨的唇,双手将她整个托起,将阿纨轻轻放在自己身上。也许是因为药物的缘故,阿纨激烈地回应着耿照,口中的呼吸越来越灼热,似乎整个人都要被揉碎了一般。耿照分开阿纨的双腿,一眼望去,处芳草萋萋,其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艳红,如同裂开的石榴一般,惹人暇思,颤动间慢慢地溢出潺潺流水,只把腿根弄得一片狼藉。耿照再也忍不住,喘息般对阿纨说道:「阿纨我来了,你忍着点。」

  「嗯……嗯……」阿纨迷迷糊糊的回应着。耿照一寸一寸的将怒龙送入阿纨的身体,整个过程中阿纨始终张着殷桃小口,仿佛整个人要被洞穿了般,抽动间带着嫩肉混着蜜汁挂啦出来,说不吹的淫美动人。不多时,阿纨便美的娇叫了起来:「啊……啊……美……美……阿纨好美,典卫大人弄得阿纨好美啊……啊……啊……啊……」耿照听得怒龙更加硬挺,一下比一下狠,深深的插入蜜穴,只弄得二人腿间一片狼藉。猛的阿纨开始颤抖起来,耿照已知她要丢了,赶紧加快速度,果不其然阿纨叫的更响起来:「阿纨要去了!要去了……去了……」伴随着阿纨的叫声,耿照也在阿纨身上射出今夜的第一次。再看阿纨,一声高亢的叫喊后,便软软的倒了下去,躺在床上喘息着。

  耿照正想上前爱抚一番,突见染红霞媚眼如丝地望着自己,带着一丝戏谑的坏笑,其中虽更多的是柔情,耿照仍旧是黑脸一红。只听染红霞道:「耿郎,我还要。」耿照先是一愣,接着腿间龙杵立时又复雄风,一把将染红霞按倒,饿虎扑食般的抱住她,一面抽插,一面同她四唇相接。不多时染红霞又小丢一次,此时药效效力已弱,染红霞神智已回覆得七成左右,望着在自己身上驰骋的爱郎,不觉大羞,连忙把头别过去,粉颈一转,正好看到了身无寸缕的阿纨,直把脸羞得如同红布一般。随即发现阿纨也红着小脸望着自己,心中羞耻更甚,恨不得就此晕死过去。耿照也发现二姝已快恢复清明,奈何舍不得鱼水之乐精不肯停下来,染红霞一边承受着爱郎的冲击,却又怕在阿纨面前喊出不堪的话来,两只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阿纨此时也看的面红耳赤,欲望却也在不断地放大,阳精因自己不停摩擦着腿根正慢慢的从玉蛤中流出。情动出,多么耿照能来疼爱下自己,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如果可以的话,阿纨真想从这个屋子逃出去,但是此刻自己浑身酸软,别说走出这间房子,恐怕连下床都是件难事。无奈,红着俏脸望着耿照,默默无语。

  倒是耿照若有所思,突将阿纨整个人翻过来放在染红霞的身上,交换着亲吻二姝的娇唇。更把魔爪伸到二女之间玩弄着二人的雪乳,近在咫尺的两个玉蛤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只将耿照胯下怒龙激得更硬了几分。从侧面望去二姝双丸相抵,如同四个大白馒头叠在一起,甚是淫美,两个蜜穴更是一上一下的呈现在耿照的面前,一望之下欲火更甚,抽插得更加卖力,只把身下的二姝弄得娇叫连连。倘在平时,耿照想都不敢想此事,奈何今日被淫药和欲火这么一冲,心中的狂野如同出笼猛虎般被释放出来,想着甚么便干了出来。二姝望着面前的女郎都是面色一红,都别过脸去,哪知耿照却得理不饶人,一下弄这个一下弄那个,只把二女弄得娇呼连连。染红霞隔着阿纨望着耿照,似乎第一次见到此人一般,羞耻心和快感同时冲向她,她的意识如同汪洋中的一夜扁舟,已冲得乱七八糟,若非还有最后一丝女子的矜持,只怕比在圣藻池时还要主动。阿纨对耿照的感情不能说是一见锺情,但也可以说耿照早早便在她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芳心早已暗许,耿照这么」叠罗汉「,非但阿纨不觉生气,反而觉得耿照将自己同染红霞视作同等感到很高兴,尽力的承受着自己心上人的一次次冲击。耿照将二姝分开准备下一轮的欢好,猛地觉得头一沉,倒头便晕了过去。



    ◇    ◇    ◇



  夕阳将屋子照得通亮,耿照只觉痛疼益甚,自得蚕娘之助,耿照就极少头疼,今日之况实属罕见。兀的想起昨天作的那个梦。奇怪,昨夜自己怎么做了如此荒唐的淫梦,暗啐自己最近欲望过剩,如不节制,再过几日那还了得?苦笑一阵,准备起身,突的发觉自己的双臂俱都被人抱着,左右一看,染红霞和阿纨竟一人抱着耿照的手臂睡得香甜。原来那竟不是梦!我……我怎会?这到底怎么回事?

  「阿纨!阿纨!你在哪啊!阿纨!」雪贞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而且越来越近,最后已可以断定她已来到门前,妇人雪贞小心的敲了敲门问道:「典卫大人,染姑娘,你们起来了么?」耿照立即回应:「起……起来了,夫人有何事?」妇人应道:「那我进来了,我给二位端早点过来了。」说罢几欲推门而入,耿照急道:「等……等等,我们正在更衣呢!请夫人先回,我等漱洗完毕后自来用饭,劳烦夫人了。」

  「哦!那我把早点放在灶间锅里温着,典卫大人待会请自行取用。哎!我得去找找阿纨这丫头,昨晚说出去透气,怎么现在还不见人影,估计贪玩又溜出谷了,我得去寻寻。」耿照忙应道,「是……是……夫人慢走。」殊不知门外雪贞带着一抹狡黠的笑容慢慢离开。耿照才挡住雪贞,低头便发现二姝望着自己,这下惊得差点跳起来。与伊夫人的交谈早已惊醒了二姝,适才二人都不敢发出动静。现在雪贞一走,二人不约而同望着耿照,目光中似是柔情无限,但都不说一句话。

  耿照吞下一口唾沫,木讷道:「这个……我……我……」

—————————————————————————————————————
(欲知后事,下折分解)


點評

mineyeshen  这...(汗流浃背)  發表於 2012-4-22 02:15
serfies  你原文写了待续啊!别想逃!  發表於 2012-4-22 00:33
mineyeshen  感谢serfies兄帮忙排版,不过为啥要多句欲知后事,下折分解,你这不是陷我于水深火热中么?(泣)  發表於 2012-4-22 00:00
serfies  燥间忘改了  發表於 2012-4-21 22: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84

主題

28

好友

6462

積分

六合名劍

Rank: 6Rank: 6

UID
380
積分
6462
帖子
2428
精華
0
發表於 2012-4-22 01:14:43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erfies 於 2012-4-22 18:01 編輯

通篇重排
这回为更加通顺润改较多,不仅仅是错字、错人名
重复率较高的几个词汇也稍稍做了调整(如狡黠部分变成淘气
弦子那句改成大胆改作紧凑直如弦子,一剑杀死你也改成做菜毒死你XD
几处矛盾、重复的地方也做了删改或调

望Mineyeshen见谅
因为改得比较细,所以觉得阿纨实在好萌
乖乖任典卫大人摆布,真的又温顺又邪恶



妖刀记同人Mineyeshen版(001)
—————————————————————————————————————
【第一折 郎情妾意,别有洞天】


  二人困于谷中已有数日,奈何谷中虽奇景动人,二人却无心赏玩,终日不断地寻觅通向外界的出口。几日来几乎将整座山谷掀过来,然除殊境石挡住的石洞外再无其他出口。就当二人几近绝望时,终于找到了一线希望,姑且称之为希望吧!在茅屋背后的山壁上十数丈高处的有一洞穴,大小堪堪容一人躬身进入。然这十数丈的距离却仿佛如同星辰般难以触摸。十数丈的山壁,试问当今天下谁有如此轻功可纵身跃上?纵使此刻绳索在手,又如何掷上十去固牢?二人思衬良久,最终还是放弃这条路线。捕鱼、烤鱼、练功,日子就这么乏味地过着。

  耿照心觉不能救染出去,这几日闷闷不乐。染红霞看着心里难受遂开导于他,「其实不出去也没什么不好,这没人打搅,你我二人于此厮守……」话没说完,已羞得面红耳赤。耿照听得心中一动,猿臂将女郎紧紧抱住,闻着佳人身上的幽幽体香,情所到处不禁起了反应。染红霞正觉肚腹处有异物抵着,推开耿照看个究竟,一望之下脸红得堪比平时穿的红衣。耿照也脸红了起来,「我……我……」顿了半天仍旧说不出话来。倒是染红霞先恢复镇定,静静地望着耿照,耿照羞耻更甚,苦着个脸动也不敢动。染红霞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耿郎,你适才的神情与犯人简直毫无二致。」忽而忍住笑道:「适才你所犯何罪,速速招来,否则大刑伺候。」耿照被这么一逗也乐得笑了,「适才末将无意冒犯,还请女官人原谅则个!」

  「无意?你分明是有意,到底有何居心,再不如实交代,本管就用刑了!」模样娇媚可人,耿照再也把持不住,一把将她抱住。染红霞羞不可遏,脸红得以快滴出血来,但仍努力克制羞耻望向耿照。

  之前于圣藻池欢好,虽非染红霞本意,但事后仍时不时怀念那销魂的感觉。此刻爱郎紧紧与己相拥,不免又想到那揉骨作泥的快感,想到此处染红霞不禁啐了自己一口,「一个女儿家念想此等羞人事成何体统!」但是仍旧对视爱郎一言不发,似乎期待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耿照此刻也是犹豫不决,见识了染红霞往日的冷漠、前日的激情,又到今日的诱人,实不该如何才能讨到好。心里嘀咕:「此刻我若同红儿亲近,不知她可会恼我。」踌躇不定间,最终还是小马过河般一点一点的摸上染红霞姣好的身段。染红霞身上残破不堪的衣物此刻看来不仅不觉狼狈反而更添诱惑,只将诱人的胴体勾勒得更加引人暇思。加上染红霞红红的脸蛋,耿照腿间的物事早已硬得似铁一般,无奈不敢提枪上马,只得一步一步地尝试着,只要染红霞不点头应允,耿照仍旧不敢越过雷池。

  染红霞此刻则是另外一番心情了,爱郎火热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如何感觉不到?甚至连他的呼吸此刻都火热无比,在他火热的目光下,仿佛自己都要融化了。慢慢的,肚腹间又有种被异物抵住的感觉,那物事比爱郎的手还要烫,染红霞当然明白那物事是什么。脸变得比刚才更红,但是又不敢动,只好望着爱郎,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最终还是耿照先忍不住,手开始在染红霞身上摸索而不仅仅是放在上面,同时还吻上了染红霞那娇艳欲滴的红唇。染红霞脑中一片空白,只得任由爱郎「侵犯」,爱郎身上浓烈的男性气息也刺激着她的五官,若非神智中仍旧保有一丝矜持,只怕早已和耿照扭作一团。奈何如此,仍旧下不了决心制止爱郎。似乎耿照的爱抚和亲吻有魔力一般,自己不想也不舍得耿照停下来。耿照试探一番后,见美人无异样反应,慢慢地握住了染红霞的酥胸,这不是他第一次接触染红霞的雪乳,但是心中仍旧产生一种惊艳的感觉。虽然不比横符二女巨大,但是娇挺,弹性上佳。雪乳峰顶的那一枚红梅此刻也是立了起来,耿照不禁张口将它含在嘴里百般挑弄,只把染红霞弄的娇呼连连。

  将酥胸把玩了一阵后,耿照开始向最终目的地进军,火热的手从酥胸、肚腹、大腿摸至最后的秘境。就在耿照准备突破最后一道关卡的时候,手突被染红霞拿住。「你我还未成亲,此前让你胡为已是不佳,此刻如若再让你这么荒唐,岂不让你觉得我同那些烟花女子一般,叫你轻贱于我?」耿照立道:「红儿,我是真心爱你、敬你,绝无半分轻贱之意,你若不信,在此我便立个誓言!皇天在上,若我耿照有负红儿,叫我……」话未说完,染红霞急捂其口。「我信你便是,倘若日后你负我,我就……我就……做菜毒死你。」

  一霎的沉默。

  两人突然同时「噗哧」笑出。虽然染红霞最后一句说得恶狠狠的,可是眉目间流露的尽是柔情。看见美人如花笑靥,耿照欲火更炽,一把扑倒染红霞,忘情索吻。染红霞同样用最直接的行动回应他。缠绵一阵,耿照的龙杵早已烫得吓人,虽然隔着布料,染红霞仍旧能感受到它的火热。耿照终于将最后一重防御卸去,整个耻户巨细靡遗地暴露在他面前。染红霞几欲羞晕过去,只得把头别过一边,任由爱郎施为。龙杵顶着娇嫩的肉壁慢慢前进,忽见身下佳人面有痛苦之色,耿照急忙停住:「红儿,疼么?」发觉爱郎关爱,染红霞心中一丝柔情荡开,「我……我没事的,你来……来吧!」

  耿照如获圣旨,但又生怕弄疼染红霞,小心翼翼地向前挺进。终于,整根龙杵都进入了蜜穴,当龙杵完全进入蜜穴时,染红霞不觉将一双长腿绕住爱郎虎腰,如同八爪鱼一般紧紧地拥着耿照。耿照也开始一下一下地抽插。染红霞此刻放开胸怀同爱郎享受鱼水之乐,跟着杵身进出轻声哼着。但是随着耿照的开发,叫声一声比一声响,一声比一声娇媚。「耿郎……好……好深……好……舒……舒服……」不多时也发觉自己的叫声太过放浪,红着脸望着爱郎生怕他取笑。耿照微微一笑:「红儿,你叫得真好听!」听得女郎面色更红,再也不好意思喊出如此淫猥的叫声。耿照不肯放过她,入得一下比一下凶狠,插得染红霞又忍不住叫了出来,为了防止自己叫得更淫猥,染红霞一口吻住了耿照,将自己的口堵住。染红霞经验尚浅,不多时便已泄身。耿照交欢次数虽然较多,但是染红霞的肉壁紧凑直如弦子,不久也到了一射如注的边缘,龙浆奔泄之际,却忘记拔出再射。火热的阳精打在宫壁上,硬生生让染红霞二次泄身。染红霞直美得美目翻白,竟已小死过去。耿照慢慢退出蜜穴,带着阳精和蜜汁刮出,挂在洞口,肉唇微胀,说不出的淫美,耿照立时又硬了起来。染红霞此时正好也从泄身余韵中缓过来,见耿照如火一般的目光望着自己,面上又是一红,视线往下,立刻发觉耿照又起了反应,面红更甚。「你要是还想……想要的话,那……那就来吧!我没问题……的……」最后一个字说完仿佛已快羞死。耿照听到立马抱住染红霞又是一轮缠绵,仿佛二人的肉体都要揉作一团。



    ◇    ◇    ◇



  一阵缠绵后,染红霞下体早已红肿不堪,似乎动一动都要扯碎腿心似的。只得趴在耿照的胸口,望着别处。良久二人恢复先前精神,此刻已将入夜,二人腹中早已蛙鸣阵阵,二人商量捉鱼来吃。无奈染红霞「身体有恙」,只得耿照下水捕鱼。此时天色已晚,山谷中只有粼粼星光,眼睛几乎无任何用处,还好碧火神功感应冠绝天下,可派上了用场,不多时便抓住几条小鱼。上岸寻得些枯枝,在前日的火堆中引燃,将鱼刮鳞除肠后插在树枝上烘烤,不多时便有一股肉香蔓延开来。染红霞吃着烤鱼,突地想起了父亲、师父和师姐妹们,不觉泪水也已涌出眼睑。「红儿,怎么了?」耿照急忙上前。「我想我爹还有师父他们了。」染红霞美目含泪。回想刚才是自己去安慰他人,可是现在自己却哭了起来,染红霞伤心之余也不免带有一丝羞意。「没事的,咱们总能想到办法出去,世上没有不可能,只有愿不愿意去做。」染红霞俏脸微红,「谢谢你。」耿照带着一丝淘气的笑容回道,「一人一遍,两不相欠。」羞得染红霞提起粉拳就像爱郎胸口砸去,无奈腿心此刻刺痛,这一动手立刻疼得一颤。耿照立马上前,「别动,以后咱们在一起的机会多得是,只要你想,我随时让你打,现在好好歇息,别弄疼了自己。」染红霞听得甜滋滋的,不再扭动,趴在爱郎怀里昏昏睡去。睡梦中仍旧喃喃耳语,「爹爹、师父、师姐,你们还好么?」耿照自然听得清楚,望着满天星斗,耿照也慢慢睡了。

  竖日一大早,耿照如昨日般捉鱼烤鱼,染红霞经昨夜一番休息,此刻已能正常行动。二人吃完烤鱼,再次环视这个山谷,山谷四周都是高达数十丈的山壁,山谷中倒是鸟语花香,说是世外桃源一点不为过。可是二人此刻完全没有赏玩之心,望着茅屋背后山崖上的洞穴,仿佛在被那黑洞洞的洞口嘲笑一般。难道二人就要如同五阴大师和袁先生一样困死谷中?染红霞拾起一块圆石扔进湖里,似是发泄心中的愤懑。噗通一声,耿照突然想起什么,猛地拉住染红霞的手,「红儿,这里或许一个出口!」染红霞被他说得一愣,「哪还有什么出口啊,耿郎你别急,出不去没什么的……」还未说完,耿照便打断了她。「这个瀑布下面就是一个出口!」染红霞立即会意,瀑布如此的冲刷下来,水潭仍旧不见增大,可见这水潭下有一通道与外界相连。「红儿你等等,我下去看看。」说完,便脱衣跳入水中。不多时,在瀑布正对面的岩壁上发现了一个一丈见方的洞口,迟疑一阵后,耿照游了进去。水流不是很急,耿照游地也不快,慢慢地手摸着岩壁慢慢前进,同时也在合计自己返身的时间。

  游了约莫廿四、五步后,前方仍旧一面黑暗,耿照已觉是时候返身了。一手按着石壁,一手顶着通道顶准备回游,突然发觉水并没有像之前完全漫过自己的手,大约到自己中指第二根指节的地方便是水面。欣喜之下,耿照立马浮上去将鼻孔顶出水面,呼出胸中的浊气,当吸入第一口空气时,耿照觉得自己如获新生一般。休息片刻,耿照打算继续前进,越往前,水面离岩体越来越远,又行进了大约五十步,隧道两壁明显增宽少许,耿照已可将整个头部置于水面上了,再前进大约五十步突然一缕光线映入耿照的眼中。

  此时另一边,染红霞已急美目含泪,爱郎下去这么久了仍旧没有上来。「该不会他已经……不会!不会!我怎么能这么想?他……他一定会没事的!一定!」又等了许久,爱郎仍旧没有出现,泪水在也控制不住涌出眼眶,顺着雪白的面颊掉落在衣襟上。突地,水中出来一人,却不是耿照是谁?染红霞再也忍不住,也不管衣物被沾湿,跳入潭中一把抱住耿照。往日的矜持早已飞向九霄云外,紧紧搂着爱郎,雨点般的亲吻着他,生怕一放手他便又消失了般。「怎么了?」耿照望着她。「你还说!我还以为……还以为……你……」没说完又泪如雨下,「要是你再不出来我便也跳下来随你而去!」最后一句说得甚是绝决,耿照听得其中的深深情意,将丽人抱的更紧。温存良久,还是染红霞率先出声,「下面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何许久都不上来?」

  「红儿,咱们可以出去了!咱们可以出去了!」耿照一把抓住染红霞双肩,喜形于色。染红霞一时惊讶无语,随即反应过来,「你说这水潭下面的洞穴真的与外界相通?」

  「正是!咱们真的可以出去了!潭底有一丈许大小的洞穴,与外界相连,只需前行廿四、五步便有间隙可供呼吸,而后路程便好走得多了。」染红霞也听得激动万分,「真的可以出去了?!」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心中的喜悦。兀地,面色一沉,「你怎可如此,哪怕真的出不去了,你我终老于此便是,如若你刚才出了事,可教我如何是好?」染红霞已努力装得面色十分难看,在耿照看来此中却尽是柔情,将女郎的香肩握得更紧,「下次绝不会这样了,害得你如此担心,实是对不住。」

  「不要说对不住,我不想从你口中听到这几个字,只要你将人家放在心里就是了。而且你这么做也是为了人家,我很欢喜,但以后绝不可这么做!」说完,染红霞对视着爱郎,目中尽是柔情。

  「事不宜迟,咱们赶快出去吧!也不知道将军那边如何了。咱们失踪数日,估计忙坏了不少人。」耿照说完拉着染红霞便打算下水。「等等。」染红霞应道。「你适才下去许久肯定累了,先歇会再吃点东西再走吧!」耿照应道:「没事的,还是早点出去要紧。」染红霞难得的面色一沉,「你怎如此不听话?再说出去也不急在这一时。」耿照也觉不该拂去美人一番好意,坐下休息。不多时,染红霞便已下水捉得几尾白鱼,耿照照例烤熟,二人分食后小憩片刻,便准备动身离开。

  于水中穿衣前行十分艰难,二人遂褪下衣物,束在腰间。褪衣时染红霞又将玲珑身段展现无疑,结实的大腿,白如玉软如酪的酥胸……直看得耿照心猿意马,见染红霞转过头来,立马转过头去,生怕被发觉。突然想起某事,在地上拾了数枚指头大小的石子装在衣袋中。染红霞已装束好准备下水,正要招呼耿照一同下去,回头见耿照在地上拾取石子,也不以为意。见耿照也装束好,便拉着他的手朝潭中走去。

—————————————————————————————————————
(欲知后事,下折分解)




妖刀记同人Mineyeshen版(002)
—————————————————————————————————————
【第二折 再见伊人,情意绵绵】


  二人前行了许久,前方的光芒越来越亮,流水已只到二人膝盖处,隧道也宽到足以三人并行。「累么?」耿照关怀道,「不累,当初练剑的时候比这累多了,倒是你一直在前方领路累着了吧!」

  「我也不累。」二人对视一笑。突地,脚下的水流变得湍急起来,耿照握紧染红霞的手,吩咐道:「手扶着石壁,脚下踏实,再坚持会,前面就是出口。」又前进了几十步,光亮已勉强看到左近。见左右已有可落脚的白地,二人离开流水上岸,沿着石壁慢慢前行,不多时已听到隆隆响声。

  又行一段,隆隆之声已让人觉得稍有不适,同时眼前已甚明亮,耿照忙将染红霞的眼睛蒙住,自己也闭上眼睛。染红霞正疑惑不已,听耿照对着她耳朵高声说道:「若长处于暗处,突又到了明处将有损双目。」染红霞立即会意,面色一红,暗嘲自己混迹江湖多年此时未免显得孤陋寡闻,还好耿郎也闭着眼,否则真羞煞人了。耿照又大声道,「用布条蒙住眼睛,用碎布堵住耳朵。」染红霞照做,虽不得将隆隆之声挡尽,但已比此前的隆隆巨响舒适得多。「现在呢?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染红霞大声对着耿照说道。「等天暗下来再作打算。」二人倚着石壁歇了下来,在水中泡了半日,即便染红霞体质不输男儿且又身怀内功,仍旧冷得瑟瑟发抖,偎在耿照怀里取暖。染红霞如玉的雪肤上冻得起粒,耿照身觉最为明显,遂将染整个抱在怀里,运起碧火神功为爱侣驱寒。不知过了多久,二人隔着面上布条发觉光亮暗了许多,耿照示意取下布条,二人遂取下罩在面上的布条,果然此刻天际泛红已近黄昏。二人遂穿上腰上所束湿衣,以免出去衣不蔽体,不成体统。沿着石壁慢慢走向洞口,隆隆之声甚响,往下望去,白津顺着山壁辚辚而下,激起一片水雾。

  二人向下望去,洞口约莫离水潭有数丈之距。但二人都不敢贸然跳下,谁能估摸得潭水深浅,其下有无暗石?耿照取出放于衣袋中的石子,一运碧火神功投将下去,咚咚数声,可见潭水甚深,亦不见石子弹起,亦知水下无暗石。待一切行施妥当,耿照对染红霞说道:「红儿,我先下去,你待会再来。」明知危险已经微乎其微,爱郎仍旧不愿自己涉嫌,心中那份柔情都能滴出蜜来。拉着他的手道:「知道了,耿郎。」耿照微微一笑,便即跳下。噗通一声激起巨大的水花,很快便从水中钻出,又在水中探寻了一番,确保的确无任何暗石之后示意染红霞跳下。染红霞也噗通一声跳下,不多时从水中浮起。披着火红的晚霞,从水中慢慢走上岸来,甘洌的潭水配上火红的余晖直把丽人原本清丽的面容映衬得更加动人,尤其是胸前时不时外泄的春光让耿照望得如痴如醉。染红霞率先回过神,「再看,小心眼珠子掉下来!」耿照不好意思地抓抓头,随即岔开话题:「这里是哪,红儿你之前来过么?」染红霞的注意力果然被成功转移,木楞地回答道:「我也没来过,寻个人家问问吧!」

  正行间,突然看到一个人影慢慢朝这走来,急忙朝那人走去。



    ◇    ◇    ◇



  「典……典卫大人?」

  「嗯?这人认识我?」耿照寻思。那人正好背对着落日,红光将她的相貌包裹了起来,耿照实看不清此人的长相,一眼望去,从服饰上看应该是一名女子。走进一看,此人五官俏丽,身着一身细白女衫,一双杏眼,面带晕红,竟是许久未见的阿纨。

  阿纨也很兴奋,许久未见,心中也是思念万千,虽然看起来稍显落魄,但是能看到耿照,阿纨打心底很开心。染红霞躲在耿照的背后不敢照面,虽说对方也是女子,但是此刻自己衣衫不整,实不是与其交谈的良机。所幸躲在耿照的身后没有看出二人猫腻,耿照也松了口气。阿纨看到二人衣衫不整甚是狼狈,遂引二人往自己居处去了。不长的路上,阿纨领头带路,耿照从后望去,起初还以为是夕阳照在脸上才觉得她面红,现在才发现她连耳根都红透了,不由心神一荡。阿纨引二人来到自己的居处,进到自己居室,于另外一件屋子寻得两套衣衫分交予二人。染红霞先行进里屋更衣去了,耿照则在院外等候,无意间对上阿纨的眼神,发觉她也在望着自己,二人面上都是一红,各自别过脸去。

  最后还是耿照先出声,「你……你过得好么?」竟有些结巴起来。「嗯……还……还好。」阿纨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之后二人再次无话,就这么望着对方,不多时,染红霞换好衣物走了出来,看到二人的样子,问道:「你们怎么了?」

  「没……没什么。」耿照赶紧否认。急忙转移话题:「对了,介绍下,这位是我和弦子的朋友——阿纨,这位是水月亭轩染红霞染二掌院。」「染二掌院好!」阿纨道个万福,染红霞也连忙回礼,道:「多谢阿纨姑娘借衣之德,染红霞感激万分。」阿纨连称不敢,突地想起耿照身上还穿着湿衣,赶紧让耿照进屋更换,染红霞也发觉自己的不细心,忙帮着阿纨一起催促。耿照进屋不久,阿纨望着染红霞道:「姐姐真美。」虽说是恭维话,但是却出自一位美人之口,染红霞不免觉得得意,要是以往,这类话对她来讲就是左耳进右耳出,现在一名女子如此说自己,实是说出不出的受用。也回道:「阿纨姑娘才美呢!一身白衣,好比天上的仙子一般。」阿纨不敢接受,不紧不慢的说道:「姐姐同典卫大人是一对璧人,好生叫人羡慕。」染红霞被这句话羞得满脸通红,可又不好答应,全没听出阿纨后半句话中所带的一丝幽怨。阿纨强自笑道:「姐姐这样,那么小妹刚才的话可说中了?」染红霞似是默认,但是仍旧憋着个红脸一眼不语。

  耿照刚好换号衣物出来,见染红霞面红如枣,很是奇怪,「红儿怎了?」兀地省起,此刻有人在场不该这么称呼,脸已红起,染红霞脸红更甚,倒是阿纨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气氛正尴尬,忽从外头传来一声柔美的女音,「阿纨,是不是有客人来了?」随即一名清丽妇人走了过来,妇人身穿的衣物和阿纨极为相似,年纪约莫三十来岁。「贱妾不知贵客降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那妇人裣衽行礼。染耿二人急忙还礼,「夫人客气,我二人失足掉进潭中,多亏阿纨姑娘相救,这怎么敢当。」妇人含笑:「妾身贱名雪贞,随夫家隐居于此,不想今日二位贵客降临,有失迎迓,还请二位留宿寒舍,让妾身略尽薄酒聊表歉意。」二人连忙称谢,倒是耿照听到这个名字兀地想起之前在莲觉寺里漱玉洁和伊黄粱的一番对话。这里难道便是伊大夫的一梦谷?那伊大夫呢?那妇人引二人进入内屋,「还请贵客稍待,妾身这就为二位客人准备酒菜。」末了,对阿纨道:「阿纨你在这好生照料二位贵客,我去去就来。」

  「是,娘。」阿纨随即应道。「娘」?耿照有点糊涂了,怎么阿纨喊伊大夫的夫人叫娘,那么她和伊黄粱,可是那又如何能够……耿照一时思维混乱,竟脱口问道:「阿纨,你与夫人既是母女,那么当日伊大夫为何……」出口便觉得自己太过唐突,不该如此失言,赶紧住口。哪知阿纨应道:「伊大夫是我义父,我爹爹在我小的时候便过世了,很小的时候我便同我娘分开,上次是因为我娘一直念叨我,义父没办法,所以才出此下策把我……」后续的便说不下去了。说完偷偷的瞄了耿照一眼,染红霞坐在一旁望在眼里若有所思。不多时,那妇人端着一个餐盘过来,上面有四碗米饭,一壶酒和四盘菜肴。妇人忙引二人就坐,自己也和阿纨坐下举杯作陪,壶中装的不知是什么酒,饮下去自有一种清冽的感觉,又不像寻常白酒那么辛辣,菜色虽只有四道,且都是平常的白斩鸡、清炒油菜、烧鱼、苦瓜炒蛋,但是不知为何出乎寻常的美味,端是道道可口。耿照似有些明白这妇人为何可以拴住伊黄粱的心长达十年之久。用完饭,雪贞引众人去屋后的温泉洗浴。浴毕,雪贞让阿纨与自己同居一屋,将阿纨的屋子让给染耿二人居住,二人不知说好还是说不好。倒是雪贞暧昧一笑带着阿纨回屋歇息去了,随手把门带上。

  二人站在屋子里无言相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虽说二人已有数次肌肤之亲,但是此时借宿他人家中实是不好意思同床共枕。最后还是染红霞先下了决心,「快上床歇息吧!明早还有其它的事呢,不好好休息明天不好赶路。你我都……都已经……那样过了,这也……没……没什么了,快点歇息吧!」看耿照还不动,染红霞跺脚道:「你再不来,今晚就别睡了!」无奈,耿照褪了外衣和鞋袜并头睡在染红霞的枕旁,两只手笔直放在腿上,整个人都紧绷着。噗哧一声,染红霞忍不住笑了出来,带着戏谑对耿照说道:「典卫大人,今天那个阿纨我怎么觉得人家对你有情有义啊!」耿照心中一惊,不好接话。木讷道:「红儿,我……」

  「别我我我了,看不出来咱们典卫大人也是个香馍馍啊!这么多女子都惦记着。」只把耿照臊得晕过去,耿照突然咬住她的话回道,「是啊!是啊!尤其是红儿,我这样一呆子竟能得到红儿的垂青,实乃三生有幸,上天待我果真不薄。」这回轮到染红霞脸红了,抡起粉拳对着耿照就是一顿乱打,「说什么呢!嘴贫,我教你说!我教你说!」耿照连连求饶:「红姐饶命,红姐饶命。」双手作抱头状,装作真的被人捶打一般,二人打闹一阵,不多时便即昏昏睡去。



    ◇    ◇    ◇



  突地,耿照觉得自己嘴唇上一阵湿润感,睁眼一看,染红霞衣衫不整的趴在自己胸前。激烈地吻着自己,同时两个健硕的乳瓜压着自己,实是说不出的受用。「红儿,你怎么了?」耿照保持着最后一丝清明问道。其实他自己也不好受,染红霞这么一弄,他此刻也是欲火高涨,要在平时早就翻身将她压倒了。但是今日的染红霞不对劲,如同那日在圣藻池一般。「我……我要,我要,你快来,我受不了了。」染红霞不依不饶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不及时解救红儿必定被欲火伤到身体,看来回去得像蚕娘请教请教了。」想完,一把抱住染红霞,三下五除二就将她剥得如同大白羊一般,往下一摸,蜜穴早已湿得不成样子。期间间接带得染红霞「耿郎耿郎」地呻吟,耿照再也忍不住,将龙首对着穴口一插到底,当龙杵进入的瞬间,染红霞如一尾活虾一般真个人蜷了起来。伴随着耿照一下又一下的冲刺,染红霞忍不住含着自己的手指小声的叫了起来。尽管叫得很小声,但在耿照听来无异于最动听的甜言蜜语,龙杵可谓硬的发疼,急忙加速冲刺,不多时染红霞就泄了一次。

  「嗯……」

  「什么声音?」耿照突然听到人声,立马用棉被将染红霞包住,染红霞还未从泄身中恢复过来,倒也无甚反应。耿照草草装束准备下榻,突然觉得床下有人,一见之下却是阿纨,此时竟是一丝不挂。耿照连忙将其抱起,发觉她被人点了穴道,随手便解了开。这不解还好,穴道一解,阿纨立马拥住耿照,用自己的胴体在耿照身上厮摩,「我……我好难受……要……我要……典卫大人,我要……求求你……救救阿纨!」当初在江边船上也是这样的一幕,耿照立即反应过来,染红霞和阿纨肯定都中了春药。幸亏自己身怀碧火神功,加之此前被郁小娥暗算过一次,神功自然发动,在沐浴时已将药气卸除,否则自己也不免中着淫药。到底是谁点了阿纨的穴道将她扔在床下?耿照将阿纨并头放在染红霞的身边,此次可谓故戏重演,耿照尽量让自己口气平和地来问,「阿纨到底怎么回事?是谁点了你的穴道?」阿纨似乎连说话都很艰难劳:「我……我不知道,典卫大人,求……求求你,救阿纨,阿纨……阿纨好难受……」思前想后,耿照决定还是先救阿纨再作打算。如同夺取阿纨红丸的夜晚一样,耿照略显迟疑地摸上阿纨的嫩乳,雪白的肌肤在油灯下散发这迷人的气息。轻车熟路的吻上阿纨的唇,双手将她整个托起,轻轻贴在自己身上。也许是因为药物的缘故,阿纨激烈地回应着耿照,口中的呼吸越来越灼热,似乎整个人都要被揉碎了一般。耿照分开阿纨的双腿,一眼望去,该处芳草萋萋,其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艳红,如同裂开的石榴一般,惹人暇思,颤动间慢慢地溢出潺潺流水,只把腿根弄得一片狼藉。耿照再也忍不住,喘息般对阿纨说道:「阿纨乖,典卫大人这就来。」

  「嗯……嗯……」阿纨迷迷糊糊的回应着。耿照一寸一寸的将怒龙送入阿纨的身体,整个过程中阿纨始终张着樱桃小口,仿佛整个人要被洞穿了般,抽动间带动嫩肉混着蜜汁刮拉出来,说不出的淫美动人。不多时,阿纨便美得娇叫:「啊……啊……美……美……阿纨好美,典卫大人弄得阿纨好美啊……啊……啊……啊……」耿照听得怒龙更加硬挺,一下比一下狠,深深的插入蜜穴,弄得二人腿间更显狼藉。猛地阿纨开始颤抖,耿照便知她要丢了,赶紧加快速度,果不其然阿纨叫得更响:「阿纨要丢了!要丢了……丢了……」伴随着阿纨的叫声,耿照也在阿纨身上射出今夜的第一注浓精。再看阿纨,一声高亢的叫喊后,便软软地倒了下去,躺在床上喘息着。

  耿照正想上前爱抚一番,突见染红霞媚眼如丝地望着自己,带着一丝戏谑的坏笑,其中虽更多的是柔情,耿照仍旧是黑脸一红。只听染红霞道:「耿郎,我还要。」耿照先是一愣,接着腿间龙杵立时又复雄风,一把将染红霞按倒,饿虎扑食般的压住她,一面抽插,一面同她四唇相接。不久,染红霞又小丢一次,此时药效已弱,染红霞神智已恢复得七成左右,望着在自己身上驰骋的爱郎,不觉大羞,连忙把头别过去,粉颈一转,正好看到了身无寸缕的阿纨,直把脸羞得如同红布一般。随即发现阿纨也红着小脸望着自己,心中羞耻更甚,恨不得就此晕死过去。耿照也发现二姝已快恢复清明,奈何舍不得鱼水之乐竟不肯停下来,染红霞一边承受着爱郎的冲击,却又怕在阿纨面前喊出不堪的话来,两只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阿纨此时也看的面红耳赤,欲望却也在不断地放大,阳精因自己不停摩擦着腿根正慢慢的从玉蛤中流出。情动出,多么耿照能来疼爱下自己,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如果可以的话,阿纨真想从这个屋子逃出去,但是此刻自己浑身酸软,别说走出这间房子,恐怕连下床都是件难事。无奈间,只好红着俏脸望着耿照,默默无语。

  倒是耿照若有所思,突将阿纨整个人翻过来放在染红霞的身上,交换着亲吻二姝的娇唇。更把魔爪伸到二女之间玩弄着二人的雪乳,近在咫尺的两个玉蛤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只将耿照胯下怒龙激得更硬了几分。从侧面望去二姝双丸相抵,如同四个大白馒头叠在一起,甚是淫美,两个蜜穴更是一上一下的呈现在耿照的面前,一望之下欲火更甚,抽插得更加卖力,只把身下的二姝弄得娇叫连连。倘在平时,耿照想都不敢想此事,谁知今日被淫药和欲火这么一冲,心中的狂野如同出笼猛虎般被释放出来,想着什么便干了出来。二姝望着面前的女郎都是面色一红,想别过脸去,哪知耿照得理不饶人,一下弄这个一下弄那个,只把二女弄得娇呼连连。染红霞隔着阿纨望着耿照,似乎第一次见到此人一般,羞耻心和快感同时冲向她,她的意识如同汪洋中的一夜扁舟,已冲得乱七八糟,若非还有最后一丝女子的矜持,只怕比在圣藻池时还要主动。阿纨对耿照的感情不能说是一见钟情,但也可以说耿照早早便在她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芳心暗许已久,耿照这么「叠罗汉」,阿纨非但不觉生气,反而觉得耿照将自己同染红霞视作同等感到很高兴,尽力的承受着自己心上人一次次的冲击。耿照将二姝分开准备下一轮的欢好,猛地觉得头一沉,倒头便晕了过去。



    ◇    ◇    ◇



  朝阳将屋子照得通亮,耿照只觉痛疼益甚,自得蚕娘之助,耿照就极少头疼,今日之况实属罕见。兀的想起昨天作的那个梦。奇怪,昨夜自己怎么做了如此荒唐的淫梦,暗啐自己最近欲望过剩,如不节制,再过几日那还了得?苦笑一阵,准备起身,突地发觉自己的双臂俱都被人抱着,左右一看,染红霞和阿纨竟一人抱着耿照的手臂睡得香甜。原来那竟不是梦!我……我怎会?这到底怎么回事?

  「阿纨!阿纨!你在哪啊!阿纨!」雪贞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而且越来越近,最后已可以断定她已来到门前,妇人雪贞小心的敲了敲门问道:「典卫大人,染姑娘,你们起来了么?」耿照立即回应:「起……起来了,夫人有何事?」妇人应道:「那我进来了,我给二位端早点过来了。」说罢几欲推门而入,耿照急道:「等……等等,我们正在更衣呢!请夫人先回,我等漱洗完毕后自来用饭,劳烦夫人了。」

  「哦!那我把早点放在灶间锅里温着,典卫大人待会请自行取用。哎!我得去找找阿纨这丫头,昨晚说出去透气,怎么现在还不见人影,估计贪玩又溜出谷了,我得去寻寻。」耿照忙应道,「是……是……夫人慢走。」殊不知门外雪贞带着一抹狡黠的笑容慢慢离开。耿照才挡住雪贞,低头便发现二姝望着自己,这下惊得差点跳起来。与伊夫人的交谈早已惊醒了二姝,适才二人都不敢发出动静。现在雪贞一走,二人不约而同望着耿照,目光中似是柔情无限,但都不说一句话。

  耿照吞下一口唾沫,木讷道:「这个……我……我……」

—————————————————————————————————————
(欲知后事,下折分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

好友

51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5836
積分
51
帖子
12
精華
0
發表於 2012-5-21 21:23:36 |顯示全部樓層
serfies 發表於 2012-4-21 22:13
怎么越排越错!第一遍还好啊。。。

老兄你的下文什么时候继续分解啊我们可是很期待的啊。现在正闹书荒那也好让我这个书虫有书可看。

點評

serfies  那啥,我是排版机器人,催文请朝mineyeshen用力点下去。。。。  發表於 2012-5-21 23:4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

好友

51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5836
積分
51
帖子
12
精華
0
發表於 2012-5-21 21:29:27 |顯示全部樓層
老兄你的下文什么时候继续啊我可是很期待的啊!我这两天正闹书荒那在写一些也好让我们这些妖刀解疑下燃眉之急。迷

點評

mineyeshen  最近考试实验众多恐怕是没时间写了!千万别挂啊!(泣)  發表於 2012-5-21 23:1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

好友

51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5836
積分
51
帖子
12
精華
0
發表於 2012-5-22 09:08:08 |顯示全部樓層
誓言永恒 發表於 2012-5-21 21:29
老兄你的下文什么时候继续啊我可是很期待的啊!我这两天正闹书荒那在写一些也好让我们这些妖刀解疑下燃眉之 ...

哦!看来我们这些书虫还要馋一阵子才有书可看了。真的好期待那些书早些出来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9

主題

4

好友

1440

積分

日蓮八葉院

Rank: 4

UID
1912
積分
1440
帖子
625
精華
0
發表於 2012-5-22 12:48:36 |顯示全部樓層
誓言永恒 發表於 2012-5-22 09:08
哦!看来我们这些书虫还要馋一阵子才有书可看了。真的好期待那些书早些出来啊! ...

例如默大的双子星(你懂的)?迷男的逍遥小散仙?泥人的江山(这个还可能么?!)端木的风月大陆?monkey的金麟外传?你们这群坏淫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

好友

51

積分

執敬司弟子

Rank: 1

UID
5836
積分
51
帖子
12
精華
0
發表於 2012-5-22 13:04:59 |顯示全部樓層
mineyeshen 發表於 2012-5-22 12:48
例如默大的双子星(你懂的)?迷男的逍遥小散仙?泥人的江山(这个还可能么?!){:4_ ...

除了莫大的令一本我没看过还有精灵外传没看过其余的我全看了这两本你有吗?有的话麻烦发我邮箱124036276@qq.com

點評

mineyeshen  你确定真的要么?(瞩目)  發表於 2012-5-22 18:38
mineyeshen  ...你赢了!(抓头)  發表於 2012-5-22 18:3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手機版|Archiver|東勝洲關係企業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4-24 17:49 , Processed in 0.148155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