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勝洲關係企業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260|回复: 0

魚龍舞(43) 瞬化雷風,鼇驚海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9 18:3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魚龍舞(43)
————————————————————————————————————— 
第卌三折 瞬化雷風,鼇驚海震


  
  
  鹿希色有個不經意的小動作,每回陽物插入,她便下意識地一扳雪頸,昂起下巴,露出狹角兒似的姣美下顎骨,彷彿難以承受男兒粗硬,膣裡和身子同樣劇烈顫抖。這大大滿足了應風色的征服慾望,即使刻意放輕放緩,仍能感覺自己貫穿了女郎,直抵嬌軀最深處。
  
  有趣的是,雖是輕柔緩慢,快美絲毫不遜狂風暴雨時,兩人雙雙攀上高峰,迎來滿滿的歡悅疲憊,完事後甚至沒力氣起身清洗,就這麼交頸而眠,美美地睡上一覺。
  
  再醒時,院中晷影指向未申之交,兩人忍倦扶起,縱使應風色興致昂揚,女郎卻板起俏臉不讓越雷池半步,往水井邊收拾停當,趕男兒進練功房完成日課,檢視經脈行氣有無異常;自己則留在寢居,攤紙研墨,寫下九轉明玉功訣。
  
  應風色練了近半個時辰,確定經脈無礙,丹田內息還較之前更殷實了些,只是差異微小,無法完全確定,收功吐息振衣而起。回到臥房,見鹿希色穿好衣裳,雲鬢齊整,又是斯文仕女模樣,只雪靨沾著墨跡,猶如花臉的偷腥貓。
  
  女郎衣著妥適,想再剝光她就難了,應風色也不是拖泥帶水的性子,逕至屏風後換了身衫袍,踱至書案前,瞧著倒抽一口涼氣:「妳個標緻水靈的姑娘,字也太難看了。這冰無葉沒有意見?」聽說這位幽明峪大長老有嚴重的潔癖,這幅字怕是能生生看爆他的眼。
  
  「讀書人了不起麼?滾一邊去!」伏案疾書的貓面女狠狠瞪他一眼。鹿希色的字歪歪扭扭還特別小,佈局文氣欠奉不說,每個字像要跌倒似的,一弄不好便要摔出紙外。
  
  她這筆狗爬字實在不行,背書本領卻不容小覷。應風色捧起墨漬未乾的整摞紙讀去,文句質樸,典雅遒勁,與金貔朝中葉興起、追求「文以載道」的復古文體相彷彿,推測成書時間應晚於《風雷一炁》。
  
  明九鈺為文不脫駢驪姿態,好引詩句,亦常見韻文,此非賣弄,而是耳濡目染之下習於如此,即使概念相對前衛,文風仍反映了她所身處的時代。
  
  《九轉明玉功》洋洋灑灑數千言,憑鹿希色的腹笥,編不了這麼一大篇古文,何況文風既與《風雷一炁》不同,想參照都沒門。青年一段不漏地看完,喃喃道:「妳是真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啊。」女郎冷哼一聲,懶得搭理。
  
  問題是:九轉明玉功都默完了,是寫什麼寫成了花貓臉?應風色注意到案上攤開的不止《風雷一炁》,還有同羽羊神換來的《還魂拳譜》。
  
  「換這做甚?」鹿希色擱下筆管,闔上書頁,輕敲封面兩下。
  
  「我把通天閣裡的孤本給弄丟了。」應風色本不想說,但盟約規範雙方言無不盡,既然鹿希色問起,他就非答不可。
  
  那天在玄光道院,意外救得韓雪色前,青年正在閣頂露臺翻閱《還魂拳譜》,因走得匆忙不及放回,信手塞進衣襟裡,豈料於打鬥中遺失。事後折返尋找,差沒將地皮掀翻三寸,卻怎麼也找不著,彷彿被精怪吃掉了也似。
  
  通天閣非無主之地,乃由各脈輪流監管,每年夏至前交接,正好接著清點曬書直到入冬雪落。像風雲峽這種人丁寡少的,輪值當年從定例扣下錢糧若干,委由他脈代行——今年就是這樣,應風色請前年當值的夏陽淵再輪一年,自己也常出入閣中,露一露臉,表示關心。
  
  因為在這段時間裡遺失毀損的,全算在風雲峽頭上。
  
  他初掌宗務那年,也就是韋太師叔過世後的頭一年,委託驚震谷的下場非常慘烈,應風色記憶猶新;遺失的大量典籍據信全進了驚震谷的私藏,老實說也非什麼價值連城的不世絕學,約莫隨意堆入谷內某個人跡罕至的房間裡,他們只想讓他下不了臺,吃吃殺威棒而已,純是態度上的刁難,算不上刻意針對,長老合議也就冷眼旁觀。
  
  夏陽淵風氣還是比較敦厚的,醫藥研究也需要大量經費,風雲峽的委託對他們來說,是不花什麼氣力便能入袋的容易錢,何樂而不為?但,因毀損書籍而產生的賠償,夏陽淵決計不可能承受,萬一接手的飛雨峰不依不饒,小事鬧大的可能性並非沒有,應風色為此傷透腦筋。
  
  在內功目錄看到這本拳譜時,青年差點跳起來歡呼三聲,毫不猶豫兌換到手,恁羽羊神說破了嘴也不理,原因即在於此。
  
  鹿希色沒想到有這等內情,雖以羽羊神的修為神通,也不能說沒有偷偷潛入龍庭山,從應風色處摸走拳譜的可能,但未免麻煩過了頭,只能認為九轉明玉功、風雷一炁和還魂拳譜齊齊聚在他手裡,或許真是機緣巧合;定了定神整理下思路,片刻才道:
  
  「九轉明玉功開宗明義雖是『性命雙修』,但並無性功,只有命功,據說是何物非那老東西為陷害主人,故意不授性功法門,我們後來修習的心識之術乃由《奪舍大法》變化而來,大法的心訣你也熟,我就不寫了 。
  
  「但最初主人修習時,並不知道還有性功的法門,命功裡合性同修的部分,何物非故意曲解成陰陽二性,運氣同修,故主人才收無垢天女,以便通氣修練,合冶陰陽。」
  
  應風色故作恍然,不動聲色地問:「通氣……是指掌心相抵,合二人經脈成一周天,藉此搬運真氣,厚植內力對罷?還是有其他更……更私密的法門?都……都穿著衣服練對不?」
  
  「要你多事!」鹿希色白他一眼,不知怎的,應風色總覺她像在忍著笑,翻眸一眥盈盈欲滴,連嗔怪都可愛得要命,苦苦抑住摟她蛇腰的衝動。女郎屈指連叩,如拍驚堂木般,強將他的心思勒頸拽回,續道:
  
  「曲解本是不成,誰知我家主人天縱英才,居然把當中突兀難解處,別出機杼地貫串起來,衍出合冶陰陽之法,這有另一套心訣的,我也能背誦得出,只是遣辭用句與九轉明玉訣完全不同,那畢竟是主人自創,料與風雷一炁無關,也就不用再寫。
  
  「但明玉訣原文之中,有些詞句……我覺得不太對勁,另外抄在一張紙上。你瞧。」
  
  紙頭被她小小的、歪扭稚拙的字跡佔滿大半,應風色瞥了一眼,滿面通紅,鹿希色也有些扭捏,杏核眼兒瞟來瞟去,乾咳兩聲,坐挺了柳腰。但越正經八百,那種曖昧不明的異樣氣氛反而越滾越濃,斗室裡彷彿更燠熱些個,兩人額頸都沁出薄汗。
  
  「玉門閉鎖」、「舌涼津溫」、「龍游涎出」……通篇看時尚不覺如何,至多當成贅語修辭,或加強上下文語意,一旦摘列成行,滿滿的意有所指撲面而來,簡直就是——
  
  應風色像燙了手似的放落紙張,不意「喀」的一聲撞上桌頂,鹿希色一把抓起毛筆對著他,柳眉倒豎,板起俏臉:「先……先好說啊,今兒不許再來了,正事要緊。太陽下山前得走哩,沒時間啦。」
  
  應風色慌忙搖手:「不是……我是……不小心撞了手,真沒別的意思。今兒不會要了,明……明天吧。」鹿希色圓睜杏眼:「明你的頭!想得挺美。弄得人痛死啦,路都不能走,你背我回去?」想到那個畫面,噗哧一聲,揚起的嘴角已不及收回。
  
  應風色沒敢嘴硬,握住她溫軟的小手:「是我不好,別惱啦。晚點我背妳到家門口,妳再自個兒溜進去。」鹿希色暈紅小臉似笑非笑,低垂的眸光四處亂瞟,半天才輕輕一掙,抽了回來,怕他又來纏夾,斂起笑意,逕指紙面:
  
  「說回正題。陰陽通氣,固是一解,但如果……這真是雙修之術呢?」
  
  應風色從未涉獵房中術,道門諸般內秘,風雲峽最不信這一派,片紙無收,通天閣內雖有專著,應風色連走都不曾走近過,腹無經笥,蹙眉搖頭:「就算有這可能,誰知——」見女郎耳珠通紅,別過頭去不說話,靈光一閃明白過來,又氣又好笑:
  
  「妳試過了,是不是?」
  
  鹿希色身子極是敏感,男兒又有過人的精力與尺寸,此消彼長,儘管應風色初經人事,不費什麼工夫便弄得她欲死欲仙,但無論如何地游刃有餘,鹿希色總能在攀上高潮的同時,倏忽便將男兒搾出精來,也跟著一洩千里,配合得天衣無縫。
  
  應風色總以為是她太美太豔,膣裡的絞擰吸啜太過爽人,才得如此,絲毫不以為意。如今想來,怕女郎早已留意心訣之異,每當元陰失守,便即使出某種促精的內秘手段,來個同歸於盡。
  
  「妳作弊啊,鹿希色!」
  
  「你敢說你不喜歡麼?」女郎就沒點理屈的樣子,冷笑:
  
  「一句話。你說一句『不喜歡』,我就再也不用,說啊!」
  
  「喜歡死了。」應風色滿眼誠摯:「雖然今兒不行了,但現在真想試試。」
  
  「……出息!」鹿希色差點沒給噴笑噎死,好半天才緩過氣,一拳掄去,轉過紅透的酥瑩耳背,連頸背都微泛嬌紅,細聲道:「明兒讓你試。先說正經的。」沒再瞧他,指著摘要,解釋了運勁相關的法門,翻開《風雷一炁》某段經文,兩者若合符節,彼此之間截長補短,兜得絲嚴合縫,原本語意不明的地方,一下突然清楚了起來。
  
  「這還沒完。」女郎壓住二者並置,接著揭開《還魂拳譜》:
  
  「這藏字譜我聽主人說過,開創鼇躍門一脈的龍血羨鸞祖師,為隱藏寫在行間的奪舍大法心訣,故意創制了這套大開大闔的拳路,與山上走陰柔一路的內功大相逕庭,是絕頂高手才開得的玩笑……若不是這樣呢?
  
  「奪舍大法諸脈皆傳,對內沒必要隱藏,對外,絕口不提豈非更穩妥,何必著落於文字?我有個想法,這書裡確實藏了東西,非是夾錄行間的心訣,而是拳譜自身。」指著一幀打拳小人圖形。「試試以方才的法門,能使出這招不?」
  
  青年起身束緊腰帶,目視圖頁,隨手比劃。
  
  「那妳能麼?」
  
  鹿希色搖頭。「不能,但你武功比我好得多,死馬當活馬醫唄。」
  
  應風色失笑,試了一會兒只覺左支右絀,拳臂如遭繩縛,施展不開。「不行,這體勢存心不讓人打,攢著拳頭擺不了這個姿勢。莫說打人,光立著都能扭傷胳臂腿兒。」鹿希色忽道:「甭理圖上怎麼畫了,該怎麼便怎麼。橫豎是掩人耳目,指不定連圖都騙人。」
  
  應風色如遭雷殛,思路頓開,化拳為掌,左臂虛抱右掌穿出,拔地頂天,順勢迴身一劈;盤腸百轉的悠長綿勁倏然轉剛,吐出的瞬間再度生變。若有似無的勁力無聲掃過桌頂,桌上燭臺、碗筷,乃至虛蓋的黑漆食盒都只一晃,「喀喇」一響,遠處的鏤花門櫺被轟出一枚掌形破口,碎枝迸散,聲勢極是烜赫!
  
  青年吐息收功,就地盤膝,眼觀鼻、鼻觀心,檢查此招是否對丹田經脈造成影響,確定無礙後一躍起身,見一雙妙目望著自己,非是擔心,而是滿滿的驕傲與信任,胸中莫名滾熱,伸手與她交握,壓抑著情緒以免失態,正色道:
  
  「我們……成功了!是掌法。這《還魂拳譜》中所錄,應是一套掌法。真他媽的,龍血羨鸞祖師也太作弄人啦。」仍是爆出粗口。兩人相視而笑,他忍不住將女郎擁入懷中,去尋那濕潤的薄唇。
  
  「今兒……不能再要了。」鹿希色難得婉轉相就,片刻才輕輕掙開,說是警告提醒,更像是說給意志不堅的自己聽。
  
  「嗯,今兒不要了,我背妳回家。」
  
  應風色真的背著她,兩人沐著餘暉燦爛,循小路繞回幽明峪。
  
  這條荒徑他從未走過,甚至不知有這條路,景致相當不錯,鹿希色自稱是專屬的密道,卻與男兒套好招,若被其他天女撞見,就說鹿希色扭了腳,被風雲峽麒麟兒巡山時撞見云云。「……妳不覺得巡山一說,一般是土匪用的麼?」應風色委婉表達了內心的不滿。
  
  「那說你想強姦我怎麼樣?我能配合驗傷,勿縱勿枉,包管成案。」
  
  「冰無葉會讓妳嫁給我麼?」
  
  「想得美。」女郎「嗤」的一聲笑出氣音,語氣輕蔑。「你又不回陶夷繼承家業,捨你個天女也沒用。他會教你加把勁兒,趕緊弄出人命來,回頭讓我把孩子生了,待你坐上宮主大位,再拿母子倆威脅你。」
  
  誰都會這麼做的。應風色在心裡嘆了口氣,轉移話題。
  
  「是了,若拳譜所藏解析到最後,真是一路掌法的話,總不能就叫還魂掌罷?一來不好聽,二來關聯太近,我可不想讓人追到拳譜之上,然後發現誰丟了孤本。妳覺得叫什麼名目好?」
  
  「也別叫明玉掌,理由同上。」鹿希色嬌軀微晃,似聳了聳肩。「若教我家主人發現我洩漏了心訣,也是麻煩一件。」
  
  應風色道:「那只能叫風雷掌了,聽著像哪個五大三粗的江湖豪士所使,袒胸露乳滿面于思,張嘴金牙還帶著口臭。」鹿希色笑得花枝亂顫,使勁拍肩讚好。應風色叫苦連天:「姑奶奶妳這打法,不用風雷掌都能弄死我啊。是了,妳在幽明峪裡有什麼渾號?」
  
  「幹嘛問?」
  
  「這路可能存在的掌法,是妳我令它重現江湖的,以我倆之名為名,那是天經地義。不幸區區賤名撞了個『風』字,叫風希風雷掌實在不好聽,又不能叫色色風雷掌,成武林公敵了都,乾脆從綽號裡各取一字,師姊意下如何?」
  
  「色色風雷掌挺適合你。」鹿希色忍笑想了半天,輕聲嘆息。
  
  「對不住啊,渾號是有,怕你聽了吐血。主人說我像擀麵杖。」
  
  「擀……擀麵杖?」
  
  「拿不出手,炸不落鍋,丟了可惜,擱著礙眼。懂使的人不差這根,隨時能找到替用的;不懂使的就只能靠直覺,拿來打殺便了。你知不知按陽庭縣訴訟文書所載,廚下最常用於殺人的不是菜刀,居然是擀麵杖?」
  
  應風色難得沉默了許久,無預警地打斷她自顧自的言笑。
  
  「……他對妳說這種話?」
  
  「人要傷人,那是擋不住的。」女郎一派澹定,聲音裡仍帶著笑。「至少我學會了別往心裡去,不用你瞎操心。」
  
  應風色想說「妳才不是擀麵杖」,沒什麼拿不出手、只能打殺之類的事,但此際這麼說很是虛偽,像瞧不起她似的,鹿希色不是那種需要廉價同情的弱者。青年聳了聳肩。「妳知道,從形狀和尺寸上看,我才是真正的擀麵……哎唷!」
  
  笑鬧間晚風漸起,滿天紅霞只餘紫紺色異光,天空已顯現出星辰大海的模樣,只是還未亮起輝芒。應風色雖練過暗器夜眼,不帶燈籠走山路仍十分危險,他不懂何以鹿希色堅持空手,直到草叢飛出點點幽綠。
  
  「是……螢火蟲!」
  
  他來龍庭山忒久,都不曉得山上有耀夜,也可能童年結束太早,來不及見得山裡的另一面。「跟著亮火蟲走,不怕摔下崖,我家鄉人是這麼說的。」女郎趴在他背上喃喃道,不覺帶上鄉音,檀口吐出的濕熱香息一會兒噴在頸背,一會兒呵在髮頂,似追著漫天飛舞的耀夜,四下遊目。
  
  要不多時,幽明峪的平緩山形映入眼簾,未見壇舍簷影,但應風色明白穿過某個肉眼難見的無形禁制,背倚明玉澗的羲揚殿等古老建築將次第浮現,已到了須得止步的隱密疆界。「這樣,既然我叫『天闕銅羽』,妳是『擀麵杖』,那就各取一字,叫《天仗風雷掌》好了,木字邊的杖不甚好聽,改成倚仗之『仗』。妳身邊是有人的,咱們盟約既結,自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誰也不許違背。」
  
  鹿希色一躍而下,理好裙裳鬢髮,低誦幾次,展顏一笑。
  
  「這名兒好,我挺喜歡。」
  
  應風色扔給她一枚小小的黃穗玉牌。
  
  「帶妳出峽的那片岩隙有個術法陣,尋常是看不見的,有妳好找;憑此牌逕可通過,不致迷眼,小心別被下人瞧見了。那就……明兒見。」女郎微微頷頭,沒說什麼,轉頭掠進夜霧,眨眼無蹤。應風色始終瞅著她嘴角乍現倏隱的小細摺,給釘住雙腳似的怔立良久,直到周身青螢風舞,促織鳴夜,總算回過神來,趕緊動身離開。
  
  
  
  接下來好一陣子,小倆口過得十分滋潤充實。很難說是充實處太過滋潤,抑或滋潤處太過充實,總之就沒有耕壞的地,牛倒是每日徘徊在累死的邊緣,公母都一樣。
  
  鹿希色後來還是交出了冰無葉版的性功,或因字跡被笑的心理陰影,女郎只肯口述,應風色伏案書寫時,還刻意背轉嬌軀,可見介意。在她的要求下,裝幀好的抄本不落題封,留白一片,應風色還被逼著發誓,一旦讀熟就立刻燒掉,以免流傳洩漏。
  
  「妳是真怕冰無葉啊。」應風色斜乜著女郎,嘖嘖有聲。「看來他確實有幾把刷子。」
  
  鹿希色哼道:「我這叫『小心駛得萬年船』。要不是戀姦情熱,至於來貼你這小白臉?乖乖把褲子脫了,讓姊瞧瞧你的小菊花!」伸出玉筍般的纖指,搔癢似勾他下巴,風情萬種。應風色臉一垮:「別。我不喜歡這個《淫賤古道熱新腸》的劇本,妳答應不玩了的。怎麼,現在是說話同放屁一樣了?」
  
  鹿希色一本正經。「我扮的是寡婦她姊,也是寡婦,是全新的本。叫《斜陽古道熱直腸》怎麼樣?」「妳才斜陽!妳全家都斜陽!」應風色氣得臉都歪了。
  
  兩人手上的四部秘笈,《風雷一炁》堪稱總綱,性命二元均不脫其所攝,內功部分明九鈺雖寫得囫圇吞棗,賴有龍喉如晦祖師的《九轉明玉功》古本補全,況且男女雙修的思路一通,兩書中若干語焉不詳的模糊之處,頓時變得澄明起來,益發佐證鹿希色天外飛來的奇想:《風雷一炁》的命功法門,本就是雙修術,並非牽強附會,而是從開始就是如此。
  
  青年愈想愈覺入情入理。
  
  明九鈺做為間諜獻予龍王,起初定非武功好手。否則,其修為若不及應龑,必被識破,不說得不得寵,連命都保不住;若修為勝過應龑,那還破解什麼武功?一刀了帳,回家睡覺便了。
  
  她如何在十年中搖身一變、成為能奪下半癡劍反殺應龑的高手,藉男女之事提升功力的內秘蹊徑,或許是絕好的答案。
  
  這套功法並非竊取元陽陰精的左道,而是正正經經的砥礪磨練,不過是透過交媾罷了,近於內功中「朱紫交競」之理。應龑沒料到有這樣的法門,無意間以渾厚充沛的至陽真氣,日以繼夜地打磨淬煉著身下婉轉承歡的絕色嬌娃,在於己無損以致不察的情況下,造就了配得半癡劍的真正劍主。
  
  應、鹿二人年輕氣盛,難免貪歡,再加上對雙修法門涉獵有限,內力雖似有些進步,很快便遇上了瓶頸,突破無門,這一路的收穫反而是最少的。所謂「練功」十有八九成了享樂偷歡,完全交代不過去。
  
  所幸應風色思路清晰,做事講究條理,鹿希色也不是任他搓圓捏扁、沒有主見的柔弱性格,兩人都重視效率,明快務實,每天雖不免「戀姦情熱」一番,若遇大事,往往先擱一邊的也是這個,彼此心念一同,甚有默契。
  
  以《風雷一炁》挈領提綱,化用《九轉明玉功》雙修功勁,從《還魂拳譜》析出掌法的模式,也已確立起來。
  
  「天仗風雷掌」前十八式,與拳譜中小人打拳的幀數相契,基本上是一圖包一式;而同明玉功訣的搭配,也大致符合此一順序,歸納起來十分流暢,應風色只花半日,便將運勁訣竅與招式搭配好,而試演可行與否,則又耗費了幾天,確認這些招式能在實戰中發揮作用,剩下就是練到身體本能施展為止。
  
  應風色隱隱覺得這十八式若鑽研透徹,不在本山「通天劍指」、「虎履劍」之下,其大開大闔、以氣魄壓勝的烜赫聲勢,則又在奇宮諸武學之上,雜於本門武功中使出,可收奇襲之效。
  
  這十八式掌法雖非應風色所創,卻是他從兩套文本裡比對篩選而成,換了別個眼力、造詣乃至武學天分不如他的,未必能理出這樣兼顧理論和施行、有模有樣的武功來,著實費了番心血。
  
  青年珍而重之,不但寫下要旨,還重繪了更詳盡的分解圖形,佐以奇宮慣用的特殊手、步法線圖,「這連妳也能看懂。」他端詳著辛勤的成果,頓生感慨。「將來這些圖文都要改的,等我們眼界更高、修為更深,體會得更透徹,才能使它真正成為一門名震天下的絕學。」
  
  「我就不看了,你教我就好。」可能是對被當作門檻略感不滿,女郎難得傲嬌起來,但似笑非笑的神情又不像真的生氣。她有意見的是招式名目。
  
  應風色將剛猛的招數以震卦爻象命名,迅捷一路的,則取巽卦爻象名之,通篇都是「震來虩虩」、「言笑啞啞」、「不喪匕鬯」、「申命而行」之類,鹿希色連唸都不知該怎麼唸,登時火冒三丈。
  
  「寫的這是字麼?」女郎的指尖敲得紙面篤篤飛響,簡直像是撞牆自殺的啄木鳥。「看不懂啊!這招叫『捕風捉影』不是清楚得很麼?還有這個,明明是虛招轉實的路數,怎不叫『雷轟雨落』就好?」
  
  「……妳再這樣,以後我兒子生出來會很笨啊!」應風色也被嫌得無名火起。
  
  「沒有我,你連塊排骨也生不出!」鹿希色冷笑:「就要捕風捉影,就要雷轟雨落,你自己看著辦!」
  
  最後居然就這麼定了。名目文白夾雜的「天仗風雷掌」,肯定能讓後輩武人練到精神分裂。那天夜裡,鹿希色難得留宿未歸,帶著勝利者之姿輕解羅衫,褪得一絲不掛,無比熱情,毫不介意給男兒狠狠弄至魂飛天外,啥功都顧不上練,連洩幾回身子,爛泥似癱軟在他懷裡,一覺到天明。
  
  應風色對以過人雄風扳回一城毫無不滿,翌日甚至稍稍退讓些個,認命收下幾個甚難入眼的名目,算是嘉許玉人婉轉承歡;至於越想越覺自己虧了,則是很久以後的事。
  
  但十八式之後,事情就沒那麼簡單了。
  
  當日鹿希色信手所翻,恰是第十九幀圖,抄在紙上的明玉功訣,更是她隨意摘就,取的是聽起來最旖旎淫豔、根本在描寫交合的一段,是明玉訣古本中十分靠前的敘述,並不接在第十八式「無始有終」的運勁法門之後。
  
  連掌法也是側重剛柔二勁的轉化而非招式,隔空掌威力更是驚人,遠非前十八式可比。應風色歸納出的法則,至此徹底無用,其後十七幀一時難解,只得擱置。
  
  這天賜的第十九掌名為「雷風欲變」,從風格上看自是鹿希色的勝利,應風色只求嵌入雷風二字,以示此招勁力隨化的特性。他有預感:「天仗風雷掌」由此,始晉入不世絕學的領域,之前不過是小小熱身,須戡破箇中奧妙,方能略窺九鈺姑娘的武學堂奧。
  
  
  
—————————————————————————————————————
(欲知後事,下折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東勝洲關係企業

GMT+8, 2020-8-12 05:24 , Processed in 0.05698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