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勝洲關係企業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294|回复: 0

魚龍舞(48) 憑誰乖離,恐玷徽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9 18: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魚龍舞(48)
————————————————————————————————————— 
第卌八折 憑誰乖離,恐玷徽音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應風色的冷漠令所有人都為之噤聲,不由自主地抽了口涼氣。「少時若有機會,你可以找個鬼牙兵卒問一問,若牠除了殺你之外,還有聊聊天的意思的話。
  
  「但你別礙著我的事。我只想活著、四肢完好的離開這兒,醒來時不用像把五臟六腑全嘔出來似,最好也別留下什麼心靈創傷……誰讓我做不到這樣,我便砍了誰。」揩抹著滿面血污,轉身朝馬車行去。
  
  他們沒見他所見的,要論受到的衝擊,誰也比不上他,但應風色現在還不能崩潰,不能去想方才短短一霎間所殺,並不是在降界開啟後妖魔化的異類,而是活生生、會恐懼會害怕,一心想活下去的人。
  
  青年捏緊拳頭,指甲刺入掌心,感覺眼角鼻端比適才覆著泥血時更熱,還好其他人只能瞧見他的背影,心念微動,取出了那張銀色無光的鬼角半面戴上,以免被窺破內心裡的劇烈動搖。
  
  「……他瘋了。」運古色喃喃道。言滿霜甚至忘了啼哭,怔望著應風色突如其來的舉動,蹙起柳眉,江露橙小退半步,嬌軀從緊繃到發顫,恐懼不言可喻。
  
  「你們別……別胡思亂想。」龍大方最早回神,一揮胖手,強笑道:「降界裡神神叨叨的,多的是怪事,運古色你不也看過狼鬼、刀鬼,還有洗硯池的豔鬼麼?鞍上要不是裝了鐐銬鐵鞋,這些鬼牙兵能在夜裡縱馬急馳?早被甩下馬背啦,這有什麼好糾結的?
  
  「再說了,師兄帶著咱們解令掙點,大公無私,這可不是大夥兒都親眼看見、親身體驗的麼?師兄所為,必有深意!就連戴這個鬼面具,也是為了……這個……為了……」一下想不到好理由,正覺窘迫,還是遠處的師兄接過話頭。
  
  「等你們也被鮮血內臟潑一臉,就明白九淵使者晉級的信物,為何是送一副面具了。我可不想被髒血弄瞎了眼睛。」應風色的口吻平淡,聽不出喜怒,衝眾人一招手。「過來瞧瞧。」
  
  龍大方想也不想,快步趨前,而江露橙的遲疑幾乎不露形跡,牽著言滿霜跟了上去,最終連運古色也嘖的一聲,心不甘情不願地來到紅馬車前。
  
  緋紅色的囍字燈籠映照之下,轅駕所坐哪裡是人?竟是一具套著衣裳的紙紮人偶,宛若隨棺火化的金童玉女。「見……方才是誰駕的車?」運古色繞馬車兜了一圈,四下眺望,始終不見有人,不由得汗毛直豎,但那個「鬼」字卻無論如何說不口。
  
  應風色閉口不語,示意警戒,持劍打開車門,車廂內穿大紅嫁衣的,果然也是紙紮人偶,瞧著教人渾身發毛。
  
  「前頭轡軛全配了鎖,徒手取不下來,模樣也與尋常所見大不相同。」應風色毫不意外,劍柄輕敲轅座,發出似空洞又非空洞的響聲。「我料這車裡全是精密的機簧設置,控制車輛行進、停止和轉彎。何時停下、要停多久,全由機括控制,用不著車伕。」
  
  龍大方喃喃道:「這種事……能做得到麼?」
  
  「你忘了太師叔說過的,風天傳羽宮和逍遙合歡殿的舊事?」見其餘三人一臉茫然,應風色耐著性子解釋。「數十年前,這兩個號稱是武林聖地的神秘組織橫空出世,引發了一場正邪大戰,最後證明是血甲門的陰謀。其中逍遙合歡殿便以機關著稱,曾造出不倚畜力、能自己行走的機關車來;這輛紅車還得靠馬來拉,相較之下,也算不了什麼。」一指輪轍:
  
  「我一直奇怪,這車不算大,何以需要四匹馬來拉,還留下忒深的車輪印痕。若車裡全是連桿齒輪之類的金木零件,那便再合理不過。」眾人恍然大悟。
  
  「我只想不明白,他們為何要追這輛車……」應風色說著抱起雙臂,露出沉吟之色,片刻回過神來,見四人還在等自己解釋,不覺失笑。「抱歉抱歉,我一下走神了。在倩女幽魂的故事裡,鬼娶親的對象是聶小倩,她被黑山老妖擄走後換了大紅嫁衣,也出現在往冥府的迎娶隊伍裡。
  
  「但我們這兒的聶小倩是露橙師妹,顯然馬車裡坐的『這位』就不是聶小倩,這輛車極有可能不是這個玄衣令的任務,倩女幽魂的線索全派不上用場。我在想,這車到底是要『逃』呢,還是要『闖』?」末兩句青年又陷入長考,那種喃喃自問的口吻眾人都聽熟了,但誰也不明白他在想什麼。
  
  運古色繞到馬車後頭,棍尖砰砰砰連敲一陣,沒好氣道:「追著屁股後頭,不是要人,就是要東西。牠們追的不就是這些箱子?」
  
  車後疊捆著六只木箱,木色深潤,八角包銅,鐵葉嵌口,鎖頭厚重,光看就覺得十分結實。相對於堅固沉重的外型,箱子的尺寸似又嫌小了些,兩尺來長、寬高尺半,扣掉箱材厚度,笥容十分有限。
  
  造得如此嚴實,卻裝不了太多東西,只有兩種可能:要嘛所貯之物很重,裝多了抬不動,要嘛裝的東西很貴,要多也沒有。
  
  當然又貴又重,也在其對應的範疇之內。
  
  「這鎖我是萬萬砸不開的。」運古色朝箱面努了努嘴,直盯著應風色——正確地說,是盯著他手裡的半癡劍。「打開來瞧瞧,總比瞎猜更靠譜不是?」
  
  龍大方心想:「都說『殺人越貨』,師兄殺幾個鬼兵你發正義春,這會兒開人寶箱又不計較了。原來標準是這麼浮動的麼?」應風色似有讀心神通,撇他一眼沒讓多口,提劍削斷鐵鎖,掀開箱蓋,當中卻空空如也。
  
  「他媽的!尋咱們開心麼?」運古色一一提起木箱晃搖,半點聲響也無,果然全是空的,氣得隨手扔開。應風色往掀開的箱中一抹,指尖沾著的塵灰木屑裡雜有些許銀燦,與龍大方交換眼色,俱未聲張,然而麻煩又至。
  
  「麒麟兒!」運古色聲音裡透著一絲罕見的緊繃,眾人無不凜起,齊齊轉身。
  
  「那個……是不是撈什子黑山老妖?」
  
  又一騎破霧而出,應風色這才發現,周圍的霧氣似又比先前更濃,破廟那廂的火光漸漸沉落,原本嗆鼻的煙焦臭氣忽然嗅不到了,四野白茫茫的一片,只有馱著殘屍的幾匹馬垂頭漫步,不復先前甩沫狂奔的生猛。
  
  這異樣的五感錯置,正是身處陣法之內的徵候,應風色驅散雜念收攝心神,擺出接敵架勢,沉聲喝道:「八九不離十,眾人小心!運古色,你與我打頭陣,江師妹負責保護言師妹,龍大方你同她們一道,等我叫你再出手!」緊要關頭,誰都不會傻到與他唱反調,紛紛點頭,摒息以待。
  
  來人終至朦朧的黃月之下,只見他身材異常高大,連胯下所騎都比其餘健馬高了大半個頭,黑甲披風,頭戴一頂極怪異的方形金盔,紋路造型宛若青銅鐘鼎,手提一柄銅色的長柄大斧,威風凜凜;下半臉不意外地嵌有金色的鬼牙半面,右腕應裹臂韝之處,也為金色腕輪所取代。
  
  較之先前六騎,巨漢的速度要慢得多,倒拖長斧,策馬緩行,反而予人更強的壓迫感。行至中途,他突然勒住馬韁,以斧尖往地上撈起一枚瓜實大小的物事,入手低頭,突然渾身劇顫,從逆光的剪影可清楚看見臂腿肌肉賁起,壓得鞍下巨馬嘶鳴倒退,彷彿難以承受其重。
  
  那是應風色以鋼絲斬下的兩枚首級之一。
  
  現在,他知道這輪鬼牙眾非是無知無覺的怪物,既有七情六欲,自也受血脈情感所牽絆,目睹親友同伴的斷首將有什麼反應,不用想也知道。「我去吸引黑山老妖的注意,由你來狙擊!」他對運古色低道,提劍點足,鷹掠般撲向巨漢!
  
  運古色根本來不及說「不」。幾乎在應風色掠出的同時,那「黑山老妖」突然仰頭狂嘯,嗚嗚的吼聲震得運古色渾身氣血一晃,差點立足不穩;前方應風色身子歪斜,飛快交錯的雙腿踉蹌起來,黑山老妖卻一夾馬肚,掄斧迎上。運古色心裡直將雙方都肏飛了天:「牠戴著那玩意兒還能叫?」連忙衝出接應,但人的兩條腿怎快得過馬的四條腿?
  
  眼看雙方將遇,自己卻還差得老遠,奔過一匹健馬時摘下弓箭,急停瞬轉,弓步坐穩,拽弦搭箭,口裡咕噥低誦:「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老子肏他媽射爆你丫般若波羅蜜!」颼的三箭齊出,直標金盔巨漢的面門!
  
  ——就算你有六條腿,還能快過弓箭不成?般若波羅蜜!
  
  應風色沒料到巨漢一吼能有如此之威,腳步驟亂,敵騎旋即衝入長斧的攻擊範圍。來人雙目赤紅,迸出滔天恨火,額際頸間青筋暴凸,果然不是首輪狼鬼或鬼牙眾那種瘋癲的情狀,但比之鬼氣森森的刀鬼豔鬼,又有著它們所無的激昂情緒;斧刃瞬至,銳風刮臉,腦中僅只一念:
  
  「他在現實中,是何等樣人?我……又殺了他的誰?」
  
  千鈞一髮之際,三枝羽箭倏忽而來,卻只一聲勁響,巨漢揮斧削斷其二,側首堪堪避過最末一箭,箭鏃在他頰畔擦出細痕,血珠汩溢,緩緩垂墜。
  
  應風色不及思考「他會受傷」代表的意義,著地一滾調整體勢,踏樹躍起,羽刃連出,半空中與長斧換過七八擊之多。巨漢與之交錯,策馬回頭,斧刃像被剪壞的窗花,開了七八條盈寸缺口。
  
  巨漢再夾馬肚,正欲追擊,背後破空聲又至,本能掄斧掃落羽箭。
  
  應風色逮到機會,再度踏樹躍頂,仗著半癡劍之銳居高臨下,搶先襲擊;巨漢迴身時已落下風,斧法再妙,也避不過交擊勢老,「鏗!」斧劍交錯,長斧僅餘半截。
  
  他起腳猛蹴青年,應風色以肘臂硬接這一記,遠遠摔飛,乘勢而退,起身時見運古色羽箭連珠,一輪勁射,目標卻是敵人胯下的坐騎。
  
  待巨漢察覺時已慢一步,駿馬載著主人不敢大動作地跳躍閃避,被藏在箭雨間的冷箭正中額頭,應聲倒地;巨漢及時離鞍,並未被巨軀壓住,撫屍低吼,從背上拔下一柄鳳頭偃月斧,捨了應風色,朝運古色衝去!
  
  運古色連發兩箭都被削落,一摸箭壺空空如也,連滾帶爬撲向道旁馬匹,摘下烏鞘長刀轉身一格,連刀帶鞘斷成兩截。若非應風色返回,半癡劍接過鳳斧狂擊,怕是落得身首異處收場。
  
  這鳳頭斧不比方才的銅色大斧,色帶暗金,與半癡劍有來有去,斧刃雖被砍出缺口,畢竟不是一觸即斷;而同樣形制的斧頭,巨漢背上還有四把,旗靠似的插在一口扁平方匣裡。
  
  應風色一時想不到武林中有哪個使斧成名的高手,對方的攻擊卻益發難當,驀地開聲嗚吼,連三斧將他砍倒在地,第四斧猛力一斫,斧刃撞斷在半癡劍上,空柄擊中應風色,猛將他掄飛出去,落地連滾幾匝,怎麼也撐不起身子。
  
  「……師兄!」
  
  龍大方提著赤霞劍加入戰團,運古色搜刮來兩柄短槍,與他並肩合戰,就連江露橙也圍上來,料見應風色倒下,始知形勢危殆,若不聯手除掉黑山老妖,只怕誰也活不了。
  
  (不行……別靠近……糟了!)
  
  應風色心急如焚,驀聽黑山老妖低聲嗚吼,原本繞著他打得有模有樣的三人身子忽一歪,宛如醉酒,巨漢掄斧旋掃,四柄兵刃三斷一脫手,兵主悉數倒地,誰也起不了身。
  
  黑山老妖的金色半面與其餘鬼牙眾不同,似能在一定的距離內發出無聲音擾,聞者真氣逆行,血脈不暢,激戰間極為致命。應風色中招後還支撐了小一段,怕是巨漢初次使用,尚不嫻熟;後來在纏鬥中二度運使,便輕易將應風色擊飛,最終更一氣放倒三人。
  
  巨漢扔下傷痕累累的鳳頭斧,取了另一柄來,血絲密佈的怨毒雙眼掃過諸人,露出一絲殘忍快意。驀地一陣颼颼旋響破空而來,巨漢反手掄斧,卻撲了個空,單手摀喉,指縫間滲出鮮血,似被極細的鋼絲勒住脖頸。
  
  昏黃的月下,鋼絲另一頭握在一抹嬌小人影手裡,那人單膝跪地,支起左臂的破魂甲,奮力繃緊鋼絲,與前方魁偉的盔甲人影形成鮮明強烈的反差。
  
  誰也想不到,救星居然是這一位。
  
  ——言師妹!
  
  
  
—————————————————————————————————————
(第六卷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東勝洲關係企業

GMT+8, 2020-8-9 04:25 , Processed in 0.06312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