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勝洲關係企業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337|回复: 0

魚龍舞(17) 魂靈何喚,長留中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0 13: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魚龍舞》卷三 十方授印
      
  
第十七折 魂靈何喚,長留中陰
第十八折 縱我不往,胡詠子衿
第十九折 秉筆承明,夢外從卿
第二十折 貞功辟惡,法存一心
第廿一折 寒溪此夜,玉乳香沁
第廿二折 餘生莫問,夏陽語冰
第廿三折 知其所止,宮牆萬仞
第廿四折 以血相易,劍出束命


  
    
魚龍舞(17)
————————————————————————————————————— 
第十七折 魂靈何喚,長留中陰


  
  
  奚無筌的眼角抽搐著,密如蛛吐的魚尾紋蒙著眼窩子一縮一放,宛若垂死之象的腹褶。
  
  過去的十年間,他沒有一夜不思念憐清淺,不斷在夢臆裡搜尋、回味著她的模樣,直到驚醒的枕畔再也看不見淚痕……然而,眼前的赤裸玉人彷彿是從夢境中走出,與那刻骨銘心的一晌貪歡時竟無半分區別。
  
  除非這些年來,她被困於一處時間靜止的秘境,否則殘忍非情的十年韶光,怎未在深雪兒的身上留下痕跡?
  
  歲無多是,解玉娘也是。怎地……怎地只有我一個人老了啊?身心俱衰的奚長老瞇著眼,剎那間有些茫然,忽不知今夕何夕。
  
  但他清楚記得九月十五那晚發生的事。比起追憶摯愛的美夢,惡夢毋寧更難遺忘,有陣子他一閉眼就會回到天崩地裂的當下,以致數日皆不能眠,幾欲崩潰。
  
  觀察到陰人喜陰的習性,歲無多特別挑選了九月十五的月圓夜,做為決戰的時刻。是日,太陽尚未下山,奚無筌便已在谷外林間就位,渾身塗滿雜入乾燥狼糞的新鮮牛屎,藏身於一株雙人合圍的大樹頂端。為確保引線能被順利點燃,曲無凝特別在樹幹挖了道溝槽,埋入竹管引線,樹葉因此開始凋萎,茂密樹冠一時三刻禿不了,足以掩藏奚無筌的形跡。反正這也不是林中唯一一株枯黃的樹木。
  
  陰人不會主動攀爬,只消不被發現,奚無筌點火後仍有機會退走。
  
  自從那夜布庫定情,到九月十五行動,當中還有將近十天的光景,奚無筌與憐清淺把握時光,夜夜纏綿悱惻,如膠似漆,彷彿一對新婚的小夫妻;師兄弟中縱覺有異也不忍揭破,讓這對苦命鴛鴦好生相聚,以免有恨。
  
  壕溝土方在當日正午前即已填平,反而是將一干老弱婦孺送上峽谷頂端,耗費了最多的工夫。藏身於樹冠的奚無筌,就著遠處地平線的最後一絲餘白,看見峽谷頂端燃起篝火,代表眾人已平安就位,接下來只等陰人出現了。
  
  或因連日勞疲,也可能是臨別狠射了幾注給深雪兒,透支了最後的體力,裹著綴葉繩網的奚無筌,竟在枝椏間沉沉睡去,直到細碎的刨刮聲將他驚醒。
  
  青年睜開惺忪睡眼,瞥見相鄰的另一株老樹根部,一隻塗了白堊也似的枯爪穿破土壤,從根隙間伸出一條環韝捋袖的結實臂膀,攀緣拔扯,爬出一名簌簌落土的陰人來。
  
  樹根下的土壤幾乎枵空,足夠一名成年人抱膝蜷縮,穩如胎藏。難怪歲無多他們只在林間石下掘出幾具,更多的陰人其實是藏在樹根底部!
  
  歲無多他們幾乎把林中地面掘了個遍,不僅是為增加奚無筌存活的機會,更有避免引線被斷、計畫功敗垂成的深刻寓意。無論歲無多或曲無凝,斷不能於此大意輕忽,遺下這等隱患。
  
  細細打量那卵形的根柢空槽,奚無筌發現樹根上殘留的土壤足有數寸厚,一鏟落下未必能穿,難怪師兄弟們失察。問題是:每每到天亮之際才倉皇撤退的陰人大軍,如何能掘坑自埋?
  
  黑夜中能見有限,然觸目所及,十數頭陰人從遠近的根節處爬出,所著固然髒污,卻稱不上襤褸,與每夜襲來的陰人頗不相同,能辨出是武人袍服,材質做工均屬上乘,形制帶著濃厚的外族風情——奚無筌在布庫裡見過類似的服制——人人倒拖器械,似是刀劍鞭尺一類。
  
  他沒見過陰人使用武器。一個極其荒謬的念頭,驚雷般掠過心版:
  
  若非是自埋,而是為他人所埋,如葬塋穴,只是沒有棺槨而已,一切就說得通了!
  
  入殮時衣以新袍,以生前兵器陪葬……但埋入距地面不足一尺的根隙間,委實太淺。除非埋屍之人預期屍體將醒,更須自行破土而出,這才刻意淺埋——
  
  沙沙如成群糞金龜般的異響漫入林間,數不清的陰人爭相前行,潮水也似湧向藏形谷。空氣裡充斥著駭人的屍臭和肉腐,奚無筌須牢牢摀住口鼻,才不致嘔出腹中酸水。
  
  數以千計的陰人同時行動,整座林子彷彿被置於沸水鍋上,劇烈搖動起來。
  
  那些從樹根爬出、武服執兵的陰人周圍,彷彿有層肉眼難見的氣罩,後頭湧至的陰人無不自行繞開,不敢接近;偶爾有不小心被擠蹭過來的,只見從樹根底下爬出的大陰人齜牙低咆,隨手扭下逾矩陰人之頭,將屍身拋入群中,眾陰人只得倉皇走避,莫與拮抗。
  
  這批衣甲執兵的大陰人,數量遠少於衣衫襤褸、身軀殘破的陰人大軍,就著月光倉促一瞥,約莫不滿百數,在瘋狂湧向藏形谷口的黑壓壓人潮中卻很容易辨認:牠們並未隨隊而行,離開藏身的樹根來到月光下,多半佇立不動,抬頭四顧,鼻翼歙動,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奚無筌嚇得縮回樹冠,掩口摒息,不敢輕舉妄動,唯恐這些大陰人聞到生人之氣,循著新鮮血肉的味道發現了自己……然而,大陰人們搜索的方向明顯不是他棲身之所在,而是圓月之下,不住吞入黝黑屍群的藏形谷。
  
  (牠們……到底在找什麼?)
  
  山谷頂端出現幾枚豆粒大小的黑影,就著皎潔月色,奚無筌幾乎能望見其中一人裙袂飄飄,長髮飛散,宛若仙子下凡;除了他的深雪兒,世上更無如此脫俗、不染片塵的女子!她在擔心我嗎?是不是盼我完滿完成任務,趕緊回到她的身邊,今生再也不分開?
  
  可怕的尖嘯將他的思緒拉回現實。
  
  一名手持長刀的大陰人仰天長嘯,嘯聲未斷,環顧四周,佇立在人潮之間的其餘大陰人也跟著尖嘯附和,宛若狼群,似是在溝通訊息。奚無筌還未會意,大陰人忽然動身,排闥疾掠,飛也似的衝向藏形谷,在土方前拔起身形,踩著底下螞蟻般的陰人肩首,撲上陡峭山壁;兵刃插落穩住身子,旋即向上攀爬,勝似壁虎。
  
  奚無筌從腳底一路涼到了頭頂上。
  
  「陰人無法攀爬」,是他們與陰人周旋至今,犧牲許多伙伴,在每夜的生死相搏間,歸納出來的重要結論之一,乃應敵之根本,歲無多的策略正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上。奇宮弟子們並不知道,陰人其實不止一種,他們習於應付的,與樹底塋穴爬出、披甲執兵的大陰人不同,後者的能耐顯然遠勝前者。
  
  奚無筌靈光閃現,將現身崖頂的深雪兒,與大陰人四顧嗅風的怪異行徑連在一塊,突然明白其中的關連:牠們,並非追索著活人的血肉。使陰人緊追不放、如蛆附骨者,是那些身中「牽腸絲」的女子!
  
  「糟了!深雪……深雪兒!」他腦子一熱,縱身躍下,發狂般朝藏形谷奔去,大叫:「無多!我們錯了……我們弄錯啦!快帶她們離開,快!」無奈聲音在風中潰碎流散,連他自己都聽不清。
  
  周圍的陰人發現他的蹤影,有小部分包圍過來,但大群仍朝谷內湧去,也驗證了奚無筌「陰人受牽腸絲吸引」的猜想。青年心急如焚,潛力激發,一時間「通天劍指」的銳勁四迸,所向披靡。
  
  驀地腦後一道風壓掃落,奚無筌著地滾開,起身時已拔出長劍,架住一柄沉重的厚背鬼頭刀。青森森的刀鋒後露出兩隻血眼,持刀的大陰人咧開滿嘴黃牙,灰堊般的肌膚沒有半分活物氣息,語聲嘶啞,咬字含混,奚無筌只能聽懂小部分:
  
  「漁陽……十二家……死來……死來……」
  
  鬼頭刀再掄,幾乎將長劍磕斷,奚無筌被一股大力轟飛出去,背脊重重著地,胸膛內的氣血臟器似欲一股腦爆出,忍著悶噁胡亂揮劍,不讓近身,劍刃上傳來遲滯鈍重的反饋,不知砍倒多少陰人。
  
  奚無筌自分必死,好不容易恢復視覺,見那名大陰人並未追擊,谷外的峭壁有無數黑影攀爬,速度雖不算快,卻無半分猶豫;間或有中途跌落者,均不影響周圍同伴,攻頂不過是時間數量的問題。
  
  強烈的絕望無助攫取了奚無筌,但也不過是一瞬間。
  
  他拄劍起身,拖著身子歪歪倒倒,拼命往林中移動。已經沒有他能做的事了,但他起碼能點燃硝藥,寄望峽谷頂端的歲無多和深雪兒探頭之際,發現山壁上持續逼近的大陰人……
  
  青年癱坐樹下,艱難地取火絨吹亮,小心不讓咳出的血沫給濺熄了。
  
  適才一擊必定重傷了他的臟腑,毋須游無藝的醫術,也知離死不遠;勉力扯落引線,還未湊近火絨,一陣難以形容的低沉震動,就這麼穿透身子,彷彿大地如薄紙般被揉作一團、再從紙團中心炸開,靜止片刻,所有一切開始向下崩坍:身體、身後之樹、樹下的土地……塵泥,石塊,樹根,陰人……
  
  最後只剩一片黑暗。
  
  奚無筌以為自己死了——「死」的念頭一湧上,他便意識到自己並未死去,就像意識到作夢的瞬間,夢就醒了,然而卻無法動彈,無法睜眼,乃至呼吸吞吐。所有感覺消失殆盡,除了無盡的黑。
  
  奚無筌漂浮在黑暗裡時睡時醒,無聲哭喊叫喚、崩潰沉淪,不知過了多久;直到被水嗆咳起來,才掙扎著從薄薄的泥覆中撐起,任大雨沖刷掉原本覆蓋著他的土石。
  
  藏形谷不見了,所在的那片樹林也是。
  
  奚無筌發現樹木全埋在土裡,地貌像被頑童澆水鏟亂的狼藉沙坑,崎嶇錯落之甚,有些地方根本無法行走,連輕功都不易縱躍,簡直像回到了洪荒之初。
  
  雨停後,他藉日影辨別方位,在中央隆起的一座土丘周圍,陸續找到眼熟的器物;但要接受「這裡就是藏形谷」的殘酷現實,仍費了好一番工夫。
  
  早在奚無筌引火炸斷土方前,有人先一步引爆谷中埋藏的硝藥。結果一如曲無凝估算,遍及壁室結構的硝藥,使得偌大山谷一瞬崩塌,成了眼前的矮丘。谷中曾有,包括峽谷頂的深雪兒和歲無多,攀爬峭壁的大陰人們,全被埋入土中;威力之大,連未及入谷的陰人、谷外樹林——還有樹下的奚無筌——也不能倖免。
  
  奚無筌在崩塌的遺跡處徘徊了大半個月,徒手挖掘,飢餓時便以樹葉、泥水果腹,挖到兩手是血,都沒能找到識者的屍首,遑論有生。最後,他趕在漁陽大雪封境之前,離開了這片傷心地,獨自一人踏上南返的歸途,帶著一顆如槁木死灰般的心。
  
  
  
  「你……為什麼還活著?」
  
  未老先衰的紫綬長老不敢去看蜷縮驚叫的清豔女體,唯恐落淚,強迫自己將注意力轉回敵首。歲無多那張全無歲月痕跡、卻有著大陰人般血眼堊膚的面孔,令奚無筌感到迷惑。
  
  「你這樣問,真像是東窗事發的心虛陰謀家啊。」
  
  歲無多撫摩女郎髮頂,像安撫狸奴也似。憐清淺伏上大腿輕蹭,細綿椒乳在膝腿上劇烈變形,乳質柔軟到不可思議的境地。一旁解玉娘發出壓抑的低咆,彷彿抗議主人不公。
  
  憐清淺衝她無聲張嘴,玉牙般的身板一繃,肩臂腰臀肌束鼓起,宛若雌豹,嚇得解玉娘踉蹌後退,垂成吊鐘形的肥碩乳瓜不住彈撞,雪浪眩豔,當真瘦有瘦的清冷,腴有腴的風情,只是都不似人。
  
  「我沒什麼不能對人說的,無論你指的是什麼。」奚無筌無意示弱,但比起口舌爭勝,他更想知道另一件事。「那晚谷裡到底發生什麼事?是你引爆遊屍門餘孽所藏的硝藥麼?」
  
  歲無多咧嘴一笑。
  
  「七枚鬮籤裡,短鬮一共有兩枚。」他屈指輕刮女郎的臉蛋,那股潤澤如水的流暢,用看的都能感受肌膚膩滑,勝似敷堊。「我本想,若二籤出現在前,就同大家說明計畫,料不到是你我拈了鬮,也就沒有特別說出來的必要了。」
  
  「……什麼計畫?你到底在說什麼?」奚無筌蹙起疏眉。
  
  「你最大的毛病就是軟弱。我信不過你。」歲無多笑道:
  
  「萬一你突然不想死了,或寧可撇下深雪兒不顧,獨個兒逃生,那可怎麼辦?陰人之害,一定得阻於此間——起碼我當時是這樣想的。當你失敗,須得有人引爆谷裡所埋硝藥,與陰人同歸於盡,這就是第二枚短鬮的任務。」
  
  「我不會撇下深……我才不會那樣!」奚無筌低聲咬牙,額際爆出青筋,活像忍著生生切斷一條腿的疼痛也似。
  
  「嗯,這個可能性是小了些,但若你武功不濟,沒等到陰人入谷就死了,咱們該怎麼辦?」見奚無筌還口不得,歲無多面露同情,攤手怡然道:「我們是好人,對吧?是正義之士,為拯救蒼生,犧牲性命算什麼?」
  
  奚無筌雙肩垂落,胸膛艱難起伏,彷彿頃刻間又老了幾歲,片刻才咬牙低道:「我……我沒有失敗。我還沒點藥線……我正要點火,藏形谷便……」
  
  歲無多微微頷首。
  
  「確實不是你失敗,而是我們失敗了。這計畫從一開始就是錯的。我只是很生氣,為何只你逃過了死劫。老天半點也不公平,對吧?」
  
  奚無筌愕然抬頭,恰迎著昔日老戰友瞠大的血瞳。歲無多邊說邊笑渾不在意,不知為何,卻予人毛骨悚然之感。「你資質平庸,卻能活到最後;混成隊裡的二把手,人人都喊你一聲『師兄』;毋須承擔決策的艱難,卻能教深雪兒這樣的好女人對你死心塌地……這還有天理?
  
  「主意都是我想,衰事總由我來扛,我怎就不能同你一樣,負責崩潰、撒嬌,再等女人用身體來安慰就好?連籤運我都輸你一截。怎不是你做最困難的決定?為何不是你決定讓所有人死掉?最可笑的是,就連抽中死鬮,最後都能逃過一死!你們說,這是不是世上最荒謬、最好笑的事?」猛拍大腿,屋頂上其他陰人也跟著笑起來。
  
  奚無筌瞠目結舌。
  
  他認識的歲無多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不,無論任何人,哪怕心裡真有一霎浮掠此念,也不會輕易吐露。這樣的話語心思太猥瑣也太晦暗,就像一團腐爛臟器,袒露不但傷人,更是傷己。
  
  歲無多無半點自剖掏心的苛烈,彷彿覺得很有趣似的,就這麼順口說了,笑得十分盡興。這樣的態度更讓奚無筌感到痛苦。
  
  「歲……那晚,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事須得往前說。」歲無多聳了聳肩,悠然道:
  
  「咱們剛到藏形谷時,游無藝在藥室發現一只上鎖的箱子,裡頭收藏了成摞手札,詳細記錄遊屍門的餘孽如何製造陰人,企圖向漁陽十二家復仇的過程。游無藝來找我,是因手札提到秘儀處寥寥,多數亦語焉不詳,重點在藥方;名目雖不同,游無藝認為他們在試驗的藥,就是『牽腸絲』。」
  
  此事奚無筌聞所未聞,眉頭一皺,沉聲道:「事關重大,為何不曾聽你向師兄弟提起?」省起一事匆匆閉口,神色益發陰鬱。
  
  歲無多笑道:「你是在想,興許眾人皆知,獨獨瞞了你?說不定啊,要是連深雪兒也知道,你豈不是要吐血?」
  
  奚無筌差點大吼「別再提『深雪兒』三字了」,料以這「歲無多」脾性,定會加倍蹂躪女郎,或為戲耍,或為攻心,只得死死攢緊拳頭,修剪齊整的指甲幾乎將掌心刺出血來。歲無多以為他被自家言語所傷,甚是滿意,侃侃續道:
  
  「最初赤眼現世,乃是遊屍門之主『萬里飛皇』范飛彊的佩刀,約莫范飛彊也不信刀控人心這一套,不想被一帖來歷不明的春藥所制,刻意限用,還讓精通醫藥蠱毒的遊屍門三尸部鑽研破解。」
  
  范飛彊得「血屍王」紫羅袈支持,坐上門主大位,即劍指漁陽,更於激戰中與敵俱亡,實際統領遊屍門的時間不長,但三尸部的巫醫們卻對牽腸絲有了更深一層的瞭解。
  
  「牽腸絲並非古往今來藥性最霸道、最有效的催情藥,它最令人頭疼處只有一個,就是難以破解。」歲無多笑道:「按手札所載,遊屍門巫醫發現:牽腸絲中有個成分,能媒合各種藥性,使其各自生效,並行而不悖。光是這點,便足以教普天下的藥經毒經成為笑話,千百年來累積的金方、五行生剋之理,在此藥之前形同虛設。」
  
  奚無筌沉道:「據我所知,普天之下的醫經毒經並未成為廢紙,牽腸絲也早不是無解之症。天道循環,物極必反,此藥真有如此大能,必有更大的害處罩門,以為制衡。」
  
  歲無多撫掌大笑。「的確如此。遊屍門的巫醫從牽腸絲提煉出來的東西,最後被命名為『喪心結』。結之一字十分易懂,指的應該就是此藥媒合其他藥性、使其不悖的特質。問題出在『喪心』二字上。」
  
  手札對「喪心結」的描述非常詳盡。遊屍門的中尸躓部對人體改造已有數百年的歷史,得「喪心結」如獲至寶,製造出大批藥人,分囚籠窖,觀察試驗。
  
  此藥會使人慢慢失去心神,連帶喪失部份機能,如難越高低落差太大的障礙、反應遲緩等,但身體強度以及爆發力卻會隨之增強,更能抵禦傷害,增加存活率;添入各種激發潛能、療傷鎮痛的藥物,彼此間不生扞格,但也僅此而已。
  
  對比「喪失心神」此一巨大缺陷,換得再強的身體素質,也是白饒。好好的人不做,誰想去當無知無識的熊羆虎豹?
  
  「……這批用以試驗『喪心結』的藥人,最後在遊屍門敗退藏形谷時,被有心人放出,以轉移漁陽十二家的注意力,爭取寶貴的時間。」
  
  歲無多笑道:「這就是我們最初遭遇的陰人。牠們有的氣力大,有的速度快,有的則性命奇韌,怎麼也殺不死……這是因為牠們身上被試驗了各種不同的藥性媒合,莫衷一是。有人被陰人抓傷咬傷會隨之變異,有的人則痛苦死去,有的人卻一點事兒也沒有,就是這個道理。」
  
  「那麼是誰……」奚無筌寒聲道:
  
  「摻入了疫病般四處傳播的藥媒?歹毒如斯,意欲何為?」
  
  歲無多哈哈大笑。
  
  「沒有人。」血眼青年兩手一攤,模樣輕佻。「沒有一個做試驗的人,會在試驗品中摻進如此危險且不可控的因子,我傾向是上天的旨意,約莫連祂也覺有趣,自己下來玩了一把。
  
  「直接以『喪心結』炮製的藥人,不但心智全失,且壽元極短,若不施以延命藥物,幾個月之內便會漸漸衰竭而死。遊屍門的巫醫認為其理應是超支壽元,寅吃卯糧,過於催逼潛力所致。
  
  「你不妨把『喪心結』當作活物,同蟲魚鳥獸沒什麼兩樣,牠當然也希望延續自己的族裔,而非止於一代。既如此,自行化出繁衍之能,豈非是理所當然?」
  
  但陰人不止一種。奚無筌親眼見過從根隙下爬出、身穿遊屍門服色的大陰人,牠們能施展武功,會使用兵器,或可彼此溝通……決計不是歲無多所說的那種無知無識的懵懂之物。
  
  若說追索中毒女子,乃是喪心結與牽腸絲先天的連結所致,何以「心神喪失」的致命缺陷到了大陰人身上,卻不復見?喪心喪心,這些個陰人中的菁英所喪,又是哪一部份的心?
  
  「你耐性變差了,無筌。」歲無多嘴角揚起,好整以暇。「破解牽腸絲之密,雖是范飛彊親自交代的差使,他畢竟是外人出身,對遊屍門的傳統一知半解;儘管輔佐門主的紫羅袈再三反對,無奈范飛彊聽不進,暗裡還是讓中尸躓部幹了。
  
  「等他發現活人試驗的殘忍,才又後悔莫及,急急喊停,誰知這時卻又節外生枝。范飛彊自幼飄零,僅一位童年玩伴堪稱友朋,得范飛彊提拔,也入了遊屍門。此人不幸遭正道突襲,搶回時就剩一口氣,眼看大羅金仙也救不活。」
  
  奚無筌猜到了接下來的發展,忍住搖頭的衝動,面上不露晴雨,只淡淡哼道:「就算『喪心結』能挽回他的性命,失了神智,這人還能算活著麼?」
  
  歲無多指著他,笑顧車下諸人。「我這位好兄弟,說話就是這麼有見地。可惜范飛彊是個蠢物,連忒簡單的道理也不懂。你知關於此事的道德爭論,寫滿箱裡一半以上的簿冊麼?難怪范飛彊能當上門主,這遊屍門從上到下,就是一群給門夾了腦袋的迂腐驢蛋。
  
  「他們最後想了個變通的法子,說是將喪心結摻入土裡,像醃醬菜一樣把人擱裡頭,這樣就不會一傢伙把人變成了沒腦子的野獸,你說好不好笑?」
  
  他尖銳的笑聲迴盪在廣場上,但這回雙手抱胸、靜靜立於簷角的游無藝並沒有笑,面色沉落,腮幫微鼓,牙床形狀清楚浮出面頰。這位出身夏陽淵的「潛魔」有著神醫似乎都有的古怪脾氣,自視甚高,且極度不能容忍失敗。
  
  尤其是自己的失敗。
  
  「我被大半箱的靈肉之辯繞暈了腦袋,沒發現其中的蹊蹺。曲無凝發現埋在壁室裡的硝藥時,咱們是一起去看的。你也沒瞧出這裡頭的關竅,對吧?」
  
  奚無筌還記得當時的情形。
  
  硝藥是藏在棺材裡的;而棺材,就這個直挺挺地搠入牆壁,只消刮除表面約三寸厚的壁泥就能發現。他們推測遊屍門有「死生同寢」的習俗,棺槨埋進壁中,谷內每間壁室可能都有不同時期的先祖。
  
  為確認此事,歲無多讓師兄弟們在左右相鄰的兩間壁室也找一找,果然掘出幾具棺材,其中有的填滿硝藥、鋪設引線,有的則貯有屍首,鬚眉宛然,肌膚猶有彈性,彷彿才剛死不久。
  
  「瞧,你也沒發現問題。我心裡好過多了。」歲無多拍了拍胸口,閉目露出欣慰之色。「關鍵是土,無筌。遊屍門之所以選在藏形谷建立總壇,是因為那個地方的泥土,能長保死物不腐,就像把肉身跟靈魂同留在人鬼交界的中陰界,永遠都不會消失,故稱『中陰土』。
  
  「遊屍門的秘儀,就是把死者埋進中陰土,想當然耳,千年以來,未曾有人從土中復活,倒是留下無數不朽皮囊,成了人柱。」
  
  遊屍門的巫醫將門主的摯友埋入中陰土內,把「喪心結」和各種延命健體、催逼潛能的珍貴藥物拌入土中,本欲平息門主的悲傷和暴怒,待風平浪靜後再好生規勸,誰知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結果。
  
  「那人的內外武功平庸得緊,自不能與范飛彊相比,卻於土中遁入龜息之境,竟未便死;心跳與血流,都降至常人的一成以下,甚至更低,堪比冬眠,而能自行止血結痂,最終復原如初。除長睡不醒,簡直就是再世還陽。」
  
  戰況失利的遊屍門,自此得了一個新的管道,來處置重傷難癒的高手們。
  
  奚無筌突然想到一事。漁陽十二家攻破藏形谷後,並未俘虜到什麼有名有姓的頭面人物,其時兵馬倥傯,誰想得了這許多?不見的人若非死於亂軍之中,多半也遠避他鄉,正所謂「窮寇莫追」,後續也就無人追究。
  
  若他們從未離開,只是暫時處於無法交戰的狀態,譬如埋在——
  
  奚無筌猛然抬頭,正對著歲無多帶笑的赤紅血瞳。
  
  「就是這麼回事。倒楣透了,對罷?」樣貌依舊年輕的陰人聳了聳肩,笑著搖頭。「在你炸掉土方前,谷中的地面突然爬出許多人,個個手持兵器,武功高強,不是那種推攘著顢頇前進的活死人,我們根本應付不了。他們施展輕功朝峽谷頂端來,最後我也懶得算有多少人了,只能趕在被殺掉之前,炸了藏形谷。」


  
—————————————————————————————————————
(欲知後事,下折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東勝洲關係企業

GMT+8, 2020-8-12 06:38 , Processed in 0.05725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