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登录
東勝洲關係企業 返回首页

傑力可的个人空间 http://momoho45.com/?58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立即註冊


GEESE 2018-9-23 23:10
傑力可: 模型我也不太熟門路
sorry
  
GEESE 2018-9-16 22:02
   傑作對台北模型店有了解?
壽屋機器人大戰模型,我只在台北三創、
西門盯萬年有看到一些些,
找格蘭森都找不到。
都只有SD新格蘭森。
GEESE 2017-12-22 03:03
   桀。。桀。。桀。。,
機戰X有賽巴斯塔參加
GEESE 2017-11-25 02:36
   傑..傑..傑....(12月11日有機器人大戰系列消息發表,希望有OG3)
szyca 2017-9-13 00:43
宋青書正要推門進去,突然院子里隱隱約約傳來一陣小女孩的哭聲,還夾著女人的嬌斥聲音,宋青書不由一怔,他聽得出這一大一小兩個女人的聲音,小女孩是苗若蘭,成熟女人聲音應該是南蘭。

“看樣子是南蘭正在教訓女兒,這個時候進去似乎有些尷尬……”宋青書猶豫良久,放棄了從正門進去,而是來到一旁院墻,一個縱躍便藏身到了院子中一棵繁茂的大樹之中,他也很好奇,小若蘭這么可愛,南蘭為何會這么生氣的樣子。

院子中一個粉妝玉砌的小女孩拼命地跑,后面一個風姿綽約的少婦正拿著雞毛撣子在后面拼命地追,小女孩赫然正是苗若蘭,只聽她一邊跑一邊哭道:“人家長大了就要嫁給青書哥哥嘛,他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宋青書頓時臉色古怪,沒想到自己魅力居然這么大,連小若蘭也被我迷倒。

后面追著的那風姿綽約的少婦似乎有些體力不支,忍不住停下來微微喘氣,飽滿的胸脯仿佛波浪一般起伏,聽到女兒的話,頓時急了:“不行!你嫁誰也不能嫁給他!”

這少婦自然就是闊別已久的南蘭了,也許是因為運動的關系,鬢間微微滲出顆顆細汗,賽雪的肌膚上還隱隱透露出一絲嫣紅。

“為什么不行?”苗若蘭頓時急了。

聽到女兒的質問,南蘭頓時呼吸一窒,心中暗暗叫苦,我的乖女兒,娘總不能告訴你你心中的大英雄其實是個惡魔,娘被他……

想到每次被那人欺負的場景,南蘭身子都有些發軟,只好咬牙道:“娘說不行就是不行!”

“難道娘想自己嫁給青書哥哥么?”苗若蘭突然雙手叉腰,氣呼呼地看著自己的母親。

南蘭心中一跳,急忙打量四周,見沒人聽見方才暗暗松了一口氣,同時不禁惱怒起來,瞪了女兒一眼:“你怎么說這種胡話!”

“誰讓娘又說不出個原因來,我恨死你了。”苗若蘭嚶嚶哭了起來,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往里屋跑了進去,只留下南蘭一個人留在原地。

想到女兒那憤恨的眼神,南蘭心中一痛,下意識彎腰捂住胸口。

“小娘子可是哪里不舒服,要不小生幫你揉揉?”耳邊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南蘭霍然轉身,發現每晚都會夢到的那個男人赫然出現在自己面前。

“你……你……”南蘭下意識退后了一步,腳卻被地上石凳絆了一下,整個人不由自主地往地上跌去。

“小娘子走路可要小心啊。”宋青書手臂一舒展,摟著她圓潤的腰肢一把將她摟了回來。

宋青書身上熟悉的氣息讓南蘭又愛又恨,一時間五味陳雜,竟然忘了反抗,不過她突然想起今時不比往日,自己女兒還在,不由推了他一把:“快放開我,若蘭還在附近呢。”

宋青書并沒有松開手,反而伸手在她胸口揉了起來:“你剛才是這里不舒服么?”

“不要”南蘭身子一下子就軟了下來,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完全沒法拒絕對方,只好提起殘余的理智,嚶嚀一聲,“求求你了,至少別在這里……”

宋青書本也來只是想調戲她一下,萬萬沒料到她身子居然敏感如斯,看著懷中佳人一雙星眸似睜似閉,隱隱有水漬流動,紅潤的雙唇微微張開,吐氣如蘭,宋青書一顆心一下子也躁動起來。攔腰便將南蘭橫抱起來,快步往一旁房間走去。

躲在不遠處窗戶后面的苗若蘭看著兩人消失的背影,嘴唇都快咬出血來,渾身瑟瑟發抖,心中止不住的憤怒:難怪娘親不準我喜歡青書哥哥,原來她自己和他……

沒過多久,小女孩又變得振奮起來:原來青書哥哥喜歡成熟一點的女人,哼,再過幾年,我就不信比不過娘!

以宋青書的武功,剛才自然知道苗若蘭躲在一旁,之所以刻意與南蘭表現出那么親熱的一面,就是想斷了少女那顆心思。

他雖然風流,卻不是變態,苗若蘭如今還只是個小女孩,只因為自己救過她,她對自己有異樣情愫很正常,可她還太小,并沒有足夠的判斷力,宋青書不愿意占她涉世未深的便宜,索性就出了一記狠招,斬斷少女的情絲。

只可惜宋青書再懂女人的心思,也摸不透一個小女孩的內心世界……

宋青書一開始只打算做做樣子,怎料南蘭的身子這般禁不住撩撥,感受到懷里的女人軟得像一團棉花一般,他哪里忍得住,索性假戲真做起來。

“怎……怎么了?”途中南蘭感覺到宋青書身子一僵,不禁嬌羞無限地問道。

宋青書身體怎能不僵硬,因為他察覺到了一個輕柔的腳步小心翼翼走到了窗戶邊,來人似乎非常猶豫,可最終還是伸出纖細的手指在舌尖沾了沾,輕輕在窗戶上戳了一個洞。

聽呼吸聲,外面的人明顯不懂武功,可她的腳步聲卻比常人輕了許多,宋青書一下子反應了過來,來人是個小女孩,而這院子里唯一的小女孩,只有苗若蘭。

宋青書這下尷尬了起來,人家女兒在外面看著,自己哪還好意思繼續欺負南蘭,可如今欺負到了一半,若直接放棄,被南蘭發現了什么異常,到時候怎么收場?

正在進退不得之際,南蘭輕扭腰肢,溫柔而又羞澀地向他發出了繼續的邀請。

“死就死吧!”宋青書心一橫,索性當自己根本沒發現苗若蘭。

屋里屋外,頓時響起了三個沉重的呼吸聲,南蘭很快察覺到身上的男人似乎比平常要興奮幾分,還只當是兩人太久沒見面的緣故,哪又知道事情的真相……                                                                                         也不知過了多久,屋中方才平靜下來,宋青書摟著南蘭微微顫抖的身體,不由感嘆自己的荒唐,腦海里不禁想起了剛才中途從窗戶破洞往外驚鴻一瞥,苗若蘭離去的場景:平日里雪白的后頸已經通紅一片,有意無意夾著雙腿一路小跑,踉踉蹌蹌離去

“你一回來就知道欺負我。:”南蘭臉蛋兒貼在宋青書胸膛,幽幽嘆了一口氣,她原本以為自己再見到這個男人,只會有憎恨與害怕兩種情緒,可萬萬沒料到,剛才對方抱著自己的時候,她一絲厭惡之情也生不起來,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絲期待。

“感覺你似乎比以前大膽了一些,怎么,田歸農不在家么”宋青書撥弄著少婦鬢間的絲,頗為玩味地問道。

南蘭臉色一紅,輕輕嗯了一聲:“他幾天前離開京城了。”

“離開京城”宋青書眉毛一挑,聲音中帶了一絲寒意。

“你別誤會,他并不是背叛你,只是有事情要辦。”南蘭急忙解釋道,盡管田歸農如今已經不算個完整男人,可他依然是她的丈夫。比起苗人鳳來說,南蘭與田歸農之間更算是真愛,自然下意識替丈夫解釋起來。

“哦,他做什么去了。”宋青書奇道。

南蘭斷斷續續地解釋著:“歸農一直在京城等你消息,可你一直沒什么指示,他情緒也越來越焦躁你也知道他身體受傷后,心思變了很多你走后的這段日子,他一直惦記著你曾經提過的辟邪劍譜一事,前不久聽到福州傳來風聲,他便再也按捺不住,就動身前往福州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怪歸農,他因為成為廢人一事很沮喪,一心想著練成絕世武功,建功立業”南蘭擔心宋青書遷怒田歸農的擅自行動,急忙柔聲替丈夫求情起來。盛京那次家中劇變讓她再也不是以前那個什么都不懂的大家閨秀了,她自然清楚自己夫妻現在能安安穩穩過隱居生活都是宋青書給的,宋青書也能隨時剝奪掉這一切。

“你怎么這么怕我”宋青書啞然失笑,指尖劃過她背上光滑細膩的肌膚,“放心吧,我又不是狼心狗肺之輩,白睡了他妻子這么多次,哪還好意思為難他。”

“討厭”盡管宋青書的話有些無恥,但南蘭卻現自己居然生不起絲毫怒意。

“對了,若蘭是冰雪兒送來京城的吧,怎么沒看到她”宋青書剛才進院子前就用氣機查探了一下宅子里的情況,現里面除了南蘭和苗若蘭,居然沒有冰雪兒。一開始他只當冰雪兒也許出去逛街什么去了,可自己和南蘭鏖戰一番,時間都過了這么久了,她依然沒有回來的跡象,宋青書終于開始擔心起來。

“冰雪兒”南蘭微微一愣,很快反應過來,“你說的是胡夫人吧,她前段時間也離開了。”

“她怎么會離開”宋青書眉頭不禁一皺,當初兩人約定在燕京城相見的啊。

“我也不太清楚,對了,她留下來一封書信讓我交給你。”南蘭仿佛想起了什么,草草用錦被裹著身子,爬到一旁梳妝臺翻出一封信交到了宋青書手中。

待宋青書看完心中內容后,不由苦笑起來。

原來冰雪兒在燕京城這段時間,久候宋青書不至,天天看著南蘭母女二人歡聲笑語,忍不住思念起自己兒子起來。再加上田歸農與南蘭畢竟是昔日舊人,冰雪兒宋青書來過后,兩人之間的關系被她們夫婦看出破綻,便決定不辭而別,到洞庭湖藥王莊看望胡斐去了。

“也不知道她若是知道我與南蘭之間的關系后,會是什么表情。”宋青書笑容突然一凝,原來冰雪兒去藥王莊讓他忍不住想起了雙兒,當初自己中了豹胎易筋丸的毒,便是讓雙兒到藥王莊尋求解藥。

后來當他成了神龍教的實際控制者,解掉了體內豹胎易筋丸的毒性,便派人去藥王莊接雙兒,哪知道雙兒知道他無恙后,并沒有跟使者一起回來,而是離開了藥王莊,從此杳無音訊。

“也不知道雙兒到哪兒去了。”宋青書感覺雙兒似乎是有意躲著自己,心情不由變得煩躁起來

南蘭終究放心不下女兒,擔心她生氣之下一個人跑到外面去,這京城人生地不熟的,萬一被人拐走就壞了。

聽了她的擔憂,宋青書哈哈大笑起來:“放心吧,小若蘭在她自己房里呢。”

“你怎么知道”南蘭疑惑地看著他。

“呃”宋青書靈機一動,急忙說道,“我武功高嘛,能感覺到她的氣息。”

“這樣啊,”南蘭點點頭,突然一臉憂色,“剛才你也看見了,你在我這個女兒心中可是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她一心想嫁給你呢,這可怎么辦啊。”

“她現在還小,長大過后就不會喜歡我這種糟老頭子了。”宋青書心想苗若蘭親眼見到我是如何欺負你的,還想嫁給我才有鬼了。

“討厭,人家和你說正經的呢,”南蘭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宋青書本來就很年輕,就算隔幾年苗若蘭長大了,他也正值男人最有魅力的時候,哪稱得上糟老頭子,“從小她爹就嬌慣著她,她想得到的東西,是沒那么容易改變心意的。”

宋青書苦于無法對她明言,只好笑道:“若是她長大了還想嫁給我,就讓她嫁給我好了。”

南蘭被唬了一跳,不由驚呼出聲:“這怎么行”

“怎么不行”宋青書反問道。

南蘭忸怩起來:“可是我和你”她一臉嫣紅,心想女兒再嫁給你,那成何體統。

“有影響么”宋青書淡淡笑道,“反正我們倆的關系又不會被其他人知道。”

“這”南蘭一時語塞,腦海里突然浮現出了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下意識脫口而出,“可若蘭從小身子嬌弱,恐怕受不住你那般那般狂風暴雨。”

想到那讓人心悸的沖擊,南蘭忍不住咬了咬嘴唇,渾身都燙了起來。

宋青書頓時笑了:“我又不是對所有女人都那般粗魯的,若他日若蘭真的跟了我,我肯定把她當心肝寶貝精心呵護著,哪舍得像用你這般用她。”

“你”南蘭頓時羞紅了臉,眼神似乎又是羞怒又是幽怨。
szyca 2017-9-13 00:41
傑力可: 沒,我很久沒碰新小說了
喔喔~那我覺得你一定要看看~雖然這本書不是18X的~不過尺度也很大~乃是我輩中人不可錯過的好書啊~我貼個2段給你看看你覺得怎麼樣

只可惜,她一想到自己失.身給了丈夫以外的男人,所有的美妙便瞬間化為了良心上的鞭笞。

“忘不掉也得忘掉。”黃蓉此時的聲音再也沒了之前的顫抖與彷徨,仿佛一瞬間又變回了那個決斷的丐幫幫主。

“很可惜,我并不打算忘掉。”宋青書搖了搖頭。

黃蓉咬著貝齒,美目里盡是怒火:“昨晚被你占了天大的便宜,我都不打算追究了,你還想怎么樣!”

“這便宜的確很大,”宋青書點了點頭,顯然承認對方的說法,“不過我的胃口也很大。”

黃蓉頓時手足冰涼:“你什么意思?”

“蓉兒,想必你也知道我對你的心意,”宋青書目光在眼前這精致如瓷器的俏臉上滑過,不得不感嘆造物主的神奇,“之前因為你的身份問題,所以我一直保持著相當程度的克制,蓉兒你應該也能感覺得到。”

黃蓉臉色一熱,頗為小聲地嗯了一下,回憶起兩人之前種種,的確如對方所言,雖然宋青書經常會有一些曖.昧的舉動,但那都是事出有因,總體上來說他還是發乎于情止乎于禮的,若不是這樣,昨夜她也不會毫無防備地就在他的床上睡下來。

一想到這個,黃蓉便恨得牙癢癢,之前自己真被他表現出來的君子一面給騙了。

“可既然發生了昨夜的事情,很多克制就沒必要了。”宋青書繼續說道。

黃蓉悚然一驚:“你究竟想干什么?”

“當我的女人。”不管是當康熙,還是金蛇王,這段時間來他也算得上久居高位,一旦鄭重起來聲音中便帶著一股莫名的威嚴以及不可置疑。

“不可能!”黃蓉斷然拒絕。

“為什么?”宋青書平靜地問道。

“因為我已經有丈夫了,還有女兒,同樣因為此事會為天下人所不容……”黃蓉急忙解釋,可說了幾個理由之后,她不由愕然,自己干嘛要解釋這么清楚,拒絕就是拒絕,哪還需要理由。

“你丈夫的事情很好解決,只要他死了,你改嫁也很正常。”宋青書聲音中透著一絲冷意。

黃蓉心中一片冰涼,急忙說道:“如果靖哥哥出了什么事情,我就算咬舌自盡也不會遂了你的心意。”

宋青書臉色陰沉,良久過后方才嘆了一口氣:“罷了,郭大俠畢竟是一代大俠,不知道是多少人心中的圖騰,我一直以來也很敬佩他的氣節,又豈會做出人神共憤的事情。蓉兒,你不用害怕,我不會用卑劣的手段對付郭大俠的。”

聽到他這樣說,黃蓉方才舒了一口氣,下意識相信了對方,盡管沒什么保障,可她覺得以宋青書表現出來的氣魄,絕不是那種低劣的小人。

“思來想去,唯一能正大光明得到你的機會就是如我之前所說,兵臨襄陽城下,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世間再多的非議又算得了什么,而且那樣所有的惡名都有我來背,也不會損了你們夫婦一絲一毫的名聲。”宋青書眉頭緊皺,仿佛在努力思索,一邊自言自語著。

“好,我就等著那一天。”黃蓉知道這一天發生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因此不介意將期限無限制地延后。

宋青書搖了搖頭:“我知道你的心思,你肯定覺得我是在說大話,可我相信,這一天終究會到來,只不過等到這一天,也許要十年二十年,到時候我們都老了,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我等不了那么久。”

黃蓉下意識后退了一步:“你到底想怎樣?”

宋青書沉聲說道:“正大光明做我的女人,恐怕要十年之后。不過如果只是暗中當我的情人,從現在開始就可以了。”

黃蓉怒極反笑:“憑什么!你以為你是誰啊?”

“你知道我憑什么。”宋青書臉色非常平靜,仿佛說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

黃蓉也沉默了下來,因為她知道宋青書所言非虛,不管是他的武功,又或者是九陰真經里的移魂大.法,再加上靖哥哥如今生死掌控在他一念之間,宋青書真要得到自己的身體,她可以說全無反抗之力。

若是以前,就算處于絕對的劣勢,她也可以發揮聰明才智,找到解決辦法,可經歷了昨夜的事情,這一切就變得再無意義。

她的清白已經沒有了,多一次和少一次又有什么區別?

“蓉兒,相信你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應該清楚主動答應我和逼得我出手,差別在哪里。”宋青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你就是個惡魔!”黃蓉渾身發抖,“我怎么沒有早一點發現你的真面目。”

宋青書淡淡一笑:“那是因為我以前舍不得用這些手段對付你,希望你不要逼得我真的在你面前展現惡魔的一面。”

黃蓉再次沉默了,良久過后方才說道:“我可以答應你,但你必須答應我幾個條件。”

宋青書打了一個響指:“蓉兒果然聰明,若是逼得我來強迫你,你就沒機會和我談條件了,什么條件你說吧,只要不過分,我都可以考慮。”

“第一,保證靖哥哥的安全,不許對他下任何毒手。”

“沒問題。”宋青書答應得很干脆。

“第二,此事只有你知我知,絕對不許透露給第三人知道,連你最親密的人也不行。”黃蓉表情也越來越平靜,仿佛在說一件與自己毫不相關的事情。

“你是怕我故意讓郭大俠知道破壞你們的感情吧,”宋青書笑了,“放心,我不會那樣做的,真被他知道了未免就無趣了。”

“其他人也不能說,比如周姑娘,阿九姑娘這些人。”黃蓉咬著嘴唇補充著。

“沒問題,還有么?”宋青書笑道。

“第三,這段關系只限于在開封城內,過后你不準再來騷擾我的生活。”黃蓉靜靜地看著他。

“一輩子絕不可能!”黃蓉態度也很堅決,“若是這樣,我直接和靖哥哥坦白,相信他不會怪我,你就算殺了我們,我們也是一對同命鴛鴦。”

看著她堅定的眼神,宋青書嘆了一口氣:“那好,以十年為限,十年之后,我應該能正大光明找你了,我們之間不用再偷偷摸摸。”

“一年!”黃蓉揚著頭,倔強地看著他。

宋青書眉頭一皺:“三年!”

見黃蓉還想說什么,宋青書冷冷說道:“這是我的底線,要知道,我完全可以不答應你這些條件的。”

黃蓉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顯然正在做著劇烈的心理斗爭,宋青書適時說道:“蓉兒,其實你想得太多了,我現在事情這么多,整日在各國之間奔波,一年下來頂多有一兩次空閑時間可以來找你,你覺得這頻率很難接受么?”

黃蓉知道他并沒有說假話,若是一般的男人,有自己這樣一個國色天香的美人當情人,也許會成天膩在自己身邊,可宋青書與常人不同,他胸懷大志,絕不是那種甘心沉溺在溫柔鄉中的男人,更何況他身邊還有那么多仙女般的戀人,能抽出的找自己的時間就更少了。

“好,三年就三年,不過你要答應我,你找我的時候不能影響我的正常生活,而且愿不愿意陪你,要看我的心情。”黃蓉嬌哼了一聲,臉上重新閃現出了少女時期的狡黠。

“不影響你正常生活倒是不難,不過陪不陪我要看你心情,這個到時候你肯定不愿意啊。”宋青書不是歐陽克,才不會美色當前便忘乎所以。

“若這點權力都沒有,那我豈不是純粹淪為你發泄.欲.望的工具了?”黃蓉怒道。

“這……”宋青書依然有些遲疑,黃蓉鬼點子實在太多了,萬一一不小心被她帶到坑里,就虧大了。

“哼,你不是自詡……那什么……什么功夫是天下第一么,你要真那么厲害,還怕我不愿意陪你么?”黃蓉說完便將臉轉到一邊,從宋青書的角度看去,能看到她晶瑩的耳朵上似乎浮現了一層粉色。

宋青書終于笑了:“好,我答應你。”

見宋青書直勾勾地盯著自己,屋子里的安靜讓黃蓉有些心慌,急忙補充道:“還有條件……”

“蓉兒你說吧。”宋青書不以為意,能讓黃蓉自愿答應作他的情人,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說起來唐夫人還是兩人的媒人呢,要不是她,兩人豈會陰差陽錯發生昨夜的事,沒有昨夜米已成炊的事實,黃蓉又豈會這么容易答應?

宋青書此刻心情大好,多答應她一些小小的要求并沒有什么為難的。

黃蓉其實剛才只想好了那三個條件,這會兒腦子里亂糟糟的,又怕一直不說等會兒就沒機會了,只好胡亂地說著:“以后襄陽出什么事情了,我請你幫忙你不能拒絕。”

“可以!”宋青書仔細一想,襄陽的安危其實和他的利益也是一致的,要知道南宋如今就靠著長江天險,而襄陽是長江中游的門戶,襄陽一失,到時候北方游牧民族順流而下,南宋的小朝廷就會頃刻覆沒,而宋青書如今最需要的就是時間,只有幾個大國互相制約平衡他才能左右逢源,發展壯大。

見宋青書答應,黃蓉心中一喜,畢竟宋青書如今不僅武功卓絕,而且麾下有數萬精兵,有這個強援在,以后守襄陽要輕松許多。

“不過每次我也不是白幫忙,我幫忙期間你必須陪我。”宋青書突然說道。

黃蓉心中一跳,嗔怒道:“靖哥哥和我都在襄陽城,到時候怎么……怎么有機會陪你!”

宋青書聳聳肩:“那我不管,這是你的事情。”

見黃蓉神色茫然,宋青書提示道:“蓉兒你這么聰明,到時候你隨便編個理由就可以來找我啊,比如和我商量情報制定戰術計劃……郭大俠又哪會懷疑你?”

黃蓉聽得臉都紅了,驚詫莫名地看著他:“你這人,年紀輕輕,也不知道從哪里學來這么多下流手段。”

宋青書微微一笑:“這要感謝日本各位藝術家的傾情演出,還有里番屆的日夜熏陶,當然還有國內一些‘紳士’的文學作品……”

黃蓉聽得云里霧里,什么藝術家,什么里番她一點都聽不懂,只有日本她好像有點印象:“日本,是倭國么?”

“不錯。”宋青書笑道。

見他笑得詭異,黃蓉料想不是什么好事,急忙止住不再詢問。

“還有什么條件么,蓉兒可要把握機會,過時不候哦?”宋青書問道。

“還有,”黃蓉急忙應了下來,可她一時間又想不到有什么需要他相助的,宋青書又在一旁催她,情急之下,她想到了一件事,“芙兒前不久不小心砍了楊過一只胳膊,靖哥哥很生氣,要同樣砍下芙兒一只胳膊賠給他,我只好讓芙兒去桃花島,不過她玩性大,說不定什么時候溜到江湖中玩去了,如今江湖兇險,你有沒有什么辦法能關照保護一下她?”

宋青書眉頭微皺:“若是在山東境內,這倒不成問題,若是到了其他地方,我恐怕鞭長莫及。”

黃蓉頓時一臉失望:“這倒也是。”

“這次楊過和完顏亮在一起對付你們,難道郭大俠還要砍郭芙的手么?”宋青書不解道。

黃蓉幽幽嘆了一口氣:“靖哥哥這個人為人正直,他總覺得是我們夫妻倆害得楊康慘死,本來就對楊家有愧疚之情,這次芙兒又砍了過兒的手,靖哥哥恐怕沒那么容易原諒芙兒的,我也不敢把她接回襄陽。”

“我倒有一個一勞永逸的法子,可以讓郭大俠不砍芙兒的手。”宋青書的話一下子便引起了黃蓉的好奇。

“什么辦法?”黃蓉驚喜地望著他。

宋青書嘴角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到時候你讓郭大俠把令千金許配給我,芙兒成了我的未婚妻,郭大俠又豈會再砍她的手?”

黃蓉頓時氣得嬌軀直顫:“你真是個混蛋!居然有……有這種念頭。”

宋青書雙手一攤,大呼冤枉:“我就是出個主意讓郭大俠放棄砍令千金手啊,還能有什么念頭啊?”

“你自己清楚。一看書·1·cc”黃蓉冷著臉哼了一聲。

“好啦好啦,我逗你玩的呢,”宋青書笑道,“你自己胡思亂想太多了,其實我只是想間接對郭大俠表示一下對郭芙有意思,他難道不給我這個救命恩人面子,真去砍了郭芙的手?”

“哪個當爹的不心疼女兒,你當郭大俠真舍得砍芙兒的手么?我給了他一個臺階下,再加上這次楊過對你們出手,你再從旁勸幾句,這事兒不就過去了么?”

“再說了,我只是做個姿態而已,你真當我對那個刁蠻任性的大小姐有興趣啊,我身邊這么多紅顏知己,我還怕不小心得罪了她,半夜被她咔嚓一下呢。”

“芙兒哪有你形容得這么任性,”黃蓉頓時羞紅了臉,“再說了,再說你這種下流無恥的混蛋,真被咔嚓了也是老天長眼。”

宋青書湊到她身邊涎著臉說道:“我要真被咔嚓了,你豈不是要守活寡了?”

“呸!”黃蓉啐了一口,“你又不是我丈夫。一看書·1·cc”

“我雖然不是你丈夫,卻是你的男人,”宋青書雙手扶著她的肩頭,嘴唇有意無意地觸碰著她后頸上的肌膚。

“你……你想干什么?”黃蓉聲音有些顫。

“你知道我想干什么。”宋青書身子緊緊貼到了她背后。

感受到背后炙熱的反應,黃蓉一陣沉默,良久過后她搖頭道:“今天不行,靖哥哥在隔壁。”

“那又如何?”宋青書解開她的髻,將頭埋在她滿頭青絲之間深深地吸了一口。

黃蓉被他的回答震驚了,沒想到對方居然這么大膽,腦袋正在空白之際,突然覺得胸前一緊,原來對方的大手已經趁勢伸進了她的衣襟。

“我求你了,不要在這里……”黃蓉按著他的手哀求道,答應當他的情人已經足夠挑戰她的道德底線了,如今丈夫還在隔壁,她哪敢讓對方胡作非為。

“請求無效。”宋青書聲音不容置疑。

“你這樣肆無忌憚我們之間的事情遲早要曝光,不行,我反悔了,拒絕當你的情人。壹看書·1·cc”黃蓉紅著臉怒道。

宋青書從身后緊緊地將她勻稱飽滿的身子摟在懷里,聲音有些激動:“蓉兒,就讓我胡鬧這一次,以后我不會這樣亂來的……你不覺得自己平日里的夫妻生活太平淡了么,這種經歷一輩子都未必有一次,你就不想試試?”

黃蓉被他渾身陽剛熱氣一蒸,就覺得身子軟了半邊,再聽到他仿佛魔鬼一般的誘惑語言,一顆芳心頓時狂跳了起來,她少女時期是出了名的古靈精怪,喜歡嘗試各種新鮮事務,只是嫁人后方才收斂了性子,不過她的本性仍在,一旦有了催化劑,就像火山一樣,一點就著。

盡管理智告訴她這樣不對,可不知道為什么,她一直沒有下定決心拒絕,當對方已經開始解她的腰帶的時候,她才終于清醒過來,一把抓住了對方作惡的手,她猶豫片刻,終究化為幽幽一嘆:“別解腰帶,等會兒萬一有什么狀況生的話……來不及穿。”

聽到黃蓉這樣說,宋青書嘴角上揚了一個得意的弧度,這個花信少婦肯主動配合,表示她已經淪陷了。

說出那樣的話,黃蓉也很詫異,可是羞恥之余卻有一種戰栗的禁忌感,事已至此,她仿佛自暴自棄一般側過身子雙臂纏繞在宋青書頸子上,主動獻上自己的雙唇,熱烈地回吻著。

宋青書伸手托住她的臀部往上一抬,黃蓉順勢分開兩腿纏繞在了他腰間,一臉暈紅地看著他,抿著嘴唇輕聲說了一句:“動靜輕點,別吵到靖哥哥了”

黃蓉桃花兒一般的臉上散出驚人的媚態,盈盈秋波仿佛要滲出水來,宋青書哪里還忍得住?托著黃蓉的臀部整個人直接把她壓到了墻上去,房間里同時想起了兩聲滿意的輕嘆。

兩人撞到墻上出一聲悶響,黃蓉嚇得花容失色,急忙豎起耳朵聽隔壁的動靜,見郭靖沒什么反應,她突然猛地一口咬到了宋青書肩頭:“你真是個混蛋,不是讓你動靜弄輕點么!”

“我太激動了,”宋青書突然臉上泛起一絲古怪的笑意,“口是心非的女人啊,身體明明已經這么熱情了,嘴上卻一直在裝淑女。”

黃蓉羞得不敢看他的眼睛,將頭埋在他肩頭,又是一口咬了下去。

宋青書知道再取笑下去恐怕真會惹惱了懷中的嬌娃,畢竟這才是她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突破道德禁忌,宋青書不再說話,將全身的力氣都擠壓到了她溫暖的身體里。

黃蓉肌膚上很快浮起了一層密密的細汗,襯托得暈紅的肌膚更加鮮艷燦爛,沒過多久,黃蓉急忙伸手捂住了嘴巴,刻意壓抑著婉轉在喉腔里的快樂吟唱。

她從來沒有這種體驗,明明才剛開始,她渾身就已經到達了快樂的巔峰,宋青書似乎察覺到了她身體的反應,動作也變得輕柔起來。

“雖然有些混蛋,倒他真是一個溫柔體貼的男人。”黃蓉將臉蛋兒貼在他胸膛之上,一時間有些癡了。

沉靜了一會兒,宋青書似笑非笑地問道:“蓉兒,休息好了么?”

“嗯”黃蓉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微不可查地哼了一聲。

宋青書抱著她來到桌前,一手拂開桌上的雜物,讓黃蓉整個人趴在桌上,水杯水壺摔倒地上清脆的聲音讓她心都要提起來了,里面突然傳來了郭靖疑惑的聲音:“蓉兒是你在外面么?”

“靖哥哥,我不小心打翻了茶壺。”黃蓉覺得自己腦筋從來沒有轉這么快過,一秒都沒有猶豫便找了個解開,她此時渾身都僵直了,生怕郭靖走出來查看。

更過分的是,身后的男人卻在這個時候猛然地進入了她的身體。

黃蓉簡直把宋青書恨死了,心想要是被靖哥哥看到我現在這副不知羞恥的樣子,我拼了命也要和他同歸于盡!

值得慶幸的是,那簾子并沒有被揭開,聽里面動靜似乎郭靖翻了個身又繼續睡了,黃蓉整個身子一下子便軟了下來。

黃蓉突然被撞得心尖兒一顫,這才意識到身后那混蛋還在不停沖刺著,心有余悸地她哪愿意再這么冒險下去,掙扎著便想起身。

可惜的是,對方一只大手緊緊壓著她的肩頭,她試了幾次都起不來,正當她深吸一口氣準備硬撐起來之時,宋青書恰到好處的一次沖擊剛好點在了她靈魂深處,好不容易積攢的力氣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

“求求你別這樣了!”黃蓉回過頭來,一雙水汪汪的美眸充滿哀求之色。

宋青書俯下身到她耳邊說道:“蓉兒,你又何必這么言不由衷呢,你都不知道經過剛才郭大俠那一下的刺激,你現在的身子有多滑。”

黃蓉羞愧地將頭扭到一邊,不再搭理他。

宋青書微微一笑,一改常態,反而慢悠悠起來,就猶如在風和日麗的天氣里在平靜的湖面上悠閑地搖曳著船槳。

沒過多久,黃蓉終于忍不住,嗔道:“你能不能快點!”

宋青書眉毛一動,似笑非笑地看著她:“蓉兒嫌我動得太慢了么?”

黃蓉先是一怔,不過很快反應過來,一下羞紅了臉:“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我是讓你快點結束!”

宋青書聳了聳肩:“沒辦法,天賦異稟就是這么任性!”

黃蓉差點沒被氣死,正想說什么的時候,宋青書已經湊到她耳邊說道:“當然,若是蓉兒多多配合我一下,我也許就能快點出來了。”

“你要我怎么配合!”黃蓉咬著嘴唇控制著聲音,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

“這是女人天生就會的,不用教的。”宋青書摩挲著她牛奶一般白皙的腰肢,輕聲說道。

“也不知道我上輩子造了什么孽今生遇到你。”黃蓉幽幽一嘆,盡管有些羞恥,可是為了早點結束,她只好配合著對方的節奏開始輕輕地扭動著腰肢。

也不知過了多久,黃蓉眼神迷離,整個人都癱軟在了桌上,再也提不起一絲力氣,心中暗暗恨道:這混蛋真是個禽獸,還騙我主動……結果這么久了,一點萬事的跡象都沒有。

她腦袋迷迷糊糊之際,忽然覺得整個人被憑空抱了起來,被折騰這么久,她渾身就像散架了一般,覺得身子骨慵懶得很,連眼睛都不想睜開,也懶得管對方如何折騰她,隨手勾著宋青書的脖子,將臉蛋兒貼在了他胸膛之上。

忽然黃蓉覺得體內有異,心尖兒不禁一顫,這人怎么突然又大了幾分?疑惑地抬起頭來,待看清周圍場景,差點沒嚇得魂飛魄散。

原來趁她剛才沒在意,宋青書居然抱著她徑直來到了里屋,如今靖哥哥就在數尺開外的床上睡著!

“這混蛋,難怪被刺激得更興奮了……”黃蓉腦中念頭一閃而過,便開始拼命掙扎起來,不過一來她力氣比不過宋青書,二來她也不敢動作太大,生怕吵醒了郭靖,要是被他看到如今自己的丑態,她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宋青書腰身一挺,黃蓉便覺得渾身酥軟,知道自己要害被制,哪還有力氣掙扎,不過如今的場景給她的震撼實在太大,兩行淚水止不住就流了下來。

“放心,我會速戰速決,不會吵醒他的。”宋青書傳音入密的聲音傳來,不過黃蓉哪還會信他,眼淚簌簌直下。

看著懷中佳人梨花帶雨楚楚可憐,宋青書覺得胸腔涌起一股強烈地征服感,興奮得簡直想大吼一聲,沖刺得的那叫一個爽啊,很快頭皮都開始發麻起來。

黃蓉似乎也察覺到他身體的變幻,急忙開始收縮身體刺激對方,心中默念不已:快點結束吧快點結束吧……

“蓉兒,是你么?”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起把黃蓉嚇得魂飛魄散,她緩緩地轉過頭去,發現郭靖已經坐直了身體看著兩人。

“完了!”黃蓉腦海里一片空白。

宋青書也是心中大驚,他剛才只是一時沖動之下將黃蓉抱到了這里,并不想真的讓郭靖發現兩人的事情,看到郭靖盯著兩人,他渾身的熱情有如被當頭潑了一桶冷水。

事到如今,再怎么解釋也沒用了,宋青書倒也光棍,不僅沒有放開黃蓉,反而加速地動了起來。

他本來就已經快到了,被郭靖這么一刺激,繼續動了兩三下就支持不住,渾身一個激靈,將他渾身的熱情盡數注進了黃蓉體內。

黃蓉被熱浪一澆,整個人也不可抑制地劇烈顫抖起來,

“瘋了瘋了,真是瘋了!”

這是她腦海里唯一剩下的念頭。

“咦?”聽到宋青書粗重的喘.息聲,郭靖臉上閃過一絲驚訝,“宋少俠也在這里么?”

黃蓉和宋青書頓時面面相覷,他這是什么意思?

宋青書甚至在想,莫非是郭靖故意表態,想裝作沒看見就這樣將這件事掩蓋過去?不過他很快就搖了搖頭,兩人都明顯成這樣了,又豈能裝作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更何況郭靖為人魯直,也不像有這種急智的人。

“蓉兒,人家宋少俠過來了,怎么不點燈呢?”郭靖的話再次響起,弄得兩人更疑惑了,如今房內的油燈可是亮堂得很啊。

黃蓉心中一酸:靖哥哥肯定是為了顧全我的面子,故意這般說來化解難堪的。

還是宋青書鎮定,他眼尖地發現郭靖眉宇間似乎隱隱有一股黑氣,不由驚道:“郭大俠,莫非你中毒了?”

“中毒?”郭靖一怔,一運真氣,發現腹中真氣空空如也,不由大驚,“難怪我都不曾聽到宋少俠你什么時候進來的,我好像真的中毒了。”

黃蓉這個時候終于反應過來,驚呼道:“靖哥哥,你怎么了?”她掙扎著想過去查看丈夫的情況,誰知道宋青書緊緊摟著她,并沒有放手的意思。

郭靖這時也反應過來,以自己的功力,就算在黑夜之中也能看得清清楚楚,為何如今眼前卻一片黑暗?他抬起手在面前晃了晃,饒是他鎮定功夫了得,也不由渾身一顫:“我看不見了!”

宋青書一怔,他第一反應是郭靖這個理由倒是真不錯,能最大程度上化解如今場面的尷尬,看不見了自然就代表他沒看到自己和黃蓉的事情。

不過宋青書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剛才慌張之下沒有注意,如今仔細望去,郭靖雙眼之中眼神彌散,似乎沒有焦距,正是失明的跡象。

“怎么回事?”宋青書整個人一下子怔住了。

“快放我過去!”黃蓉掙扎得更厲害了,幸虧如今郭靖心神激蕩,方才沒有意識到什么反常。

宋青書這次沒再阻攔她,不過他也想看看郭靖究竟是怎么回事,便直接摟著黃蓉往郭靖走了過去。

黃蓉沒料到他居然這么大膽,如今兩人依舊親密聯合在一起啊!她下意識掙扎了起來,只可惜宋青書緊緊地摟著她,并沒有放手的意思,她又羞又急,狠狠地一頓粉拳砸在對方胸膛之上,眼看著就要到郭靖身邊,她這才慌忙地整理自己裙擺,將裙擺放了下來,遮住了那不堪的畫面。

宋青書并沒有理她,直接對郭靖說道:“郭大俠,不介意的話讓我替你把把脈吧。”來到這個世界這么久了,學了不少武功再加上時不時受傷的緣故,可謂久病成良醫,至少把脈這種事情對于他來說沒什么難度。

“多謝宋少俠!”郭靖畢竟是一代大俠,經過最初的慌亂之后很快鎮定下來,一派大家風度。

一旁的黃蓉差點沒氣暈過去,心中暗恨:靖哥哥啊靖哥哥,你感謝的那個男人如今正當著你的面欺負蓉兒呢。

似乎印證她心中所想,黃蓉覺得身體一股熱氣直冒,宋青書欺負她的那東西似乎又有了抬頭的痕跡。

“啊”黃蓉嬌軀一顫,下意識驚呼了一聲。

“蓉兒,你怎么了?”郭靖疑惑地轉過頭來。

明知郭靖如今看不見,可是這么近距離被他兩只眼睛盯著,黃蓉一顆心差點沒跳到嗓子眼,轉過頭去,見宋青書似笑非笑地打量著她,也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她簡直羞憤欲死,遲疑片刻終究還是嘆了一聲:“沒什么,靖哥哥。”

見她沒有坦白,宋青書得意地揚了揚眉毛,黃蓉察覺到身體里那突然膨脹的力量,嬌軀一酥下意識嚶嚀一聲,幸虧她及時捂住嘴巴,方才沒有驚呼出來。

黃蓉知道不能再讓他這么作惡下去,強忍著顫抖,冷聲問道:“宋……少俠,靖哥哥究竟怎么樣了。”她嘴上雖然客氣,不過心中早已將對方罵了個半死,若是眼神能殺人的話,宋青書早已不知道中了多少箭了。

宋青書知道她已到了爆發的邊緣,不再刺激她,沉聲答道:“郭大俠體內似乎多了一種奇怪的毒。”

“毒?”黃蓉聲音更冷了,“宋少俠,你之前究竟給靖哥哥吃了什么藥?”

宋青書臉色一變,哼了一聲:“怎么,難道你以為是我給郭大俠下的毒?”仿佛為了懲罰她說錯話一般,話音剛落,宋青書便挺了挺身子,黃蓉頓時杏目圓睜,急忙伸手捂住嘴巴,剛要說出的話頓時咽了回去。

郭靖的聲音也響了起來:“蓉兒,宋少俠義薄云天救了我們夫婦的性命,你怎么能這么說呢?快跟宋少俠道歉!”語氣已經頗為嚴厲了。

黃蓉眼圈一紅,心中極為委屈:靖哥哥你什么都不知道,這個混蛋哪是什么好人!

只可惜個中緣由,她沒法對郭靖解釋,可在如今這種情況下,反而要她給宋青書道歉,她做不到!

見黃蓉一直沉默,郭靖不由皺眉:“蓉兒,往日你都挺識大體的,今天究竟怎么了?”

被丈夫責備,黃蓉更是委屈,正想不顧一切揭穿宋青書真面目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了他壞壞的語調:“蓉兒,只有郭大俠完好無損,我征服你才更有成就感,你覺得我會下毒么?”

黃蓉下意識反應過來,這是宋青書正對她傳音入密,若是對方用其他理由解釋,她并不會輕信,畢竟這混蛋一直以來都想得到她,靖哥哥出了什么事情,他就是最大的受益人,得到自己的機會也就更大。

可聽到宋青書這個理由,黃蓉卻下意識相信了他,因為這……這個理由……的確符合他無恥下流的風格。

黃蓉正在思索之際,宋青書開口了:“郭大俠不必責怪郭夫人了,郭夫人也是關心則亂,方才有些失態的。”這番話聽得黃蓉心中暗罵,自己如今的模樣的確很失態,可都是你這個混蛋造成的!

郭靖微微一笑:“宋少俠果然胸襟寬廣,郭某就代蓉兒替你道歉了。”

黃蓉急忙扯了扯郭靖的手臂:“靖哥哥……你不要對他道歉!”

郭靖沒料到妻子會這么大反應,下意識一怔:“為什么?”

黃蓉一時語塞,緊咬著嘴唇:“反正……反正你對誰道歉都可以,就是沒必要對他道歉。”黃蓉心中暗暗心酸,靖哥哥你的妻子被他這般欺負,你卻傻乎乎地給他道歉,那混蛋肯定得意死了吧。

宋青書適時笑道:“郭大俠,郭夫人的意思是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沒必要道歉這么生分。”

“一家人?”郭靖臉上閃過一絲迷惑之色。

“是這樣的,”宋青書笑著解釋道,“上次對付滿清鐵騎,中途幸虧郭夫人多次相助,我們一起聯手對敵,早已是熟得不能在熟的朋友了,郭夫人你說是吧?”

黃蓉被他突然一動弄得差點暈了過去,心中羞怒不堪,不過她此時也只能順著對方的話,心不甘情不愿地嗯了一聲。

“原來你們已經這么熟了啊。”郭靖恍然大悟,難怪自己和這個彗星般崛起的金蛇王毫無交情,對方卻冒了這么大風險救他們夫妻倆。

豈止是熟啊,熟得她渾身上下每一寸肌膚我都品嘗過滋味了。

宋青書笑得更得意了,輕咳一聲繼續說道:“除此之外,之前我與令千金相遇,互相之間都非常有好感,若是郭大俠不介意,我們還能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一家人呢。
szyca 2017-9-10 13:52
傑作有看過偷香高手這本書嗎?
GEESE 2017-9-3 02:46
傑力可: 我是覺得還好啦,沒差
機戰好久都新沒消息了
GEESE 2017-8-29 03:09
傑力可: 黑人問號.jpg
   最近在反省說話口氣,
叫你傑X,有點不雅。
GEESE 2017-8-17 13:24
傑力可!跟你道歉,
以前常用圖片惡搞、又取不雅綽號,
在這跟你說:(對不起)。
劍雲有在某個手遊(名稱不記得),
遇見白虎星,就是以前在河圖那位。
GEESE 2017-4-18 11:34
   你跟劍雲都有學過這奧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tgOwtsDSkU
GEESE 2017-3-15 12:59
   我買了PS4薄機,劍雲要等PS4 PRO
GEESE 2017-2-20 11:33
傑力可: 大好人,讚
   他確實超好心
GEESE 2017-2-17 13:11
   劍雲說去年台南地震之後~
住他店對面19樓公寓的阿婆晚上就不敢回去睡覺~
拿了棉被跟躺椅晚上就在劍雲店裡面睡覺~早上再回家~
睡了3個多月才敢晚上回去睡覺
劍雲根本是大好人,超有慈悲心
GEESE 2017-2-17 12:47
傑力可: 嘛,也懶得回去了= =
   你好像沒被刪除,積分5千多
GEESE 2017-2-16 15:22
   傑力可~
河圖修好了
變成新手上路
szyca 2017-1-19 01:32
喔喔~原來大魔神皇帝的胸甲還會展開
展開之後好像比較帥氣了
https://gnn.gamer.com.tw/8/142588.html
szyca 2017-1-12 01:57
傑力可: 想買超合金了
喔喔~超合金~最近都醉得不錯呢
我有個朋友有再買~之前也有買凱薩~斷空我跟真蓋特
他最近剛買的是藍色異端~整體看起來質感挺高的~不過不便宜呢
藍異端說是7900
szyca 2017-1-11 01:55
傑力可: 目前最希望的還是凱薩與SKL共演啊
皇帝G我想繼續再觀望一下
我覺得這很有難度~何況最近根本都是真衝擊Z的天下

觀望的意思是?買遊戲嗎?
szyca 2017-1-10 10:27
傑力可: 金剛戰神有算是再改造的新作?(グレンダイザー ギガ)
有了衝擊Z篇後,元祖鐵金剛似乎就鬼隱了
河圖的帳號應該也是不見了 ...
啊~這個我之前有看過預告~好像不錯的樣子
後來就忘記去看了@@~

似乎是這樣沒錯~但是其實我不是很喜歡衝擊Z篇啊~因為這樣根本沒凱薩出場的機會啊

有夠殘念~還是希望能就回來啦~_~
12345下一页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東勝洲關係企業

GMT+8, 2024-5-23 14:53 , Processed in 0.040595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