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勝洲關係企業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218|回复: 0

魚龍舞(37) 集矢之的,神其鑒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9 18: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魚龍舞(37)
————————————————————————————————————— 
第卅七折 集矢之的,神其鑒降


  
  
  死掉的是拏空坪的李錫色與馮鈃色,夏陽淵的林、關兩個年輕人,還有被高軒色抱在懷裡的蔚佳色。應風色幾乎像被毒刺螫中般彈起來,排開周遭瞠目結舌、還沒反應過來的人,探了探林、關二人的呼吸脈搏,寒意從腳底直竄腦門。
  
  兩人的身軀雖還有餘溫,卻已沒有生命跡象,毫無疑問是死透了的。
  
  抬起頭來,檢視馮鈃色的鹿希色,以及另一廂攬著李錫色的運古色都搖頭,面色鐵青。驀地,高軒色輕輕放落小師弟的屍體,突然像發狂的奔牛般撲向前去,若非應風色留上了心,及時從後頭抱住,運古色、龍大方等亦從旁壓制,怕莽漢已一頭撞倒那羽羊之柱,落得碎顱潑血的收場。
  
  「天殺的……為什麼!為何要殺佳色?完成……已完成玄衣令了啊!」高軒色吼得撕心裂肺,雙目赤紅,直到力盡才頹然倒地,涕泗橫流的模樣未教人恐懼或輕鄙,只覺鼻酸。「什麼點數……什麼獎勵……他是活生生的人啊!還我……把小師弟還給我!你快把我的小師弟還給我啊!」
  
  而莽漢的哭嚎也正是所有人的心聲。
  
  明明……明明這麼努力才解了使令,捱過如潮湧至的鬼卒和可怕的鬼牙精兵,在武力完全是壓倒性強大的刀鬼、豔鬼,乃至狼鬼爪下險死還生,好不容易才保住性命;對關閉鐵門後才倒下的五人而言,這一切到底有什麼意義?
  
  「嘛,諸位的心情,吾也不是不能理解啦。」羽羊神的磁聲透著些許困惑,幾乎可以想見它撓抓腦門的模樣。「本想用『這是規則』打發就好,看在使者們如此奮勇,居然還能夠擊殺守關的青鬃狼鬼,實在太出人意料啦,吾破例向使者們解釋解釋。」
  
  「喀喇喇」地一陣鈍重的機械響動,羽羊之柱的上半截突然三向攤開,張成了一塊滿是古樸鐫刻、比銅匭略薄的塊體,像是柱頂撐了塊寬厚的雕花屏風。
  
  屏風正面有著上下各六、合計十二,排列宛若人齒的粗大方孔,活像放大的兩排運日筒滾輪,此際孔中十二枚滾輪正唰唰唰地飛速轉動,「鏗!」急遽卡止,輪軸的殘餘轉速撞得厚重的「屏風」嗡嗡震顫,勝似鐘磬,戲劇效果十足。
  
  上排由右至左,依序顯示「一、十、百、千、萬、億」,如數算位數,下排六枚則全都是「零」,用的是陽刻的古篆體。
  
  換作尋常江湖豪士,怕是當天書一般,別想看懂了,然而鱗族出身的奇宮之人在上山前便是世家子,讀書識字的比例遠高於一般武人,諸脈典籍亦不乏古文者,便是薛勝色那無賴下了山去,也是通文墨的好人家出身,在場眾人皆能辨讀,沒什麼困難。
  
  「這是自有幽窮降界以來,所有九淵使者行走兩界所積攢的分數,只有吾與吾之同僚能看見,諸位非是半神,所見自然全都是『零』。
  
  「據吾等計算,要降界到使龍皇陛下踏落東洲大地,最少需要一億點的數字,才能恭迎聖駕一試;這些點數,便由諸位使者從儀式中積攢而得。」
  
  即便不知自己攢下多少點,也明白這是難以企及的可怕數字……不,直接視之為「絕不可能辦到」不能算是負氣,甚或才是明智之舉也未可知。
  
  億者,萬萬也。就算每人每回能得萬點評價,每趟二十人全去全回毫無缺損,也要足足五百次方能辦到。方才那樣駭人的險關要闖五百回?便是瘋子也知絕不可行。
  
  況且還有另一可議處。
  
  「你說結算的點數可以更換獎勵,」鹿希色忽道:「這麼一來,豈非與幽窮降界的目的相爭?兩相權衡,我們怎知掙來的點數是不是被動了手腳,五鬼搬運到別處去?」
  
  高軒色縱於大悲大狂之間,也聽明白了女郎的言下之意。
  
  點數,看來似乎是「幽窮降界」此一活動中最大的獲益,為使龍皇降臨,羽羊神與其同僚需要它;而九淵使者拼命完成儀式裡的各種使令,進可換取豐厚的恩賞獎勵,退萬步想,也是避免被時輪扣光點數,落得身死收場。
  
  召集使者的半神們與使者爭利,同時又兼結算之職,怎麼想都是滿滿的黑幕。
  
  察覺莽漢的肌肉繃硬如鐵,應風色等人趕緊壓住,鹿希色拍拍高軒色的手臂,他才放鬆下來,猛把周圍之人甩開,抱著蔚佳色的屍身抵額不語。
  
  「不不不,沒有的事,鹿使可別亂說啊。」
  
  羽羊神聽得著急起來,連忙否認。「這個數兒是累計,沒跑的,不管諸位換了什麼,點數終歸是算到這裡頭來,使者掙得越多換得越多,龍皇陛下便越歡喜,哪有爭利一說?
  
  「況且,這板子裡累計的數目,可是五千年來無數九淵使者努力下的結果,就差零頭而已,不是讓諸位從零打到萬萬,憑你們?也不撒泡……咳咳,總之呢,諸位別想太多,先來看看自己掙了多少唄。哪位先來呀?別害羞別害羞,一回生二回熟嘛,三回就嘿嘿嘿啦。」搓手涎臉的模樣,都快從聲音裡噴薄而出。
  
  鹿希色舉起手來。
  
  羽羊神連問了十幾次「哪位先來」,始終沒等到她認輸放下,死了心似的面對女郎。「我記得羽羊神說過,傷殘可以點數換取痊癒,那麼死而復活呢?在儀式中犧牲的人,能否用點數將他們交換回來?」高軒色赤紅的雙眼微微瞠亮。
  
  「可以是可以,不過限制很多啦。」羽羊神咂嘴。「譬如只能復活使者,僅限於三輪儀式內犧牲,且身首分離者是完全無法復活的,更重要的是:復活一個人需要五十萬點。
  
  「諸位不妨先瞧瞧你們在這回儀式裡掙得的點數,就能明白吾的意思。想看的拿運日筒上前來!別再拖拖拉拉的了,不犯睏嘛你們。」
  
  鹿希色輕推了推高軒色。「給我,我幫你去瞧瞧。」
  
  雙眼浮腫的壯漢遲疑片刻,彷彿不願放開屍體,只略翻出臂甲內側。女郎取下鋼筒,盈盈起身,排闥至羽羊柱前,扭開鋼筒前沿的環狀齒鑰,插入圓孔一轉,喀噠一響筒蓋翻開,柱頂雕花屏匭上的十二枚滾輪開始轉動起來,迅速跳出字來。
  
  












  
  
  明顯上排的「血、人、事、物、時、地」,對應的是運日筒上的六枚滾輪,左首的「血」字代表取得的血衣使令點數,其下五枚則是玄衣使令的評價點數。而下排顯示之卦象,與高軒色的運日筒面完全一致,果然就是計點之用。
  
  「這樣……是得到多少點?」鹿希色淡道:「還是羽羊神不打算揭明呢?」
  
  「就沒見過忒急的丫頭……」羽羊神乾咳兩聲,甕聲甕氣道:
  
  「是這樣:玄衣令的人事物地四枚,每卦可得一百點的獎勵;血衣令更高,每卦可得三百點。大家以後要記得多解血衣令啊,一卦抵玄衣令三卦,血賺!
  
  「開場之時,這五項評分都不是從零開始,而是直接給了乾卦,等於是白給七百點,這是因為『時』的這一項,是六項裡唯一的倒扣項,每卦扣一百點,越早完成任務扣得越少。剛剛倒下的五人裡,過半是因為掙點太少,剛好被時輪扣完,只能拉回九淵煉魂啦,吾也是愛莫能助。」
  
  語聲方落,屏匭面上喀喇喇的一陣響,十二枚方孔裡的古篆再度變了樣。
  
  












  
  
  眾人無不瞠目結舌。連進屋以來始終澹定的鹿希色都變了臉色,喃喃道:「一百……一百點。就只……一百點麼?」
  
  羽羊神的磁聲裡似乎透著遺憾。「嘛,吾說傻大個兒……呃,吾是說高使者,你也就差一點兒,便與小師弟攜手同去啦。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下回記得好好表現,不是每回都有這種運氣的。」
  
  鹿希色俏臉若嚴霜,負氣似的換上自己的運日筒,咬牙道:「瞧瞧我的。」屏匭映射筒上的「兌兌離兌巽震」六組卦象,接著一陣唰唰飛轉,竟跑出九百點的評價,足是高軒色的九倍!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羽羊神的口氣明顯不情願,連浮誇的官腔都沒能維持住,死魚般應付過去。「鹿使是秀外慧中,天資過人啊!繼續加油。下一位!」
  
  「且慢。」鹿希色雙手抱胸,這個動作不自覺地將雙峰捧高些個,彷彿要將那對渾圓飽滿的妙物獻出任採也似,微瞇著美眸,眼中掠過一抹貓兒舐爪般的危險光芒。「羽羊神介意耽誤點兒時間,與我一一捋過評價否?我想知道細節,下回儀式參考些個,爭取更高的評價點數。」
  
  羽羊神嘿嘿兩聲,似來了興趣。
  
  「吾提醒下鹿使,當眾揭露自家評價的細節,乃是極不利的舉措,倒不會有什麼立即的損失……怎麼說呢?就是自曝短長唄。旁人能從其中窺見許多信息,下回萬一不是同組隊友,而是相互競爭的關係……嘿嘿。」
  
  「怎麼還有讓使者相互競爭的使令麼?」鹿希色淡淡回口。
  
  羽羊神這才意識到嘴快,沉默了一陣,再開口時陰沉許多。
  
  「既然鹿使堅持,吾就為妳捋上一捋,教妳無話可說。」
  
  最右側的地輪,指的是執行使令之處,鹿希色的評價是「震」,蓋因開啟問心齋的陣儀是玄衣令的第四項任務,血書的題款就是「震」。
  
  「居然有這種事。」始終沉默的運古色揚起一邊眉毛:「那我們開啟第一項藏經閣陣儀的,豈非倒楣透頂?就因為是『乾』項,輪子連轉都沒轉,就只拿了入場的優惠而已,使令不等於是白幹的?」他在比武動手之外,處事尚稱謙虛自抑,可能是相對寡言的緣故,此際卻是難得地動了肝火。
  
  他這組等於在地輪沒拿到點數,關、李兩人負責後勤,未與鬼卒動手,進場的六百點直接被時輪扣完,可說是必死無疑。早知規則如此,怎麼也要讓他們砍幾名鬼卒掙分,何至於死在終點?
  
  羽羊神道:「運掩使者也別這麼說。越靠前的使令越簡單,越後面越難,以點數區分高低,是天經地義的事兒。藏經閣那廂無有變異的守關者,鬼卒也少,最強就一頭鬼牙精兵而已,其他三處都有強大的變異鬼怪守關,若遇上青鬃狼鬼,莫說你隊上那倆年輕小伙,怕連你也未必逃得掉,這乾項使令與震項能比麼?」
  
  運古色沒再說話,轉頭前瞥了瞥應風色,眸光甚是陰沉。
  
  鹿希色取得窗台下的指示卷軸,又殺了許多名鬼牙卒子,物人二輪都得到兌卦評價,但真正使她獲得高分的關鍵,卻是評價「兌」的血衣輪,一口氣灌進了三百點。
  
  「鹿使因為完成一項隱藏任務,血衣輪前進一格,來到兌卦。」羽羊神不懷好意地笑著。「這邊需要吾好生解釋,替鹿使釋釋疑麼?吾瞧諸位使者都挺有興趣,畢竟是一抵三的的血衣輪,怎地就妳們那組忒也好運,撞上了血賺的隱藏任務。」
  
  連龍大方都來了興致,忍不住好奇:「師姊,妳們是遇上了什麼好事,說來聽聽啊。」卻聽一旁何潮色低聲咕噥:「哪有什麼隱藏任務……我的血衣輪一直都是『乾』啊,怎地師姊卻成了『兌』?」
  
  見應風色面色微沉,悄悄搖了搖頭,鹿希色清清喉嚨,仍是一派澹定。
  
  「不必了,我沒有其他問題,就這樣罷。」抽出鋼筒,走回原處併腿斜坐,好整以暇。高軒色卻霍然起身,橫抱著屍體遠遠坐到對向角落裡,看都不看鹿希色一眼,也不理她遞回的運日筒,當她空氣一般。
  
  這也難怪。他們貳組分配到的洗硯池是點數第二低的使令,若去的是演武場乃至問心齋,蔚佳色活命所需的額外一百點,自然不成問題;至於羽羊神說的「越後面越難」,在真正遇到之前人是不會信的,此乃常情。他無法面對拿下了九百點高分的鹿希色,沒法不怨恨她、怪罪她、遷怒她,哪怕本沒有她什麼事。
  
  眾人輪流上前對合鋼筒,點數一一顯現:鹿希色以下,顧春色拿到七百點,算是榜眼;龍大方在事輪一項,拿到了不可思議的第六格「艮」卦評價,斬殺鬼卒亦至兌卦,以六百點暫居第三;何潮色、何汐色兄弟皆拿到四百點,不同隊伍卻以同分作收,只能說是默契絕佳。
  
  同隊的運古色和平無碧均拿到兩百點,驚險地掠過判死線,運古色眉目不善,平無碧倒是歡天喜地——運古色從頭扛到尾的鬼牙精兵,卻在平無碧好不容易擺脫鬼卒趕到幫忙時倒地,羽羊神判定由兩人共同擊殺;若非加得分數,平無碧亦在死亡名單內。
  
  全場的目光集中到了應風色身上。
  
  他持筒走到銅柱前,插鑰前忽問:「每回結算,都須這般公開顯示所得的點數麼?能否選擇只讓自己知曉?」身後倚牆歇息的顧春色閉目笑道:「長老怕我等汗顏,才有此貼心之問麼?小可拼著無地自容愧生此世,也想見賢思齊哩。眾家師兄弟們怕也是一樣的心思。」龍大方動了動嘴,卻沒出聲,難得幫不上腔。
  
  興許如顧春色所說,沒人不想知道應風色掙了多少,連龍大方也不例外。
  
  「是可以的。」羽羊神的回答出人意表:
  
  「只要花上少少的四百點代價就行。隱藏信息,的確是非常巨大的優勢,諸位是應當認真考慮的。應使換得起啊,要換麼?」
  
  換完就什麼都沒啦——雙胞胎相視苦笑,運古色則是連笑都笑不出來。龍大方雖有六百點在手,且不說已曝光沒甚好藏的,知道了也不換;換完剩的剛好一半,傻子才幹這種事。
  
  果然應風色猶豫僅一霎,搖頭道:「我不換。」眾人心想:「就算他所掙冠絕群倫,割出這麼一大筆還是肉痛得緊。」料想風雲峽的麒麟兒畢竟也食人間煙火,禁不起這般揮霍,心中頓有一絲釋然。
  
  環鑰對合,鋼筒扭轉,已聽熟了的鈍重滾輪聲唰唰轉動,轟然一頓,屏匭上顯現出極其駭人的數目!
  
  ——兩千一百點!
  
  石室裡一片靜默。
  
  組壹負責的問心齋是地輪點數最高的「震」項,應風色又與唐奇色聯手擊殺了最強的變異首關者青鬃狼鬼,遑論與鹿希色偷偷摸摸眉來眼去,支吾遮掩的撈什子「隱藏任務」……
  
  他掙得最高分是完全可以預期的,但兩千一百點實在太過了,整整是高軒色的廿一倍,第二名的鹿希色連他的一半都不到——
  
  怎麼會有這種事?這人……他是怎麼辦到的?在身畔始終有人的情況下,如何取得這般驚人的評價?
  
  應風色從小就很優秀,優秀到十二歲上便代表風雲峽一脈出使白城山,與顧挽松等七大派首腦平起平坐,成為色字輩裡頭一個披上青鱗綬、得享長老地位和權力的人;同齡的孩子還在刻苦練功時,他就已經是「大人」了,但有沒有優秀到能是顧春色的三倍、運古色的十倍,足以將他們遠遠拋在後頭,連影子都看不見?
  
  決計沒有。「他是應風色,不是應無用!」每個接近層峰的色字輩弟子,在不同的時間地點、不同的場合情況,都聽過自家尊長如是說,慶幸安慰裡雜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幸災樂禍。
  
  應風色的沉著冷靜,勇於任事,確是難得的特質,眾人在危難中自然而然便服膺其領導,這也是實情,有沒有可能趁此之便,做出了對自己最有利的布置,假公濟私?再說了,青鬃狼鬼也非他們仨在問心齋做掉的,殺掉怪物的琴弦鋼絲不就是大夥兒所湊,還有唐師兄自我犧牲才大功告成,這能算他一個人的功勞?
  
  原本死寂一片的石室忽炸了鍋,憤怒的高軒色,忿忿不平的運古色,冷笑不止的顧春色,還有試圖打圓場當和事佬的龍大方……所有人亂作一團,就聽羽羊神的磁聲昂揚歡快,彷彿為這儀式最後的高潮奏響樂音,一路催鼓: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節目接近尾聲,再次感謝今晚不辭勞苦的九淵使者們,為大家帶來如此精彩的降界,死掉的朋友們也辛苦啦。
  
  「接下來的兌獎時間就各自帶開,由吾的分靈一對一為大家服務,請各位舊雨新知稟持初衷,好生對待,使用暴力是絕對不可以的啊。」語聲甫落,周遭突然陷入一片漫無邊際的黑,什麼也看不見,什麼都感覺不到,什麼……都沒有。
  
  也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心識五感慢慢又沉落身軀中,應風色才意識到自己昏倒了。
  
  
  
  這是間更小的石室。羽羊神背後的勢力也太鍾情石砌建築,石屋雖有著難以破壞脫逃的優點,甚合陰謀組織脾胃,但青鹿朝後就不興採石了,讓找出這些地點的範圍一下縮小許多。
  
  應風色習慣用思考讓自己清醒,這也能有效測試甦醒的程度。
  
  這間石室跟之前所見極不相同,他連鐵門都沒找到,遑論窗牖或氣孔。有一整面牆上都是一尺見方的鋼製櫃門,橫五縱五,合計廿五扇櫃門,沒見鎖頭扣環,只有個環狀凹陷,很像羽羊之柱上的那個,應能以運日筒的環鑰打開。
  
  臂甲還鎖在左手上,穿著也和失去意識前完全相同,應風色沒有噁心反胃的感覺,也不覺得特別飢渴,連身上眾多的細小傷口都還是原來那樣,足見昏迷時間很短,應非下藥所致。
  
  「應使醒來啦?所有人裡,屬應使醒得最早了,不愧是首次降界就拿下兩千點的男人,不錯不錯。」浮誇油膩的悶鈍聲響自背後傳來,應風色本能轉身,赫見一人戴著詭異的羊頭面具,身披厚厚毛皮,歪頭瞧他,嵌在面具兩側的烏亮眼珠帶著死物般的呆板,看得他渾身發毛。
  
  說是面具,其實更近於頭盔,把整個頭顱都包起來,做成公羊的模樣,兩根粗大的彎捲羊角是烏木雕成,尖吻連額的面具主體是鐫著古樸飾紋的金鐵一類,但下頷兩頰乃至頭頂的嵌飾又像是未上釉的粗陶瓦片,絲毫無光。
  
  整頂盤羊形的頭盔上有漾著金屬光澤的銅胎,有無光的瓦飾,以及介於兩者間的烏木大角,可說是怪異至極,不協調到了有些猙獰的地步。
  
  應風色直覺想一躍而起,退到牆底,拉開與此人的距離,但理智告訴他一動不如一靜。羽羊神真想殺他,何必讓他醒過來?索性繼續盤坐在原地,支頤回望,淡然笑道:
  
  「羽羊神客氣了。託你之福,我若能平安回到『人世』,不免要被同門綁上火架,炙而分食,此間若有隱身術或五行遁可換,我倒有點興趣。」
  
  羽羊神哈哈大笑,喀噠喀噠地經過他身畔,走到整片鐵櫃門的石壁前,踞於一只兩尺立方的鐵箱上,佝背蹺腿,也撐著下巴怪有趣地瞧著他。應風色注意到他有雙膝彎反折的羊蹄足,很難想像正常人要怎麼踩著假腳才能扮成這樣,把雙腳從膝蓋以下鋸斷麼?
  
  比起怪異的羊腳,羽羊神行走的穩健靈活,毋寧更令青年心驚。
  
  那不是喬裝改扮之人應有的施力方式,應風色只在捕獵殺剝的林麝香獐身上見過,是活生生的、屬於生靈的敏捷和自在,彷彿天生如此,起碼是以這樣的型態從出生活到了現在。應風色找不到絲毫能出手的破綻,生生抑下偷襲的盤算。
  
  更別提充斥石室的濃重獸臭。天生對氣味敏感的應風色,簡直快瘋了。
  
  與羽羊神相比,似乎青鬃狼鬼也不能算是太過出格,一怪還有一怪怪。
  
  「有件事吾甚好奇。」
  
  羽羊神托著腮幫子,生著黑硬骨爪的五指喀啦喀啦地敲著面具,聲音清脆。自稱半神的獸形直立之人,指掌從色澤到形狀極似猿猴,連深如刀鐫的掌紋都像。
  
  「你是在發現地輪的算法後,才把問心齋留給自己的麼?若如此,你可說是吾五千年來所遇過心最黑的九淵使者了,還搞不清楚狀況就敢如此坑人,嘖嘖,這是人才啊。」
  
  應風色答與不答,都有可能落他口實,淡淡一笑。「我同鹿使者不一樣,我這人最功利了。辛苦一夜,好不容易攢了兩千點的獎勵,不如先來瞧瞧能換什麼好東西罷。」
  
  「說得好!」羽羊神來了精神,隨手打開一面櫃門,裡頭堆滿了卷軸,他抽出一捲扔給青年。「這是內功心法的目錄,也有標明兌換所需的點數,為防有那種過目不忘的賤人,目錄中不提供試閱,僅有名目和敘述,挺考較見聞眼力的。」
  
  應風色展卷閱讀,開頭第一個寫著《還魂拳譜》,敘述僅有短短幾句:「涵養五臟,固守七魄,存三魂以致太和;攝魂還魄,可入別庭。」出處是「通天壁知止觀」,並未註記師承何屬,兌換點數是一百點。
  
  青年看得心驚,斂起初時那種半信半疑、略帶不屑的傲慢姿態。
  
  《還魂拳譜》題記上就寫著「拳譜」二字,放在內功目錄裡簡直不倫不類,但應風色清楚知道這是部什麼樣的武典,放在這兒簡直不能更適合了。
  
  世上本沒有一套叫還魂拳的拳法,這部薄冊中教的,是《奪舍大法》的心訣。武林中有所謂的藏字譜,通常是在佛經道書或其他不相干之雜書的行間,寫進武功心法,後來衍生出什麼抄在袈裟裡啦、錄於書畫題跋間的啦,都是差不多的意思。
  
  而《還魂拳譜》又略有不同,乃是奇宮一位宗師級的前輩高人、人稱「龍血羨鸞」祖師的戲作。他為將奪舍大法的口訣藏進書裡,索性創制一套新拳法,走的是外門硬功,完全是與奪舍大法背道而馳、無法聯想參酌的路子;至於動機為何,數百年來始終是個謎,但不會有人蠢到去練這種野路子的惡作劇。
  
  拳法的孤本存放在通天壁的藏經閣,說是「知止觀」也不能說錯,反正諸脈不收,權充公產,也算是地底知止觀所有。
  
  「倘若我要兌換這本《還魂拳譜》,馬上便能拿到麼?」
  
  「等一下!」羽羊神坐正,身子約略前傾,雙手撐膝,口吻難得正經起來,油膩感大減。「吾懂你們這些個菁英使者的心思,目空一切,誰也不信,幹什麼都想著要測試,總要試過才有把握。
  
  「但,吾痛恨點數的浪費。一百點也好,一萬點也罷,都是花費心血掙來的,換本沒用的書回去,只為測試兌換物的真偽,令吾倍感心痛,你們這些浪費成性的自大孺子……這樣,吾給你這部拳譜瞧瞧,只要你還在這兒,想瞧多久都行,一百點留來兌換有用的東西,拿去害人也好啊,吾這裡有很多好用的道具,求你別換行不?」
  
  
  
—————————————————————————————————————
(欲知後事,下折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東勝洲關係企業

GMT+8, 2020-8-9 04:59 , Processed in 0.05378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